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7.第78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在大家的鼓掌之后刘伟名才接着说道:“今天算是阿依古丽在正式场合第一次与我们大家见面,一些场面上的话就不说了,还是那句话,阿依古丽同志是一位有能力有想法的年轻同志,上级领导很重视。网 。 不过,因为阿依古丽一直都是在上级机关单位工作,没有过直接参与一线工作的经验,我希望阿依古丽同志能够认真学习,尽快适应我们一线工作的环境,更快更好地全面进入工作状态。”
“我会的,刘书记。”阿依古丽点点头回答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闲话,直接开口说道:“闲话就不多说了,说正式吧,今天第一件事就是对于阿依古丽同志的工作分工安排一下。其实也没什么好分的,我的意见呢就是阿依古丽同志全面接手王德凯同志负责的工作,主要抓组织和宣传这两块。大家没什么不同意见吧?”
刘伟名简单的咨询了一下,没人说话,其实肯定不会有人有意见的。作为副书记,这本身就是职位上就定好的工作,没有意外的话这两块都是副书记抓,刘伟名问只是意思一下。
“既然大家都没什么意见那就这么定了,重新出一个文件,然后向上级汇报一下。好了,我们来谈谈今天的工作吧,同志们,今天本身是安排了一些事情,但是呢,我都取消了,因为今天我想告诉大家一个消息,一个很重要的消息。但是,在说这个事情之前,我要先说几点,那就是今天我说的这个只是我听到的一些小道消息,并不是官方消息,所以,我建议这些就不要记录在案了,另外,这些消息大家也就只限于在座的人知道,希望大家出了这个门之后就不要往外说了。我今天特意说这个事情就是希望大家听了这个消息之后对于今后的工作心里有个数,能早一刻知道我们就早一刻有心理准备,早一刻做好心理准备我就多一分成功把握。”刘伟名开场就直接说道。
刘伟名这番话直接说的在场的人都是云里雾里,只有阿依古丽知道刘伟名大概是要说什么了。
“今天这个会不是常委会,原本的常委会就改到明天召开吧。你先出去吧。”刘伟名直接转身对身后负责记录的秘书说道。
那位秘书有点疑惑,随后很明白地直接把手上关于今天的记录直接撕了下来,丢进了垃圾篓里面然后走出了会议室把门关上。
刘伟名给自己点了一根烟,随后说道:“据一些消息,国家今后对于我们西南部会有大动作,当然,这个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这个发展规划是很早之前就已经定了的,只是现在国家已经把具体的西南发展的规划定了出来了,上次发改委来我们岭南考察的事情大家都还记得。根据我的听到的一些消息,国家的发展规划还是由点及面最后带动整个西南片的经济发展,而这个点选的就是我们白山。”
刘伟名说到这就没有再往下说了,这句话所代表含义在座的人心里都非常清楚,而且,这句话含义太过于巨大,给在场人的心里都会带来强大的震撼,所以,刘伟名说到这就停了,让在场的人都好好地去想想这个问题。网
刘伟名喝了口茶,而后安心地靠在椅子上抽着烟。
“这是真的?”半响后,池民天才张大了嘴不可置信地问着,当然,这句话在在场的人看来就是一句废话,刘伟名既然会这么正式地说这个事情就说明这件事肯定是已经定好了的,刘伟名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开玩笑,更加不会把所有班子成员叫在一起说一件还没有把握的事情。
“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究竟是不是真的要等到看到正式文件之后才知道。”刘伟名看了池民天一眼后说道。
其实池民天在自己情不自禁说出这么一句话之后就后悔了,他是因为这件事太过于震撼了才情不自禁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会议室里面依旧是一片沉寂,这件事情太过于重大,不管是对于白山,还是对于在座人的前途都是非常之重要。要知道,一旦白山成为区域发展的中心,那在场人的重要性就提高了百倍,不说政绩更加容易出来,就说之后白山一旦成为中心,那白山很有可能就会成为像省会城市一样的副省级城市对于在场的人就是一个巨大的,所以,这个消息他们需要一段时间来慢慢地消化。
刘伟名说的很明白,在场的人都不是愚蠢之人,都知道这个消息还是刘伟名得来的内部消息,正式文件还没有出来。也就是说,现在这个消息还要保密,不能公开,公开便就是违规。当然,没有人会质疑刘伟名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好了,这个消息大家知道也就行了,关于一些工作上的安排我们明天的常委会上再详细讨论。今天,我再说一个事情,上周,有人到市政fu和市委来抗议。这个问题不是个简单的问题,虽然事情最后得到了妥善的处理,但是,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也更加不能等闲对之。我这里有个建议,大家可以来讨论一下,我决定实行领导包干负责制度。我们把几个县都拿出来,由我们几位负责具体事务的班子成员来分县负责。谁管的县里出了问题第一责任人就是分管负责的领导,这样能够更好地监督下面县里面的工作,也有督促的作用。当然,既然是第一责任人,那么关于所管县的煤矿整改方面的工作就由负责人全面负责,市里面不会做太多的干涉。大家有没有意见?”刘伟名等了一会儿,等到在场的人都接受了这个消息后才慢慢地说道。
“结合一下前面的那个消息,大家要知道,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韩书记和我说过一句话,那就是打扫干净屋子了才来迎客,而且打扫屋子的速度要快。韩书记给我们的指示就是要甩开膀子加快步子的干,但是,不能闹出问题。因此,这个煤矿整改问题就非常重要,而且是在抢时间。大家心里也清楚,我们要做的不是整顿煤矿,而是要整顿白山经济发展存在的诟病。在坐的各位同志要清楚我们肩上的担子有多重,这是真的考验我们勇气和智慧的时候了。可以这么说,我们大家现在都是坐在一条船上的人,大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我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够撇开一些个人因素,认真、严肃地完成好上级交给我们的这个政治任务。如果,我们完成好了,功劳绝对不可能是我刘伟名一个人的。干不好,负责任的也不会只有我刘伟名一个人。当然,今天因为不是常委会,在座的也都是我们几个熟悉的同志,我的话也就说的直白了一点,不过,意思也就是这个意思。大家现在都来说一说,说说对于这个领导包干负责制的意见吧?”刘伟名说完那句话,看到在场的人脸上都各有表情之后又接着说道,他明白在场人的心里想法,所以就直接很直白地开始敲打着。
这些人的想法刘伟名如何猜不出来,他们肯定是很抵触这个提议的,要知道,这件事情可是件费力不讨好的事,干好了功劳能够归结于他们头上的不多,大部分的功劳都会落到下面县里面,而干不好他们却是第一责任人。而如果不这么做,他们只是班子成员,各自管着自己那一块,与他们没有多少关系。这些人都是人精,当然会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可是,刘伟名这番话一说出来,他们便就知道,他们没有退路了。
“刘书记,各个县的情况不一样,有的情况复杂,有的县情况也就相对于来说简单一些。另外,我们几位同志与下面县区的数量也对不上,谁去谁不去这个事情也不是太好定夺。”马俊才显然是支持刘伟名这个想法的,在刘伟名说完之后点了点头说道。
“这确实是个问题,不过,我有个最简单却最为有效的办法,那就是抓阄。除了我和俊才同志,还有武装部的同志以及古丽同志不参与,其余的人都要参与。古丽同志刚来白山,对于情况还非常陌生,所以,她就不参与了。其余的同志等下抓阄,抓到哪个县的名字就负责哪个县,当然,会有几个空白的,抓到空白的就不负责了。”刘伟名显然是早有准备地说道。
“抓阄?”包括阿依古丽在内的人都瞪大了眼睛。
一大帮市里的大佬坐在一起商量事情最后却用小孩子玩的抓阄游戏来决定事情,这未免也太过于耸人听闻了。
“对,就是抓阄。这个看起来有点儿戏,但是却是最为公平有效的办法。这样就没有公平与不公平之说,更加没有好的与坏的的说法了,说的通俗点,那就是大家全凭手气了。当然,这抓阄的结果大家心里知道就行,明天到了常委会上我们再根据今天抓阄的结婚进行任务的分配,并且记录在案。这只是一个手段,与目的无关,对不对?”刘伟名笑着说着。
大家认真地都想了想,觉得也确实如刘伟名说的,是这个道理。抓阄确实是最为有效也最直接的办法。保证了绝对的公平。
“刘书记,我觉得我也应该参与。”阿依古丽随后认真地说出了她在这次会议上的第一句话。
“嗯?”刘伟名疑惑地望着阿依古丽。
“我觉得我没有道理避开这个任务,我也是班子的一员,而且也不是全面负责的领导。虽然我刚来不久,但是我想,我能够完成好这个任务,而且,接受这个任务也是我更好熟悉白山情况的一个捷径,所以,我申请加入抓阄的行列。”阿依古丽坚定地说道。
刘伟名皱着眉头望着阿依古丽,意思就是在问阿依古丽,“你确定了吗?”刘伟名说阿依古丽刚来不参与这个是有意为阿依古丽开脱,要知道,白山的情况非常复杂,特别是下面各县的情况,更是深水区。刘伟名是想保护阿依古丽,不想她卷进这些泥潭里面,要知道,一个不好就会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结果。
阿依古丽望着刘伟名坚定地点了点头。
“既然古丽同志强烈要求加入那就把古丽同志也算进去吧,我可先说好,一旦抓阄了,不管结果如何,都必须无条件的服从抓阄的结果,不得更改。”刘伟名见阿依古丽态度坚决便直接说道。
“秘书长,这个阄就由你来做吧。”刘伟名指着姚宏说道。
于是,接下来最为搞笑的一幕出现了,白山市所有的班子成员聚在一起玩了一出叫做抓阄的游戏。监督者是市委书记和市长,参与者是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组织部长等等人,一个个玩的还非常有心跳,很是认真。负责用笔做纸团团的阄的是市委秘书长,要是这一幕传了出去估计会雷倒一大批人的。当然,刘伟名也说得过去,这不是一个正式的会议,也更加不会把抓阄这一段记录在案的。就像他前面所说的,明天的常委会他会直接宣布分管的任命,中间绝对不会提到与抓阄有关的事情。当然,宣布的结果其实就是今天抓阄的结果。
抓阄的结果出来之后当然就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了,抽到煤矿少、情况好的县的和抽到空白阄的当然就欢喜了,而抽到那几个情况非常复杂县的当然就是愁眉苦脸了。这其中,唯一不知道自己是该愁还是该高兴的就是阿依古丽了,她非常不幸的抽到了情况十分严峻的宁山县,但是,现在的她还完全不知道宁山县是个什么情况。
刘伟名看到阿依古丽抽到的是宁山县,不由的皱紧了眉头。但是他也不能说什么,阿依古丽是自己要求要加入的,那她就必须承担所有的后果。
“明天就按照这个结果来进行分配任务吧,请参与了分管任务的同志们要认真对待,这可是政治任务,不是开玩笑的。今天要讲的就是这些人,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其它要补充的?”刘伟名淡淡地说道。随后便结束了今天的这个不是常委会的常委会。
刘伟名刚坐进自己的办公室,王婷婷就走进来说:“刘书记,池书记在外面,来向您汇报工作。”
“让他进来吧。”刘伟名没有抬头,淡淡地说道。
“刘书记。”池民天进来,依旧是关好门,没有入座,站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