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5.第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不知道这个专业软件是什么,但是我只知道,一个模糊的侧脸根本就不可能比对出什么,你随便到街上找出两个胖瘦相差不多的男人侧脸拿回去比对,肯定也是十分相像的。 我可以很严肃地告诉你们,这两个人不是同一个人。我之所以不像再加入娱乐圈就是因为在娱乐圈根本就没有自己的生活,我自己可以不怕麻烦,但是,我不想因为我的缘故而给我所有的亲戚朋友带来不便和麻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不会有人乐意把自己所有的生活都曝光出来让所有人看得。这是我最后一次接受媒体采访,谢谢。另外,我的新专辑下个月一号就要发行了,这个你们可以多报道一下,谢谢了。”许岚说完之后就走了,很显然她是真的非常非常的生气。虽然这样愤怒的立场在娱乐圈很容易引起许多人的不满和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但是许岚却依旧离开了,或许真的如她所说,她只是想做一个纯粹的歌手、一个纯粹的音乐人吧。
电视画面在许岚说完之后立即跳到了另外一个刘伟名完全不认识浓妆艳抹露出大胸脯大屁股的女明显身上,但是,刘伟名却依旧还是木讷的看着电视画面,眼珠都没转一下,手指上的烟已经烧到烟头上了而他依旧毫无知觉。
突然,刘伟名感到了手指上传来一阵灼烧后的剧痛,本能地甩手把手指上的烟头甩开,但是,他忘了,这是烟头。烟头随着刘伟名手指上的力道飞了出去,直接飞到了另一边的沙发上,紧接着,刘伟名用肉眼看见沙发上开始冒烟,接着冒起了火光。刘伟名吓了一大跳,慌忙跑过去,拿起一旁放在沙发上的一个抱枕就砸了过去,一阵手忙脚乱之后,沙发上的火星终于完全被扑灭了,但是,一张沙发却也烧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大洞,异常的难看而且还伴随着一阵恶臭。
刘伟名看到这一幕,嘴角发出无奈的苦笑。
“看样子这沙发得扔了自己出钱再买一套了。”刘伟名自言自语着,然后来到阳台上,开始抽烟,心里想的根本就不是那套显然价值不菲的沙发而是在电视里出现过的许岚。
许岚当时离开自己的原因刘伟名心里清楚,今天听到媒体记者咄咄逼人的刨根问底刘伟名就更加的清楚了。他更加清楚为什么许岚当时那么决绝的离开,如果说刘伟名当时还不怎么理解许岚那么现在就完全的理解了。刘伟名当时还曾经想过许岚有点小题大做、草木兵。一张照片怕什么?那又能代表什么?不过,看了今天的新闻这些记者刨根问底的强大之后刘伟名算是完全明白了,狗仔队的强大丝毫不输于专业刑侦人员,凭着一张只有侧面的模糊照片他们就可以找到当年在许岚演会上出现过的自己,想到这刘伟名心里都有点发麻。同时他也理解了许岚,许岚为了自己,她必须离开。而在电视上许岚说过的那些话也让刘伟名感触良多,可能很多人都会以为许岚只是在作秀罢了,说什么放不下音乐,不就是放不下钱吗?做作。网但是刘伟名知道,许岚说的都是真心话,许岚曾经与刘伟名无数次地说过类似的问题,她是真的爱音乐爱唱歌,所以,她才不顾娱乐圈的肮脏再次进了娱乐圈,当然,现在的许岚不缺钱也学会了保护自己,所以,她没有签任何的公司甚至于连经纪人都没有,自己开了个音乐工作室,自己出专辑自己包装自己卖。
想了想,刘伟名挺想念这个异常坚强的女孩子,但是,刘伟名只是想想,放弃了去找许岚的念头。还是许岚说过的那句话,现在的他们并不适合在一起,特别是现在本身就处在政治舆论风口浪尖上的自己,不能有任何的瑕疵出现,一旦被人抓住,倒霉不只是自己,还有白山,甚至于连主席的脸都会挂不住。所以,刘伟名只能是叹了叹气。
再次抽了一口烟后,刘伟名进了洗手间开始洗澡。洗完澡出来,刘伟名在路过客服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奇怪的声音,刘伟名一惊,赶紧推开门进去。一看不要紧,看了之后一跳,阿依古丽正趴在沿上不停地吐着,吐了一口又一口,脸都变色了,显然非常的难受。
刘伟名赶紧走过去,不顾那么多地坐在阿依古丽身旁,把阿依古丽上身搬到自己的腿上,一边拍打着阿依古丽的背。阿依古丽吐了好一阵子才停下,停下之后眼泪都出来了,而阿依古丽也沾了许多的呕吐物,刘伟名皱了皱眉眉头,看了看屋子里的狼藉,只能先把阿依古丽给放在上盖好被子。拿出扫把和拖把,把屋子里的呕吐物全部清理干净,然后拿出香水不停地喷着,在感觉屋子里的味道不再那么刺鼻之后,才起吸收夹拿出毛巾来开始给给阿依古丽擦脸,把阿依古丽脸上残留的一些呕吐物给清理干净。
在洗完脸之后,刘伟名看着阿依古丽保暖衣上的呕吐物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说不处理一下吧不可能让阿依古丽就这么睡一晚上吧?这样也太缺德了。但是要处理又该怎么处理呢?这可是贴身的衣服了,再脱阿依古丽可就光了。刘伟名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是,在闻了一下阿依古丽身上传出来的那种难闻的味道之后,刘伟名下定决心把阿依古丽的保暖衣给脱掉,还一边给自己打气:“我们是朋友、是同事,这只是关心,与任何那方面的都不沾边,只是关心照顾她而已,我想她也是会理解的。”
“林峰,你干嘛脱我衣服啊?你准备干嘛?”突然,阿依古丽用迷糊不清但是带着娇媚的声音说着。
刘伟名听到林峰两个字才稍微清醒了一点,正准备帮阿依古丽盖好被子离开,但是随即阿依古丽却一下转过身握住刘伟名的手说道:“你是不是想要了啊?其实我也想要了,你看看,你很久没摸了是不是小了很多了?”
就在刘伟名处于天人交战的时候,阿依古丽拉住刘伟名的手又开始往下了。
“林峰,你怎么没动静啊?是不是不爱我了?人家想了,不信你摸。”阿依古丽又拉着刘伟名的手一路往下,直接穿过了裤头。
此刻,刘伟名再也淡定不住了,小宇宙瞬间爆发,扑上了阿依古丽。在此刻,刘伟名忘记了一切,什么道德、什么伦理早就都是狗屁了,他现在只想着让自己爆炸的身体得到释放,再无其他。
“林峰,我想你了,很想,这么久你都跑哪去了。”刘伟名压上阿依古丽身体后阿依古丽不但没有拒绝和抵抗,反而非常迎合的紧紧抱住刘伟名,嘴里喃喃地道。
阿依古丽的身体有着一种魔力,一种让刘伟名不知疲倦的魔力,整夜的刘伟名都异常的兴奋,当然,这种兴奋最主要的原因是来自于阿依古丽的极度索要。明知已经犯错的刘伟名在面对阿依古丽的再次以及多次的时候选择的是将错就错和一错到底的方针政策。而对于明天醒来之后的生活该怎么继续他没有想太多,实际上当时的情况也不容他去想太多。
当天已近拂晓的时候,两个已经被极度运动而掏空了身子的人才迷迷糊糊地相拥睡去,他们的脑袋也因为运动过量造成缺氧而不能去思考太多的问题。
当刘伟名和阿依古丽都悠悠然醒来的时候是被刘伟名手机的闹钟给吵醒的,他一时之间根本就不记得这到底是哪个女人。三秒钟之后,刘伟名记起来了,也醒悟过来了。又五秒过后,刘伟名一身冷汗。
闹钟吵醒的不只是刘伟名,还有阿依古丽。阿依古丽被闹钟吵醒之后第一感觉就是头很痛,第二个感觉就是自己的下身处一样传来的疼痛感。紧接着,她就意识到了自己正趴在一个身体上面,一个非常温暖强壮的身体之上。她感觉很温暖、很安全,这种感觉她似曾相识,但是却又模糊和陌生,似乎这种感觉已经离她很远很远了,远到她都已经记不起来了。但是,她非常享受这种感觉。当然,这些感情出现在阿依古丽的脑海中是因为她正处于刚醒来之后那几秒钟的无意识时间。几秒钟过后,她马上感觉到不对,因为她知道,自己正抱着一个男人的身体,甚至于之后脑袋枕着的还是一个男人的手臂。这个男人是谁呢?她不像刘伟名对于昨晚的事情有记忆,她对于昨晚饭局之后的事情已经是毫无印象,同样的,阿依古丽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随即,刘伟名与阿依古丽两人同时转脸瞪大着眼睛望着对方。随机,就是长久的四目相对,而且是震惊的、空白的眼神。
刘伟名的震惊远没有阿依古丽那么浓烈,所以,他很快就恢复了理智,但是,他开始后悔,甚至于有点害怕了。他望着阿依古丽的眼神从空洞到惊讶、然后是愤怒,最后却是悲伤。阿依古丽就这么望着刘伟名刘伟名,眼都没有转,似乎是第一次认识刘伟名一样。随后,有那么一刹那,她甚至想杀了面前这个身体的男人,而随后却是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控制了很久才没有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不知道她是在悲哀自己的朋友?趁自己喝醉而玷污了自己还是在为自己的贞洁、自己心中的另一个男人感到悲哀。
“对不起。”很久之后,刘伟名开口说道。
阿依古丽听到这异常刺耳的三个字之后眼泪再也忍不住了,不过,她转过了身子,不让刘伟名看到自己眼角流出的泪水。用平稳的声音说道:“对不起什么?”
“昨晚你喝醉了,我送你回的家。”刘伟名再次感觉到了阿依古丽的愤怒和对自己的不屑。
“可这里似乎并不是我的家。”阿依古丽冷冷地接过话。
“对,这是我的家。是因为我扶你回来的时候发现没有你家的钥匙,而你身上也没有。那时候已经很晚了,没有办法我才把你扶到我这里,准备让你在我这里睡一晚上的。”刘伟名极力解释着。
“这么说来我是不是还应该对你说声对不起啊?”阿依古丽冷笑了一声后问道。
刘伟名听过这么一句犹如三伏天里的一场冰雹一般的话之后心里也升起了无边的凉意。长长地叹了一声气之后坐了起来,靠在头上,从旁边自己的衣服里面拿出一根烟点上,抽了好几口之后才望着天花板说道:“我知道,解释根本就代表不了什么,而且,无论怎么解释,都无法掩盖我畜生一般的行径。另外,之后发生的事情,我也根本解释不清楚。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只想说,我一直把你当做好朋友,至于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我自己也说不清,当时头脑发热或者说精虫上脑了吧。要说补偿你什么,这话太虚伪也太欠揍了,而且,你也根本没什么是我可以补偿的。有句话叫做罪有应得吧,我等下自己去公安局或者去纪委,去自首,我了你,该接受怎样的惩罚就接受怎样的惩罚。另外,我再次对你说声对不起,发生这一切,我非常的后悔。”
刘伟名说完之后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随手把烟蒂扔在了地板上。
阿依古丽那边良久没有声音,很久之后才把自己用被子给包裹住冷冷地说道:“把我的衣服捡起来,然后出去。”
刘伟名转脸看了看阿依古丽,随后点点头。就这么光屁股从上爬起来,把扔在地上的阿依古丽所有衣服都捡起来,放在上,看着阿依古丽说道:“我去帮你买洗漱用品。”
说完之后又捡起自己的衣服光着身子出了房间。
刘伟名在客厅穿上衣服,然后进了洗手间,也不顾这水有多冷,直接把自己的脸埋在冷水里泡了好一会儿,随后才趴在洗漱台上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