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1.第79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看了看男人,然后又淡淡地说道:“我这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把我当傻子,我今天让你们出来的原因也很简单,我就是不想你们再孜孜不倦地来纠缠我了。复制网址访问 而你们今天的这个态度让我相信,就算我与你们说再多也是没有任何作用的。我们本来就该公事公办,所以,有什么事情还是到我办公室来谈吧。这位先生,我想上次一定是你不小心掉了一张支票在我那吧?你还是拿回去吧,以后要小心点,这个数额不小,要是让一些心思不正的人捡到这结果可能并不是那么皆大欢喜。你说是吗?”
刘伟名说着拿起那张支票递给那天来找刘伟名的人。
让刘伟名郁闷的是,今天的计程车迟迟不来。
“刘书记,还是那句话,今天这事是我们做的不地道。不过,我们也绝对没有任何的坏心眼,我们的出发点也只是想好好招待您让你开心点,毕竟您是我们的贵客,只是,我们在招待的方式上犯了严重的错误,我前面就说了,我们都是一群粗人,所以,我们习惯性的按照我们平时的做事方法来对待您,这是我们考虑不周的地方。但是,我们没有功劳却也有苦劳,您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就如您前面所说的,您今天来也就是不想我们以后再纠缠你。我在这里跟你保证,今天我们只谈感情,至于工作上的事,刘书记您一切都公事公办,我们绝对不强求您做一些法律政策之外的事情。您也知道,在我们国家这个大环境里面,不沾上点红色,这什么生意都不会那么好做。要说我们有私心有想法,那我们的私心和想法就是在这个地方,我们就是想和刘书记您交个朋友。希望刘书记能赏个脸,我们就是进去喝瓶酒或者喝杯茶。”另外一个男人沉默了一下后冷静地说道。
他的这番话让刘伟名有点刮目相看,不得不说,这是个聪明人,很会审时度势。这样的人,刘伟名一向都比较喜欢。
“既然是我叫你们来的,那我也不好意思就这么回去。我也是前面那些话,我不希望有不相干的人在,找个相对来说清净点地方,我们把想谈的都谈了。”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刘伟名确实后悔了,自己作为一个市委书记,原本根本不可能与这些人直接面对面谈什么,只是,刘伟名不是个心狠的人,也更加不是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网让保安或者是保卫人员把这些来纠缠自己的人直接给轰出去他做不到,所以,他便就只能用面对面交谈来应对这些人的纠缠,没想到,最后的结果让刘伟名自己异常的懊恼。看来,以后自己确实应该适当地加强一下自己身边的保卫措施了,特别是在这个特殊的时候,自己不应该让人太容易接触到自己,这样会给自己带来太多太多不必要的麻烦,就像今晚这件事情一样。
“绝对绝对,我保证。”男人立即喜笑颜开,然后对那个给刘伟名送支票的人一个眼神,说道:“赶紧去安排。”
送支票的男人也反应过来,立即跑进去了。
“刘书记,请。”男人说着。
刘伟名点点头,慢慢地往里面走。
房子还是那间房子,不过,里面已经非常的清净了,原本的三个女人早已经不见踪影。屋子里面摆了一堆酒,各种各样的都有。另外也有一条好烟。
刘伟名进去在沙发上坐下,男人拆开那条烟,然后拿出一支递给刘伟名,刘伟名摇了摇头,自己掏出一支烟放进嘴里说道:“对不起,我抽烟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只抽的惯这种烟。我是个直性子的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我们就开门见山谈吧,你说说你们来找我的目的。”
男人显然对于刘伟名的这种说话方式不是很接受,苦笑了一下,然后开了一瓶洋酒,给刘伟名和自己各自倒了一杯。
“刘书记,我叫王春云,是宁山县土窑煤矿的老板,土窑煤矿是宁山县最大的煤矿,当然,这些都只是明面上的。在白山,我大大小小的煤矿一共有十来个,不过,法人代表都不是我,我用的都是其他人的名字。”男人给刘伟名端了一杯酒,然后慢慢地说道。
刘伟名听过男人的话后看了男人一眼,随后说道:“我知道你要表达的意思了,还是说说你来找我的目的吧。”
“刘书记,我想其实您也应该清楚我来找您的目的是什么。政fu的文件已经下来了,白山市所有安全措施不到位的煤矿完全关停,直到整改到位、检验合格之后才能重新营业生产,不予配合的直接强制性吊销营业许可和生产许可,实施断电断水,情节严重者按照国家相关文件追究刑事责任。”王春云笑着说着。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道:“这些条款我比你熟悉,你还是说说来找我的目的吧。”
“如果完全按照国家和政fu规定的安全标准全部整改到位,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我大大小小加起来有十几个煤矿,这笔费用全部加起来,说实话,我有点肉痛。特别是一些小煤矿,您知道,小煤矿的生产量有限,花这么多钱来进行安全整改,那剩下的利润可就不多了,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投资啊。我是一个商人,商人就是要让利益得到最大化。说句您可能不太喜欢听的话,在我们商人的眼里,一切都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包括人命。这话虽然非常不人道,不过,实际情况的确如此,这是我们商人的本性。所以,我觉得,进行安全整改对于我们这些煤矿的老板来说,很不划算。”王春云点了根烟慢慢地说着。
刘伟名脸上没有任何变化,不过心里却是非常厌恶王春龙的这番话。虽然,刘伟名不得不承认王春龙这番话说的很对,在当下的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大部分人对世间一切的衡量标准都是以金钱、利益为主,但是,刘伟名却还是对于这种人打心眼里的厌恶。
“所以呢?”刘伟名弹了弹烟灰后淡淡地说道。
“我的想法是,我所有的煤矿都进行必要的安全整改,确保不出现大的安全事故。另外,我最近感觉我资金周转非常的困难,所以,我想卖掉我手中的两个煤矿。不知道刘书记是否能帮我引荐一两位有意向的买家?两个煤矿,我准备以每个煤矿一万块的价格出售生产权以及现存的所有机械设备,不知道刘书记是否有合适的人推荐呢?”王春龙没有说来找刘伟名的目的,只是说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表面上看起来这番话没什么特别的,其实想想,这番话里面包含了太多的信息,王春龙把他想说的基本上已经全部说了。他的话意思就是,只要你答应我所有的煤矿不需要进行整顿,或者说只是做做样子,那么,他王春龙就把他名下的两个煤矿送给刘伟名。至于所说的资金周转困难、想让刘伟名帮忙引荐买家等等都只是借口,要知道,一个煤矿一万块的价格还是包括所有机械设备的,这与白送完全没什么两样,他这么说,只是为了不让刘伟名自持市委书记的架子不好接受,也是为了让话听起来舒服。从这里便可以看得出来,王春龙是个很聪明的人,而且,经常与政fu官员打交道,对于他们说话的习惯非常的了解。
刘伟名听过后,脸上笑了笑。他笑的原因是觉得这个王春龙还真的是下血本了,两个煤矿包括所有的机械设备,这可是一笔十分巨大的资金了,刘伟名估算了一下,估计,王春龙把所有的煤矿完全按照政fu文件的规定严格进行安全措施整改所需的钱也与这两个煤矿的价值差不了多少。刘伟名断定,这个王春龙必定是个可以干成大事的人,因为他大气,明白不付出就没有收获的道理。
而王春龙见到刘伟名笑了,心里也一下子高兴了起来,他以为,刘伟名听到这个巨大的蛋糕之后开始动心。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把刘伟名个拉上自己的船,只要刘伟名能上自己的船,他就算付出多大的代价都是值得的。他非常明白,一个市委书记朋友的价值,不是用简单的金钱数字可以来衡量的。
“我觉得吧,王老板你假如真的资金周转困难的话,可以选择把两个煤矿抵押给银行进行贷款,即使贷款数额再少,我想也远远不止两万块。另外,关于安全整改方面,我们市委市政fu是不直接插手具体事情的,所以,关于整改的具体事情你去找县里面领导谈更加合适。”刘伟名依旧是淡淡地说着,话里已经把自己的态度表现的很明确了。
刘伟名说完之后,把烟蒂掐灭在烟灰缸里面,然后直接起身道:“好了,你来找我的目的也已经说了,我也表明了我的态度,我爱莫能助。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刘伟名说完之后就起身准备离开了,王春龙见到刘伟名起身了也跟着立即起身,随即笑着说道:“刘书记,能否再耽误你几分钟?我刚刚说的只是我没有见到您之前的想法。”
刘伟名楞了一下,随即望向王春龙。
“刘书记,请坐吧。这酒其实不错,刘书记,来,喝一杯。”王春龙又拿出一瓶酒给刘伟名倒了一杯,刘伟名看了看,是一瓶珍藏版的茅台,在市场上面算的上是有价无市的,不是简单的有钱就可以买得到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