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7.第79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 ="('')" ="">
“喝这么多酒干嘛?”李梦晴看着一瓶酒喝的差不多了,皱着眉头对刘伟名说道。网 ..
“这酒好喝,顺便借着酒聆听一下老爷子的教诲,箐箐呢?”刘伟名问道。
“做作业,白天光顾着玩,作业还没做完呢。”
“那就不打扰她了,你开车送我出去吧,我住酒店。”刘伟名说道,李梦晴点了点头。老爷子在这,虽然对于刘伟名与李梦晴的关系心知肚明,不过知道是一回事,明目张胆的住在这却又是另外一回事,毕竟刘伟名与李梦晴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合法的夫妻关系。
随后不久,刘伟名就和李梦晴一起出来了,李梦晴从车库里面开出车,然后和刘伟名一起出去。
两人直接去了大酒店,开了一间大房间。
“你不打算上去?”刘伟名看着站在电梯门口不进去的李梦晴笑着问道。
“我上去干嘛?”李梦晴也笑着问刘伟名。
“你说呢?”刘伟名哈哈大笑着问道。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让我上去干嘛?”李梦晴继续充愣装傻。
刘伟名摸了摸下巴,然后道:“这个问题确实是个很深奥的问题,一般人还真的回答不上来。我希望你上去真没别的意思,只是有些学术上的问题想和你一起探讨一下。”
“哦?还上升到学术的高度了啊?小女子不才,想问一问先生究竟是什么样的学术呢?”李梦晴又问道。
“就是那个两性啊、人体啊方面的,这可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必须要两个人一起探讨才会有所成就。”刘伟名一本正经地道。
李梦晴立即哈哈大笑,随后道:“看在你对追究学问追究知识的虔诚态度上我就帮你一把吧。”,李梦晴说着又走进了电梯。
“你说刚刚也有个人在这等电梯会不会觉得我们俩是疯子啊?”刘伟名微笑着问着李梦晴。
“不会,学术界的人的思想他们这些凡夫俗子肯定是不会明白的,对不对啊?刘大学问家?”李梦晴又调笑着刘伟名。
“就某些方面来说,我确实可以算的上是大学问家了,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刘伟名恬不知耻地说着。
“呸,臭不要脸。”李梦晴立即给了刘伟名一个白眼。
进了房间,刘伟名便立即把门关上,一把抱住李梦晴。
“你干什么啊?刘叫兽,你不是说了叫我上来只是来探讨一下学问吗?你为什么要抱住我?”李梦晴继续装傻道。
“研究学问最为重要的途径是什么?那就是进行实践了,有句话叫做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只有自己亲自参与亲自完成才知道它的真假,我们做学问的人要时刻记住这一点。我现在就是要和你在实践的过程中来认真了解人体与两性的之间的学问。”刘伟名一边说着,一只手已经开始动作了起来。
随后,两人便拉拉扯扯地倒在了酒店的大之上。当夜,当然是“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真想就这样一直呆在你身边。”完事后的李梦晴抱着刘伟名手臂安静地说道。
“那可不行,一次两次还在我能力范围之内,你要是一直要那我非精尽人亡不可。”刘伟名立即把头摇的拨浪鼓一样。
“你个狼坯子竟然也有怕的时候?我跟你说,以后要是再让我发现你和其它的女人勾勾,我就用这个办法把你……那个了。”李梦晴掐了刘伟名一把后说道。
“你这也太狠了吧?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啊。不过,我刘伟名也不是这么好惹的。”刘伟名一说完,便又抱住李梦晴,开始手脚并用了。
“你干嘛啊?”李梦晴惊讶地问道。
“你不是说要那个我吗?那我们就再来大战三百回合,看看到底是谁更厉害。”刘伟名一脸从容地笑道。
“啊……别,别。我真的没力气了。”李梦晴有点后悔地求饶着。
“那可不行,这事可由不得你,再说了,这事出力的都是我,你可是处于被伺候的对象,所以你有没有力气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刘伟名一点都不给面子地说着。
这,当然是极度疯狂和奢靡的。刘伟名知道自己与李梦晴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所以,为了弥补李梦晴才格外的卖力。
第二天早上,还是像以前一样,一个电话通知刘伟名,问刘伟名在哪个地方,然后让刘伟名在那等着,随后,那辆贴着特殊标志的车就开了过来,然后把刘伟名接上往中南海而去。
在这过程当中,刘伟名明白规则,并没有说话。在这些领导的秘和司机的眼里,刘伟名这个市委记只不过是个很小的人物。
到了刘伟名熟悉的中南海之后,刘伟名依旧是在西装男的带领下来到一间房子,然后还是那句话,让他先在这等着,主席等会会过来。说完这句,西装男便离开了,随后便是有服务员端着茶进来。
百无聊赖的刘伟名没有第一次来这里时的紧张,翘着腿喝着茶抽着烟。当然,只是表面上看起来不那么紧张。自己去了白山快一年了,可是,刘伟名自己觉得并没有对白山做出大的调整,虽然自己已经很尽力了。年终将至,刘伟名不知道自己这份答卷是否能让主席满意,心里非常的忐忑。
没过多久,主席便就走了进来,依旧那么和蔼,跟着主席的还是那个戴着眼镜的男人。
刘伟名看到主席进来,连忙站起来,恭敬地喊着:“主席。”
主席压了压手道:“坐坐坐,让你久等了吧?没办法,我的时间不属于我自己,所以啊,你得体谅一下了。”
“没有没有,我才刚到,倒是让主席您百忙之中还要抽时间来这。”刘伟名连忙说着。
“哈哈,都是工作,见你啊可比一些无聊的外事活动更加重要。”主席随意地坐在刘伟名身边,那位戴眼镜的男人亲自接过服务员送过来的茶端到主席面前,然后对主席点了点头便出去了,出去时还不忘把门带上。
“这茶味道怎么样?应该还行吧,这可是元首级别才能得到的待遇。”主席指着刘伟名面前的茶笑着说道。
“啊?我??我还真尝不出来,我对茶可是个门外汉。我只是觉得这茶喝进嘴里后特别的香特别的醇,而且是经久留香。”刘伟名尴尬地说着。
“哈哈,还说你不懂茶,你看,一说就说到点子上了,这可是茶的精髓了。”主席也大笑着,然后端起茶喝了口,随后说道:“我这时间也不多,我也就不多和你寒暄了,下次有时间去我家,我们这一对老小好好地来谈谈心。今天特意叫你过来呢主要是想问一下你在白山的工作感受,你也知道,白山已经成为国家战略要地的一个高度了,当然,是经济战略。你在白山工作的一些点滴我也看过一些详细的汇报,不过,这些东西我一向只做参考,我还是想听一听你的亲口汇报。当然,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就当是平常的向组织上汇报工作,我们就当是拉家常,实事求是就成。”
刘伟名点了点头,心理早就有所准备了,然后直接说道:“其实今天来向您汇报工作我心里一直都挺忐忑的,特别是如今白山已经成为这么重要的地位之后我心里就更加的不安和愧疚了。主席您老人家一片苦心把我安排到了这么重要的一个位置,而我去了白山也差不多快一年了,可是在工作上一直没有多少大的进展,白山也依旧还是以前的那个样子,说不上有根本上的改变,我感觉自己愧对您的信任。”
刘伟名还没说完,主席就连忙摆手道:“话不是这么说的,现在不是大yue进,我也是从基层干部干起来的,所以啊,对于基层工作的特性我很清楚。你只管汇报你的工作,至于你工作成绩合格与否我心里自有定论。说吧。”
刘伟名也再次点头,然后说道:“主席,我先说说我整个的工作思路和构想吧。”
在主席微笑的点头之后刘伟名便开始慢慢地述说自己的工作。
“最开始,我进入白山之后,那时候并不知道国家对于整个西南以及白山的战略计划,所以,那时候考虑这个问题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所以,那时候更多的是从白山自身条件开始的。白山地处偏远、交通远没有中部以及沿海地区发达,而且,经济基础比较落后,缺乏支柱性的经济产业。而且,我在进入白山一段时间后,还发现俩个比较严重的问题,第一个,白山的一些官员存在思想作风上的问题,而且,这种问题比较普遍,这其中有一部分官员或多或少与当地的煤矿存在利益关系,吏治不是很清明。第二个,由于地处偏远,教育程度不是很高,所以当地的老百姓素质普遍偏低,加之有煤矿的存在,所以当地治安一直不太理想,有黑色性质的非法团体存在。我把这些问题总结了一下,觉得白山存在几个根本性的问题,其一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煤矿的存在。由于白山基本上没有其它的经济产业,所以,煤矿也就是成了白山经济以及税收的支柱,也就是因为这,导致了一部分官员依附上了煤矿从中谋取个人利益,而官商勾结之下让煤矿老板变的肆无忌惮。从而导致了诸多问题,第一就是经济,煤矿表面上看是白山经济支柱,其实是白山经济落后的罪魁祸首。第二,也就是因为煤矿产业体制的问题导致了官场上的,第三个则是衍生问题了,煤矿的存在导致了白山治安的混乱。所以,治白山,首要就是要治煤矿,也就是要把一煤矿为中心的这一批阻碍白山发展的蛀虫给消除。另外就是人们思想观念的问题,由于地位闭塞,所以不管是老百姓还是我们的政府人员,在思想和眼光上,很难形成往外看往外学的概念,他们一直都有着一种坐进观天的思想,这种思想导致了他们缺乏一种进取精神,从而导致白山几十年如一日,没有多少发展,也没有人想要去发展。我个人觉得这个是致命的。第三则是教育和治安问题。”刘伟名开始按照自己整理的条理慢慢地说着。
主席认真听着刘伟名的汇报,不过脸上没什么太多的表情,依旧是微笑着喝着茶。
“针对这些问题,我做出了一些方案。第一个,则是治人,把一些牵涉到煤矿利益的高层人员依法进行处置,清除出人民的队伍。第二个,进行思想教育,改变整个白山公务员队伍的思想观念,严正党风。第三个,整治治安,要让涉黑团伙在白山销声匿迹,人民能够安居乐业。第四个,政府作出一系列的经济发展规划,这个规划思想要新颖,要向沿海成功地区学习借鉴然后结合白山的实际。第五个,引进外资,白山经济基础落后,所以,在缺乏国家政策投资的前途要靠自我发展基本不可能,所以,第五点就是形成产业式的外来资金流入,刺激和带动本地经济的发展。第六点,就是对煤矿的产业结构进行全面整改。这就是在没得到国家这次发展计划之前我和我们白山班子的一些计划,到目前来说,第一点,已经基本完成,我上任之后,可能是我太过于激进了吧,清除了一批级别比较高的人员,幸好,并没有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第二点我们正在努力做,是否达到最终目的现在不好说,不过已经有所改观。第三点,这个是我觉得是我去白山之后最为直观的改变,白山现在的治安比起之前已经大为好转。至于第四点和第五点,这个还没有落实,我们已经做出一些规划,不过在得到了国家的这个计划后我们的那些规划显然已经非常的不合时宜了。第六点,现在正在开始做,这个很关键,但是成功与否我现在还不敢打包票,不过,我会尽力而为,我想,我能够完成好。”刘伟名慢慢地说完后,然后看着主席,等待主席的评价。
主席听过后点点头,然后道:“你的自我评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