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2.第81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 ="('')" ="">
而刘伟名则比较淡定,依旧脸带微笑。 ( . . m)随即开口说道:“这位记者朋友的这个问题问的很犀利,也很到位。我偶尔也会上下,看看新闻什么的。我也发现,在络上有很多的朋友对于我的年纪和身份不太相符表示担忧,首先,我在这里感谢大家对于白山以及对我本人的关心,虽然,在我们国家谈论别人的年纪不是一个很好的事情,不过大家的出发点都是为了我们白山好,所以我在这里再次表示感谢。其实,年龄问题一直都困扰着我,我这个年纪坐到这个位置确实算的上很年轻了,所以,我每次来到一个新的工作岗位,都会有很多人对我提出质疑,质疑的根本原因就是我的年龄。我想说的是,甘罗十二岁当宰相、白居易一岁识字,六岁作诗,十六岁名扬天下、日本的三轮光范,两岁开始写日记,十一岁翻译《詹天佑传》、莫扎特五岁作曲,六岁主持音乐会、德国数学家高斯三岁掌握心算,五岁便能解复杂方程式。所以说,我们看待一个人是否有能力不能把年龄当做一个衡量标准。当然,我并不是说我自己有多么厉害。我想说的是,我可以不相信我自己,但是我相信组织,组织把我调到这个位置上一定有组织上的考虑和理由。我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工作干好干踏实,不辜负党和人民对我的期望和对白山的期望。”
刘伟名说完之后,现场不自然地响起了热烈地掌声,特别是站在幕后的阿依古丽和姚宏,都非常高兴。当这个记者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们俩着实为刘伟名捏了一把汗。而刘伟名的回答堪称完美,这是他们都自愧不如的。
这时,又有一名记者站了起来问道:“您好,刘记,我是亚洲时报驻中国的记者,我想问您的是,你觉得白山需要多少年的时间才能建设成为第二个浅圳?另外,您觉得白山的发展对于亚洲其它国家有什么利弊?谢谢。”
刘伟名对于这个外国的媒体不敢忽视,笑着对这位记者说道:“这位记者朋友,你这可是两个问题啊。”,开了句玩笑之后刘伟名开始说道:“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要先纠正你的一个错误,这也是很多朋友都存在的误区。白山就是白山,不是浅圳,不管白山发展多少年,他也只是白山,永远不会成为第二个浅圳,浅圳只有一个,而白山也只有一个。浅圳和白山存在根本的区别,无论是地理位置还是发展方向都是完全不相同的。浅圳是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应运而生的,他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所设立的第一个经济特区,其发展的目的和方向就是作为我国改革开放的窗口,所以,其所有的发展理念都是依照窗口这个作用来的。而白山不同,白山是作为区域经济中心而设立的,其发展的目的和方向就是作为西南地区经济发展的发动机,所以,把白山和浅圳相提并论是十分错误的。我们看待一个地方经济发展成不成功不能以gp的多少、高楼大厦的多少作为衡量标准,而应该注意的是它作为一个独特的历史任务是否完成好了。至于你说多少年,这个我没办法给你一个准确的数字,我想也没有人能够给你一个准确的数字,不过,要等到整个西南地区的经济都发展起来这必然不是一个短期可以完成的目标。另外你问我白山的发展对于亚洲其它国家有什么利弊,我个人认为,白山的发展不仅仅只是对于亚洲,对于全世界来说,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我们白山欢迎有担当、有实力的外资来我们白山进行投资,同时,也欢迎外来劳动力来我们白山进行就业、生活。我们白山的发展大门不仅仅只对本国开发,对于全世界我们都是开放的。国家制定白山作为区域经济中心的目的不仅仅只是为了我们西南地区的发展,同时也是在为了世界经济的发展。”
刘伟名继续侃侃而谈着,说这些话刘伟名真的很顺溜,要知道,在浅圳的时候,作为秘长,无数份领导的发言稿都是由他把关审核,而里面大多都是这样的话,刘伟名一直以来对于自己的口才都是十分的满意,所以,对于这种场合他才不怯场。说的非常好听,似乎无懈可击,其实又什么都没透露,这就是水平。不过,对于外国的这个议题刘伟名没敢多加发挥,说的都是一些外交上常用的官话、套话,这是个政治议题,切还是个外交政治议题,这种议题还不是刘伟名这种级别可以妄加评论的,所以,刘伟名知道红线在哪。
刘伟名回答完了之后,现场再次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现场的记者对于刘伟名的回答似乎都非常满意,连一旁坐着的马俊才都开始对刘伟名侧目相看,说实话,他心里清楚,要是这些话是问他的,他绝对不可能回答的像刘伟名这么好。在口才这一点上,马俊才现在是自认不如刘伟名。
“口才确实不是一般的好,连外交辞令都用上了。”站在后面的阿依古丽听过刘伟名的话后,小声地嘀咕着。
“时间快到了,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刘伟名回答完之后,站在一旁的政府办主任提醒在场的记者们。
这时,无数只手举了起来。选谁这让这个政府办主任有点为难了,刘伟名看了看马俊才,马俊才则指着其中的一位问道:“就这位朋友吧。”
“刘记,马市长,你们好。我是某民的记者。针对很多老百姓切身关心的问题,我提个问题,刚刚刘记也说,白山不是浅圳,不能把白山与浅圳相提并论,但是,白山要发展,而且要成为新的西南区域经济中心、经济强市、新型国际化大都市,这些都需要经验,据我所知,白山现在的领导班子基本上都是本地的官员,没有在大都市任职的经历,我想问一问的是,在没有任何经验的前提下,你们有信心把白山建设成为一个经济强市、高标准的国家化大都市吗?谢谢。”记者说完之后就坐下了。
这句话让众人再次为之变色,可以说,这个问题是最为犀利的一个问题了,连刘伟名都皱起了眉头,马俊才的脸色更是难看,但是没办法,这个问题是他接的,他必须回答。
“这位记者朋友,我想你的说法是有错误的。什么事情都有第一次,经验是很重要,但是却不是最重要的。如果按照你的说法,那人类社会将永远无法进步不了,因为你考虑的是经验而不是创新,经验是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再次复制,而创新才是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改进。我们白山的领导干部有能力也有信心把白山建设成为一座国际化的大都市。另外,我们白山也并不是没有经验,我不知道你是从何处调查来的,我们刘记在来白山任职之前就一直在浅圳任职,而且在浅圳工作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接下来就由刘记来向你说说吧。”马俊才说了几句之后就把这个球踢给刘伟名了,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刘伟名有点无语了,但是没办法,必须得说。
“我在来白山工作之前,确实是一直都在浅圳工作,浅圳可以算得上是我的第二故乡了,因为到目前为止,我的妻子和孩子都还在浅圳生活。刚刚这位记者朋友问到经验,而马市长刚刚也说了,经验是在前人的基础上复制,而创新才是新的进步,当然,我们不是说经验不重要,我们的意思是经验不是决定力量。不过,经验也很重要。我在浅圳工作了一些年,我对浅圳的发展也有一些经验之谈,我现在就说说我个人的一些观点。”刘伟名慢慢地说着,他为什么把话题往这方面引进呢?因为他记得他以前在浅圳工作的时候,就亲手写过一篇这样的稿子,这个时候刚好可以用上。
“浅圳成功的经验第一点呢就是坚决贯彻执中央制定的改革开放路线,坚决贯彻执行“增创新优势,更上一层楼。”的精神,坚决贯彻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执政理念,坚决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第二点我觉得是因为浅圳坚定不移地走市场取向的改革开放路子,率先在全国建立起市场经济的十大体系和四大运行机制。第三、浅圳最早在企业中实行股份制和股份合作制的改革探索,走职工内部持股的路子,既建立了企业内部的动力机制,又引导广大职工走上共同富裕的路子。弟四点,是我个人觉得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浅圳从实际情况出发,及时地进行了产业结构调整,全力倡导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对高新人才、高新项目、高新科技一方面给予优惠政策,另一方面在企业内部建立科技人才和管理人才持股的路子。充分利于和发展科技市场,使高科技产业迅速崛起,成为支撑浅圳发展的强大生力军。另外,浅圳在超前建设和完善城市功能方面做了很大努力。“以港兴市,双港齐飞。”战略、东江水源工程、西部通道建设、同富裕工程等重大举措的实施,以及两次农村城市化改革,都使深圳的城市功能向着国际化城市方向不断迈进。第六点、浅圳不断扩大对外开放的水平和领域,大力吸引外资,对外资实行国民待遇,充分利用国内、国外两个市场和资源,使浅圳经济成为外向度最高的城市。第七、浅圳实行文化立市战略,大力发展文化产业,使全国文博会落户浅圳,实现了从被人称为文化沙漠到文化事业兴旺发达的大跨越。第八点也非常重要、浅圳坚决贯彻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方针,切实抓好党的建设、廉政建设和政府职能转变,建设高效廉洁的政府,切实抓好反和大要案的处理,切实抓好社会治安整治和维护社会稳定工作,切实抓好法制建设,取得长足进步。总之,我觉得浅圳的主要经验就是“敢闯。”,就是抓住改革创新这个“纲。”,不断开拓、不断创新,不断探索,不断前进。这是我个人对于浅圳发展成功经验的一些总结。当然,这些经验很多都只适合于浅圳这个特定的地方,在白山不一定能够适用。但是,其成功的经验还是有很多值得白山借鉴的。总之,白山的发展是有别于浅圳有别于世界上任何一座城市,白山有白山的历史背景、有白山的地位任务,所以,白山的发展也会有一条白山自己的轨迹。任何事情都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们需要的是勇气和信心,这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勇气和信心,就没有我们现在的社会主义国家。如果没有勇气和信心就没有现在的浅圳。或许我们白山的同志们缺少了一些管理发展现代化城市的经验,但是我们有一颗上进进取的心,有一股逆流而上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勇气。我想,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白山必将圆满完成党和人民交代给我们的历史性任务。”刘伟名侃侃而谈着,随后站了起来说道。
说完之后全场都是热烈的掌声,随后在政府办主任的宣读中结束了这次的新闻发布会。
刘伟名退出场之后,姚宏就走了过来,陪同刘伟名一同下楼。
“刘记,我实在是没想到,你今天的表现实在是太精彩了。”姚宏由衷地说道。
“别拍我马屁哦,能勉强过关我就已经感到万幸了。其实吧,我心到现在才落地,这群记者太不好对付了,以后得让宣传部多跟这些媒体进行公关公关。起码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我们心里就有谱的多了,要是再像这次这样,心脏病都要吓出来。”刘伟名由衷地感叹着,接着又问道:“古丽记呢?”
“已经先我们一步下楼了。对了,那边的情况要不我过去看看?”姚宏弱声问道。
“不用了,暂时已经解决了。不过,最近今天找个时间开个班子会议吧,我们讨论一下怎样彻底把煤矿的事情解决一下,不能老这么下去,我们在明他们在暗,继续下去我们政府的形象早晚会被败光。”刘伟名摇了摇头,然后坐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