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5.第81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在刘伟名走进大厅之前,刘根先一步走来进去,对着一个候在门边的美女说道:“现在演习开始。 。 ”
随即,另外两名迎宾小姐立即对刘伟名和池民天说道:“欢迎光临。”
“两位贵宾,欢迎光临。我是这里的经理,恭喜你们成为本店的第一位贵客,所以,两位今天在这里的所有消费都将由本店免费提供。如果不介意的话,将由我带领二位参观并且介绍一下本店所有的娱乐项目以及一些消费须知。”先前那位美女走到刘伟名和池民天身边甜甜地说着,而刘根则笑嘻嘻地站在刘伟名身旁傻笑着。
“你搞的什么名堂?”刘伟名不满地瞪了一眼刘根,然后对那美女说道:“那你就带路吧。”
随后,美女就开始带着刘伟名和池民天一边走一边详细地介绍着。
整个一圈走下来,刘伟名算是真的认识到了刘根的大手笔了,这么一个休闲算是市中心那个休闲购物城的姊妹篇了,这里面的服务项目包括了餐饮,健身房,美容馆,练歌房,足疗,棋牌室,品茶咖啡厅、洗浴,泳池,高尔夫。几乎上就是现在国内所有的娱乐场所有的这里都有,而别人没有的,他这里也全部都有。像健身房、咖啡厅和高尔夫这些就是刘根这儿所谓的高端服务了。同时刘伟名也看了看价格,这价格也确实不菲,刘伟名现在知道刘根到底是在打些什么主意了。
“接下来这里是我们这里的招牌服务,也是压轴的地方。这里是白金会员专区,这里面每天都会有不同的一线明星在,数量不确定,人也不确定。不过,只要您是我们的白金会员,您就有机会进去一睹明星的风采。当然,如果您有着足够的魅力,或许可以赢的这些美丽的明星们的青睐一起共度晚餐也不一定哦。”走到最后一栋巨大的别墅式庭院门口时,美女经理地对刘伟名和池民天说道。
“什么?明星?刘根,你这手笔可够大的了啊。”刘伟名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转脸来问着刘根。
“好了,今天演习关于你的这一块很成功,你现在可以下班回家了。对了,安排几个靠得住机灵点员工到这里面来服务,其余无关的人下班回家。另外,把门关了,提醒一下,所有靠近这边边的人都密切注视一下。”刘根没有立即回答刘伟名的话,而是先对那位经理招了招手交待了一番,随后等那经理走开了,刘根才亲自推开门让刘伟名和池民天走进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其实,这里的投资比起市区那个项目来只能算是小儿科。另外,这个地方等到白山市发展起来了,我想就是地皮的升值也可以保准我不亏的。当然,最主要的是,我要把目标对准这些即将进入和已经进入白山的有钱人总得弄出一些吸引他们的东西,这个明星就是为了吸引他们而做出来的。今天,刚好有几位明星在这里。”
刘根带着刘伟名和池民天走了进去,进去之后依旧是一个大厅,大厅里面装修的富丽堂皇,随后,进了一条门,这里是一间高级的会客室。此时的会客室里面正坐着三个穿的非常凉快却又高端的女人。刘伟名一看就知道,这三个就是刘根请来的明星,只不过刘伟名对于娱乐新闻关注的非常少,认识的明星那是少之又少的。不过,即便如此,刘伟名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其中的一位。
对于这个女人,刘伟名太熟悉了,这个女人就是当年与刘伟名有过一段很长时间的露水情缘而后又一声不吭地离开刘伟名去了国外发展的一线女明星范滨滨,看到了范滨滨,刘伟名便立即呆住了,他实在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再次见到范滨滨。说句心里话,刘伟名并不恨范滨滨。自己是一个有夫之妇,与自己在一起,范滨滨得不到任何东西,而且,自己也根本就没有权力要求范滨滨什么。说到底,自己与范滨滨只不过是一对偷食男女罢了,双方都有自由,谁都没有权力去束缚对方什么。
对面几个正各自优雅坐在沙发上聊天的女人看到三人进来,都微笑地站了起来。而这时的范滨滨也一眼就看到了被刘根和池民天耸立在中间的刘伟名。此时的范滨滨脸上不停地变色。
“这三位是当红明星、社交名媛范滨滨小姐,徐雅微小姐和张伊丽小姐。三位,这两位是刘总和池总。”刘根笑着做着介绍。
三位女明星,除了显得有点木讷的范滨滨之外,其余两人都亲昵地与刘伟名和池民天握手。
刘伟名在初见范滨滨的时候呆滞了一下之后便立即恢复,微笑地与徐雅微和张伊丽握手,然后主动伸出手对范滨滨道:“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滨滨小姐。”
“您与范滨滨小姐认识?”听到刘伟名这一句,其余几人都有点惊讶,特别是刘根和池民天。
“认识,我最初在江南省清泉县任职的时候,建立一个影视基地,第一部大制作的电影就是由范滨滨小姐担任主演,所以,与范滨滨小姐有过几次接触。”刘伟名微笑地说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一听刘伟名这么一说,刘根和池民天就明白,而且也非常识时务地各自找了另外一个女人简单地聊了起来。
“刘总,你看我们接下来是干嘛?是吃晚饭还是先唱歌或者足疗打牌?”刘根试探性地问道。
“时间也不早了,先吃晚饭吧。”刘伟名淡淡地说着,人始终与范滨滨站在一起,但是却并没有看范滨滨。而反观范滨滨同样只是微笑地站在刘伟名的身边,也没有说话。
“好勒,我们先去吃饭。”刘根笑着,然后又带着众人往另外一个地方去,顺便对着一个候着的服务员说道:“安排晚宴,立即。”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范滨滨走在刘伟名身边,轻轻地说道。
“你不应该意外,你稍微关注一下政治新闻的话就会知道,我现在是在白山市工作,而且,这个地方现在也正处在风口浪尖之上。怎么样?这几年在国外过的怎么样?”刘伟名淡淡地回应着。
“不怎么样。”范滨滨也摇了摇头说道。
至此,两人并没有再说什么了。
然后便就进了一个大的房间,里面摆了一张巨大的餐桌,桌子上已经上了一些菜,这个时候,又有好几名服务员不停地端着菜往桌上摆。
“刘根,你这是准备上满汉全席吗?”刘伟名望了望满桌子的菜说道。
“不是不是,本来是想安排来着,不过我知道哥你其实吃不惯那种口味,所以今天安排的主厨是我们江南省的,这些都是咱们家乡那边的口味。不过,就是不知道池总吃不吃的惯了。”刘伟名笑着邀请众人坐下后说着。
“怎么会吃不惯呢?我觉得咱们国家的这些菜系里面最好吃的就要数江南菜了,色香味俱全,最主要的是辣,不辣这菜就完全没有味道了不是?”池民天笑呵呵地说着。就是不知道这句话是为了拍刘伟名的马屁呢还是真心是这么想的。
“哥,我们是喝洋酒还是白酒?”刘根又问着刘伟名。
“这个你问一下这几位美女吧,都是社交场的名媛,对于酒她们肯定比我熟悉,听他们的。”刘伟名无所谓地说着。
“白酒吧。”范滨滨淡淡地说道,她还记得,刘伟名似乎是不太喜欢喝洋酒的。
整个晚餐都进行的比较热闹,因为有几位美女在,还有刘根和池民天这些久经沙场的老手,所以,餐桌上的气氛那是相当的热闹。不过,刘伟名的兴致却不怎么高,一直都是沉默地淡淡的吃着菜,偶尔喝一口价值不菲的洋酒。
池民天见到刘伟名的兴致不高,想了想,就开始笑着说道:“各位美女们,咱们这么干喝多不带劲啊,要不咱们来个游戏吧。每人轮流来说一个段子,我们就比谁的段子荤谁的段子搞笑。每个人说完之后大家来评比,要是大家都笑了,那么就说明说的好,那就每人都喝一杯酒。要是有一个人没笑那就说段子的人喝一杯酒。怎么样?来,我先说一个。”,池民天笑呵呵地说着,随后接着道:“有个小山村,有对夫妻,女的长的漂亮,男的长的不咋的,女的很火辣,和村上一个小伙子搭上了,她老公慢慢的察觉了,可苦于找不到证据,有一天他终于想出了办法,就假装出外走亲戚,说晚上不回家了,他老婆见了,晚上就约了相好的来自己家中,吹灯大干时,男人悄悄潜到自己房后窗户下,还约了同门兄弟一伙准备捉奸!”他老公在外面听了,火冒三丈!!站起来对着房里大吼:“干吧!我给你买双皮鞋!!”
池民天说的绘声绘色,一说完,刘根就哈哈大笑,连忙道:“池总这个好,这个好。”
随即三个女人都笑了,同时也伴随着:“你好坏啊,你坏死了之类的话。”
“池总,虽然你说的好,可是我们的刘总似乎没笑啊。”徐雅微笑着望着刘伟名道。
“老大,给个面子笑一个嘛。”池民天哭着脸对刘伟名道。
刘伟名本来不好笑,看着池民天的样子便哑然失笑了。
“好,笑了笑了,你们都喝一杯。”池民天哈哈大笑道,随即又道:“徐小姐,轮流来,这下轮到你了。”
“我不说,我不知道说。”徐雅微红着脸推脱着。
其实众人都知道,只要在社交圈子里混的人谁不会这个?即使不会,听的多了自然也是会两个的,而且,谁都不相信在社交圈子里的混的人还会害羞,这都是装的,不过不得不说,装的恰到好处。
“那不行,不说的话就自罚三杯,这可是酒桌上的规矩。”池民天寸步不让。
徐雅微扭捏了半天,最后说道:“那我说一个我也是无意间听来的,不过你们必须要笑,好不好?”
“那得看你说的够不够荤了。”刘根也跟着附和着笑道。
“是这样的,有对情侣到郊外投宿,旅馆的老板告诉他们请多包涵,因为电力不够晚上经常会有停电的现象。没想到这对情侣不但不介意,反而认为很刺激,于是约定只要一停电,他们就亲热一次。果然到了晚上,每隔两小时就停一次电,几次下来,那位男士不得不拖着疲惫的身躯找旅馆老板商量说;老板,我愿多付点钱,但请你帮个忙,改成四小时停一次电好不好?旅馆老板为难的笑着说:“我是很乐意帮你忙的,可惜你来迟了一步,刚才你的女友已经多付了我钱,条件是每半小时就停一次电!”徐雅微慢慢地说着。
徐雅微说完之后,大家都哄堂大笑。
“每两个小时一次,这哪个男人都受不了啊,还是做女人好啊。有句名言啊,只有累坏的牛,哪有耕坏的田啊。你看看做女人多享受啊,说到这我也想起一个笑话,一天,儿子走过去问爸爸说:爸爸,为什么男人和女人做,好象都是女人比较舒服呢?爸爸回答道:你想想,用你的手指挖鼻屎,是鼻子舒服还是手舒服呢?儿子又问:那为什么她们在被的时候好象很痛苦呢?爸爸答:你想想要是你在大街上走着有人走过来挖你鼻孔你会舒服吗?儿子问:那男人为什么都不喜欢带套呢?爸爸答:你喜欢带着手套来挖鼻屎吗?儿子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又问:那为什么女人来月经的时候都不做呢?爸爸白了儿子一眼后说道:你会在你流鼻血的时候挖鼻子吗?”刘根接过话后笑着说着。
“确实是这个道理啊,累坏的都是我男人。你看看,我们在那做牛做马、大汗淋漓,可女人就躺着接受服务。所以总结,还是做女人好。”池民天也附和道。
“瞧你们说的,说的就像只有只有你们男人费力,我们女人不费力一样。”张伊丽有点看不下去了的说着。
“哦?你的意思是做那事的时候女人也要费力?这个我就不懂了,你得给我说说女人是怎么费力的。”池民天哈哈大笑地说着,故意t戏着张伊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