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7.第81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 ="('')" ="">
“也是,几年前还是偏远县城的县委记,现在却是身负重任的市委记,却是是很顺利,恭喜你了。网 ..”范滨滨也听出了刘伟名话里的冷淡之意。
“没什么好恭喜的,什么事情都有正反两面,是好是坏谁都说不准,一切都顺其自然吧。你呢?我记得你去了国外,怎么又回来了,还来到这里。”刘伟名抽了几口烟,没话找话说着。
“说来话长了,那时候看中了国外的市场,一心想着去那里打拼。结果把国内圈子里的人都得罪光了跑出去,结果发现,国外市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我在外面混的满身是伤,最后无奈只能回来。只是回来后却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了,娱乐圈就是这个样子,你在荧幕上消失了那么久就没人会记得你了。我现在也就是勉强度日吧。至于怎么会来这里很好解释,娱乐圈也就是社交圈,娱乐圈的女明星出来走个场陪个酒很正常,只要有钱有势我们基本上都会答应的,这也是我们建立关系的一种手段。不过,不会想歪吧,我们只是过来一起吃饭聊天,其它的是不会参与的。”范滨滨说完后望着刘伟名。
“我没有想歪。”刘伟名笑了笑说着。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你费尽心机、放弃所有去追寻那个你想的到的东西,到最后发现,自己却变成了一无所有。其实我心里一直挺愧疚你的,当初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走了。”范滨滨继续说着。
“作为朋友,你去追寻你的梦想,我替你感到高兴。”刘伟名淡淡地回答着,只是这种口吻有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谢谢。”范滨滨显然也不知道该怎么接刘伟名的话了,说了句谢谢就低着头继续走着,两人之间隔着一定的距离。
“其实,我发现你现在比以前帅多了,身上有种成熟的魅力。”半响后,范滨滨又笑着说道。
“有吗?我看你是在天黑的时候才会有这种感觉,等到白天你看清楚了你就不会这么觉得我了。你也漂亮多了。”刘伟名随意说着。
“漂亮什么啊,都三十多岁的人,再过几年就成老太婆了。这碗饭估计也吃不了几年。”范滨滨有点沮丧地说道。
“找到合适的人了吗?”刘伟名想了想问道。
“还没有,在国外的时候交了个外国男朋友,结果处了一段时间就分了,文化差异太大,价值观也是相隔万里,根本没办法交流。”范滨滨轻松地说着。
刘伟名又点了根烟,没有接范滨滨的话,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接。
“其实我挺怀念那时候和你在一起的日子的。”很久之后,范滨滨突然说出这么一句。
“那时候都是年轻不懂事。”刘伟名没给范滨滨太多的幻想,直接说道。
这时,一阵北风吹来,吹的穿着单薄的范滨滨一阵发抖。
刘伟名看了看,摇了摇头。把自己的外套给取了下来,没有询问范滨滨便披在了范滨滨的肩膀上面。
范滨滨看了看刘伟名,没有拒绝,点点头对刘伟名道:“谢谢。”
“是个男人都会这么做的。”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你在恨我。”半响后,范滨滨突然说着。
“没有,我为什么要恨你?你想多了。”刘伟名哑然失笑道。
“虽然你不承认,但是我可以感觉的出来。你这次见到我表现的很冷淡,即使我们不再是起码也是朋友和熟人,你不该表现的这么冷淡。”范滨滨摇摇头说着。
刘伟名四处看了看,随后才道:“你真的想多了,我真没有恨你,而且,我也找不到恨你的理由。刚开始的时候我确实有那么一点点,但是过了那么久早已经忘了。这次见到你我很高兴,就如你说的,老友重逢,总是会高兴的。只是我这人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罢了。”
范滨滨听后有点落寞,只是点了点头说道:“或许真的是我想多了吧,你是否会看不起我?”
“看不起你什么?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选择的路,只要不偷不抢不去干杀人放火触犯法律的事就不存在看不看得起的问题。就像当初你选择跟我在一起是你的一个选择,而后离开我是另外一个选择一样。而且,当初的我们俩没名没分在一起,你根本就无需对我有任何情感上或者是道德上的包袱,我没有道理看不起你。你啊,想的太多了。回去睡一觉你会感觉好多了的。”刘伟名笑了笑说着,然后提出了离开。
“你连多陪我一下都不愿意吗?”范滨滨有点幽怨地望着刘伟名。
刘伟名顿时顿住了,随后说道:“我是看你穿的少,外面又冷怕你冻着。”
“你可以选择请我去你房里喝杯咖啡或者茶的。”范滨滨迟疑了一下后说道。
“不太好吧,大晚上的,别人看到会有些不好的想法。”刘伟名摇头说道。
“那你当初怎么就不怕别人有不好的想法呢?”范滨滨就如多年前一样倔强地说着。
“此一时彼一时,我前面就说了,那是年轻时的不懂事。”刘伟名淡淡地回应着。
范滨滨看着态度坚决的刘伟名,眼睛里面有点湿润,然后望着刘伟名的眼睛说道:“如果我说我现在依然还爱着你你会怎么办?”
“放在心里吧,我并不适合你。我有家有孩子,而且还是个在仕途上走的男人,注定了我并不适合你。以你的条件可以找个比我好很多倍的男人。有句话叫做天长地久不如曾经拥有,曾经的那段美好我一直深藏在心底,偶尔翻出来也会感到甜蜜,这不比心惊胆战地在一起美妙吗?”刘伟名没有直接回答范滨滨的话,而是换了个方式说着。
“你在拒绝我吗?”范滨滨一直盯着刘伟名的眼睛。
“不是拒绝,只是在理性地分析问题。”刘伟名摇摇头。
“走过今晚我们俩很可能此生都无缘再相见了。”范滨滨又幽幽地说道。
“或许吧,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一切随缘不是更好?而且,在你当初走的时候你肯定也已经做好了今生不再与我相见的准备,而我那时候也已经忘记了你。如果没有今晚的相遇,我想你不会像此刻这样的纠结,我也不会这么晚了还不睡,是不是?”刘伟名笑了笑道。
“如果我说我想你今晚再陪我一晚上你会拒绝吗?”范滨滨已经明白了刘伟名的心意,但是还是说出了这最后的一句。
“当初我们在一起时是觉得我们都年轻,而年轻就应该选择,就应该疯狂一把。所以我们毫无顾忌,因为那时的我们都还年轻。而现在,显然我们都已经不年轻了。我们没有资本也没有勇气再去疯狂,所以,都忘了吧。做朋友其实挺好,心不在一起了,躺上轰轰烈烈几十分钟之后只会难受,这样反而破坏了曾经的美好回忆,得不偿失。你说呢?”刘伟名这次没有在婉转,直接直白地说道。
“你还是拒绝了我,你还是会恨我。”范滨滨有点忧伤地说着。
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然后走了几步之后停住脚望着范滨滨说道:“你还是不理解我,我真没有恨你,只是说,我已经不再爱你了。你知道我这个人的性格,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我不太会强求自己,而且,那样对你也不公平。真的不早了,早点睡吧,睡晚了对于女人的皮肤不好。衣服你放在你房间就好,明天会有人带给我的。晚安。”
刘伟名说完之后便转身回到了自己所住的地方,始终没有再回头看范滨滨。就如他所说的,他对于范滨滨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感觉,所以,便没有了太多的留恋和感慨,一切都云淡风轻。
与范滨滨的再次偶然相遇,并没有在刘伟名的心底留下太多的涟漪,最多只不过是在初见时有点惊讶罢了。回到房间的刘伟名便睡了,而且睡的很安稳。
由于睡的晚,刘伟名第二天到了八点多才醒来,醒来后才想起今天还有个聚会,而自己正是发起人。于是乎急忙起,简单地洗漱了一下,然后便给刘根打电话,让刘根把池民天叫起来送自己回去。
不一会儿,刘根便来到了刘伟名的房间外面敲门,随后刘伟名便跟着刘根下楼,在刘根的车旁,池民天正靠着车在抽烟。看到刘伟名下来,池民天立即站正了身子对刘伟名恭敬地打着招呼。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在池民天打开车门后坐进了车子。
等到开车之后,刘伟名直接对池民天说道:“你问一下秘长,是在哪个地方。”
池民天点头道:“地方我知道,秘长昨天就告诉我了。”
“那行吧,找个地方吃早餐,然后我们就过去。”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当刘伟名到的时候,其它人基本上都到了。这些人包括秘长姚宏、副记阿依古丽、纪委记尤恒生、宣传部长罗逸、组织部长邵宁士还有王明杰和唐伟龙,加上与刘伟名一起的池民天,这就组成了刘伟名在白山的整个势力。在场的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刘伟名的亲信和嫡系了,而且,除了王明杰和唐伟龙这两个刘伟名曾经的秘外,其余人都是常委班子成员,在白山的分量不言而喻。
刘伟名进来的时候,早得到消息的众人都在门口等候着。刘伟名下车后让刘根先走,随后对众人道:“不好意思,因为点事迟到了,让你们就等了。走,大家该干嘛干嘛,这次新闻发布会不管成没成功,反正我们没出什么岔子,大家为了这个事都忙坏了,今天我请客,让大家都好好休息休息。我定个规矩,今天我们只谈怎么玩,不谈公事。”
刘伟名说着,然后和众人一起走进了这个山庄。这个山庄已经被姚宏给包了场,只招待刘伟名这一行人,不对外营业。
在场的人都听到刘伟名的话后都嘻嘻哈哈地开始谈笑,除了尤恒生和阿依古丽。尤恒生是这个性格,不太喜欢言笑,而他身处的这个位置也不容许他经常说笑。而阿依古丽则不知道为了什么,只是静静地跟在众人身后,不言不语。
走进山庄的内部,刘伟名便问着姚宏道:“秘长,你是大管家,今天这地方也是你定的,估计你对这里最熟悉。现在由你安排,看看大家怎么玩。”
“我都安排好了,今天咱们打牌的打牌,不打牌的钓鱼,另外这里还有台球、乒乓球、篮球之类的运动项目。这里面还有个室内的游泳池,不过我不建议大家去,这冬天冷,这个游泳池的水温不是太高,会冷。如果实在觉得无聊的话,这后山的山上有许多的野味,这里老板手里收藏着几条家伙,不嫌累的可以到后面山上去试试手气,不过不是太安全,所以我也建议大家不要去。”姚宏笑着吩咐着。
“我看我们就搞点愉悦身心的活动就得了,打牌、钓鱼。打猎这事听起来刺激,不过不安全,就不要去了。我首先报名,我上午参加牌局,下午钓鱼。很久没摸过牌了,我今天可是要大杀四方的。”刘伟名哈哈大笑着。
他是这里的最高领导,所以他必须要做出兴致很高的样子,不然的话大家就都会没什么兴致了。
众人见刘伟名定了调子了,也都各自安排自己的去向。最后,凑了一桌牌,其余的人就都去钓鱼去了。只剩下了阿依古丽,既不会打牌,也不想去钓鱼。
“我看这样吧,今天的牌局我与古丽记合作,古丽记加个码在我这边,大家看怎么样?”刘伟名看了看阿依古丽,然后说道。
刘伟名说出话了,当然没人敢说不。加个码其实也就是在刘伟名这边翻了个倍而已,刘伟名的赢的时候别人要给双倍,刘伟名输的时候同样给别人要给双份。
阿依古丽其实没什么兴趣,而且心里面对刘伟名的恨意还没消,但是却也不能当众驳了刘伟名的面子,只是微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参加刘伟名牌局的有池民天,姚宏,还有罗逸。尤恒生对于打牌没什么兴趣,主动提出去钓鱼了,其余的王明杰和唐伟龙有自知之明,知道这样的牌局他们不够资格上,也跟着尤恒生钓鱼去了。而邵宁士对钓鱼没什么兴趣,便申请在一旁观战。
于是乎几人就去了一个房间,众人刚坐下,就有服务员端着茶和水果零食啊等等之类的进来,另外,一个盘子里面还放着两条中华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