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8.第79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 ="('')" ="">
刘伟名看了看主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自己评价自己,这永远是个最难回答的问题。评价高了,显然会让人觉得你有点不要脸或者自负。低了则会让人觉得你这个人太过于虚假做作。刘伟名纠结了一下,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说。
“哈哈,看样子你很为难。我说了,就实事求是吧。这么说吧,假如满分是一百分,你觉得自己能够打多少分?”主席看着刘伟名为难的样子,依旧笑着很和蔼地说道。
“我觉得四十到五十分之间吧。”刘伟名想了想之后道。
“哦,看样子你觉得自己做的并不合格啊,说说理由吧。”主席哦了一声后问道。
“在我原本的构想中,我想用一年的时间来改变整个白山的状况,起码要为经济发展做好准备、打好基础,扫清一切阻碍发展的荆棘。而现在一年过去了,虽然有一些效果,但是效果并不是很明显。有很多问题还是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转变。我想,要彻底改变这些问题,起码要三到五年的时间。另外,这次国家这么大的发展计划我并没有事先有所察觉,或者说我察觉的时间过完,所以,没有在国家颁发这个文件之前做好必要的准备而让自己被弄了个措手不及,这反应出了我的政治敏锐性不强。整体来说,我对于自己在白山这一年的工作并不是很满意,我想,如果能够重新来过,我能够做的更好,不过这都是事后诸葛亮了,只能说明我在做这些事情之前考虑的还不够充分。”刘伟名接过主席的话后中肯地说着。
“你的评价很中肯,我很喜欢。不过,你对于自己要求稍微严格了一点。你的工作进展我这都有详细的了解,我的桌子上有几份关于你工作的详细汇报和评价,出自不同的人,但是,对于你的评价都不错。而我也仔细对比了他们的汇报,也同样觉得你的工作成绩虽然不能算优异但是却也算的上良了。最让我满意的一点是你对于教育的重视。在这一点上,我看到的不只是你的工作能力还有你的人、官。在以经济为主的体制下,让很多同志们迷失了我们工作的本性,一味的把经济发展摆到了一个不恰当的重要位置而忽视了其它一些与之同样重要的问题,比如民生、比如教育之内的。而你做的很好,这也是我同意和放心把白山放到你手里去发展的关键问题,最起码的一点,在你手里的白山不会偏离航道,有可能会走的慢一点,但是方向一定会是正确的。当然,你在打击、治理治安以及整改煤矿问题上雷厉风行以及强硬坚决的作风也让我很满意,我当初把你放到那去也是走了一步险棋,更多的也是有着试一试你的意思。我觉得,你们年轻人,会有更多的想法更多的冲劲闯劲,不会向我们这些老头子一样顾忌这顾及那的。网当然,谨慎一点不是坏事,不过,太过于谨慎则就会畏手畏脚不敢全力施为了,白山是个病入膏肓的地方,有句话不是说了吗?重病用猛药啊,白山这种地方我个人觉得,你用温和的手段是起不了大的作用,我宁愿破而后立,也不愿意让这个地方再等上十年二十年,因为那就代表着整个西南地区的经济发展要再等上十年二十年,这个历史罪人谁也做不了,也不敢去做。所以,当初,我选择了你,让你去那试一试。不仅仅是我,中央还有几位同志也关注着你在那的一举一动。更加确切的说,是关注白山的一举一动。我们当初选择这个经济点的时候包括你们白山在内一共有个三个地方供我们选择,我们一直都在关注着三个地方。直到最近,我们才决定把这个点定在白山。至于其它原因你肯定都清楚,那都是一些可观存在原因。而另外,你在白山的作为也是我们把这个点定在白山的一个重要因素。相关媒体的一些小道报道我也有所耳闻,你不用在意,我今天把你叫到这就是告诉你,组织上是相信你的,也会坚定地支持你。”主席再次喝了一口茶之后不紧不慢地说着,就像他在做全国报告一样的口吻。
刘伟名听过主席的话后有点瞠目结舌,说实话,非常的惊讶。他实在是没有想到主席乃至整个领导层会对他有这么高的评价,这是他完全始料未及的。刘伟名现在的心情很激动,激动就像是在幼儿园被老师奖了一朵红花的小孩子一样。
“我们肯定你当然是因为你许多地方做的都出乎了我们的意料,我们看到你的决心和勇气,也看到你处理问题的谨慎,这也是两个很关键的问题。当然,对于最后的结果我们也会关注但是却不是最重要的,要知道,只要方向和路径正确,加上中央的支持,就没有完成不了的事情。当然,你也有许多方面存在不足。不足的地方我就不说了,这个你自己回去慢慢反思,自己反思出来的远比别人提醒的要深刻的多。当然,这些都不是我今天找你来的目的。我今天找你来,第一是代表组织上和你谈谈话,白山现在接受的是一个不同一般的任务,按照惯例,组织上都要谈谈话,只是,今天来找你谈话的是我,当然,这个机会也是我特意争取过来的,组织上也是肯定的。你是我亲自授意去白山的,所以,这次谈话由我来主持显然最为合适。”主席说完后又笑了笑,随后又道:“这次中央决定开发大西南并把白山定位为区域经济中心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中央的决心是巨大的。我们需要的不是第二个浅圳模式,而是一个崭新的白山模式。这个白山模式要能够带动周边地区的经济发展、解决西南地区劳动力过剩的问题,这两点是我们的核心目标,也是必须完成的目标。所以,我们给白山初期的定位是在劳动力聚集城市而不是高新科技经济区,作为具体政策的实施者,我希望你能够明白理解这句话。中央的决定绝对不会是为了发展某一个城市或者说是富裕某一部分人,我们制定的政策面对的永远都是全体公民,开发发展白山也就是为了使整个西南地区的老百姓生活质量能够上到一个新的台阶。”
主席说的这些刘伟名其实心里都非常明白,不过,这话从主席嘴里亲自对自己说出来刘伟名还是觉得压力重大。
“当然,这些是最主要的目标,另外,中央给白山的定型为新型、现代化、环保的宜居城市,这些都是以后我们所有城市发展以及转型的方向,与一些老城市、大城市转型困难不一样,白山可以说是一张白纸,所以,我们一定要在这张白纸上把自己想画的要画的都一步到位的画好,这方面你可以向浅圳方面学习,浅圳在这方面做的很好。当然咯,你在浅圳工作了这么长时间,对这么方面你应当是非常熟悉的。这些就是中央的要求,与浅圳的发展不同,中央这次只做一个整体的规划,具体方面我们不参与,把这个权利交给你们地方z府,我想,这样能够更加好的调动地方z府的积极性,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不对白山的行政级别和规划进行调整的原因。你们岭南省的相关领导干部我也亲自找他们谈过话了,我给他们的表态就是怎么做是你们的事,我们要的是最后的结果,当然,你们需要的,我们能给的,我们会全力支持。我今天对你要说的也就是这些。”主席在那一杯茶快喝完的时候说完了今天的谈话。
刘伟名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我会尽我所能完成中央和主席交代下的任务。”
主席看着刘伟名笑了笑,淡淡地问道:“怎么了?觉得有压力、不自信了吧?”
刘伟名错愕了一下,随后尴尬地笑了笑道:“是有点,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紧张和不现实中渡过,我实在是没有想到国家会把一个这么重大的任务交到白山让我成为一个参与者甚至说是一个具体工作的决策者。这个任务太重大,要说没有压力那肯定的假的。”
“哈哈,我就喜欢你这股直爽的性子。”主席哈哈大笑,然后道:“还有点时间,我给你说说我的事情吧。我记得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区干部,那时候有工区,是县下面的一个行政机制,我是区委记。那次,一个国家级的企业要落户我们那,那个企业在那个时候对于我们整个国家来说都是非常的重要,具体的名字我就不说了,反正,是关乎国家命运的一个企业。那次,市领导直接领着我去见省领导,省领导见了我就问:‘你能不能干好?’,我当时就说了,我说干不干的好我说不准,但是,我可以保证我会拿出我全部的精力来干,我会把它看做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甚至比我生命还重要。干不干的好那是你们来评定的,我只能回答你们我敢不敢干、想不想干、能不能干。那位省领导一听了我这句话后,什么都没说,直接拍着桌子道好,那就这么定了,你们那个区的记就由你继续干,不换人了。后来,那个企业就在我们那落户了,结果也让各级领导很满意。我跟你说这个事的意思也就是告诉你,不要有压力。就像我当初说的那样,你只要管好‘敢不敢干、想不想干、能不能干’这三点就行了,只要你能确保这三点,那你就成功了,就算是你失败了,那责任也不在你,因为如果这三点你都做到了还失败那原因只能是出在你的能力上面,而你能力不足我们还让你接手来干那责任就在组织上。我这么说也就是希望你不要有思想包袱,轻装上阵。你还很年轻,你怕什么?一个字,你只管干就行了。明年吧,明年这个时候我亲自去你们白山看一看,我到时候去见证一下,我选的人、看重的人到底有没有这份能力。”主席很豪气地对刘伟名说着。
说实话,刘伟名听过这一番话之后很感动,坐在自己边上的可是一个国家的元首,而与自己说的这番话更像是一个老者对一个后辈的勉励。
刘伟名听过主席的话后有点瞠目结舌,说实话,非常的惊讶。他实在是没有想到主席乃至整个领导层会对他有这么高的评价,这是他完全始料未及的。刘伟名现在的心情很激动,激动就像是在幼儿园被老师奖了一朵红花的小孩子一样。
“我们肯定你当然是因为你许多地方做的都出乎了我们的意料,我们看到你的决心和勇气,也看到你处理问题的谨慎,这也是两个很关键的问题。当然,对于最后的结果我们也会关注但是却不是最重要的,要知道,只要方向和路径正确,加上中央的支持,就没有完成不了的事情。当然,你也有许多方面存在不足。不足的地方我就不说了,这个你自己回去慢慢反思,自己反思出来的远比别人提醒的要深刻的多。当然,这些都不是我今天找你来的目的。我今天找你来,第一是代表组织上和你谈谈话,白山现在接受的是一个不同一般的任务,按照惯例,组织上都要谈谈话,只是,今天来找你谈话的是我,当然,这个机会也是我特意争取过来的,组织上也是肯定的。你是我亲自授意去白山的,所以,这次谈话由我来主持显然最为合适。”主席说完后又笑了笑,随后又道:“这次中央决定开发大西南并把白山定位为区域经济中心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中央的决心是巨大的。我们需要的不是第二个浅圳模式,而是一个崭新的白山模式。这个白山模式要能够带动周边地区的经济发展、解决西南地区劳动力过剩的问题,这两点是我们的核心目标,也是必须完成的目标。所以,我们给白山初期的定位是在劳动力聚集城市而不是高新科技经济区,作为具体政策的实施者,我希望你能够明白理解这句话。中央的决定绝对不会是为了发展某一个城市或者说是富裕某一部分人,我们制定的政策面对的永远都是全体公民,开发发展白山也就是为了使整个西南地区的老百姓生活质量能够上到一个新的台阶。”
主席说的这些刘伟名其实心里都非常明白,不过,这话从主席嘴里亲自对自己说出来刘伟名还是觉得压力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