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9.第80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 ="('')" ="">
“好的,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完成任务。网 ..另外,今天在车上张省长再次问了发布会的改动工作,我回答他说我已经安排下去了,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明天在会场上,他要是问你你就说我没有向你汇报,是我记性不好没有落实好问题,到时候别说漏了。”阿依古丽走到自己门前,一边掏出钥匙开门一边说着,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回头看过刘伟名一眼。
刘伟名听过阿依古丽这番话之后,心里再次感动不已。即使自己已经如此对她了,阿依古丽却依旧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推替刘伟名背着这个黑锅。
“谢谢你。”刘伟名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半天后,在阿依古丽进门前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本来就是我该做的,我是你的副手。你代表的是白山市,而我却只代表我个人。所以,我可以得罪他但是你不能。这是工作需要,我们都是在干着自己的本分工作,所以,你无需对我说谢谢。”阿依古丽顿住身子道。
“不只是这一件,还有今天的电视,秘长跟我说了,都是你费心安排。”刘伟名知道阿依古丽是在假装着。
“那也是出于工作,我主管宣传,提升你的形象就是提升我们整个白山的形象,这也是该干的工作,你不要想多了。早点休息吧,你明天还有很重要的工作要干。”阿依古丽再次说着,然后打开门走了进去,没有回头直接把门给关了。
而刘伟名却傻傻地站在门前呆呆地看着,慢慢地点了一根烟。他在认真地思考,阿依古丽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说实话,刘伟名感觉,这个女人已经开始走进了他的心里。刘伟名不知道是因为阿依古丽昨晚与自己春风一度、在男人的潜意识里她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这个原因还是因为阿依古丽最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打动了自己这个原因,反正刘伟名就是感应到了,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女人。
想到这,刘伟名自嘲地一笑,自叹道:“好像我早已经没有权力对谁说喜欢或者是爱了吧?从我嘴里说出喜欢一个女人的话是不是会让人觉得恶心呢?”
刘伟名笑着,然后掏出钥匙打开自己家的房门走了进去。
而就在对面的门边,一进门的阿依古丽就靠坐在门边哭了起来,泪水止不住的流。她依旧是恨,恨着刘伟名这个夺取了她心底里一直坚守的东西。但是,她却偏偏对刘伟名狠不下心来。连不想理睬他这一点阿依古丽都做不到。越这么想,她就越觉得委屈。
刘伟名回屋后依旧一个人,心里还是异常的烦闷,主要是阿依古丽对自己的态度让他心里特别的不对味。
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之后,那种许久未曾感受过的孤独感再次蔓延着刘伟名全身。
刘伟名来到电脑前,习惯性地打开邮箱,看看里面有没有新的邮箱,但是可惜,里面什么都没有。看了会儿新闻,有一部分站上面也出现了关于自己以及白山的一些新闻,刘伟名都仔细地看着,不过大多数都没有任何的营养成分,都是一些胡乱评论和瞎猜测,刘伟名看了一会儿之后就觉得索然无味了。网
走到酒柜边,看了看别人送的几瓶红酒,想了想,拿出一瓶打开,给自己倒了一杯,走到阳台的椅子上坐下。
刚坐下没多久,刘伟名就看到旁边屋子里的阿依古丽也穿着一件睡衣来到了阳台上,因为刘伟名是坐着的,显然阿依古丽是没有看到刘伟名。阿依古丽趴在阳台上,望着外面。从刘伟名的角度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阿依古丽。
“你眼睛有点红肿。”,很久之后,刘伟名突然开口说道。
这句话把呆呆望着外面的阿依古丽给吓了一跳,惊慌失措地回头望着刘伟名,然后慌乱地抚了一下自己额前的头发。然后又转过脸去淡淡地说道:“眼睛有点痒,手擦着擦着就红了。”
刘伟名当然知道阿依古丽这只是借口,眼睛红肿,哭过的痕迹很明显。刘伟名不自然地又陷入了内疚的深渊。
“喝点红酒吗?我给你倒一杯。”刘伟名想了想,问了一句。
“不用了,谢谢,我不喜欢喝这个,而且,我以后也不会再喝酒了。”阿依古丽淡淡地说道。
刘伟名被阿依古丽的话给噎住了,苦笑了一下后才说道:“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
“不用,我现在很好。”阿依古丽依旧淡淡地说着。
阿依古丽的话让刘伟名觉得自己有种拳头打在海绵上的无力感,让人觉得很不得劲。
刘伟名坐了很久,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然后起身对着阿依古丽说了声:“对不起。”然后就转身准备进房。
“对不起对不起,你整天在这说着对不起有什么用?你不觉得烦可我听着刺耳。你昨天做这事之前怎么不觉得对不起我了?”就在刘伟名准备进房时,阿依古丽却突然说着,事实上,用吼来形容更加的贴切。
刘伟名有点惊讶地顿住了脚步,站在原地。
“在北京时,你救过我,来这之后,你也一直都在帮我,我非常感谢你,所以我把你当作我最好的朋友。我孤身一人来的这,我在这里没朋友没亲戚,我只认识你,我把你当成我最信任的人,所有的话我都跟你说。可你呢?你是怎么对我的?我不知道你喝没喝醉,也不知道你是无意识的还是故意的,但是,你知道这对我的伤害有多大吗?”阿依古丽转过脸望着刘伟名接着说着。
刘伟名也转过脸,看到的是满脸泪水的阿依古丽。
“对,或许你会说,我又不是处,有什么好伤心的?不就是做了一次吗?又不会掉一块肉。可你知道吗?你把我心里最重要的东西给无情的打破了。你知道,我很爱林峰,很爱很爱。即使他已经不在了,但是我们的爱情依然存在,存在于我的心里。这也是我现在最想要坚守的东西。可是,你的所作所为把我的这份坚守完全打碎,我现在是对他不忠,对爱情不忠。这甚至于比我生命更加重要你知道吗?”阿依古丽哭着说道。
“对不起,我并不是故意的。”刘伟名靠在墙上,点了根烟后说着。
“别跟我再说对不起这三个字,我很烦,烦你这个人你知道吗?我告诉你,今天早上,当我发现这一切的时候,我真的想杀了你,然后我自杀。我感觉我活的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了。我恨你,我告诉我自己我应该恨你。但是,我是个傻瓜,我脑袋有问题,我发现我竟然对你恨不起来。我感觉的我自己已经无药可救了。刘伟名,你告诉我,我是不是脑袋有问题?我对我的仇人竟然连恨都恨不起来。”阿依古丽接着有点歇斯底里地喊着。随即开始哭泣。
刘伟名慢慢地走到靠近阿依古丽阳台的那一边,抽着烟望着阿依古丽在哭泣,并没有说话。等了良久之后,见到阿依古丽情绪有所好转才慢慢地说道:“好些了吗?哭过之后心情总是会好一些的。古丽,昨晚你醉了,我没醉。我向天保证,我对你并没有半点龌龊的想法,我要是有,天打五雷轰。至于后来,只能说我突然头脑发热了吧。其实,今天早上起来我自己发现这一切的时候,我很怕,真的,我也感觉天都塌了下来。我没有想到,我刘伟名有一天会做出这么不如的事情来,不要说你无法原谅我,连我自己也原谅不了我自己。”
“你就是个,你是市委记,家里又有钱。你说你有钱有势,想要跟你的女人要多少有多少,你为什么要来毁我呢?”阿依古丽接着骂着。
刘伟名听过这句话之后突然之间笑了笑,只是单纯的觉得阿依古丽这句话很搞笑。
阿依古丽看到刘伟名的笑之后也才意识到自己这句话说得太过火也太失稳重了。
“笑什么?难道我说错了吗?”阿依古丽对刘伟名怒目而视。
“没有没有,我没有笑你,我在笑我自己。其实,真的没有女人对我有过什么不好的想法,能看上我的女人也不多。”刘伟名又笑了笑说道。随即,刘伟名想了想说道:“如果,你真的觉得看见我就很烦,我可以搬走。”
阿依古丽抬头看了看刘伟名,然后摇了摇手道:“我已经没有精力了,搬走不搬走那是你的事,与我没有关系。我累了。”阿依古丽说完这一句之后就转身走了进去。留下刘伟名独自站在阳台上傻傻地望着。
一会儿之后,刘伟名突然笑了笑,心情大好,再次坐下,然后静静地喝着被子里剩下的红酒。他的想法很简单,阿依古丽今天对自己咆哮了,而且还骂了自己,这就证明她是真的不恨自己。对一个人恨到骨子里的表现是什么?那就是连骂都觉得多余,更别说阿依古丽今天还对自己说了那么多的话。
第二天,刘伟名起的很早,而且,也特意花时间给自己打扮了一下。穿上了李梦晴给自己新买的西装,罕见的打上了领带,连一直都不是太去管的头发也精心的打理了一番。没办法,这次可是要上国家台的,到时候自己的形象可是要展现在全国老百姓面前,由不得他不慎重。
打理好了之后,刘伟名推开门,很巧的是,阿依古丽也同时打开门。两人眼对眼看了看,刘伟名对着阿依古丽微微地笑了笑,说了一句很前奏的话:“我今天帅吗?”
阿依古丽显然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随即不自然地露出点笑容,然后赶紧收敛起来,恢复冷漠,对刘伟名点了点头,随后关门下楼梯。
刘伟名笑了笑,也关上门下楼梯。
“你等下再下去。”阿依古丽突然回过头来对刘伟名说道。
“啊?”刘伟名错愕地望着阿依古丽。
“我不想被人看到我和你同时下楼,这是为了我好也是为了你好。”阿依古丽淡淡地说着,随后下楼。
留下刘伟名哭笑不得的站在楼梯间里,刘伟名明白阿依古丽在想什么,大清早的,一男一女同时下来,任谁都会有想歪的可能,以前的阿依古丽不在乎这些东西,现在却突然很在意。这能说明什么?说明做贼心虚了。就像是一个人,如果没有偷过东西,他可以光明正大,不会在意周围人的目光。而如果这个人真的是贼,偷过东西,那么,他在心里就会时刻关注周围人,想着别人是不是发现自己了。阿依古丽现在就是这种心理,毕竟,她和刘伟名确实是做过贼了。
刘伟名很听阿依古丽的话,在阿依古丽下楼了之后才慢慢地走下去。
王婷婷看到刘伟名下楼了,依旧推开车门下来接过刘伟名的包,同时看着刘伟名不停地笑着。
“笑什么啊?大清早,怪瘆人的。”刘伟名瞪了王婷婷一眼后说着。
“刘记,今天很帅。”王婷婷哈哈大笑地说着。
“是吗?不错,小姑娘有眼力劲。”刘伟名没有丝毫的害羞之意,很得意地说着,然后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王婷婷坐进车之后就转脸对刘伟名说道:“刘记,这里有个媒体对您邀约,是刚刚秘长通知我的,岭西卫视的岭西新闻栏目组想在今天发布会召开之前对您进行一个十分钟左右的独家专访,采访内容就是请您畅谈一下关于白山区域经济中心的发展计划。秘长特意让我跟您说,省宣传部也给市委打了电话,让您有时间的话尽量配合,这是省委制定的针对白山宣传工作中的一环。您接吗?”
“我能不答应吗?都扣上省委的帽子了。”刘伟名笑着说道,然后又问:“发布会是在十点开吧?”
“对,上午十点整。”王婷婷点点头。
“那就把这个安排在九点半吧,地点就在发布会的现场,我们提前点过去。唉,这次还真的看得起我呀,半个小时的岭西新闻给我一个人十分钟的独访,我啊,会被隔壁几个市的同志们嫉妒的。”
“古话都说了,不遭人嫉是庸才嘛。”王婷婷笑着拍了刘伟名一记马屁。
“小丫头什么时候也学会拍人马屁了?不是我遭人妒忌,而是我现在坐的这个位置遭人妒忌啊。”刘伟名笑了笑说道。
王婷婷接着就给姚宏打电话,把刘伟名的意思给传达过去。挂掉电话之后王婷婷对刘伟名说道:“秘长现在正在与岭西卫视的人商量您的采访内容,等下会给您送过来让您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