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第80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姚宏一离开,刘伟名则直接把王婷婷给叫了进来,直接说道:“你把所有与煤矿有关的文件都整理一份带在身上,等下跟我过去 ”
王婷婷显然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不过看刘伟名很谨慎的样子也不再说什么,点头之后便就去忙了。
半个小时之后,刘伟名下楼。刘伟名下楼的时候,各部门的人包括市政fu那边的部门负责人都赶了过来,有的相关部门像宣传部、质监局等等部门更是出动很多人。
“去告诉秘书长,坐一个大巴过去,我也坐大巴。”说完之后刘伟名就直接上了那一辆大巴,在靠近司机的位置找了个位置坐下。
刘伟名这么一坐一说,接着,很多坐进了小车的领导一个个赶紧从各自的小车里面出来,赶紧的往大巴车上走着。
姚宏是组织者,最后才和阿依古丽坐上车。这时这一辆大巴已经坐的满满当当的了。按照级别没办法,阿依古丽坐在了刘伟名的身边。
“新闻媒体都通知了吗?”刘伟名问着阿依古丽。
阿依古丽点着头,然后道:“我已经吩咐了人去联系,很多媒体记者已经在去的路上了。”
“刘书记,这次是不是动静弄的太大了?别人都是故意把这种事情给遮住,而我们这次怎么有点反其道而行之的味道啊?”阿依古丽接着又不明所以地问着。
“有些事情是遮不住的,而且,你越遮掩别人就越觉得你有事,到时候不是你的错也是你的错了。理不辨不明,我今天就大大方方地把所有事情都摆在明面上让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谁对谁错一目了然。只有这样,才能建立起我们白山政fu的形象。”刘伟名微笑着说道。
阿依古丽点了点头,道:“我也猜到了你是这个想法,不过这是不是有点太冒险了?一个不好到时候就全都捅出去了,手都收不回来,特别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候。”
“我们白山之所以这么多年依旧还是老样子就是因为我们没有进去精神,顾忌这顾忌那,什么事情都不敢做,抱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里。而我刘伟名不怕,我做什么事都问心无愧。是不是真的对老百姓好,摆在明面上让老百姓自己去看,他们自然有自己的评价的。不是有句话我们经常说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句话不是句过场话,而是句真理。”刘伟名低声微笑地说着。
之所以低声是因为坐满了人的大巴车里面现在一点声音都没有。原因则是因为刘伟名坐在车里,这一大群机关干部谁都不敢交头接耳。这种情形只有在体制里才能遇见。
阿依古丽听过刘伟名的话之后突然笑了起来,随后总结道:“我现在终于知道当初上面为什么点名让你来这里了。”
“你可别太早给我下结论,就像你前面说的,这件事情其实就是在冒险。网成功了,我这叫睿智。如果失败了,我这就叫做不成熟、愚蠢。所以啊,暂时别把我捧的太高。”刘伟名哈哈大笑道。
“我倒是觉得你现在是信心满满啊。”阿依古丽笑着说着。
“其实都装的,领导干部不都得镇定嘛不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对不对。”刘伟名也开着玩笑说道。
“那你就继续装吧。”阿依古丽也笑着说着。
大巴车直接开到了市区的一条主干道上面,此时,主干道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路中间正有一群人手里拿着巨型横幅边走边喊着,这口号还直接针对白山市政fu。口号的内容就是:“政fu欺压老百姓,砸我们饭碗。”
大巴车一到这便停下,随即,早就已经到位的警力便快速地把大巴车周围给围了起来。
队伍看到了迎面而来立即停下的大巴车,随即便都停了下来,疑惑地看着。而到位的媒体记者们也知道这是政fu的人来了,一个个立即把目光对准了大巴车。
刘伟名第一个从大巴车上走下来,随后是阿依古丽等人。
所有人的目光以及现场记者的镜头都第一时间对准了刘伟名。
刘伟名微笑着直接走到了游行队伍的面前,开口说道:“你们好,我是白山市党委书记刘伟名。我今天接到了通报,说你们在这里游行,对政fu的举措有不同意见。所以我便召集了市委市政fu相关部门的负责人与我一道过来看看你们,了解一下你们的真实想法,另外,也希望能为你们排忧解难。”
刘伟名的自报家门以及非常客气的一番话直接让这群气势汹汹来的人刹那之间给呆住了,他们一时之间还真的搞不清楚到底该怎么办。
刘伟名见众人没有说话了,便又指了指游行人群举着的横幅说道:“你们横幅上面写的字是你们的真实想法还是只是为了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呢?如果说只是为了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那么现在我以及市委市政fu个职能部门的负责人都已经过来了,所以这横幅是不是可以撤了?如果是前者的话,那么我首先代表白山市委、市政fu向各位道歉,先不论你们说的是不是言过其实,只要你们有这种想法那就说明是我们的工作有做的没有到位的地方。不过,对于你们说政fu欺压老百姓、砸你们饭碗这件事我们还是要现在论一论的,所谓理不辨不明,刚好今天现场有这么多的群众在,另外媒体记者也有不少,我们可以在这里好好说一说,是吧?”
“书记,我们煤矿干的好好的,政fu为什么要把我们关停?”其中一个黑乎乎的中年男人站出来说道。
刘伟名笑了笑,问道:“这位老乡,你是在煤矿工作的工人是吧?”
“是,我是庄稼人,庄稼没收成,根本养不活家,我在煤矿工作有一笔钱可以补贴家用。”中年男人立即说道。
刘伟名点点头,随即又问道:“你是从什么地方知道政fu把你们煤矿关停的呢?另外,你能否告知我们你煤矿的名字呢?”
一听要报煤矿的名字,男人有点犹豫了,这时,在刘伟名周围已经围了大批扛着摄像机的记者,此时正在一刻不停地拍着。
刘伟名看出了男人的犹豫,便笑着说道:“你不用怕,我们今天过来是为你们排忧解难来的,所以你不用有什么顾虑。你不说煤矿名字我们怎么能知道这个煤矿是不是真的被政fu关停了呢?”
男人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是说道:“吴山煤矿。”
刘伟名点了点头,转身对身后的人说道:“这位老乡说吴山煤矿被政fu关停了,你们各部门都立即查一查,是不是有这么回事,牵涉到你们哪些单位。”
随即几个相关的部门便拿着资料开始认真的对起来。几分钟后,几份资料递到了刘伟名的手里,刘伟名认真地看了一遍,随后笑着,然后对着男人说道:“关于你前面问我的问题,我也提出两个问题。第一,就是你说的干的好好的。我想问一下这位老乡,你们煤矿真的干的好好的吗?当然,你现在能够站在这里说明你确实是干的好好的,但是真的是每个人都在你们煤矿干的好好的吗?我想,有很多你的同事已经没有办法像你一样在这里好好地站着了吧?我这里有一张表,上面统计了近十年来各大煤矿发生安全事故的伤亡人数,其中,关于你们吴山煤矿的伤亡情况是这样的。十年来,吴山煤矿总计发生矿难七次,总计死亡人数达到五人,受伤人数总计达到十三人。这说明什么?说明你们吴山煤矿每两年都有一个人因为矿难事故死亡,每一年都有一个人以上因为矿难事故受伤。你觉得你们真的是干的好好的吗?你们知道造成这么多伤亡人数的原因是什么吗?就是因为煤矿管理无序,没有按照国家出台的标准安装安全措施才导致的。老乡们,我知道你们当中有一部分人因为生活苦才到煤矿工作的,但是,工作固然重要,但是生命更加的重要。我们政fu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保障每一位在煤矿工作的工人的生命安全。你们认真想一想,你们是不是有曾经相识或者熟悉的同事因为矿难而离你们去呢?如果不进行安全措施改革,谁能保证就没有下一次矿难的发生?谁又能保证下一次矿难发生时你们在场的都能幸免于难呢?”
刘伟名洋洋洒洒地说着,现场的摄影机认真地对准着刘伟名,很多报社记者不停拍照,有的不停地在本子上记录着。
“这是我对你的问题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我还有第二个问题,那就是你说的,为什么要关停这个煤矿,你是这么问我的,我也问你一个同样的问题。政fu为什么要关停你们吴山煤矿呢?整个白山大小煤矿很多,但是,并不是所有煤矿现在都被政fu强制进行关停,有很大一部分的煤矿依旧正常营业。譬如宁山县的很多煤矿。政fu为什么偏偏就要关停你们吴山煤矿而不是他们呢?”刘伟名接着继续慢慢地说着,他的眼神随着他的话语开始慢慢的犀利起来,刺得被他看着的人根本就不敢抬头来看他,一个个都低着头听着刘伟名在说话。
“我这里有一份单子,是各部门对于白山所有煤矿检查的结果,其中关于吴山煤矿的不少。我现在就来和你们说一说政fu关停吴山煤矿的原因吧。经过检查,我们发现吴山煤矿存在以下问题,经营许可证已经过期达到一年之久而且没有进行相关的补办手续,另外,经彻查,吴山煤矿历年来总共偷税漏税达五十多万元,还有,经过劳动部门的走访,我们发现吴山煤矿有拖欠工人工资的行为。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经过安全部门的检查,吴山煤矿与之生产相配套的安全措施几乎没有,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出现了我前面说的那么多的伤亡。这样的煤矿,如果我们不对它进行关停责令其限期进行整改那就是对所有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不负责,对国家的商业秩序不负责。我们白山市委市政fu,在做所有决定的时候都是根据国家出台的政策法规在执行的,我们所有的行为都有法可依、有理可询。古丽书记,还是由你来向他们解读一下我们国家对于煤矿的相关法令法规。”刘伟名说到这又回过头来对阿依古丽说道。
阿依古丽点了点头,接过旁边工作人员递过来的厚厚一叠资料,从里面抽出一份开始读者。她干这个也不是第一次了,上次刘伟名就让她读了一次,只是这一次她也稍微有点紧张,因为周围不但围满了人,同时,还有无数的摄像头对着自己。
刘伟名本来想那根烟出来抽,但是看了看周围那么多的老百姓和摄像头,没有办法,为了维护自己这市委书记的形象他只能忍着了。刘伟名看了看,叫上姚宏,在众人没注意的情况下上了大巴车。
刘伟名坐在位置上,拿出一根烟点上,然后慢慢地对姚宏说道:“你等下去找池民天,让他想办法弄清楚今天这一出的幕后人到底是谁,公然抵抗政fu、扰乱公共秩序,他们也太无法无天了。为了自己个人的一己私利可以罔顾其它人的生死,这种无良商人必须得到重处。”
姚宏见到刘伟名突然之间黑下来的脸,郑重地点了点头。
“给相关部门打招呼,不要为难这些工人,他们只是受人摆布罢了。要重点提防一点,那就是这是最后一次游行,起码在新闻发布会期间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不管各大部门采取什么手段,但是,在新闻发布会期间不能再有类似的事件发生。”刘伟名再次提醒道。
姚宏点了点头,然后道:“我会把您的意思传达下去。”
“当然咯,也不能盲目的做,我们要做到有理有据,这样走到哪里我们都不用怕。”刘伟名最后又强调了一句。
姚宏也再次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