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书记,我在这里就代表我们几个兄弟对你的一个做法提出抗议,嫂子要来的消息你之前竟然一点风声都不透,哪怕告诉王秘书给我们露一点点风声也行啊,我们也好到岭山去接机。.现在弄得,嫂子,这次实在是对不住了。”池民天当先说着,说的是抗议,其实就是在拍马屁。
“你们太客气了,你们都有工作要忙,岭山到白山也很近,坐车挺方便的。你们可都是白山的栋梁,你们要是因为去接我而影响了白山的发展那伟名可是会怪我的。”张云佳笑着说着。
“看嫂子说的什么话,知道嫂子你要来,我们肯定会提前把工作都安排好啊。”姚宏也接过话。大家你一言我一言,大部分都是在恭维着张云佳,反而一旁的刘伟名却只成了配角。而阿依古丽则是一个人淡淡地坐在那里。她的性格一直如此,所以,也没有太多人和她说话,本身今晚的主角就是张云佳。
没多久,王婷婷就进来了,然后开始上菜,菜都是王婷婷点的,而且基本上都是根据刘伟名的口味点的菜。跟着刘伟名的时间久了,刘伟名喜欢吃什么菜不喜欢吃什么菜她心里都是非常的清楚。
“我先代表我妻子敬大家一杯,她喝不了酒,所以这个酒就我来代替。同样,各位女士就喝饮料就行了,不过,咱们男人们这酒杯可得倒满,绝对不允许投机倒把的存在。”刘伟名等菜上齐了首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说着,接着道:“我这杯酒代表我妻子感谢各位的赏脸,在座的各位虽然说都是同事,按照职位分工来说都是受我领导的,不过,今天坐在这里的我刘伟名都是当做朋友当做兄弟看待的。当然,这话从我这个身份的嘴里说出来不太合适,但是,因为我把你们当朋友当兄弟所以我也就不去考虑什么合适与不合适了。大家在一起工作就是缘分,工作上和私人感情上能够投机就更是一种缘分。来大家干一杯,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也祝我们大家家庭美满。”
刘伟名说完之后,自己带头喝了一整杯。然后放下杯子,等到大家都喝完了之后又接着说道:“在大家正式开动之前我先和大家说明一个情况,也算是给大家定一个规矩吧。我爱人过来了,咱们这个圈子里面有一些不成文的规矩,这个我知道,不过,我想打破这个规矩。我妻子来了,大家看得起我们两个,有时间约在一起吃个饭打个牌,这很好,增进感情嘛,无论是工作还是个人都是需要的。但是,像其它方式的送礼啊什么的就不必了,我把大家当成朋友看待,也希望大家在工作之外的时间里把我刘伟名也当做朋友一样看待,请客送礼之类的东西就太过于见外了,同样,也不适合我们坐在这里的人去做对不对?我刘伟名虽然不是什么刚正不阿铁面无私的人,但是我确实不喜欢请客送礼这一套。同样的,今年过年也是这样,大家记得我刘伟名,看得起我刘伟名,过年的时候给我一条短信一个电话我刘伟名就感激不尽,像其余的礼数就免了吧。还是回到我刘伟名以前经常说的一句话上面来,大家把自己的工作干好干出成绩,比给我刘伟名送什么贵重礼都要好,我都要来的更加高兴。好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来,大家开动吧,不要客气,我难得做一次地主,大家可以拿出当年我们国家打土神斗地主的精神来吃,我可先说好,吃我刘伟名的大户的机会可不多,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大家抓紧机会赶紧吃吧。”刘伟名一边说着一边开着玩笑,然后开始吃着。
因为有女宾在,这群男人们吃饭也就没有平时那么**了,不过,气氛却依旧热烈。但是,与大家的热闹不同,阿依古丽始终都是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吃着菜,除非有人端着杯子向她敬酒,她才意思一下的说几句话喝杯饮料,其余的时间大都是沉默的。无乱桌子上的众人在讨论什么,她基本上都不参与。平时的阿依古丽在酒桌之上,虽然也不怎么说话,但是却也会偶尔说上几句,像今晚这种完全自己一个人吃自己的情况很少出现。觉察到这一点的人不多,但是刘伟名和张云佳都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刘伟名发现是因为阿依古丽的与以往不同,而张云佳的发现却完全是因为她作为一个女人的直觉,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漂亮的女人似乎今天不太正常,见到自己之后似乎有些紧张和压抑。
“古丽书记,多喝点这个汤,这个汤味道不错,而且,对于我们女人来说,这是个不错的东西。”张云佳对就被安排坐在自己身边的阿依古丽说着,然后亲自给阿依古丽盛了一碗汤。
张云佳的举动让阿依古丽有点受宠若惊,她没有想到刘伟名的老婆会亲自给自己盛汤。连忙客气地拒绝着:“谢谢,我自己来就行了。”但是张云佳还是给她盛了一碗汤。刘伟名虽然还在和几个男人聊着天,但是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这边了。
“真是谢谢你了,你太客气了。”阿依古丽从张云佳手里接过汤之后道。
“谢什么,你是伟名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嘛,别太客气了,太客气了就生分了。”张云佳笑着道,然后又说道:“其实,我有事求你。你看,我家里面还有孩子和老人要照顾,另外,我自己还有个公司,根本就没有时间到这边来照顾伟名。他这个人,看起来很细腻,其实一点都不,就像个孩子一样,连基本的照顾自己都不太会,另外,在性格上也不太好。脾气倔性子直,因为这个脾气性格,他这些年工作得罪了很多的领导,也受过很多的苦。与他们不一样,我可以看出来,你和伟名是真正的朋友,他们都在奉承伟名,而你没有,而且,我也知道,刘伟名不是一个洗坏摆领导架子的人,所以,我希望你以后能够帮我稍微照顾一下伟名,另外,在他又闹脾气的时候帮我劝一劝他。
阿依古丽惊讶地望着张云佳,她都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她实在没有想到张云佳会请自己帮这么一个忙。想了半天,阿依古丽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张云佳的话,最后问道:“你不在这里生活了?”
张云佳摇了摇头,然后道:“我过了元旦就回去,孩子们在家要人照顾,孩子还太小,我婆婆也就是伟名的妈身体不太好,我不能离开太久。另外,到年底了,我公司那边的事情也比较多,脱不开身。其实,我也曾想过把公司给关了或者找人代理,带着家人一起来这里生活,不过,伟名不答应,说这里各方面条件都不是很适合居住,起码教育条件还不太好。他跟我说过,他现在正在全力整顿教育的问题,不过,教育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见到成效的,所以,后来我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阿依古丽点了点头,然后道:“刘书记确实是非常重视教育这一块,因为教育的事情,他还与有关领导拍过桌子,他是一个纯粹的人,真性情的人,像他这种人如今在官场里很难见到了。如果时机合适,能劝他的我会尽量劝。怎么说呢,刘书记其实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可能你不知道吧,当年在党校学习的时候我突然疾病还是他把我送去医院的呢。其实我想,有机会的话你还是可以多过来走一走玩一玩。”
“那就真的谢谢你了,其实我也想,只是实在是没有办法啊。关于你们在党校的事情他还真的没有跟我说起过,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工作上的事情他从来不会在家里说的。对了,你丈夫怎么没来?你也是一个人在这边工作吧?”张云佳旁敲侧击地问着。
张云佳一说完,阿依古丽的脸色立即就变了,很久之后,阿依古丽才说道:“我没有丈夫。”
张云佳瞪大了眼睛,望着阿依古丽非常不对经的表情大概也猜到了什么,很明智地没有再问什么,而是带着歉意地说道:“对不起,不好意思。白山这边有些什么好玩的地方吗?在这几天我准备好好走一走玩一玩。”
“这个我还真的不是很清楚,我来这的时间也不长,而且因为工作的原因出去的机会也少。”阿依古丽回过神来淡淡地回答着。
饭局就这样结束了,结束之后当然是众人抢着去接单,最后还是刘伟名给下了命令,让他们统统都先走。
刘伟名拿着一叠钱递给王婷婷,让王婷婷去把单买了。
王婷婷点头然后便去了,没多久,王婷婷又拿着钱包过来对刘伟名说道:“刘书记,您的钱没花掉,别人说这一桌子的钱他们老板已经买了单了。”
刘伟名皱了皱眉头,他没有想到王春龙竟然知道是自己来这里吃饭,他觉得很奇怪,自己又没有亮出身份,更加没有用他给的贵宾卡,而且也没见到王春龙,王春龙怎么会知道自己呢?不过随即想了想,一个成功的商人总是会有他的独到之处的。想了想,也就释然了,然后道:“人家不收钱那我们就走吧。”
坐在了车上,刘伟名这次是尽职尽责地当着司机,车上的三个女人,一个是自己老婆,一个是自己的副手一个是自己的秘书,说起来都算是与自己关系亲密的人,其中老婆张云佳就不用说了,那是与自己亲密的不能再亲密的人,而副手阿依古丽也是与自己有个春风一度关系的,而唯一一个没有与自己发生过的就是秘书王婷婷了。本来王婷婷是要自己打车回去的,不过刘伟名想到这大晚上的让一个女孩子独自回家总不是那么好的事情便就让王婷婷上车,先送她回家。一个市委书记变成了一个司机,刘伟名没有觉得丝毫的沮丧,反而很享受。因为车上的三个女人,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是百里挑一的大美人。而此时的车子里面也是香气环绕,让刘伟名有点心旷神怡。
“古丽,你在宁山县蹲点蹲了这么久我问你个事情,你实话跟我说。王明杰到底怎么样?”一边开着车刘伟名问着阿依古丽。
“你是指哪方面?态度还是工作能力?亦或是生活方面?”阿依古丽不明白刘伟名究竟要问什么。
“各方面,我想看看这小子到底能不能担当大任。跟你说句心里话吧,我其实非常看好他,他的性格天生就是一个当官的料,我把他放下去而且特意放在了宁山县就是有锻炼他的意思。他在机关单位干了很多年,但是,却从来没有主政过一方。我现在第一是担心他的工作能力能不能胜任,主政一方与在机关单位干不是一个概念,而且,宁山县本身水就深,我想看一看他到底能不能在那里站稳脚跟。第二点,我是担心他的意志不坚定,权力大了,手中可以支配的资源就多,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诱惑肯定不少,我想看的就是他能不能抵御住这些诱惑。如果两者都能够达到的话那说明我刘伟名的眼光不错,如果不行,那他也就只能是这个样子了。”刘伟名慢慢地说道。虽然王明杰来向自己汇报工作的次数不少,但是刘伟名却没有认真地向他问过这些问题,刘伟名想看的是一个人的本性,而这些问题显然不是能够从王明杰嘴里能够得出来的。长期驻守在宁山县的阿依古丽显然是个很好的对象。
“我又不是纪委,他自身有没有问题我哪知道?我只能说说他的工作能力,说句心里话,我很佩服他,他是你亲自点将去宁山的,也是你亲自点将让他以副县长的身份主持县政府的全面工作。除了身上打着你刘伟名名字的身份之外,他是单枪匹马去宁山县的,宁山县的班子里面水很深,而且很排外。不过,王明杰在宁山县却站稳了脚跟,虽然还不是曹先壮的对手,不过,我想更他一点时日和机会,他一定可以掌控住宁山县的局面的。他的工作能力和手法大部分我都很认同,毕竟是老同志了嘛,对于一些事情的把握很到位。”阿依古丽冷静地说着。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道:“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古丽,你主管这组织工作,以后多暗中考察一下他。如果觉得他各方面都合格的话我的想法是明年就让他正式主持宁山县政府的工作吧,宁山县本来就不是一个稳定的地方,县长的位置老是空着长此以往,很容易出问题。你的意思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