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3.第81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书记,你今天实在是太帅了”王婷婷由衷地崇拜着。
“帅什么帅啊,都是赶鸭子上架,没办法。外界到底是怎么评价的现在还不知道,希望多点好评吧。”刘伟名叹了口气。
“怎么可能不给好评,你今天实在是说的太好了,听到的都为你叫好。而且,你一说话就完全把马市长给比下去了。”王婷婷依旧兴高采烈地说着。
“别乱说,马市长说的比我好,我和马市长是一个班子的成员,没有谁好谁更好的问题。以后这种话不要再说了。”刘伟名听到王婷婷这么说不由得瞪了王婷婷一眼,随后严肃地说着。
“我知道了,我以后会注意的。”王婷婷被刘伟名这么一说也意识到了自己这话说的有点过头了。
刘伟名回到了办公室,刚回到办公室就差不多到了中饭时间了,刘伟名正准备起身去食堂的时候王婷婷却进来告诉刘伟名纪委书记尤恒生来了,向他汇报工作。刘伟名这才想起,自己似乎有一件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于是立即让尤恒生进来。
尤恒生进来对刘伟名示意了一下,说了声:“刘书记。”
“恒生同志,坐吧,不要那么客气。对了,也到了饭点了,我们一起去吃饭吧,边吃边聊。”刘伟名笑了笑,想了一下后说道。
“好,那就叨扰刘书记了。”尤恒生脸上挤出一点笑容说着。
“看你说的,走吧。”刘伟名笑着和尤恒生一起走出办公室,正在泡茶的王婷婷看到刘伟名和尤恒生走了出来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婷婷,不要泡茶了,给食堂那边打个招呼,多加几个菜,我和恒生书记一起吃饭。”刘伟名对王婷婷说着,然后和尤恒生一起走了出去。
“刘书记,我听说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举行的很成功。”尤恒生边走边说着。
“暂时还不知道,要看这些媒体的反应吧。反正在现场还没出什么乱子,你也知道,现在社会上对于我们白山很不信任,这给我们的工作带来很大的影响。要改变这种不信任的印象不是我们在媒体上说说话就可以解决的,最终还是要看实效,这就是在鞭策我们不断前进。以后大家的日子过的都不会很轻松啊。”刘伟名感叹了一句。
“是这个理,是压力同时也是动力。要改变人们对我们的印象,我们必须在最近要做出几个大动作,让老百姓和上面看到我们的决心,这对我们以后的工作开展将很有利。”尤恒生点点头说道。
“是啊,大动作是要大动作,上面也是这么要求我们的,只是这个大动作不是那么好动的。要进行大动作又不能把问题闹大这个度很难把握和控制。看看煤矿的事情就知道了,今天上午举行发布会的时候还有一伙人举着横幅准备到发布会现场去闹。”刘伟名皱着眉头道。
“什么?这伙人也太丧心病狂了,这完全就是,就是在与政fu为敌。刘书记,我说点我个人的意见,我觉得吧,我们对于这样的人和势力不能再一味的使用怀柔手段了,适当的时候,我们应当要捍卫政fu的尊严。网”尤恒生黑着脸说道。
“你说的很对。”刘伟名点点头,和尤恒生走进了食堂,直接进了刘伟名专用的包间。两人刚进去,就有服务员进来,王婷婷明白刘伟名和尤恒生肯定是有要紧事要谈的,便直接让服务员出去,把门关上,自己亲自倒茶。
“事情正在调查当中,这些煤矿主成不了气候,也翻不起大浪。其实你我都知道,真正的是站在这些煤矿老板后面的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刘伟名点了根烟慢慢地说着。
尤恒生惊讶地望着刘伟名,然后道:“刘书记,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了?我今天来正是想向你汇报关于上次教育系统的那个案子的事情。”
刘伟名笑了笑道:“你不要急,我们现在不怕把事情整大,但是,我们不让事情给闹出问题来就行了。另外,我也不是让你现在就开始做,只是让你先做准备工作,过完年之后再动手吧。你刚刚说教育系统那个案子,最近这段时间我全部都在忙这个经济中心和新闻发布会的事情了,所以,这个事情我也一直都没有过问。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上次你给制定了个名单,我们根据那个名单做了最后一次的排查,一切都确认无误之后正准备进行隔离审查工作,不过,突然传来经济中心的事,后来又举行新闻发布会。所以我单方面的就决定把这个隔离审查工作暂缓了,我觉得这个工作的进行可能会给新闻发布会带来一些不利的影响,我今天过来就是来向刘书记你汇报一下这个事情。”尤恒生慢慢地说着。
“你做得很好,在这个事情面前这个事确实也应该暂缓。我知道你的意思,现在新闻发布会过去了,行动可以开始了,现在新闻发布会我们也算是圆满完成了,所以在这种背景之下,这次针对教育系统的肃清工作我们应当更加坚决和迅速。在一切审查完成之后,我会让宣传部门跟进,让所有的行动都摆在大众面前。”刘伟名再次肯定地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们纪委这边工作的准则就是要么不行动,一旦行动就务必保证一个不漏。关于教育系统这边的工作我们已经全部完成,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我现在担心的还是你刚刚说的那个事情,这个才是真正复杂的。第一,谁在这其中参与我们不容易查出,一旦动手去查就很容易打草惊蛇,这对于我们的工作的开展很不利。第二,煤矿是一个利益链,查出一个就很可能牵涉到一大片,而且,这其中很可能会有级别比较高的同志,我担心会引起反弹,对于白山的稳定不利啊。”尤恒生由衷地说着。
刘伟名点头,不停地抽着烟,长长地叹了口气后道:“是啊。”
这时,门响了,王婷婷打开门看了看,然后对刘伟名说道:“刘书记,菜来了,是现在上还是?”
“现在上吧,另外上一瓶酒,我和恒生书记好好喝一喝。”刘伟名点着头吩咐着。
随即,服务员进来把菜给上了,另外,还拿了一瓶酒进来。
“来,坐下来一起吃吧,恒生书记不是外人,不会介意的。”刘伟名对王婷婷说着。
“对对对,一起吃吧。”尤恒生也笑着说着。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给两位领导倒酒。”王婷婷倒也不客气,直接拿起酒打开,替刘伟名和尤恒生各自倒了一杯,自己却没有喝。
“刘书记,我敬你一杯,感谢你一直以来都对我们纪委工作非常的支持。”尤恒生端起酒杯对刘伟名说道。
“不对不对,应当说是你对我工作的支持。我一直都对纪委工作非常看重,因为什么?因为政fu工作部门的高效率来自于工作人员的廉洁奉公,而官员的廉洁单靠思想教育靠他们自己的自觉显然是不能实现的,我们必须要靠制度,靠一个专门的督查部门,这才是保证我们党纯洁性的最根本手段,也是政fu部门能够高效顺利运行的根本手段。来,喝了,然后咱们随意,酒我们要喝就喝尽兴,但是不能喝醉。”刘伟名说完后笑了笑,然后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今天没有外人,就我们俩兄弟,我们今天就私下里说说心里话。我今天就权且叫你一声大哥,你刚刚说的这个问题其实我想了很久,一直都是我的一块心病,也是我一直都不敢碰的一个地方。我刚来白山的时候就接到过政治任务,那就是要让白山的经济有所起色,我到了白山之后才发现这完全就是一个烂摊子,而这个摊子烂的根源就是在煤矿上面。我们其实都知道,白山经济要想发展,煤矿是必须进行大手术的,煤矿不进行大手术不管用什么办法来发展经济,最终也都是治标不治本。因为煤矿的烂而导致我们白山整个官场的糜烂,这个是最为致命的。说实话,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想过要直接对煤矿进行外科手术般的行动,甚至于又一次我已经行动了。但是,最后我不得不承认,我想的太过于简单,我失败了。从那件事情之后,我也发现了,白山的煤矿与整个白山的官员系统交叉的太严密,我那个时候要动煤矿,无异于要和整个系统作对,到那时,不是说这么做会不会引起反弹的问题,而是说我到最后会灰溜溜地滚出白山。所以,我只能采用迂回战术,我整治治安,打到了一批黑恶势力,这股黑恶势力多多少少都与这些煤矿老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其次,我也打击了一批在背后位煤矿老板做保护伞的高级官员,解除了这股金字塔最顶端的几个人。这次,我又借着安全整顿这股借口对煤矿进行一次整顿,也对这些煤矿老板进行了拉拢和打压两个手段。不得不说,我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再给我一到两年时间,我想我能够一步一步地把煤矿问题逐渐解决,然后把与煤矿牵涉过深的官员采用比较温和的办法,就像是温水煮青蛙一般的一个一个都清除出人民的队伍,在我看来,这是最好最温和的办法。但是,区域经济中心这件事彻底打乱了我的安排,我没有时间再这么做了。我最多只有半年时间,也就是在明年年中的时候,我必须妥善解决好煤矿的问题,因为那个时候关于咱们白山的发展计划也应该出台了,那个时候我们不会再有时间来处理煤矿的问题,而且,我也必须不能让煤矿问题阻碍到我们的发展。我现在是破釜沉舟,要么一击得手,要么就一败涂地。”刘伟名一边喝着酒,一边慢慢地说着,说的很情真意切。其实他说的也确实都是心里话。
尤恒生也跟着慢慢地喝着酒,而一旁的王婷婷则不时地为两人的酒杯加酒。
“刘书记,我说一下我个人的观点。”尤恒生很久之后说着。
“说了,今天只是私人的谈心,要是在办公室的话我也绝对不会和你说这些话,你说是不是?”刘伟名摆摆手,笑着说道。
“哈哈,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迂腐了。”尤恒生反应过来,连忙道歉着,然后道:“我觉得,其实咱们可以先把教育系统的事情放一放,先其中精力来对付这个煤矿问题,这样,我们能多出两个月的时间。而且,不会引起那么广泛的震动,等到煤矿的问题解决好了之后,我们再慢慢来整理教育系统的事情。”
“我明白你的意思,事实上我也这么想过,不过最后我否定了。我也知道,事情有轻重缓急,现在摆在我们面前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整治煤矿,教育这一块可以往后放,因为它暂时翻不出什么大浪,似乎也没有很大的必要性。其实我们都错了,在我看来,教育系统的远远大于煤矿的糜烂。煤矿的糜烂影响的只是我们白山现在的经济发展,而教育系统的则是毁了我们白山现在的这一代,毁的是我们白山今后几十年的发展。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树人比整治经济更加重要也更加难啊,整治教育系统的一刻也不能耽误。”刘伟名斩钉截铁地说着。
“我不想做白山的罪人,我想我们谁都不想做白山的罪人。所以,教育系统必须整治。”刘伟名说完后喝了一口酒后又很严肃地说道。
“我知道了。不过,刘书记,我想我们还是应该做些预案,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些人真要一起闹起来的话也会是一个大麻烦。”尤恒生知道刘伟名的这个决心是不会更改的,便放弃了再继续与刘伟名谈论教育这个事情的想法,转而开始谈其它的事情。
“恩,这个问题是应该好好想想了。年后吧,年后我们俩找个时间好好来谈一谈。来,就杯中酒吧,下午还要上班,我们这次就到此为止。吃点饭。”刘伟名端起酒杯说着,然后把杯中的酒一口干了。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刘伟名接到池民天的电话,在电话里池民天向刘伟名详细地汇报着今天的事情以及后面在公安局他的一些处理安排。随后,池民天也对刘伟名说了刘根正跟他在一起,然后说刘根只是与其中一名人员发生口角从而导致了两人之间的斗殴,经过调查,与后面的聚众斗殴事件无关,已经无罪释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