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4.第79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 ="('')" ="">
“刘记,这是我与几位资深的专家一起定的新闻发布会的流程和计划。网 ..”明显老了几岁的姚宏拿着一张表递给刘伟名。姚宏是这次新闻发布会的总指挥,白山一切从来没有办过这么大的活动,当然咯,不能说活动有多大,只能说以前没有这么多这么大的媒体前来白山,要知道,以前白山的影响力最多只能达到省一级,而这次,不仅仅是国内知名的媒体,很多国外的媒体都要过来。
“这是我们审核过后确定来进行采访的媒体名单。”然后姚宏又拿出一张表。
刘伟名看了看姚宏,接过表,笑了笑说道:“最近累了吧?辛苦你了,先坐一会。”
“不累,只是以前没有处理过这么大的事,这事全国上下都在看着,要是搞砸了这可是一个政治事故啊。”姚宏很紧张地说道。
刘伟名笑了笑,其实他自己也很紧张。以前在浅圳,他作为办公室主任后来又作为市委秘长,这种活动他主持过不少,很多也都是国家级的活动。不过,这次可不一样,上次的主体是浅圳,而这次是白山市,与浅圳比起来,白山市就是一个见不得人的丑媳妇。所以,这个新闻发布会究竟会成为一个什么样子,谁都说不准。
刘伟名拿着名单仔细地看着,随后说道:“你的想法是控制采访提问环节的时间,只能十分钟是吗?”
“对,本来我们是不准备安排这个环节的,要知道,现在的记者为了博收视率总喜欢问一些刁钻让人难堪的问题。但是,考虑到这次前来的媒体来头挺大,不让他们采访是绝对不行的,所以才给了十分钟。这些媒体记者到白山之后我会与有关同志与他们进行一些沟通,让他们尽量配合我们工作,最好是能问一些我们准备好的问题。”姚宏仔细地解说着。
刘伟名点了点头,不得不说,姚宏这么做是最好的安排了。现在的媒体记者不像以前的媒体记者,以前的媒体记者很有政治性,知道什么可以问什么不可以问,而现在这些媒体成了无冕之王了之后为了博的收视率就有点肆无忌惮了,最喜欢问一些政府方面很难回答的问题,也就是变相的在挑毛病。
“你的这个办法很好,不过我想很难达到效果。要知道,我们白山市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那么我们做事的方式方法就不能与以前一样。网这些手段以前可以用,但是现在是肯定不行的。我们这次开新闻发布会的目的也就是来平息一些现在外界流传的我们白山根本不可能成为区域经济中心的留言,我们需要向外界展示我的自信。”刘伟名笑着淡淡道。
“如果我们刻意回避的话,那么就只能给外界一个我们不自信的印象,连我们自己都不自信那么外界还能相信我们白山吗?你也知道这些记者都是刁钻惯了的,所以,我们更加不能退缩只能勇敢面对了。我有种直觉,这个新闻发布会即使按你说的安排好,到最后也肯定不会这么完美的结束,要知道,这里面还有很多境外的媒体。国内的媒体吃你这一套倒是境外的媒体可完全不吃这一套。所以,我们还是正规一点吧,既然说明了是新闻发布会以及记者见面会,所以那就多给这些记者们一点点时间,就定在半个小时吧。还是前面那句话,我们自己要自信,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就是明显的不自信了。以后要改,你要相信,我们白山市是肯定能行的。”刘伟名继续给姚宏打气着。
姚宏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说道:“说实话刘记,其实我还真的有点不自信。怎么说呢,最主要的是没有处理过这种大场面。”
“万事开口难,习惯了就好,以后啊,这种场合会很常见的。其余都很好,不过既然省里面派出了张有林副省长前来出席我们是不是应该多让我们的张省长出出面啊?”刘伟名笑着说着。
姚宏当然明白刘伟名的意思,刘伟名的意思其实就是想把张有林给推出来,让他到前面去挡子弹,而且,表面上看起来这是对他这位上级领导的尊重。
姚宏苦笑着说道:“我已经与省政府以及张省长联系过了,张省长说他过来只是致个辞,表达一下省委省政府的态度和意见,然后就离开,其它的活动一概不参加。”
刘伟名也跟着笑了起来,这个结果早就可以想得到。张有林不会这么傻。如果张有林在采访说话上出了问题那就是省里的事了,与市里关系不大。而市里面出了问题那责任就是市里的了,这种事情大家谁都知道不是件什么太好的事情,当然是能躲就躲的。
“那就按照省里的意思办吧。你是总指挥,各方面的工作你都得亲自过问一下,包括安保、迎接以及整改市容市貌方面,这些方面都比较的重要。”刘伟名接着问道。
“安保方面我已经与池民天详细讨论过了,会场的安保任务他决定出动特警来执行,另外,最近他会整肃白山的治安环境。另外,市容市貌方面,城管会全面肃清街上的小摊小贩,城市的干净整齐也是我给他们的要求。另外,所有缺失或者是损坏的路灯等设备这几天也必须全部整改好。然后,临街的一些老旧广告牌强制令其拆除。统一贴上宣传标语。会场选定在白山宾馆,不过,其设施确实有点老旧了。现在白山宾馆正在抓紧在做快速的装饰,争取在会议召开前达到一个新的标准,起码不能给人破旧简陋的感觉。”姚宏一项一项的汇报着。
“哎,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本身基础条件差,想在这一下就弄好是不可能的。不过也有好的一面,现在让他们看到白山这么破旧,到时候过几年他们再来,就更能让他们感受到我们的发展之大了。这也是哲学家所说的任何事情都有双面性吧。”刘伟名先是叹了口气,然后开了个玩笑说道。
“还是刘记您的心胸开阔啊。”姚宏拍了个马屁说着。
“这不是心胸开阔,而是自我安慰。新闻发布会的事情你全权做主吧,实在有拿不准的事情就与古丽记商量商量。对了,古丽记从宁山县回来了吧?”刘伟名想了下后说道。
“回来了。”姚宏点点头道。
“那这个事情就让她与你一起负责吧,也减轻你一点负担。我今天要去北京一趟,什么时候回还不知道,但是肯定会在新闻发布会召开之前。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刘伟名直接说着。
他这话倒不是找借口不管事,而是北京的主席身边的人给刘伟名打了电话,让刘伟名明天上午九点钟到中南海,主席要见一下他。这事可比什么事都重要,即使刘伟名手上有再重要的事情他也必须去。而且刘伟名也知道主席见他的目的,肯定是与白山成为经济中心的事有关,老人家肯定有什么要交代给刘伟名的。
“那好,我随时向您汇报工作。只是可能会打扰到您的一点休息时间。”姚宏当然不会直接就说好,自己有事就去找阿依古丽拿主意,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绝对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就如官场里的那句话,领导怎么说那是领导的事,你自己必须得知道什么叫立正什么叫稍息。
刘伟名笑了笑,然后点点头道:“我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另外,王婷婷不会跟我去,你忙的话可以让她向我汇报工作。”
“好了,你也忙,就先去忙吧。这个计划表和流程安排你再去与阿依古丽记商量商量,她主管宣传方面,这个事情是该她拿一拿主意。”刘伟名接着开始直接“轰客。”了。
“好的。”姚宏点点头,然后离开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姚宏离开之后,刘伟名又开始处理那一大堆让他焦头烂额的事情,中午快下班的时候,阿依古丽走进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听说你要去北京?”阿依古丽进来后直接问刘伟名。
刘伟名错愕了一下。阿依古丽笑着说道:“刚刚听秘长说的,他告诉我你要去北京,说这边的事情让我负责。”
“对,怎么了?来找我诉苦了?”刘伟名放下笔笑呵呵地说道。
“我有什么苦好诉的,你信任我我应该感激你。另外,宁山县那几家大煤矿已经非常配合的开始整改了,我后来才得到消息,原来是你帮忙给处理好的。这件事情我也还没来得及谢你了。”阿依古丽淡淡地说道,然后又道:“不过,我来不是来向你道谢的,主要是让你帮我个忙。你去北京就帮我捎点东西回去吧,他爸身体不是很好,我在下面听说这里本地有几味草药对他的病有作用,所以买了一些,原本想过段时间不忙了我去一下北京,这下你去,刚好,帮我给带过去。”
“我以为是什么事呢,这样,你现在让司机去你家去取吧,我这边吃了饭就出发,下午的飞机。”刘伟名哈哈大笑后说着。
“算了,还是我自己回去一趟吧,你把东西带到北京去行了,到时候我与他们联系,让他们自己派人去你那儿取。”阿依古丽摇头说着。
“没必要,我去送一趟也花不了多长时间。对于北京我还是挺熟悉的。”刘伟名客气地说道。
“我知道你这次去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就不耽误你宝贵的时间了。我等下把东西拿来直接给你司机,让他放车里吧。”阿依古丽说完后站了起来说着。
刘伟名点点头,随后,阿依古丽便离开了刘伟名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