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还做,也不怕闪着腰。【】.”阿依古丽实在是听不下去了,骂了句,便主动退出能够听到声音的卧室,跑到浴室洗澡去了。
而墙的另外一边,刘伟名此刻没时间理会自己的动作是否太过大,而张云佳也没有精力去管自己的声音是否过大。
俗话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在张云佳来了好几个回合依旧战意未减的时候,刘伟名终于坚持不住率先败下阵来。在一阵舒爽之后,刘伟名把自己的身子沉沉地压在了张云佳的身上,两人开始急促地呼吸着,两人连说话的声音都没有,只剩下沉重的呼吸声和满身的汗水。
一直等了良久,刘伟名才翻出自己的衣服,拿了包烟,点上一根靠在床头上抽着,这是他的一个习惯了。
“都被你给弄死了,大白天的,也不怕被别人看见。”张云佳转了个身子,抱住刘伟名的手臂说着。
“被谁看见啊?这可是在自己家里面,除非就是你的声音太大了,让隔壁的给听到了,这还有可能。”刘伟名笑着又抓了一把,开着玩笑道。他只是在开玩笑,但是他没有想到,他的这句玩笑话其实就是事实,他们俩已经被隔壁的阿依古丽给听的清清楚楚。
“讨厌啊你,这还不是要怪你,就像是三年没尝腥的猫见到鱼一样,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劲,都快被你给弄死了。”张云佳被刘明自强说的都不好意思了,低声骂着。
“这也能怪我吗?我确实就是只三年没尝腥的猫,你算算我来这都多久了,我也是有需要的。虽然我很想,但是我还是恪守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任凭外面的花花草草怎么向我招手,我都是轻身飘过。”刘伟名非常不要脸地说着。
“很多花花草草?”张云佳再次问道。
“呃,这个怎么说呢?也不是很多,但是总是会有那么一两朵的,你也知道,现在这个社会成功男人总是那么抢手的,特别是你老公是这种成功男人当中的典范,要是没有人来抢那就奇了怪了是不是?”刘伟名再次不要脸地说着。
“真不要脸,懒得理你了。”张云佳白了刘伟名一眼,然后问道:“现在几点了?我真的累了,想睡一会儿。”
刘伟名看了看时间,然后道:“你睡吧,时间还有,我等下叫你。”
张云佳点点头,然后便开始睡觉。
其实,每次欢爱过后,刘伟名都是困的要命,但是这次,刘伟名确实一点睡意都没有,靠在床头上慢慢地抽完一根烟,实在睡不着便下床穿好衣服。睡不着的原因是因为他想了很多问题,看到张云佳便想到了自己的孩子,想到孩子却又想到了远在香港的秦思思好那个女儿,再然后,也就想到了许岚。想的越多,心里也就越压抑。
就在刘伟名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话进来了,刘伟名揭开手机看了看,是远在欧洲的张语嫣给打过来的,这丫头打过来准没好事。刘伟名心里想着,这丫头也真会添乱,看了看已经睡熟了的张云佳,刘伟名便拿着手机走到阳台边接着电话。
“喂。”刘伟名故意没有说其它的。
“喂什么喂啊,连我的号码都不记得了呀?还喂呢。”张语嫣在对面非常不满地道。
“我接谁的电话都要喂啊,这与记不记得没关系,是两回事。怎么了?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刘伟名笑着问道。
“这个时候怎么不能打?是不是身边有其它女人所以不方便呀?老师交代?”张语嫣疑惑地问着,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第六感还是很强大的,这么猜也能猜中。
“没有,我在办公室上班呢,你有什么事就快点说,我这里还有一堆事情呢。”刘伟名准备快战快决,不想与这小丫头片子扯太多,张云佳还睡在房间里呢,虽然他自己与这丫头并没有实质性地发生什么,但是让张云佳知道,总归不是什么好事。其实,刘伟名这也是一种做贼心虚的心理。
“喂,刘伟名,我发现你现在对我是爱理不理了,说好了每周给我一份邮件,结果半年了我才收到一份邮件,电话是一个都没有。现在我给你打电话你又说有事,你是不是嫌我烦了。”张语嫣不依不饶地说着。
刘伟名没有烦,反而笑了笑,小女孩子都是这个样子。
“没有,哪有的事情。我这边确实是在办公室,我没给你发邮件打电话是有原因的,第一是我不想打扰你的学业,你去那是去学习的,而不是去干别的,你的全部精力都应该放在学习上,是不是?另外咧,我这边工作确实是非常忙,不知道你有没有关注国内的新闻,我所在的白山市刚被国家定位为西南区域经济中心,你应该可以想象的出,要把现在白山这个破破烂烂的样子建设成像浅圳一样的国际性大都市有多少事情需要做,我这个市委书记有多么忙你应该可以想象的出来是不是?”刘伟名随意地回答着。不过,张语嫣说的倒是都是真的,自己还真的没有怎么回过这丫头的邮件,倒是这丫头的邮件每隔上一段时间就有一份,详细地介绍了她在那边的生活和学习情况,还有有图有真相的。另外,也就是诉说一下她对刘伟名的想念。不过,每次读到这一部分刘伟名都是直接跳过去。
“我看了啊,所以我才没有怎么打扰你嘛,可是你也不能一直都不理我啊,难道你下班回家了没有时间吗?睡觉前也行。”张语嫣继续就这个问题与刘伟名那个争执着。
“我的大小姐,我这边晚上睡觉的时候不正是你在上课的时候吗?我总不能打扰你学习嘛。好了,就不要再说这个问题了。说说看,你打电话给我是什么事啊?”刘伟名打断了这个话题问着。
“没什么事啊,就是想你了,想听听你的声音。你知道我这边现在是什么时间吗?我现在可是一大清早,我特意起了个早给你打电话的。”张语嫣非常不爽地道。
“好了好了,是我不对,不过我这边确实有事情,你有什么事情就赶紧说吧,要不我们就在邮件里面说吧,好吗?”刘伟名赶紧催促着。
“那好吧,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这边马上过新年了,放假了,我准备放假回去去你那里,你欢迎吗?”张语嫣很高兴地说道。
“啊?又来我这?”刘伟名这时开始有点大脑冒汗了,上次来把刘伟名给整的生不如死,这次又还要来。刘伟名一想到张语嫣来了的场景就全身起鸡皮疙瘩。
“喂,你什么语气啊?什么叫又来你那?你是有多嫌弃我啊,算了,不去了。”张语嫣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刘伟名也意识到了自己语气的错误,笑了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我了。只是,年前这段时间你来了也基本上见不到我的。不知道你观察过你爸没,你见过你爸在每年过年前有时间在家吗?要不这样吧,你明年放暑假的时候再来吧好不好?要不这次你回来我到广北去看你,反正我也要去那边给你爸妈拜年的,你说好吗?”
“刘伟名,你怎么能这个样子对我?”张语嫣非常委屈地说着。
“怎么了?”刘伟名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地问道。
“你知道我多久前就在开始计划这件事情了吗?我都跟你挑选好了礼物,准备回国就去你那送给你的。”张语嫣可怜地说着。
“那也没办法,干我们这行的就是这个样子,一过年就没个闲,也没个自己的时间。好了,不跟你聊了,我这边有事,不能让别人等的太久了。就这样吧,有时间我再打给你“王文超说着,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刘伟名回到房里看了看还在熟睡当中的张云佳,笑了笑。随后便上了会儿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自己的手机再次响起来,是王婷婷提醒自己,已经有两位到了都市山庄了。刘伟名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已经有点暗,随即便把还在熟睡当中的张云佳给叫醒,简单地洗漱,张云佳又重新换了套衣服才出门。而就在他们下楼后不久,隔壁的阿依古丽也当开门慢慢地往下走。实际的情况不是爱依古丽与刘伟名他们有多默契,而是阿依古丽是听到刘伟名这边关门了之后等了一会儿才出去的,为的就是不想与刘伟名夫妇给撞上,但是,实际的情况却并没有如阿依古丽的愿。
就在她刚下楼的时候却正好碰上了正在上楼的刘伟名和张云佳,原来,下楼之后,张云佳才发现自己的手机没带,落在了家里,所以张云佳和刘伟名才重新返回来拿手机。”古丽,你还没去啊?我以为你到了呢?“刘伟名抬头就看到了下楼的阿依古丽,笑着说道。
阿依古丽看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刘伟名夫妇,心里没来由的慌乱,脸上也表现出了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是啊,正准备出去。”呆了一下之后,阿依古丽才说道。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想碰见刘伟名夫妇,实际的情况是她现在就是去赴刘伟名和张云佳的约的,但是,她就是从心里不想也怕与刘伟名和张云佳碰上。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的市委副书记,阿依古丽,就住在我们对门,而且,我与她也是老朋友了,他是我在中央党校的同学,今年刚刚调来白山不久。”刘伟名转脸向张云佳做着介绍,然后又对阿依古丽道:“这是我的妻子,张云佳。”
“你好,古丽书记,没想到你这么年轻漂亮,真是年轻有为。”张云佳笑着走上两步台阶向阿依古丽伸出手。
“没有没有,你才是真的漂亮,刘书记太有福了。”阿依古丽有点慌乱地同张云佳握着手,也恭维地说着,实际的情况是,她确实没有想到张云佳竟然这么漂亮,漂亮的让她第一次有点嫉妒,漂亮的让她第一次有点觉得不甘。这种想法一从心里冒起,就让阿依古丽自己觉得有那么意思恐惧,因为她完全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冒出来。
“古丽,你等一下,让司机不要来了,坐我的车一起过去。我自己开车,没让司机开了。这样省的麻烦。”刘伟名笑着道。
“不??不??了,我已经叫了司机了。”阿依古丽连忙拒绝,她听到刘伟名的话后第一想法就是拒绝,连自己拒绝的原因都没搞清楚。
“等下让司机回去就是了,我们一辆车过去还给政府省钱了,是不是?你们俩在这等一下,我上去拿个手机就下来。”刘伟名对张云佳和阿依古丽说着,然后就直接上楼去了。
刘伟名一上楼,阿依古丽就觉得很尴尬,甚至于不敢去看张云佳,她有点害怕张云佳,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就像是小三遇见了正妻一样。但是阿依古丽觉得自己完全没必要怕,第一,自己与刘伟名发生了不正当的关系这件事情张云佳肯定是不知道的,因为没有哪个男人会蠢到把这种事情告诉自己的妻子。第二,即使张云佳知道了又怎么样?发生那种关系是刘伟名强迫自己的,是在自己不清醒的状态之下发生,照这么说,自己才是最大的受害人。自己又没有与刘伟名偷q,自己怕什么?虽然阿依古丽这么想着,但是这种感觉却依然存在,没有丝毫改变。阿依古丽最后只能在自己心里叹了一口气,暗叹自己已经没有救了。
“古丽书记是少数民族吧?”张云佳笑着问着阿依古丽。
“对,我是维吾尔族的,新疆人。是不是觉得很惊讶?事实上我没到一个地方,第一眼见到我的人都会觉得惊讶。”阿依古丽看到张云佳的笑容,那种不安的感觉也好了很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