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0.第80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 ="('')" ="">
刘伟名点点头,没再说什么,闭着眼睛靠在车上,其实脑子里面却在想着很多事情。复制址访问 hp://到了市委,刘伟名先去食堂吃了早餐,然后便回到办公室。刚进办公室,王婷婷就把刘伟名给叫住。
“刘记,您等一下。”
“怎么了?”刘伟名回头问道。
“你裤子上有几个线头,得赶紧给剪一下,有损形象。”王婷婷说着,一边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翻着。
刘伟名低头一看,在自己的裤裆位置确实有几根线露了出来,而且还比较的明显。这套衣服李梦晴给自己买来刘伟名放在衣柜里面还从来没穿过,这个问题刘伟名倒是没有发现。
看到王婷婷拿着剪刀过来,刘伟名立即说道:“我自己来就行了。”
“那不行,这个线头剪不好就容易把整根线都发了的,到时候你就不是露线的问题了,而是外露了。”王婷婷制止着,然后没等刘伟名再阻止,她就直接蹲在了刘伟名面前,用手指着刘伟名裤子裆部上那根线拿着剪刀剪着。
刘伟名那个汗啊,汗水真的立即就下来了,刘伟名都感觉自己脸开始红了。没办法,因为这个姿势实在是太过了。要是有人这个时候从门口那个位置往这边看,那这个场景就真的与某国的爱情动作片里面一模一样了,男的站着,女的蹲在男的裆部正前方,而且,头正好把男的关键位置给挡住。其次,一个女人的手在自己的裆部边边活动,这让刘伟名实在是太过于难为情了,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少妇,刘伟名越这么想,就越感觉到自己身体开始起反应了,虽然刘伟名极力的阻止,但是,刘伟名的身体这个时候根本就不听他的使唤,迅速的在膨胀着。最让刘伟名难受的是,王婷婷剪线头实在是剪的太过于认真的,或许真的如她所说的那样,这个线头一旦没剪好就真的会发线吧。不过,王婷婷剪的太过于细心了,一只手不停地在刘伟名裆部运动着找着线头的根部,时而不经意地就会与刘伟名的命根子有所接触,这让刘伟名的肾上腺素一下子就飙升起来。
显然,王婷婷也突然意识到什么,手上的动作顿时停住,脸刷地一下就红了。刘伟名也感觉到自己那个地方开始有点突出了,非常尴尬地退后一步,咳嗽了两声来掩盖自己的尴尬,然后道:“还是我自己来吧。”
说完之后从王婷婷手里拿过剪刀,低着头,拉着剩下的那根线头咔嚓一声就给剪了。
剪完之后刘伟名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剩下依旧一脸通红的王婷婷在外面的会客室里面。
刘伟名是在九点钟出门的,一起去的还有秘长姚宏还有早就去了现场的总指挥阿依古丽。现场是一所白山市指定的官方酒店,以往的白山市的所有大型活动都在这个酒店,酒店一看就是年代比较久远了,设施都不是很新,但是,当刘伟名走进去之后还是感觉比起以前要好了很多,起码一切都显得比较新,而且由于加了很多的装饰,感觉档次也提升了很多。网随后,刘伟名就直接去了发布会的现场,现场已经有了很多的工作人员在忙活着,刘伟名看了看,基本上一切工作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刘记,我们设的临时办公室就在那边。”姚宏指着路。
刘伟名跟着姚宏走了过去,就在旁边,有一个套间被设置成了临时办公室。门没关,刘伟名就在外面就听到了阿依古丽的声音。走进去一看,阿依古丽正在给几个相关部门的领导开着会,里面还有宣传部部长罗逸。
看到刘伟名进来,除了阿依古丽,其余的人全部都站了起来,恭敬地问候着刘伟名。
刘伟名看了看阿依古丽,发现阿依古丽连头都没抬,淡然地坐在原地。刘伟名笑了笑,然后道:“都坐都坐,你们继续开会。今天现场的总指挥是我们的古丽记,我们一切都听她的,包括我。你们先忙,辛苦一上午,一切顺利之后我到时候请大家吃饭。”
刘伟名说完之后就退出了房间。
这时,跟在姚宏身后的一个小伙子接了个电话,随后小声地对姚宏说着什么。姚宏听过后点了点头,然后对刘伟名说道:“刘记,岭西卫视那边说一切都准备好了。”
“那就过去吧,媒体可是无冕之王,不能让人家等咱们。”刘明茜点着头说道。
岭西卫视采访刘伟名的地方就在这个酒店的一个房间里,显然,这间房间时经过精心准备的,刘伟名进去之后,现场的几位工作人员都热情地同刘伟名握着手,包括一名戴着眼镜的年轻男人,他就是记者以及主持人。
“时间也不是很多了,我们就开始吧。”刘伟名笑着在早就摆好的位置上坐下,而年轻男人则就坐在旁边的一个位置上。然后就进入了采访的时间,采访的问题的早就已经想好了,包括刘伟名怎么回答姚宏都已经让办公室的秘给打印了出来,此刻就有人拿着举在刘伟名面前。刘伟名摆了摆手,意思就是不需要。随后的十几分钟,刘伟名就开始了他的自由发挥,刘伟名是个不喜欢对着稿子念的人,包括开会,除了一些固定程式的会议,他一般都会照本宣科,因为他觉得那样非常没有意思。
因为提的问题都是早就已经规定了的,所以刘伟名也就跟着自己的思路和性格做了十几分钟的发挥。然后客气与工作人员握了握手就离开了。
这个时候离发布会的开始还有十几分钟,采访一结束,姚宏就立即对刘伟名说道:“刘记,张省长已经到了,刚刚在办公室那边直接把古丽记给教育一顿,他非常的不满意,现在让你过去。”
刘伟名顿了顿,点点头,然后就跟着走了过去。
推开一个房间的门,发现里面有几个人,马俊才和阿依古丽都在,而且一个个脸色都不是很好看,特别是张有林,脸黑的跟黑包公一样。
“刘伟名,我问你,你这个市委记是怎么回事?到底有没有一点统控力?你们白山的工作到底是怎么做的?”张有林看到刘伟名进来直接说道。
刘伟名装出一副一脸困惑的样子问道:“是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还不知道?自己问问吧。”张有林气愤地说着。
刘伟名看了看马俊才,然后又转向阿依古丽问道:“古丽记,到底怎么回事?”
“这主要是我工作的失误,上次张省长对我们发布会的工作进行检查,发现我们存在一些不合理的安排,亲自给我们做出了指示和改正。可是,后来我…………”阿依古丽说着,但是一说到这就被刘伟名给打断了。
“哦,你说这事啊?我想起来了,哎。张省长,我在这里向你和组织上深刻的反省错误。这个时候哪天古丽记跟我汇报过,问我的意见,我说这事我亲自安排下去,让她不要管了。可是后来我这忙啊忙,这不,这几天煤矿那边一直闹嘛,我竟然把这事给忘了。对不起对不起,张省长,我在这里向组织检讨,另外,这次发布会出现问题了我一力承当。”刘伟名接过后立即说道。其实阿依古丽本来想说的是她给忘了没有安排落实下去的,这是她早就想好也是和刘伟名说过的说辞,可是,刘伟名直接把他的话给打断把责任全部揽在他个人的身上。
“你……”张有林被这话给噎住了,随后气急败坏地说道:“你一力承当,你承当的起吗?刘伟名,你这个市委记是怎么当的?你还有没有一点政治觉悟啊?这个发布会要是出了问题,不仅仅是你们白山,连我们岭西省都会成为笑柄。我对你们白山很失望,非常失望,回去之后,我会向省里领导如实地汇报这次事情的,该你们承担的责任你们谁都跑不了。把发布会的安排改一下,我省里面还有工作,我开场致个辞就走。”
张有林说完之后就离开了,刘伟名给姚宏打了个眼色,姚宏点了点头,立即跟上。
“这是?我都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挨了一顿训。”马俊才等张有林走了之后不明所以地问着。
“这个事说来话长了。”刘伟名摇了摇头苦笑着,然后道:“走吧,应该快开始了。”
就在这时,王婷婷走了进来,递着手机给刘伟名,道:“池记。”
刘伟名眼角跳了跳,结果手机直接说道:“我是刘伟名。”
“刘记,我得到汇报,有十几个人举着横幅,在会场不远处下车,正准备往会场来,现在已经快到休闲城的工地了。我现在已经让我们的便衣找了个借口把这十几个人给拦住了。我的想法是找个借口先把这些人给扣住。”池民天急忙说道。
“不要用强,这样很容易坏事,到时候一捅出去,我们就百口莫辩了。想想办法,想个让人挑不到刺的办法。”刘伟名也是皱紧了眉头,刘伟名急啊,汗都出来,在原地踱步,随即,灵光一闪,随即走到一个角落里说道:“这样,你让便衣先和他们扯一会儿,我给休闲城的老板打电话,让他叫工人去和这伙人闹起矛盾,然后,你让警察出面,把双方都拉到派出所去解决纠纷,直到发布会结束。”
池民天那天沉默了一下,随即说道:“还是刘记您高人一段,我这榆木脑袋就绝对想不到。”
“没时间跟你废话,赶紧安排。”刘伟名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马俊才已经离开进场去了,只有阿依古丽和王婷婷都看出了刘伟名的脸色不对劲站在刘伟名身边。
“怎么回事?”阿依古丽问道。
“这伙人不死心,又来闹事了。真是要人命。”刘伟名一边拨着号码一边回答着。
“啊?怎么办?赶紧把人拦住啊,等等,我这就去处理。”阿依古丽急了,直接说道。
“不用,我想了个办法先处理,等发布会结束了我们再来商量对策,好好整治一下这几个与政府作对的黑心煤矿老板。”刘伟名狠狠地说着,然后把电话放在耳朵边说道:“根儿,哥请你帮个忙。”
发布会现场,大的演出厅里面已经拦了线,红线后面几十台摄像机还有相机架着,主席台上坐着张有林还有马俊才,而刘伟名还没到。就在十点整到了的时候,刘伟名才急忙上台,坐在台上。
当政府办主任说了时间到了的时候,张有林便开始发言。
“各位媒体记者们,你们好。今天非常欢迎你们来到这个新闻发布会的现场,我代表省政府对你们表示感谢。上个月,中央出台了《针对西南部经济开发的决议》这个文件,文件当中确立了白山作为西南地区经济中心的决议。针对这个,社会上有着许多不同的声音,针对这些不同的声音,我们岭西省政府以及白山市市委、市政府特意召开了这次的新闻发布会,就白山发展的问题,向大家做一些详细的说明。由于文件的发布时间不长,省政府对于白山发展的详细规划还没有出台,所以,我在这里先向大家说明一下我们省政府对于白山发展的一些初步想法。”张有林先开始说着,随后便开始把显然是早就背好的台词生动地说着。
而在另一边,就在休闲城的工地前面,一群举着横幅的人正在喊着口号慢慢地在道路上走着,方向正是不远处举行新闻发布会的酒店。而在这时,就在前面不远处的路口,开过一辆豪华的小车,小车在路口边小巷子里停下。随即一个男人急急忙忙地下车,下车往外看了看,显然是选好了方向然后掏出手机,装出专心看手机的样子,低着头对着举横幅的人方向走着。而且是径直对着举横幅排成横排的人墙上走着。
眼看就要撞上了,举横幅的队伍不得不停下来,正面对这个男人的那人用手推着这个玩手机的男人,嘴里说道:“走路玩什么手机啊?差点就撞到我了。”
这是,这个玩手机的男人才抬起头,指了指身上止住自己的那只手说道:“把你的脏手给爷放开,爷这衣服五千多块呢,你赔的起吗?”
“哟呵,你这人怎么这么横啊,明明是你走路不长眼睛你还有理了。”被玩手机男人说的这人立即不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