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阿依古丽也点着头,然后道:“我支持你的想法,不过,我个人认为宁山县最需要动的是曹先壮。这里没有外人我就实话实说了,我在宁山县,也间接地接触了一些事情,据我所知,宁山县很多事情都与曹先壮这个县委书记有着直接的关系。当然,煤矿事故发生之后,市里对宁山县班子进行了调整,这让曹先壮现在收敛了很多,不过,明面上的事情是没有了,但是暗中的事情却依旧在进行着。这就是宁山水深的根本原因,也是工作的最大困难所在。我个人觉得,曹先壮不适合再呆在宁山县工作了。我也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要动曹先壮可能会引起整个宁山县的反弹,我想,明年应该可以开展一把手交流工作,时间定在半年或者一年都行,先把曹先壮给调出来,换一个异地的县委书记过来,这样就能够给王明杰腾出时间和机会,也不会引起宁山县的反弹。这是我认为解决白山目前情况的最好办法了。”
刘伟名听过阿依古丽的话之后,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继续开着车。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妥之处?”阿依古丽敏锐地发现了刘伟名情绪的不对,问道。
“没有,只是我个人有一些担心罢了。其实你说的这个办法在最开始调整宁山班子的时候我就想过了,最后我还是否定了,因为,我觉得这不是最稳妥的办法。曹先壮在宁山的根基有多雄厚想一想就知道了,要动曹先壮就算是我,也要先认真的掂量掂量。说句心里话,我不敢动曹先壮,起码是现在不敢动,动一个曹先壮不要紧,我怕的是会导致整个宁山县的崩溃,我在暗中有过调查的,这么说一点都不为过,就是因为这,我当初把县长这个位置给空出来,也没有动曹先壮分毫。并不是说我怕曹先壮,而是说我觉得有更好更稳妥的办法。我认为,宁山的情况一定不能急,如果现在要把曹先壮给交流出去,那么傻子都知道这是明显的要对他下手了,他能不狗急跳墙吗?当然,如果布置的好,宁山当然翻不了天,但是无疑会给宁山的稳定和经济带来很大的影响。我觉得,我们慢慢来,采用从下至上的办法要好的多。我与曹先壮谈过几次话,我伟名地告诉过他,让他支持王明杰的工作,我这是给了他一个明确的信号,那就是我要扶持王明杰。明年吧,明年纪委那边会查处一批与煤矿有染违法乱纪的官员,其中,宁山肯定是会成为重点照顾对象的。我查这一批,曹先壮肯定会急,但是绝对不会跳墙,因为他肯定会想到这是****,会想到我这是给王明杰顺利在宁山站稳脚跟助阵的。当宁山整到一批、重新换上一批之后,然后再在局部换一批,到那个时候,宁山的局势就不是曹先壮说了算的了,他那个时候也没有任何可以跳墙的资格。人都有一个共性,但凡有一丝机会,都不会想到拼命。古代有个很著名的战例,叫做围三打一,包围三面,而故意留下一面,因为留下一面,敌人就会想到自己还有退路,就绝对不会拼命守城的,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撤退逃跑,而我们只需要在他弃城逃跑的路上等着就是了。而这个也是同样的道理,这是人的共性。”刘伟名一边开着车一边慢慢地说着。
一边的张云佳和坐在后面的王婷婷都只是听着,并没有说话。
“或许吧。”半响之后,阿依古丽也点了点头,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然后道:“看不出来,你对心理学还有研究。”
“我喜欢看史书,这些书籍看得多了总是会学到一些东西的。特别是三国演义,我看了很多遍,的确是旷世奇作,里面包含的道理博大精深。”刘伟名有点自卖自夸的嫌疑。
说着说着,车就直接开到了王婷婷所住的地方,王婷婷打完招呼下车之后,刘伟名才把车往自己住的地方开着。
三人同时上楼,然后打了招呼之后,各自进了各自的家。
“累不累啊?老婆。”一进屋,刘伟名便热情地抱着张云佳问道。
“累,不过不是吃饭累,而是下午被你折腾的累,我到现在还感觉全身无力呢。”张云佳幽怨地埋怨了一下刘伟名说着。
“瞎说,下午明显是你折腾我来着,我到现在腰还疼着呢。别人都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这句话真的是真理啊。做男人,真是太累了。”刘伟名不停地发着感叹句。
“要死啊你,嫌累你以后都不要做了。”张云佳打了刘伟名两下后说着。
“那不行,适度健康有益于身心健康。再说了,我也不能让你守活寡啊不是。”刘伟名非常不要脸地说道。
“去死啊你。”张云佳被刘伟名的不要脸言语跟弄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两人都有点累的坐在了沙发上看电视,张云佳像个小女孩一样倒在刘伟名的怀里。
“伟名,我问你个事呗。”张云佳突然抬起头来问着刘伟名。、“什么事啊?你问吧。”刘伟名一边抽烟一边看着电视里的新闻,随意地说道。
“就是关于隔壁的你们那个女副书记,她家庭关系是不是不太和睦啊?”张云佳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刘伟名惊讶地望着张云佳,然后问道:“你怎么会有这么一问?”
“我猜的,今天我们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夫妻之间的事情,她说我应该经常来这边陪陪你,然后说着说着我就问她关于她丈夫的事情,问她她丈夫在不在白山这边工作。她一听到这句话脸色都变了,整个感觉瞬间就不一样了,然后有点言不由衷地说着她没有丈夫。我猜想,她与她丈夫之间的感情肯定不是很好。”
刘伟名看了看张云佳,随后才慢慢地说道:“这次你猜错了,她与她丈夫的感情非常好,两个很相爱。”
“真的?那就是我想多了,不过,我当时明明就感觉她立即就变了脸色,我当时自己还吓了一跳,以为自己问到了她什么不该问的问题呢。现在看来是我想得太多了。”张云佳随即说着。
“你又错了,你确实是问了一个不该问她的问题,这个问题是她的禁忌。”刘伟名再次叹了口气说道。
“啊?我都被你搞晕了,有什么事情你一次性说了行不行,吊我胃口。”张云佳不满道。
“哎,看来还是那句话,八卦是女人的天性,不管是谁,只要是女的就一定喜欢八卦。这是别人的家事,你这么操心干啥呢?”刘伟名无语了。
“什么八卦?我就是觉得你跟她之间有问题,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而且还是老朋友,现在又是你的手下还住在隔壁,按照一般的逻辑分析,你们俩之间肯定是有问题的,所以,我肯定要把她的事情调查清楚。”张云佳也在为自己的八卦找着借口。
“还一般的逻辑分析,你这是什么逻辑啊?一个女的住我旁边就一定与我有关系,那还得了啊。你说的我比那瞪谁谁怀孕更加夸张了。”刘伟名郁闷地说道,但是,却不得不佩服,张云佳连这也能猜到。
“就凭你当年身边有老婆还是没办法抵御住我的这种逻辑。”张云佳有点不讲理地说道。
张云佳这么一说,刘伟名当即投降,然后道:“我说,还不行嘛。”刘伟名停顿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道:“其实,她是个挺可怜的女人。新疆人,在北京读书,认识了男朋友,男朋友家里是大官。之后,两人经历了重重困难才走到一起修成正果,而且都进了政府部门工作。丈夫因为工作原因常年在国外。好不容易,丈夫有了升职的消息,以后就可以在国内生活,就在这个时候却在国外发生了意外,因公殉职了。哎,所以我才说,你的猜想全都是错的,她很爱她的老公。她本身在北京工作,就是因为受不了这个打击才跑到这个地方来上班的。”
张云佳听过之后也瞪大了眼睛。
“我与她老公还见过,一起吃过一顿饭,是我在中央党校学习的时候。有一次,她突发阑尾炎,我见到了,把她送到了医院。她老公后来回来坚持要请我吃一顿饭。她老公是一个不错的男人,很文质彬彬,长的也很帅,最主要的是对她很好。我一开始,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刘伟名再次叹息地说着。
“原来如此,她真的是挺可怜的。”张云佳点着头道。
“没办法,世事无常,谁又能料到以后的日子会是怎么样呢?我们能做的,无非就是多珍惜一下眼前人吧。”刘伟名也发出了一声感叹。
张云佳也点了点头,显然还在想着阿依古丽的故事。
不过,没多久张云佳就又回过神来道:“不对,这样子就更加的有问题了。”
“又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刘伟名郁闷地问着。
“你的意思就是她现在是个g妇,而且,还是处在最伤心最需要人安慰关心的时候,而你作为她在白山唯一的一个熟人,还是住在隔壁的熟人,这种桥段网络小说里面经常出现,一般都是你去安慰,然后她便爱上了你,最后,在一个风月交加的晚上,就直接安慰到了c上去了。你说,是不是有这种可能啊?”张云佳笑着说道。
“我觉得唯一的可能就是我下午还没有喂饱你,让你脑子里面还有那么的闲心思去关心网络小说。”刘伟名狠狠地说着,然后再次把张云佳抱了。
当夜,好几个女人都没有睡好。第一个便是张云佳,因为刘伟名留着一口气存心要报复张云佳对他的不信任,所以,一晚上都在被刘伟名玩命地折腾着,所以,都没怎么睡好。第二个便是住在隔壁的阿依古丽,房对房的两间房子,由于老式房子隔音效果很差,所以,阿依古丽一晚上都没有睡。而另外一个一晚上都没有睡好的就是王婷婷了,张云佳的到来,让王婷婷的心里也起了波澜,与阿依古丽的不同,王婷婷自很久之前就发觉自己爱上了她的上司——市委书记刘伟名。她不是因为刘伟名的权势而爱上刘伟名,她不是一个趋炎附势的女人。而要说她为什么爱上刘伟名或者爱上刘伟名什么了,她又说不出来。其实,爱是一种说不出来为什么的东西。
王婷婷知道,刘伟名身边有很多的女人,就她能够猜到的,就有在江南省见到的尚妍黛,虽然她并没有看到过刘伟名与尚妍黛之间的亲密接触,但是,凭直觉,她能够猜到刘伟名与这个女人肯定存在着某种关系,起码以前是存在着的。然后,她见到了许岚,对于许岚与刘伟名之间的关系,刘伟名几乎是没有回避过王婷婷的,他与许岚之间的关系在王婷婷面前一清二楚。再然后,王婷婷知道的就只有刘伟名的老婆张云佳了。即使,知道了刘伟名有着这么多的女人,但是,王婷婷也一样地爱着刘伟名,她对于这一切都不在乎。她无时无刻不想着与刘伟名靠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刘伟名。她想时刻都呆在刘伟名的身边,照顾他,幸运的是,她是刘伟名的秘书,她有这个权力除了下班之外的时间里一直跟着刘伟名,照顾他。而越是这样,她就越来越陷进了刘伟名的温柔里而不能自拔。她的脑袋这一整天都是在想着刘伟名。听到张云佳的到来,一开始王婷婷并没有什么,她很喜欢张云佳,所以一开始是高兴的。直到自己下了刘伟名的车,看到刘伟名与张云佳坐着车离开,她的心里突然涌起了一种寂寞的感觉。回到冰冷冷的家,摸索了半天找到开关把灯开了,房间里面带着寒意的冷让她打了个寒颤,孤零零的房间没有一丝暖意,更别说温暖了。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的王婷婷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尝着那苦涩的咖啡想着自己的心思发着呆。她在想着刘伟名是否注意过自己,是否喜欢过自己。不过,清楚了解刘伟名的她知道,刘伟名只是把她当做一个秘书,或者说当做一个小妹妹一样的看待。虽然刘伟名对自己偶尔也会开一些有点带色的玩笑,但那也只是玩笑,她知道,刘伟名对自己从来没有过其它的想法。她很懊恼,也很失望。不过最后她还是笑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她王婷婷起码有三百天是与刘伟名呆在一起的,而张云佳不可能与刘伟名呆的时间比自己久。想到这,王婷婷又开心了起来。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就躺在了床上,以为自己可以安安心心睡个好觉的她再次失望了,因为她的脑海里还在想着刘伟名,想着刘伟名与张云佳现在在干着什么,随即她便想到了,其实这个问题不用想也知道,久别重逢的两夫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能干什么?除了身体有问题的,基本上都会在做同一种运动。想到这,王婷婷再次觉得难受,在床上翻来覆去着,久久不能入睡。
元旦节前的几天刘伟名很忙,虽然刘伟名很想抽出时间来陪张云佳,但是,却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有时候甚至于晚上也得出席一些活动,这些活动也大多都需要他亲自出场,不过,作为以前在这个行业里呆过的张云佳很理解刘伟名,当官的,有时候就像是在江湖里飘的人,身不由己。
刘伟名在元旦节前的一天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对着白山电视台的镜头给全市人民送上了一个新年的祝福,然后对于当前一年白山市委市政府各项工作的成绩做了一个汇报,然后对白山来年的工作计划提出了一些展望。把这个活动做完了之后,刘伟名才带着张云佳一起飞回了林阳。到达林阳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八点了。
本来张云佳是想陪刘伟名在白山过元旦,但是,刘伟名觉得这个节日还是家人在一起过的好,所以,临时带着张云佳回来了。到机场的时候是金倩自己开车过来接的。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金倩看到张云佳后便问道。
“某些人嫌我在那碍事,所以,趁着元旦节这个借口,迫不及待地就把我给送回来了。”张云佳也笑着对金倩说着。
“天地良心,我只是想我妈想孩子了好不好?”刘伟名叫苦着,然后便都上了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