786.第78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仰头喝了一大口,转身趴在阳台的扶手上望着月色说道:“每个人的人生其实都是一道围墙,在别人看来你是多么的光鲜亮丽,是多么的幸福,很多人都羡慕。网 而你自己总是会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为不幸的那个人,你总是羡慕他人。就像我们,可能在普通老百姓的眼里,我们就是世界上最为幸福的人,他们以为我们就是在电视上出现的那么光彩夺人,他们会以为我们都是手握重拳的人,生活没有任何烦恼。其实,我有时候想,我们的生活其实有时候还不如他们,这就是所谓的围城效应吧,古人说过,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这句话很正确。其实每个人的生活都是有苦有甜,生活的幸福与否其实要看自己怎么去看待了。”
刘伟名说完之后看了眼阿依古丽,随后说道:“这番话不是在安慰你,而是在安慰我自己。我只是觉得,我们来这世上走了一遭,没必要让自己过得不快乐。网上不是有人说过一句相似的话吗?其实应用过来也是一样,我们活着的时候应该快乐,因为,我们死了之后要睡很久。”
“还说你不会安慰人,我觉得你安慰的很好,都上升到了哲学的高度了。不过,和你说过这些之后,我的心情确实好了很多。谢谢你,刘伟名。”阿依古丽感激地对刘伟名说着。
“不用说谢,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于公于私都是。于公,我可是你的领导,关心底下工作人员的思想状态,进行开导,让其摆脱思想包袱更好的工作这是我这个书记的职责。于私,我们是朋友,让你开心这是我愿意看到的事情。多笑笑,在我的印象当中,你笑起来很漂亮。”刘伟名又转过身子靠在扶手上望着阿依古丽说道。
听了刘伟名的话,阿依古丽一下子笑了起来,笑的有点不好意思。随后红着脸道:“我有什么漂亮的,都快成老太婆了。”
“别,作为一个领导同志你可千万别说这种话,这可是个政治问题,不能乱说,要出大问题的。”刘伟名听过后立即义正言辞地说道。
“啊?”阿依古丽显然被刘伟名的严肃给吓到了,一脸的疑惑。
“现在困扰我们国家的最大问题是什么?人口老龄化啊。你要是说你都是老太婆了那还得了?那不是我国百分之八十的人口都是老年人了吗?这种话可不是作为一个党员,特别是领导同志该说的话。以后要改。”刘伟名再次语重心长地说着。
阿依古丽再次破涕为笑。
“没发现,原来你这么幽默。看来你的一本正经都是装出来的。”阿依古丽笑过后说道。
“哎,都是被这个工作给害的,我现在啊,难得幽默一次。”刘伟名叹了口气说着。
两人慢慢地喝着酒,天南地北地说着,接下来的谈话远比之前要轻松许多。刘伟名始终都带动着话题,尽量不去与阿依古丽谈她的家事,更不会去谈一些关于夫妻、爱情之类的话题。他知道,只要一谈这些,就会让阿依古丽想到她的丈夫。
两人喝酒喝到很晚,由于心情好了,阿依古丽的酒喝的也特别的开心,不知不觉阿依古丽的啤酒也喝了几瓶,加上之前喝的白酒,脸上尽是桃红之色。最后阿依古丽自己摇着手说道:“不行了不行了,不能再喝了,我现在已经开始感觉头晕了,再喝下去就真的要喝醉了。”
“是不早了,你早点睡吧,我回去了,我说了,明天请你吃饭,当时为你接风洗尘,明天我来叫你。”刘伟名看了看时间,确实是不早了,然后仰头把酒瓶当中的酒给喝光后说道。
“嗯,好,我送你出去。”阿依古丽说着走了两步,刘伟名感觉她这两步都开始摇摇晃晃的。
“算了算了,你先睡吧,去上躺下。”刘伟名赶紧扶着阿依古丽。
阿依古丽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真的有点醉了,站着不动的时候还不觉得,一走路就开始有感觉了。歉意地望着刘伟名,点了点头。
刘伟名扶着阿依古丽到了卧室,推开卧室门就感觉一阵清香飘来。刘伟名看了看,卧室里面摆设非常简单,没有多余的家具,也没有一些奢华的东西。唯一的就是一个书架上面堆满了书,显然,这些书都是阿依古丽自己带过来的,不远万里来上任工作还不忘带这么多的书,这就足以见的阿依古丽确实是一个爱书的人,这比起刘伟名这个故意附庸风雅的人要强多了,当然,自己这个附庸风雅的评价是刘伟名自己给的。
刘伟名把阿依古丽扶到上坐下,然后问道:“有没有问题?”
“没关系,我就是有点头晕罢了。你先回去睡吧,我这儿没关系的,还没到醉那个地步。”阿依古丽坐在上摇头说道。
刘伟名在确定了阿依古丽没有问题了之后才离开了阿依古丽的家回到了自己的房子。回到了自己的房子,刘伟名却依旧毫无睡意,打开电脑,把秦思思给自己发的邮件再次点开,对着那张照片发呆,良久后才叹了口气关上电脑去睡觉。
第二天一早,刘伟名还没睡醒就听到了敲门声,这令刘伟名非常的郁闷,要知道,一般来找他的人都不会上门,即使上门也是要经过提前预约得到自己同意后才会来自己家,再说了,今天还是双休日,谁这么不知趣地来打扰自己休息?
不过,听到敲门声不可能不去开门,刘伟名穿着件睡衣去开门,才发现,门外面阿依古丽穿着一套运动装站在门外。
“你这是?”刘伟名不明所以地问道。
“你不是说今天早上带我去爬山吗?怎么?你忘了?”阿依古丽反问道。
刘伟名这才认真地回想自己与阿依古丽昨晚上的对话,这才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好像还真与阿依古丽说起过这么件事。尴尬地笑了笑后说道:“昨晚喝了点酒,睡的有点过了,你等我一下,我马上洗漱,很快。”
周末过得很快,周一早上,刘伟名依旧是踩着点进了会议室,会议室里面依旧还是那些老面孔,当然,除了刚刚加入的阿依古丽,不得不说,因为一位美女的加入,原本死板的常委会立即变得生动活泼了许多。
刘伟名依旧是淡淡地走到了那长专属于自己的椅子上坐下,然后喝了口茶,习惯性地咳嗽了一声后开始说道:“今天,我们欢迎一位新同志,就是我们的古丽同志,大家欢迎。”刘伟名带头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