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8.第78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坐吧,怎么样?那件事情办的怎么样?”刘伟名还是没有抬头,依旧看着报纸,直接开门见山地问着,他知道,池民天来也是来汇报这件事情的。 。
“这几天,我们经过摸查,找到一批人聚众斗殴、、嫖娼的证据,昨天,我们一共抓了三批人,最为严重的,我们在审查过程中,发现了一个吸毒贩毒的团伙,现在,我们已经在进行布控了,一旦完成,我们就会实施抓捕。”池民天显然早有准备地回答着。
“很好,像这种不法分子我们应该依法进行严肃处理。不过,在处理过程当中还是应该掌握方式方法,一定要依法而且不能激发矛盾,这个度你自己去把握。”刘伟名点头赞赏地说着,随后又严肃地说道:“既然发现了这么多的问题,也就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白山的治安环境还有待加强,公安部门的工作还没有交上一分足以让我满意的答卷。今天我在会上说的消息你也听到了,你自己心里也应该有了个数。我们白山的治安环境到底能不能够满足以后发展的需要、能不能达到上级领导的满意你自己心里是最为清楚的。今天抓阄,你抓的是空白阄,所以,你接下来就要全心全意地投入到肃清治安的工作当中去,当然,你的最为主要的工作依旧还是关于煤矿整顿的方面,治安肃清方面要开始做规划了,而煤矿这边,则要严密监视,不能出现一丝的意外。民天,说实话,最开始我对你的工作是很不满意的,不过,最近这段时间你的工作还是有所提高,这是好事,不过,离干的非常好还有一段不小的差距。我跟你明说吧,把区域经济中心定在白山,对于我刘伟名来说,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遇,我非常看重,韩书记关于这个事情是亲自找我谈了话的,我肩膀上的担子非常的重。所以,我喜欢你们这些同志能够很好的帮我分担一部分,就像我今天在会上说的,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个道理你懂吗?”
“请刘书记放心,我一定会完成你交代下来的每一个任务。”池民天有点惊讶刘伟名这么说,随即很严肃地回答着刘伟名的话。
“明白就好,你知道,我很信任你,这不仅仅只是说信任你的工作能力,而是说信任你的人品。网公检法是我们手里的一把尖刀,现在这把尖刀我就完全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够用好这把刀。”刘伟名语重心长地说着,随后又道:“周末,你去找个地方,把他们几个都叫上,很久没一起轻松一下了,你去安排一下吧,到时候叫我。”
“好的,就定在这个周末吧。时间地点定好了我来向您汇报。”池民天也笑着回答着。
“不必了,你周末把他们都叫上后直接来接我就行了。”刘伟名点点头说道。
“好的,刘书记,没什么事的话我就不打扰您工作了。”池民天说完之后站了起来,随后离开办公室。
池民天离开刘伟名的办公室之后在外间碰到了刚进门的阿依古丽,两个人简单地打过招呼,阿依古丽便直接推门进了刘伟名的办公室。关于阿依古丽,刘伟名是直接交代过王婷婷的,阿依古丽进来无需通报,直接进来就行了。
“刘书记,没打扰到你吧?”阿依古丽进来看到刘伟名正在看报,便问道。
“没有没有,坐吧,喝不喝茶?”刘伟名看到阿依古丽之后连忙放下手中的报纸,笑着问道。
“不用了不用了,我就是过来问你点事的。”阿依古丽坐下后连忙摆手说着。
“说吧,是不是关于今天抓阄的事情啊?”刘伟名猜了猜后问道。
阿依古丽点了点头,笑道:“到底是市委书记,一猜就中。确实是因为今天会上抓阄的事情。说实话,我对于白山的情况现在还是两眼一抹黑,关于这个宁山县的情况更是一无所知,今天看了你们在座人的眼神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回去之后我看了看一些资料,不过,从资料上看来除了知道宁山县的煤矿比其它几个县稍微多一点外,再也看不出什么。所以,我才特意过来想问一下你。”
“其实你不应该参与抓阄的。”刘伟名看了看阿依古丽,淡淡地说道。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这个工作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但是,我下来就是来干工作的。我不是那种只想着功劳不想做事的人,而且,我也不想同事们对我有一些不好的看法。另外,在工作当中去熟悉情况,这应该是最快进入状态的办法了。”阿依古丽正面回答着刘伟名的话。
“你能这么想当然是好的,可能你还是把问题看得太过于简单了。”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随后又道:“我之所以不让你参与,当然是考虑到保护你,不过,不是不相信你的能力,而是因为你对白山的情况还不是太熟悉,而且,白山的实际情况远比你想象的要复杂的多。当然,这个事情也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得清的,总的归结起来,这其实是一个历史问题。先来说说煤矿吧,白山市有着一定数量的煤矿,但是,我们这个煤矿与其它地方的煤矿不一样,我们的煤矿分布面广,而且量也不多。这就造成了我们这里根本无法建成一些大的煤矿,这也就是我们白山现在的小煤矿泛滥的原因。当然,这是客观因素。最为棘手的地方就是白山经济相对来说比较落后,白山的经济以及白山的税收完全是靠这些小煤矿在支撑着的,因为这个原因,造成白山政fu对这些小煤矿一直以来都实行保护主义,更甚者,历任的政fu人员与这些小煤矿都有着或多或少的利益关系。因为这些,便造成这些小煤矿在白山的根深蒂固,另外,这些小煤矿更是代表一大批人的根本利益,这些人包括一些我们政fu的公职人员。而现在的情况是,小煤矿的杂乱无章,另外,这小煤矿更是治安败坏的源泉,另外,因为小煤矿的存在,也严重制约了白山经济的发展。现在,我们白山即将成为区域的发展中心,所以,这些煤矿必须进行整改。通过这些,你应当可以知道,这个整改的难度有多大。你问我宁山县的情况,其实宁山县也没什么很特别的地方,无非就是宁山县的小煤矿数量多了一点,而且,地方z府的人员构造复杂了一点而已。但是,结合在一起,你便知道,宁山县的工作难度肯定数倍于其它地方。”
听了刘伟名的话后,阿依古丽当即皱起了眉头。确实如刘伟名所说,她意识到了宁山县的情况可能有点复杂,但是,她完全没有意识到情况竟然复杂到了这种地步了。
“我不让你参与其实还有个更加主要的原因,那就是你没有在基层工作的经历,这样,会让你的工作难度更加增大。特别是要与基层的这些领导打交道,要知道,基层的领导与上层领导完全是两回事,有一个最明显的特点是上层领导不存在本土派,而在基层,本土派是一个很强大的阵容。我担心,你下去工作可能会碰钉子。”刘伟名现在就直话直说了,不做太多的掩饰。
阿依古丽依旧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刘伟名再次看了看阿依古丽,随后道:“不过,就如你所说的,这对于你来说是一个挑战,同时也是一个机会。你缺乏在基层工作的经验,也对于白山的情况不是很熟悉,而这个工作显然是一个最好的了解机会。至于对于工作的成败你不需要太过于担心。现在在宁山县主持政fu工作的是副县长王明杰同志,他是一个可以完全信任的同志,他会完全支持你的工作的。”
阿依古丽显然懂的刘伟名话里的意思,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我会尽力去做好的。很多都会以为我下来就是来镀金、捞政绩等着升职的。其实,大家想的也没错,把我安排到这来的人确实就是这个想法,让我在副书记这个职务上混几年,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然后赶上一届,就可以捞到不错的政绩。但是,我自己并不想,说实话,我并不醉心于官场,只是,现如今我好像除了工作也没有其它的事情可做,既然工作,我就想把工作做好,起码不会让任何人瞧不起。”
刘伟名望着阿依古丽点了根烟,随后裂开嘴笑着道:“我一直以来都说,我相信你的工作能力和决心,你唯一欠缺的就是经验。我相信,给你一段时间适应、了解,你会比任何人都干的好。有什么问题你随时可以来找我,不管上是上班时间还是在阳台上都可以。”
阿依古丽也笑着,然后站了起来说道:“那我先走了,我最近会去宁山县多走一走跑一跑的。”
阿依古丽说完之后便推开房间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