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5.第82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既然有人有不同意见那我们就举手表决吧,同意今年加强工作报告的审核力度并且进行公开的同志请举手 ”刘伟名没有抬头,淡淡地说着,说完之后自己举起了手,没有意外,大部分的人都举了手,另外有机票弃权。
“不同意的同志举手。”刘伟名抬头看了一下,随后就说道。
马俊才继续铁着脸举手,一个人孤单单的。还有几个同志两次都没有举手,是弃权。
“好了,大部分同志都同意这个意见,那么就按照这个意见执行下去。我在这里要强调一点,大家可以有不同意见,也可以保留自己的个人意见,但是,一旦在常委会上举手表决通过就必须坚定的执行下去,如果谁不按照这个意见执行下去或者是故意唱反调或者打折扣,那么到时候追究责任下去可不是开玩笑的,请大家一定要慎重。”刘伟名淡淡地说着,但是眼神却是十分犀利地望着马俊才,这个意思就是在告诉马俊才,你可以反对,这个没人拦着你,但是你最好不要在我决定了的事情上做什么手脚,不然,有你好看。
“接下来是第二个问题了,第二个问题详细来说有很多,但是具体的重点其实就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煤矿的问题。煤矿这段时间以来,闹出的问题很多,也很严重。上次新闻发布会的事情在座的人心里也都清楚。这么做影响有多恶劣我就不说了,所以,在这年关的时候,这个问题必须解决,不然,谁也不能保证这些人会不会在这年关的时候给你闹出什么事情来。我们现在已经是摆在展台上的展览品了,全国都在看着我们,我们不能再出任何问题。好了,闲话不多说,现在大家都来说说该怎么解决煤矿的问题吧,大家各抒己见,想到什么说什么。”刘伟名重新点了一根烟后说道。
“我与这些人有过接触,这些人大多都是听到了某些极个别人的蛊惑或者是为了得到极个别人给出的一些利益而故意出来与政fu作对的。对于这样的人我应该按照法律给予严肃处理,我相信,一次两次过后,他们绝对不敢再为了蝇头小利而与整个国家作对。在年关这段时间,我的意见是安排专人负责,对于相关人员实行盯梢的方式,一旦有异动我们立马就能够知情从而采取措施。甚至于,我们可以采取我以前所在单位的一种做法,安排卧底,这样不管对方安排什么活动我们都能够知晓。”池民天看到没人说话直接说着。
“我觉得池局长的这个方法不合适,我们是政fu,他们也并不是涉黑团体,采取这样的措施实在是不合适,而且这样也只能治标而不能治本,并且消耗很大,我们得不偿失。我个人觉得还是应该从根本上入手,那就是怎么让老百姓和我们之间不存在矛盾,怎么妥善解决好这些煤矿工人的就业以及生活问题。只要解决好煤矿工人的问题,这些煤矿老板再怎么闹也于事无补。我的个人意见是,对于这些煤矿老板我们可以用上强势的手段,但是对于普通的煤矿工人我们应该用怀柔点手段,努力做好解释工作。这也是我们党的根本方针政策。如果我们一味用强,把强势手段用在了这些所谓的弱势群体身上,到时候一旦好事者捅出去让媒体知道,我们纵然再有理也变的没理了。”阿依古丽在池民天说完之后便立即表达了自己的反对意见。
“我想你们根本就没有搞清楚什么是标什么是本,就我们白山目前的情况来看,标就是煤矿的这一揽子事情,而本就是我们白山作为区域中心要发展经济。所以,在目前这个情况下,我们不适合去捅煤矿这个马蜂窝,我们现在应该做的不是去动煤矿故意给我们接下来要进行的发展工作拖后腿,而是应该先暂时搁置煤矿问题全力发展经济,等到我们的经济发展有一定成效,到了一定的水平再回过头来解决煤矿问题。到那个时候一切问题都将不再是问题。所以,我的意见就是,暂时搁置煤矿整顿事情,所有关闭的煤矿全部重新开业,恢复以前的经营状况。”马俊才左右看了看之后直接说着,他依旧坚持着自己的意见,即使知道自己在这个常委会上是孤军奋战。
刘伟名听过马俊才这句话之后,嘴角不自然地笑了笑,不知道他是在笑马俊才的无知还是在为马俊才的勇气感到高兴。
“我不同意马市长的意见。”马俊才一说完,一直在常委会上不做太多发言的姚宏这次十分直接了当地说着,这么一句话由他这个排名最末的常委对排名第二的马俊才当面说出来,的确是非常的不给马俊才面子了。
“对于什么是标什么是本的这个问题我有不同的看法,我个人觉得,白山经济不发展只是表面现象,而导致白山经济不发展的根本因素就是煤矿存在的问题。煤矿的存在导致了许多的弊病存在,第一,安全问题,每年有多少人因为矿难事故而死去?以前我们作为西南偏远贫穷市,别人可能还没关注到我们,但是以后呢?就现在媒体关注的力度,我想只要有那么一点风吹草动就马上全国皆知了,如果到时候又发生了大的款难,我们在座的各位大家都难辞其咎。第二,治安问题,煤矿里面存在涉黑组织的性质大家都心知肚明,可以说,煤矿就是一个培养涉黑组织的沃土,不拔掉这一块,我们白山的治安永远也难以从根本上改变。第三,便是民生问题,煤矿每年给工人发的工资有多少?符合劳动法吗?充分压榨劳动力并且工资有几个工人全部拿到手了?还是前面说的,以前没人管,是因为大家的视角没有延伸到我们这里来,但是以后呢?难道我们一定要等到别人拿刀架在我们脖子上了我们再去想着解决吗?到时候我们白山政fu的形象将完全丧失。第四点,就是本质上的问题了,那就是煤矿对于白山经济的制约,这个我们已经分析了很多次,我不想再说了,大家心里都是清楚的。还是第五点,那就是煤矿是培养贪官污吏的一片沃土,我们可以强制性地进行打压,但是,只要这片沃土存在,我们就根本没办法从根本上消灭贪官污吏的存在。所以,我觉得,白山经济要发展,要想成为区域经济中心,煤矿是必须从根本上进行整改,而且是要尽快从严的进行整改,一刻也不容耽误。”姚宏非常严肃地说着,每句话都是顶在了马俊才的心上,丝毫不给马俊才面子。姚宏今天突然这么说,是因为今天早上在办公室刘伟名对他说的那段话让他明白了刘伟名现在的想法,所以,他才想也必须对马俊才进行旗帜鲜明的反对,这是他自己在做一种表态,也表面了刘伟名与马俊才之间的战争的开始。
姚宏一说完,马俊才的脸色由铁青变成了苍白,而其余人都对于姚宏的“直白。”有点惊讶,不过,随即都有所领悟了。但是一时之间,都没人说话了。
等了一会儿之后,刘伟名咳嗽了一下,随后说道:“我说说我个人的意见,我个人的意见是煤矿整改有整改的必要性,至于为什么必须要进行整改,秘书长刚刚也已经分析了,我也就不再多说了。对于目前这种情况,说句实在话,的确很棘手,但是,再棘手我们也必须把这个硬骨头给啃下来。前面古丽书记说的一点我非常的赞同,那就是对于煤矿工人这种弱势群体我们应该用温柔一点的手段,要耐心一点,多做解释工作,多开展宣传工作,争取把他们都争取到我们这边来。而对于一心要与政fu作对的某些极个别的煤矿业主,我们就要进行强势手段,决不妥协。当然,这个强势手段是按照国家法律法规的正常程序进行的一种反制措施,我们要争取我们必须争取的,同时,也要严厉打击我们应该打击的对象。我这里有几个想法,大家来看一看是否可行,根据我刚刚的意见,我准别分两手同时进行,第一手,就是成立宣讲团,主要是宣传讲解我们政fu这次对于煤矿整改的政策,对象就是普通老百姓和那些煤矿的工人。当然,我们这次的宣传讲解不再像上次一样只停留在表面,我的意见就是要落实到人落实到户,要保证每一位煤矿工人都了解我们政fu的政策,要让每一位煤矿工人都理解和支持我们政fu的政策。这次宣讲团要实行从上到下的责任到人政策,由市委市政fu领头,下面的县、镇、村都要逐级参与,走村进户,在年前要把工作完全完成,实行奖罚制度,把这个定在今年各级干部的考核名单里面。另外,要在电视、报纸上面重复多次地宣传我们的政策,在村一级,我们要发扬我们党的传统手段大字报和宣传语录的作用。另外的第二手就不需要多做说明,对于那些极个别的煤矿业主,我们要进行彻查,如果他们一切配合政fu,我们不需要多说,该怎么就怎么样。如果依旧要与政fu对抗,我们就要根据现存的法律手段,只要他又违法的地方,一切按照法律从严处理。我这就是我的意见,大家都说说吧,看看有什么不同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