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3.第82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这就是那菲佣?”刘伟名小声问道。 。复制网址访问
秦思思笑了笑,然后道:“是的,不过她不懂中文,所以,你不用这么小声。”秦思思说完之后就用英语对菲佣说了一通,两人说几个来回,只可惜刘伟名一句话也没听懂。
“说什么呢?”刘伟名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我问她孩子睡了吗?喝了奶了没有。”秦思思白了刘伟名一眼后回答着。
“哦,我还以为你们说什么呢,呵呵。”刘伟名尴尬地笑着。
“走吧,去看看女儿。”秦思思说着,然后小声地推开旁边的一间房门,房里放了一张婴儿,刘伟名和秦思思都小声地靠过去。里面的孩子睡得很香,胖嘟嘟的,嘴里还叼着一个奶嘴不停地吸着。
刘伟名看着这个孩子,心里暖滋滋的,这是一种心灵感应。很想伸手去摸一摸孩子的脸蛋,但是最后还是作罢,不能影响孩子的睡眠。
“取了名字了吗?”刘伟名眼睛望着孩子,却在小声地问着秦思思。
“还没有,我给她取了个小名,叫安妮。要不你来给取个大名吧。”秦思思摇着头道。
刘伟名侧过头望着秦思思,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更加不知道该怎么给孩子取名。起码第一点,对于孩子的姓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取。是跟自己姓还是跟秦思思姓自己都不能说。跟自己姓那对于秦思思来说显然不公平,因为,秦思思跟着自己无名无分,甚至于自己以后对这个孩子也不可能给予太多的关爱,让孩子跟自己姓实在是太过于自私。但是如果自己说让孩子跟着秦思思姓,那在秦思思看来,就是自己在极力撇开与孩子的关系了。
秦思思见刘伟名一时之间没有说话,也猜到了这个问题,然后说道:“我尝试过给她取名,取了一个名字叫做刘汐,你觉得怎么样?”
刘伟名看着秦思思,半天后才说道:“晨为潮,暮为汐。晚上大海边的汐水,宁静而又坚强,很好。我家小汐长大了肯定是一个宁静而又坚强的女孩,就像她妈妈一样。”他知道,秦思思是在给自己解围,而且,主动让孩子姓刘,这是非常无私的一种表现。
“我不希望她以后能够怎样出色,怎么的成功。我只希望她能够快快乐乐的成长,长大了能够过上自己想过的生活,嫁一个自己爱的也爱自己的人,即使平平淡淡过一辈子也好。网我这辈子这些东西一样都没有,所以,我希望她能有,不能让她再像我一样。”秦思思突然深深地说着。
刘伟名望着秦思思,望着这个一直都是内心强大的女人,她从来没有在任何热面前表露过自己的脆弱,但是,在自己的孩子面前,她依旧还是展示了自己柔软的一面。
刘伟名紧紧地把秦思思抱在自己的怀里,在秦思思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深情地说道:“对不起,都是我毁了你的幸福。我没有办法给你和孩子一个完美的家。”
“你有什么对不起的,你不欠我和孩子什么,真的。我想孩子即使以后长大了要怪也不会怪你,应该怪我。因为这一切都是我私下决定做的。而且,我相信,我和孩子以后都会很幸福,因为,我会给她幸福,有了她也就是我的幸福。你偶尔有时间来看一看我们,我们也就心满意足了。”秦思思笑了笑说着,慢慢地靠在了刘伟名的怀里。
“没办法给你和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是我永远的遗憾。我有时间就会过来看你和孩子的。孩子长大了,你就告诉孩子,我是她的叔叔,你的朋友,而不是爸爸,因为,我根本就不配做她的爸爸。”刘伟名搂着秦思思沉重地说道。他知道一个做父亲的该尽怎样的责任,很显然,他这辈子是尽不了一个做父亲该尽的责任了。
“以后再说吧,我总不能告诉她她是跟孙悟空一样,是从石头缝里面蹦出来的吧。”秦思思笑着说着,随后,突然孩子大哭了起来,秦思思连忙把菲佣给叫了进来,菲佣手脚麻利地给孩子泡奶粉,然后抱着孩子开始喂着。看着这个菲佣专业的样子,刘伟名心放下来不少。
刘伟名和秦思思又聊了一会儿,随后秦思思让刘伟名和她一起去外面吃,两人开着车就出去了。
“香港这边好吃的东西很多,不过,大多都跟粤菜的口味一样,你估计吃不习惯。”秦思思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粤菜也还不错啊,我在浅圳也呆了这么多年,就算以前不习惯,现在也早就习惯了。不过港式风味的还真没吃过,值得去尝一尝。”刘伟名否定道。
“要吃正宗的港式风味就不能去吃大餐了,香港最出名的也就是小吃,如果你不嫌我对你招待不周的话我就带你去吃最地道的香港美食,怎么样?”秦思思总是一脸笑容地说着。
刘伟名看了看秦思思,随后道:“你来香港也不多,怎么感觉你对香港很熟的样子?”
“是吗?可能吧,可能是现在心态放松了,所以我经常一个人出来走走逛一逛。”
随后,刘伟名就跟着秦思思在香港逛着,吃着。铜锣湾、尖沙咀、上环、中环等等,等到两人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
坐在车上的刘伟名一直在打着瞌睡,秦思思笑着说道:“怎么?很久没过夜生活了吧?”
“我也从来没有过过夜生活,我的生活一直都很规律,晚上基本上都是十点钟就睡觉了。而且吧,像我这种年纪的人也经不起夜生活的折腾了。”刘伟名摇着头说道。
“看来你在白山的日子过得真的是清心寡欲啊。”秦思思听后哈哈大笑着。
“清心倒是可以做到,如果说寡欲呢,我是没办法控制的。不过,为了革命工作也没办法,只能忍一忍啦,你知道,我的自控能力一向很强,标准的坐怀不乱。”刘伟名开始胡说八道着。
“你还坐怀不乱,你没给憋成柳下惠吧?”秦思思哈哈大笑后也开始调笑着刘伟名。
“是不是柳下惠你等下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刘伟名眉飞色舞地说着。
“我才不试,我今天晚上抱着女儿睡。”秦思思故意说道。
“啊?不至于这么绝情吧?女儿你天天都可以抱,但是我就不能天天抱了,你这个主次要分清的。”刘伟名哭丧着脸说着。
“谁要抱你?说这话也不害臊。反正我今天晚上抱着女儿睡。”秦思思继续说着。
“那我也跟女儿睡。”刘伟名开始耍无赖了。
“你想干嘛?耍l氓。”秦思思反驳着。
“我就l氓了。”刘伟名和坚定地说着。
两人说说笑笑也就到了家,到家的时候除了客厅的灯亮着之外,其余的灯都关了,很显然菲佣已经睡觉了。
秦思思回家之后便再次推开门,房门一打开菲佣就醒来了,小声地与秦思思用英语交流了几句,然后秦思思就走到婴儿边看了看女儿就退了出来。
“怎么样?睡着了吧?”刘伟名问着。
“已经睡了,不过晚上要醒来很多次,她胃口大,喝奶的份量要比其它的孩子大的多。”秦思思笑着道,然后就把刘伟名推进了洗浴间,让刘伟名去洗脸刷牙。
等刘伟名出来之后,秦思思就进去,刘伟名连忙拉住问道:“我晚上睡哪啊?”
“随便你,只要不跟我睡一间屋睡哪都行。当然,只要菲佣同意你和她睡我也没有意见,但是前提是不能吵着我女儿。”秦思思笑嘻嘻地说道。
“呸,我现在才发现你才是真正的女l氓。”刘伟名差点一口血给喷出来。
秦思思哈哈大笑着,然后走进了浴室。
刘伟名笑了笑,直接走进了主卧。
主卧布置的很温馨,一进去就感到了一阵清香,摆设的不奢华但是也不简单,这就是秦思思的风格。在头柜上面摆放着一张照片引起了刘伟名的注意。刘伟名走过去,拿起照片反复看着,随后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这张照片是刘伟名与秦思思的合影,而这合影的背景确实在刘伟名在浅圳当然区委副书记时指导开展党校的学习班,而那时的秦思思就是那个学习班的学生,这个照片就是在这个学习班结业的时候照的,记得那时候还是秦思思特意邀请自己与她一起合照。想到这,刘伟名不禁深深地自责。自己与秦思思这么些年,现在连女儿都已经出生,但是,两人之间却连一张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两人的照片都没有。秦思思跟着自己一直都是在偷偷摸摸,而且她还一直都无怨无悔。
刘伟名轻轻地抚摸着照片,然后叹了一口气把照片放下,点了一根烟。
“还记得这张照片吗?”秦思思正好进来,看到刘伟名放下照片,便问道。
“说实话,不认真想还真不记得了。我甚至于都已经完全忘了我和你还照了这么一张照片。说起来惭愧,我们俩脸一次真正的合影都没有。”刘伟名摇头说着。
“还是我有先见之明吧,当时在学习班就拉着你来了个合影,不然我连你的一张照片都没有,到时候孩子问我爸爸长什么样我都不知道拿是给她看。”秦思思笑着说着,然后道:“开玩笑的,放这张照片是因为我觉得这张照片很有代表意义,这代表着我和你的相识,我现在都还能记得你在讲台上给我们讲课时意气风发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