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0.第79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阿依古丽摇了摇头,随后道:“我早就想好了,我直接住在宁山县并在宁山县办公与我经常往宁山县跑完全是两回事。网 煤矿整改,你让我们这些班子成员分点负责,其实也就是让我们起到一个督促的作用,最主要的也就是防止下面县里的一些人对于市里的政策阳奉阴违,有我们下决心监督,他们就要掂量掂量了。所以,我直接住在宁山县,并且,就在宁山县办公,这会给宁山县一些同志有心里压力,无形之中,他们对待这件事情肯定就会人真多了。另外,我对于宁山县的情况一窍不通,即使是刘书记你,也不敢说你宁山县的情况就一清二楚。毕竟我们和他们不在一个地方上班,接触比较少。而我自己就在宁山县住、工作,我想,这样能够很容易摸清楚宁山县的具体情况,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这也就是我的打算。当然,刘书记,我今天下午一下午都在翻看各种关于宁山县的报告,我想,宁山县已经成为了你的一个心病了吧?所以我猜想,对于宁山县你也不仅仅只是想要解决煤矿这一个问题是吗?我想,我自己亲自下去了解情况,这远比别人汇报上来的要真实的多,你觉得呢?”阿依古丽开始慢慢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并试图劝说着刘伟名。
刘伟名笑了笑,然后道:“你的决心很大,这点让我很佩服。既然你有这种想法我当然支持,不过,这样你的工作强度可就更高了,你又是刚来白山不久,我怕你的身体会吃不消。”
“我下去只是去看一看,听一听,我不觉得会有什么高强度的工作。”阿依古丽再次摇头说道。
“好吧,那明天常委会上我会宣布你去宁山县驻点。古丽,你真的想好了吗?驻点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你得对宁山县所有的事情都负责任的,上面让你来是要保护你,我也在上级领导面前表个态,一定保护好你。如果你坚持去驻点,可能有些问题就不好处理了。”刘伟名郑重地说道。
“这好像并不是你的工作作风哦?”阿依古丽没有正面回答刘伟名的话。
刘伟名一愣,随即哈哈大笑,然后道:“那好吧,就这么定了。不过,你要记住一点,有什么事情要多和联系,无论你是把我当领导还是当朋友都要如此。”
“当然,还是那句话,立正稍息我懂。”阿依古丽也笑着说着。
“那好吧,不过,你下去要过段时间,起码你要先熟悉了手中的工作之后再启程去宁山县。”刘伟名想了下道。
“嗯,这个我知道。我也会在对宁山县有一个直观的了解之后再下去。”阿依古丽点头说着。
刘伟名也点点头,然后道:“其实,作为一个领导,我很欣赏你对于工作的这份认真和执着。但是,作为一个朋友,我不想看到你的这个样子。你现在的心理状态我很了解,你是想把自己所有的精力和思绪都放到工作上去,让自己精疲力尽到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想其它的事情。其实这样错了,你这其实就是在逃避现实,而且是在拿自己的身体和精神为代价在逃避现实。你应该让自己过的舒心而不是在虐待自己,真的。我以前也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唯一的,快乐和幸福也不是。每种生活都有每种生活的美,我们缺乏的只是一双眼睛和心态。有句话我对很多人都说过,我们既然不能反抗生活,那么我们就应该学会享受。我们不应该走进那个死胡同里面让自己怎么都走不出去。不管遇到什么事,我们都没有理由让自己难过。在林阳,我有一个朋友开了一间书吧,我去过一次,那个地方很奇妙,虽然就在临街,但是感觉那个地方就是与世隔绝的桃花源。那里面非常简陋,只有书以及翻书的声音。感觉那个地方只要你一进去,拿起一本书,就能忘了所有与书无关的所有事情。我想,你现在需要的就是这种意境。”
“可能每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吧。”阿依古丽淡淡地说了一句,随后又抬起头来望着刘伟名笑着说道:“不过你放心,我真的没事。”
刘伟名再次疑惑地望了望阿依古丽,随后也点了点头。
“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阿依古丽笑着站了起来说着,随后直接回家了。
刘伟名送阿依古丽出门,一开门便看见两个人正站在刘伟名的门前,其中一个正是那天给刘伟名支票的人,两人看那样子也正准备敲门,见到门突然打开出现的刘伟名与阿依古丽两人非常的惊讶。
阿依古丽显然是对那天那个给支票的人还有印象,一见这两人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看了看刘伟名,随后笑了笑说道:“刘书记,你还有事,我就先走了。”,随后走到对面自己的房子开了门走了进去。
站在门口的两人没想到会遇见这么尴尬的事,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
刘伟名看了看两人,犹豫了一下,随后说道:“你们说个地方吧,你们先去,我等下再过去。”
刘伟名已经很明白了,这种人就像是苍蝇,你要是不给他们一点甜头他们就会一直沾着你不放。而且,自己作为一个市委书记,这里又是市委的家属院,现在也正是整改整顿煤矿的时候,被这些人天天堵在家门口,到时候一有什么事自己是真的说不清楚。所以,刘伟名便让对方选个地方,在外面把一起都说清楚。
两人没想到刘伟名开口就是这么一句,两人顿时喜笑颜开。其中一人当即说道:“都市山庄,刘书记,我接您过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你们先去,我随后就到。另外,我不希望其它不相关的人在场,好了,你们先走吧。”刘伟名说完这句之后直接回身把门给关了,然后回到屋里把那张支票给找了出来,披上大衣,坐在沙发上抽着烟开了会儿电视,半个小时之后才出门,在路上打了个车去了都市山庄。
都市山庄刘伟名是去过的,属于白山新建的一个娱乐山庄,里面吃住玩都有,在白山还是比较有名的。
刘伟名让的士在都市山庄的门口停下,刚准备给钱,就见前面两人中的一个立即跑了过来递了一张百元大钞给司机,说着:“不用找了。”
刘伟名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把手中的钱收回了兜里,下了车。
“刘书记,真是麻烦您了。”那天给支票的这个男人笑呵呵地对刘伟名说道。
“带路吧。”刘伟名用手指了指,脸色依旧严峻地说道。
“好的好的,刘书记,这边请,这边请。”男人一听立即弯腰对刘伟名说着,然后引着刘伟名往里边请。
一直往里走,走到里面一栋单独的房子面前,男人推开门对刘伟名说道:“刘书记,您先请,我去前台处理点事。”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推开门便走了进去。
里面是一个大客厅,装修的在白山这种地方算得上是非常富丽堂皇的了。让刘伟名吃惊的是,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三个女人,正在那看着电视聊着天。一听到关门声,三个女人便就都立即往刘伟名这边看,然后一下子就都站了起来,笑吟地向刘伟名走来,一齐说着:“老板好。”
看到这,刘伟名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身经百战的他怎么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其实说实话,面前这三个女人姿色都不赖,主要是身材很好,穿上这一身超短裙紧身衣,身上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特别是那一双雪白的大腿,更是让人浮想联翩。刘伟名现在开始有点佩服这两个人在白山的能量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在白山能够安排上这样素质的三个女人属实不易了。
当然,现在的刘伟名对于这一套已经非常的厌恶了。直接顿住了脚步,看了看走过来的三个女人直接问道:“叫你们过来的那个老板呢?”
“哦。老板说了,他让我们先陪一下老板您,他马上就过来。来,老板,您请坐,您需要喝点什么?酒还是茶?”其中一个女人直接拉着刘伟名。
刘伟名再次审视了一下几个女人,抬手避开了那个女人伸向自己的手,冷冷地说道:“告诉你们那位老板,让他有事到我办公室来找我。”刘伟名说完之后就直接转身准备开门。
三个女人有点懵了,其中一个反应快点的,直接去拉刘伟名,然后直接假装一不小心直接扑在了刘伟名的身上,把自己那在刘伟名身上蹭着。嘴里还发出哎呀的声音,以显示自己是不小心倒在刘伟名身上的。只是,那声音怎么都有点勾人的意味。
刘伟名也是被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几个女人这么豪放。
“老板,您就再等一下吧,我们那老板说了,马上就来。”另外一个女人用手压着刘伟名要开门的手说道。
刘伟名有点郁闷,自己堂堂的市委书记竟然被三个从事特殊行业的女人给围困了,说出去这脸就丢到外婆家去了。暗道自己今天的这个安排算是彻底失误了,没想到自己被两个煤矿老板给阴了。
刘伟名其实心里非常清楚,不管自己心里愿意还是不愿意,都绝对不能与面前这些女人发生任何关系,甚至于多在这房子里面呆上一秒钟都不行,因为刘伟名对于这两个煤矿老板完全不熟悉,刘伟名根本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在这房子里面装了摄像头。即使没有装摄像头,只要自己上了他们的勾,那么,以后自己就有了把柄在他们手上了,到时候自己就只能按照他们说的办。这些简单的道理刘伟名非常熟悉,相信,那两个煤矿老板也非常清楚这么一点,所以,刘伟名来了这以后,他们就完全不露面,先安排三个女人。只要刘伟名在这间房子里面呆上一段时间,那么,他们的计划就完成成功了。
“把你们的手都放开吧,一般都说男人不能对女人动手,那样就是不怜香惜玉了。可我是个粗人,我从来不介意对女人动手。所以,请你们都自重一点。”刘伟名站在那里没动,直接冷冷地说着。
三个女人估计在她们的设想当中肯定没有想到刘伟名会有这么一出,一个个都被刘伟名的态度给吓傻了,呆在那。刘伟名的气势连一个个高高在上的大领导都能被吓得话都不敢说,就更别提这三个女人了。
刘伟名见三个女人都给吓住了,直接打开门走了出去。找准了方向,便直接往大门口而去。而刘伟名刚出门,接着就有一个女人走了出来,慌张地往前面跑着。
刘伟名一肚子脾气地走到了大门口,正站在门口等着出租车,这时,身后也急急忙忙地跑出两个男人,正是前面的那两个男人。两人立即跑向刘伟名,二话不说就开始向刘伟名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刘书记。”
“我家里有点事临时要回去,你们有什么事情明天到我办公室去找我吧。”刘伟名冷冷地说道。
两人当然知道这只是刘伟名的一个说辞而已,他们不可能会相信刘伟名是真的家里有事,今天要是把他给气走了,自己等人就要遭殃了。
“千万别啊,刘书记。实在对不住,刚刚我们确实是在前台这边有点事情要处理,绝对不是故意怠慢您的。我们向您道歉,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不要和我们一般计较。”男人急了,连忙说道。
“这个不存在怠慢与否,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是我让你们定在这个地方谈点事情的,现在我家里临时有事必须赶回去,真是对不起了。还是那句话,有什么事你们到时候到我办公室来找我吧。”刘伟名依旧不冷不淡地说着。
其中一个男人见刘伟名的态度如此坚决,心有所悟。直接说道:“对不起,刘书记。我们都是全是占满铜臭味的商人,平时做事都有点放浪形骸没什么修养,今天是我们考虑不周。我们招待客人习惯性地按照我们平时的方法在安排了。这是我们的失误,请刘书记原谅。那几位都是我们几个要好的小姐妹,我让她们先过去也就是怕刘书记一个人,让她们陪您先说说话。我们都是没什么素质的粗人,希望刘书记能够原谅我们这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