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4.第82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什么意气风发啊,只能说当时年轻气盛罢了。 ”刘伟名呵呵地笑着。随后又感叹地拿起照片说道:“真是岁月催人老,一晃眼这么些年就过去了,但是现在感觉这一幕就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
“你现在越来越多愁善感了,这可不像你的作风。明天我陪你去逛一逛香港吧,香港还是有那么多地方值得去看一看的。”秦思思一边在脸上擦着什么霜一边说道。
“算了吧,我前面已经叫人给我订了明天上午回去的机票,下次有时间了再来慢慢逛一逛,现在年关了,事情多,后天早上有个比较重要的会议,我必须参加。”刘伟名摇了摇头说道。
秦思思听过刘伟名的话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的失望,不过随即笑着道:“那就下次再来吧,明天上午我送你去机场。”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掀开被子,一边服一边还哼着小曲。
“喂,你干嘛?”秦思思指着刘伟名说道。
“睡觉啊,还能干嘛?”
“这是我的房间,闺房。”秦思思特意强调着。
“我知道啊,有什么问题嘛?”刘伟名反问道。
“没有。”秦思思笑着道。
“不错,女强人就是女强人,能够透过人物的表面看到本质。”刘伟名也哈哈大笑着,随后把衣服一脱上前就抱住秦思思
当夜,狂风暴雨,非常的激烈。久别胜新婚,两个分别已久的恋人重聚时的喜悦远比新婚的来的更加烈。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刘伟名只知道外面的天色已经有点微微亮了,而刘伟名也已经不记得自己一共来了多少次,只能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以为我这一辈子再也不会见到你了,上次去岭山我就是打算是这辈子最后一次见你,没想到,我自己还是不够坚定。”秦思思呼吸还是有点凌乱,抱着刘伟名的手臂说着。
刘伟名听过秦思思的话后,用手抱住秦思思,侧过身点了一根烟靠在上,抽了一口后说道:“我明天不走了,后天走吧。我舍不得你。”
秦思思抬头看了看刘伟名,然后道:“不,你还是明天走吧。工作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永远都应该是第一位,为了女人和家而羁绊着,不是一个男人的幸福。而且,我不想你在我身边呆的太久,那样我怕我会受不了你的离开,我不想把你的存在当着一种依赖。”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侧身抱住秦思思。
“睡吧,不早了。”秦思思在刘伟名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后道。
两人就这么搂在一起沉沉地睡了下去。
刘伟名是在第二天上十点多钟去的机场坐飞机回去的,中途转机,刘伟名到了晚上才回到白山。
这天一早,刘伟名就来到了办公室,然后打了个电话给姚宏,没多久,姚宏就来到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秘书长,我那天让你在常委会上加的几个项目都加进去了吗?”刘伟名直接开门见山地说着。
“都加进去了。”姚宏点了点头道。
“那好,我另外在给你个提示,今天的常委会我会着重谈一下集中制的重要性,以后,党委这边的工作,一定要以集中制为主。什么事情都必须经过集体的决议,坚决杜绝其个别同志绕过集体的单独决议。这个事情不需要加进今天的常委会材料里去了,不过,你等下电话与几位同志说一下,让他们心里有个准备。”刘伟名点了点头后便说着。
姚宏有点惊讶,但是却知道刘伟名这么做的目的。刘伟名已经说得很明确了,这么做就是针对极个别的同志,而这个极个别的同志无非就是马俊才了。常委会是党委的常委会,限制的就是政fu的权力。很显然,刘伟名这是要限制住马俊才,开始削马俊才的权架空马俊才了。
“好的,我马上就去通知。”姚宏点头称是。
“另外,交给你个任务。年关将至,关于机关干部工作作风问题有必要抓一抓了,这个事情一直都是我们党委这边在管,你来主抓这个事情,严抓机关干部上班时间的作风问题,我们这边以及政fu那边都要狠抓,要抓住一批典型予以严厉的处罚,必须彻底扭转机关干部工作时间的作风问题。”刘伟名说完之后又交代了一件事情。
姚宏再次看了看刘伟名,然后点了点头。后面这一点无非就是在打击马俊才,不能说对马俊才有什么伤害,但是,恶心马俊才是肯定的。要知道,政fu那边是他马俊才的一面三分地,现在,刘伟名就是要管到他的那一面三分地里面去,而且,让他马俊才还无话可说。
“我会立即督促督察组立即展开这方面的工作,做到暗查严打。”姚宏当然明白刘伟名这么做的主要意思,连忙点头着。
“好了,就这些事情了,你去忙吧。”刘伟名也点头着。
“那个刘书记,有件事情我要向你汇报一下。就这两天,教育系统内部有一批官员失踪,后来询问过纪委方面,说是隔离审查了。现在这件事情在下面引起了一定的影响。”姚宏想了想后说道。
“我知道了,有影响是好的,我就怕没有影响。政fu那边没什么闲言闲语传过来吧。”刘伟名随即问道。
“那倒没有,不过马市长倒是亲自打电话过来,让我把有关纪委工作的方式方法加到这次常委会的议题当中去。”姚宏摇头说着。
“纪委工作的方式方法一直都没什么问题,都是严格按照国家的法律法规在执行,有什么需要讨论的,不用加了,没必要浪费大家的时间。就这样吧,你去忙。”刘伟名笑了笑,挥了挥手说着。很显然,对于纪委方面不与他通气就直接抓了那么多人马俊才已经开始不淡定了。
姚宏点了点头,然后走了出去。
在离常委会开会还有三分钟的时候,王婷婷走了进来,提醒刘伟名常委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在王婷婷的跟随下,走进了会议室。如往常一样,刘伟名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刚好是卡着时间进去的,进去时,里面其它的常委都已经到了。刘伟名直接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王婷婷则坐在刘伟名身后的位置上像其它秘书一样拿笔记录着。当然,这些秘书大家基本上都当做是透明的。
“好了,就直接开始吧。大家也都看到了今天的议题了,年关将至,摆在我们手头上的工作非常多,这些事情主要是分三块,第一块呢就是本身年底需要的工作,比如年底轮换岗位值班的事情;各级部门的年终报告以及明年的工作计划,还有就是w稳工作。第二块呢,就是今年我们没有处理好的事情,我的意见呢就是今年没有处理好的问题都尽量在年前给解决,最好不要拖到年后。因为过了个年,谁都不知道事情会不会有变化,所以,能在今年完成就必须在今年完成,明年需要我们干的工作还很多,不能让明年还来给今年还债。第三个,就是提前为明年的工作做准备,这个工作就很细了,等下再详细谈。所以呢,今天我们需要讨论的事情很多,大家多辛苦一下了。”刘伟名坐下来,喝了口水,然后就慢慢地开始说着。
马俊才从一进常委会开始,就一直脸色铁青地坐在那,他已经感觉到了,今天这个常委会,刘伟名是特意冲着他来的。
“先谈一谈w稳工作吧,其实这个没有太多需要谈的,谁负责哪一块就把自己那一块的w稳工作做好,今年事情多,所以w稳工作要加强力度,要做到宣传在前,防范在后,做好各种突发情况的预案,保证春节元宵这一段时间里的正常。还是那句话,谁那块出了问题就谁负责。这个没有谁有不同意见吧?”刘伟名点着烟,在烟雾萦绕当中开始谈第一个问题。
“然后就是轮换岗值班的事情,春节放假的时候,必须保证各部门的主要领导轮换值班,而且,主要负责人要保证联系的顺畅。政fu和党委这边一样的要采取这样的方式,这个也没有太多要谈的,委办这边监督一下。我们详细来说一说这个年终报告和明年工作计划的事情,这个大家也都知道,每年的年终报告和第二年的工作计划都是在摆样子,尽往好的写,反正是怎么好看怎么写,而具体有多少是真实的,有多少是能够做到能够实现的,这些没人管。我觉得这样的工作作风是要不得的,这变成什么了?浮夸风吗?我们党的根本路线是什么?实事求是,是什么就写什么,能够做多少就计划多少,弄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对于我们的工作有任何的作用吗?所以,对于今年的工作报告我个人的意见是要进行改革,我的想法是,与往年一样,政fu、党委的工作报告必须递交常委会审核,审核主要是两个方面,第一是年终总结,第二是明年的工作计划。审核的结果与当年的政绩挂钩,另外,第二年的工作计划由常委会审核通过后则作为有关部门第二年政绩的评定标准。另外,所有的年终报告和工作计划都对外公开并且进行明确告示。可能很多人会有不同的意见,但是我觉得,这么做有利于改进机关干部的作风和思想,另外,要是保证我们工作公开透明的方式之一,有压力就有动力,把自己置身在公众的监督压力下。这样,不管是对于我们的工作效率还是政fu的形象,都是大有好处的。好了,这就是我的个人意见,大家都说说各自的看法吧。”刘伟名一上来就直接提出自己的意见,而且,用上了严厉的语气,这就是在给在座的人一个信号,一个自己对于这件事的态度。
“我赞成刘书记的看法,中央三令五申要废除旧的官僚主义,要加强政fu的职能转变。要转变,首先就是要进行观念的改革。我们许多工作一直都停留在表面文章上,这样很不好。当然,有些工作是有它的必要性,但是,在这个工作报告上,我也觉得还是实事求是的好。现在我们白山的地位不一样了,盯着我们看的眼睛很多,有些东西即使我们不对外公布最后也还是一样会出现在公众的眼睛里。所以,我们必须要根据实际情况来,不能再像平时一样只做锦绣文章。另外,我觉得,不仅仅只是在这个问题上面,以后我们的工作都应该按照实事求是的精神,这是我们进步的思想动力。”刘伟名说完,阿依古丽就立即表示了赞同。并不是说她阿依古丽是完全在跟随刘伟名,这不是她阿依古丽的风格,她的所有表态都是发自她自己真实的想法。她怎么想的就会怎么说,不会受到现实的政治影响。
阿依古丽一说完,跟着就有好几位同志表示了赞同。马俊才的脸色越来越黑,而刘伟名则一直都是云淡风轻地在那喝着茶,偶然点上一根烟。一直低着头,没有看谁。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把控之中一样。
“我不同意,每年的工作都是这么做的,而且也都照常进行,又没有出现任何的反应。我们现在把这些都公布出去,万一到时候我们没有完成计划怎么办?这个责任谁来负?另外,把这些计划公布出去,那就等于我们是自己给自己加了一把枷锁,锁住了自己的手脚,完全是自己给自己添麻烦,要是这个样子我们政fu的工作还怎么开展?我坚决的反对,这是一种空谈的理想主义,是不合实际的。什么叫做实事求是?就是一切要从实际从发,怎么有利于实际的工作就怎么开展工作。”马俊才黑着脸说着,其实他已经知道了结果,从刘伟名说着要把这个问题放到常委会上来表决的时候就知道了实情的结果。但是,即使知道了实情的结果他也必须要旗帜鲜明地提出自己的意见,虽然他知道这对最后的结果一点改变都没有,但是他还是要说。因为如果他知道自己不是刘伟名的对手就不说了的话,久而久之,在这个常委会上大家也都会习惯于他的不发表意见,最后直接把他忽略,这是他最不能接受的事情。他现在时刻提出意见就是在提醒众人,他马俊才还是白山市的市长,是政fu的一把手,让大家都知道他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