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6.第81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 ="('')" ="">
听着包括刘伟名在内的三个男人都笑了,张伊丽知道自己被了,脸一下子红了。 hp://于是乎扭捏地说道:“我哪知道,自己想去。”
“这我可想不出来,看来这个东西还真的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啊。刚刚徐小姐这个算是勉强过关了,张小姐,现在轮到你了。”池民天把矛头对准了张伊丽。
“怎么是我啊,刘总和滨滨都还没说呢。”张伊丽看着刘伟名和范滨滨说道。
刘伟名笑了笑,然后道:“我就留到最后一个吧,还是张小姐先说两个。”
“你们都欺负我们女孩子。”张伊丽不满地说着,然后道:“屠夫嫖娼被抓罚4000元并开收据。一日屠夫妻发现此收据,只识4000元不识“嫖娼。”二字,问屠夫:何事罚4000元?屠夫答道:罚我肉中注水!。”
听完后,大家都笑了起来,只有刘根在那装疯卖傻地问道:“张小姐,这个肉中注水是个什么意思啊?我怎么弄不明白。”
“就是往肉中注水啊,哪里还有什么意思啊。”张伊丽知道刘根是在调笑她,不上当地说着。
“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这个肉中注水是其它什么意思呢。”刘根恍然大悟着。
“来,滨滨小姐。”池民天充当着主持人的角色催促着范滨滨说。
“我?我真不会说这个。”范滨滨立即拒绝着。
刘伟名笑了笑,他了解范滨滨,要说范滨滨不会说那是假的,她肯定会说,不过刘伟名清楚,以范滨滨的性格肯定是很难从她的嘴里说出这些裸的荤段子。
“算了,直接由我来说一个收尾吧。这个也是我在上看到的,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我就大致说一下。说的是2013年最给力的五个误会误会一:今儿加班,女同事带了袋牛奶放在热水器上热,男同事准备去打开水,女同事轻声说:你我的热不热?男同事说,人多着呢,女同事说,没关系呀,摸又不是让你喝。误会二:私企领导在单位找不到二儿子,正好碰到女财务部经理,便问:看见我老二了吗?经理脸一红,低声说:我一直想看,您不给机会。
误会三:领导出差,与女秘在软卧车厢内,晚上领导问:现在几点?女秘:十点。领导又问:整吗?女秘:太早,别人都还没睡呢!领导问:我问是十点整吗?女秘:别急呀,再忍忍,等到十一点再整吧。误会四:男女相亲,在茶馆相对而坐,语拙无题,男主动挑起话题:你是怎样看待房市的?女一愣低头沉默好一会:只要姿势不太古怪,我会尽量配合,但一定要让我喊出来。误会五:男同学到女同学工作的城市出差,女到宾馆看望。畅谈得很投缘,聊到个人收入,男问女:你税后多少钱,女脸一红,弱弱回答:同学睡还提啥钱,今天上就算我请你!”刘伟名看到范滨滨为难的样子直接开口说道。他这么一说当然也就没人敢再为难范滨滨了。
“好好好,老板这个是真的绝了,不愧为老板,这个算的上今天晚上最好的一个了。”刘伟名一说完,池民天立即随声附和着。
“好了,别在那拍马屁了,我看这饭大家也都吃的差不多了,那就这样吧。接下来该干嘛干嘛,刘总,你不会就安排了个吃饭吧?”刘伟名放下筷子后笑着说道。
“那行,我们现在去唱歌。”刘根立即说道。
刘伟名笑了笑,也就和几人一起跟着刘根去唱歌去了。
唱歌其实是很正规的唱歌,因为大家都知道,今天叫的几个明星都是名媛而不是,她们都只是说陪着吃饭唱歌的,而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公主啊之类的。当然,你可以有想法,不过你必须的征求到对方的同意之后才能付诸行动,这是行规。在娱乐圈里面,名媛很多,出现在社交圈里面的名媛也不少,但是,真正卖身的却是少之又少。
唱完歌之后,刘伟名和几人又去洗了澡了,当然,这都是非常正规的洗澡,不正规的刘伟名也不会去的,而且不得不说,刘根这里的技师水平非常的不错,按完之后,刘伟名觉得自己轻松了不少。不过,按着按着,刘伟名也就觉得困意上来了,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了。不过看着池民天和刘根等人兴致依然高涨,与身边的女人嘻嘻哈哈的,刘伟名便对刘根说道:“找个房间我去睡觉,你们继续玩吧。”
刘根和池民天面面相觑了一下。
“看着干嘛啊,你们玩你们的,我不管,不过我得睡觉了。我一般都是十点左右就睡觉了,今天已经超过了很长时间,我现在困得很。给我找个房间睡觉吧。”刘伟名笑着说道。
刘根点了点头,然后拿着手机拨了个号码,随后就有一个美女过来,然后由美女带着,刘根亲自陪着刘伟名过去。
到了房间,刘根跟了进去。
刘伟名看了看这超级豪华的住所,笑了笑。
“哥,你觉得这个范滨滨怎么样?要不我想个办法让她晚上来陪您?”等那个美女走了之后,刘根在刘伟名身边悄悄地说道。
“晚上陪我?人家可是走国际范的大明星,你准备砸多少钱进去?”刘伟名听过后呵呵地笑着。
刘根尴尬了一下,随后道:“只要哥你一句话,就算是砸再多钱的也没关系。”
“得了吧,你啊,还是留点钱为白山的经济做贡献吧。而且,你应该也听说了,我对这一套不是很感兴趣。这个女人是我的一个朋友。你们该怎么玩是你们的事,我现在先睡觉了,明天早上叫人叫我,我明天上午还有事。”刘伟名笑着拍了拍刘根的肩膀。他知道刘根的心是好的,不过现在的刘伟名是真的不喜欢金钱交易后的爱。
“那好吧,那哥你先休息,今天没把哥你招待好确实是我的错。”刘根有点沮丧地说道。
“你错个屁。”刘伟名难得地爆了次粗口,随后道:“我今天玩的很愉快,你这里和足疗的技师水平都很不错,以后累了我就过来你这按一下,按一下后人果然舒服多了。你去玩你的吧,我知道你和池民天这两个牲口晚上肯定还有安排,我随你们去。”
“那我就先走了,哥有什么事随时叫我。”刘根笑嘻嘻地说着,然后走出了房间,并且把门带上。
刘伟名等刘根走了之后,倒了杯茶,来到这个套间外面巨大的阳台上,阳台上面养了许多的盆景,让人有点神清气爽的感觉。而别墅外面却是黑压压的一片,因为这里不是市区,所以,基本上没什么灯光。
刘伟名靠了一会儿,点了根烟,抽完之后就准备睡觉。而对范滨滨的意外出现,在刘伟名的心里并没有生出太多的绮丽。在很久之前,也就是范滨滨突然消失的时候,刘伟名对范滨滨就早已经淡然了。本身刘伟名对于范滨滨就没有太多的感情,当时与范滨滨扯在一起是因为范滨滨的穷追不舍以及刘伟名那时的年轻气盛,以范滨滨的条件,没有几个男人可以抵御的了。
抽了根烟之后,刘伟名便睡觉了,他是真的困了。刚睡下没一会儿,外面就传来敲门声,正当刘伟名疑惑这是谁的时候,门竟然开了,随后门又被关上。就在刘伟名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候,两个穿着很暴露但是却也非常漂亮的女孩出现在了刘伟名的卧室里面。
“老板你好,我们姐妹俩过来为你服务。”两个女孩看到刘伟名之后微笑甜美对刘伟名说着,然后弯腰对刘伟名鞠躬。
女孩确实是漂亮,身材也非常好,吊带短裙根本无法包裹住那火爆的身体。当然,刘伟名是有想法的,事实上,只要是个男人不可能没有想法。
“服务就不必了,我已经睡了。你们回去吧。”刘伟名笑了笑,很客气地对两位女孩说道。
“老板真是幽默,我们就是过来伺候您睡觉的。”一个女孩并没有被刘伟名的话给阻断,而是走向刘伟名,直接坐在刘伟名的身边抛着媚眼说道。
“真的不需要,你们走吧。我很累了。”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这是,两个女孩才有点面面相觑,因为她们从业这些年还真没遇过这样的事情。
刘伟名看了看两个女孩,然后道:“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们了,你们在这里等一下吧。”刘伟名说完之后就拿起手机拨通了刘根的手机。
手机嘟了两声之后就响了,听到刘根的声音:“哥,有什么吩咐。”
“刘根,是我前面没有说清楚还是你没有听清楚?我跟你说了我不喜欢这一套,赶紧把这两个女孩给我弄走,我要睡觉了。另外,你前面是怎么答应我的?你告诉你这里不会有任何违法的行当,那你现在告诉我,这又是什么?”刘伟名生气地说着。
“哥,别误会。这两个确实不是我这里的,我这里也没有这样的活动,这两个都是外面叫过来的。我也是考虑哥你一个人在这边上班,嫂子也不在,而且你平时工作也忙,所以让你放松一下。你千万别生气,我马上让她们离开。”刘根急忙说着。
“赶紧的。”刘伟名说完之后挂断电话。
然后转脸对两个女孩子说道:“你们先出去吧,我刚刚已经跟叫你们过来的那个老板打过电话了,放心,钱他一分钱不会少你们的,你们出去吧。”
两个女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客气地对刘伟名说了声:“那打扰老板了。”,然后便退出了刘伟名的房间。
刘伟名有点无语,自己这些年来这种事情遇到的实在是太多了,从最初开始把这些女孩子往外推时的不好意思到现在的轻车熟路,刘伟名觉得自己已经练就了一副真本领,就是怎么赶走“妓n。”想了想,刘伟名自己也笑了。正准备再次躺下,外面门又响了。
刘伟名以为是刘根,便等了一会儿,见门还在响,显然不是有钥匙的刘根,便只好穿上衣服过去开门。
门一打开,之间外面站着一脸淡然的范滨滨。
“怎么是你?”刘伟名惊讶了一下问道。
“难不成你还以为是刚刚走出去的那两个女孩又回来了?”范滨滨笑了笑说道。
刘伟名显然没有心情与范滨滨开玩笑,看了看范滨滨,然后说道:“进来喝杯茶吧。”
“进去不好吧,当然,主要是对你。要不你陪我去外面散会儿步吧。”范滨滨想了想说道。
刘伟名想到这么冷的天大晚上出去散步心里就有点郁闷,但是再次看了看范滨滨,随后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吧,我去穿件外套。”
刘伟名回到房间里把外套披上,然后与范滨滨一起下到楼下,沿着楼下的花园小道走着。
“两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进去一下子就把别人给轰出来了?这不像你的风格啊。”范滨滨低着头走在刘伟名身边笑着说道。
“那什么才是我的风格?来者不拒吗?可能你不知道,我这个人对于感情有洁癖,不喜欢感情沾上利益和交易,而且对于这种出卖身体换取利益的女人,我没有任何的兴趣。”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或许她们是迫不得已呢。”范滨滨也淡淡地回答着。
“这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迫不得已,说迫不得已的都是在给自己找借口。这世界上的任何事情只要你想做、肯做就一定有办法。”刘伟名点了根烟说着,然后看了看范滨滨,递了根烟给范滨滨说道:“你还抽烟吗?”
范滨滨笑了笑,不客气地接过烟道:“偶尔抽一根。”
“你这些年过的怎么样?”范滨滨点燃烟问着刘伟名。
“还好,一切都挺顺利。”刘伟名随意地说着,他没有与范滨滨详谈自己过往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