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回到家的时候,刘伟名母亲已经亲自下厨,准备好了一桌子的菜,两个孩子正在不停地打闹着,其乐融融地吃了一个晚饭,这种感觉刘伟名很久没有体会到了,刘伟名母亲也笑的合不拢嘴。.
吃了晚饭,刘伟名照样要出去散会儿步,随后,金倩跟了上来。
“林阳变化挺大的,新一届的领导班子决心很大,不过,这都是得益于爸当年的战略。把城市分区,工业区迁出去,主城区主要作为商业区和居住区。让整个城市的设计更加的合理,环境也变的越来越好。”刘伟名一边散步一边说着,这都是这几次回林阳时刘伟名的一个感想。
金倩点了点头,然后道:“爸这一生都在为人民为工作活着,其实,说句心里话,他不是一个好父亲一个好丈夫。我从有记忆的时候起,他就几乎每天都在忙,连在家的时间都非常的有限。当我开始懂事的时候,我很不能理解我爸,家里不缺钱,他为什么要这么拼命的工作?一直到我很大的时候我才渐渐的明白他,他是一个很纯粹的人,几乎没有多少的私心。其实,有时候想想也觉得挺悲哀的,爸这一身帮过很多人,提拔过很多人,但是,当他走了之后,却连个给他上坟的人都没有,有时候想想,挺为他感到不值的。”
“现在的人,特别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大多看到的只有眼前的利益,谈感情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而且我想爸也不需要他们来拜祭,爸当初提拔的这些人,大多都是有能力有想法的人,爸不是在为自己提拔他们,而是在为党为国家提拔。爸生前就不喜欢别人常来打扰,家里也基本上都是闭门谢客的,他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刘伟名缓缓地说着,然后又道:“我想,爸唯一担心的就是这个城市,这个城市是否能够按照他当初的构想发展壮大这是他的一个未完成的心血。现在看来,一切都还是按着爸当年的构想在运行着,只是,爸花了毕生心血才完成的事被别人给捡了现成的政绩。不过我想,爸应该还是高兴的。”
金倩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牵着刘伟名的手。
“我很多东西都是爸当年教我的,但是,我有一点他身上最珍贵的东西没有学会,那就是无私。我虽然当官不为钱也不为利,完全只是为了展现自己的能力,但是说到底,我还是在为了自己。而爸毕生所作所为全部都是为了国家和人民,我跟爸比起来差的太远了。有机会的话,咱们去一趟爸的老家,看看老家需要些什么东西,我们就当是为了爸,给家乡人民做一点力所能及的贡献吧。”刘伟名再次说着。
金倩依旧点头。
“公司那边的情况现在怎么样?”刘伟名转过脸来问金倩。
“还好,运行的不错。不过,是需要进行运营方向的转变了。以前主要经营对象都是选择在林阳本地,现在看来,林阳也已经饱和,可能,明年开始,会逐渐加大对周边二线城市的项目投资,这样才有发展的持续性。”金倩淡淡地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随后道:“其实,可以选择到白山那边去发展,白山的发展前景很好,只要不出意外,回报率应该是非常高的。”
金倩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如果你不在那边主政的话我可能会有这个想法,但是,你在那边主政我就不去了,这样对你不好,很容易成为别人攻击的对象。不只是我这么想,云佳也是这么想的。我们不缺钱,公司也运行良好,没必要给你的工作造成麻烦,得不偿失。”
刘伟名笑了笑,随后道:“其实没有必要,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但是,我刘伟名行得正坐的端真的不怕这些小人的招数。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也正好,给我自己一个休息、退出这一行的机会,对不对?”
“你看你说的多勉强,说实在话,其实谁又能够不在乎呢?不谈这些了。”金倩摇了摇头,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围着小区慢慢地走了一圈又一圈,然后感觉累了,两人才慢慢地往回走,刘伟名很喜欢这种感觉,温馨而又安宁,因为爱人在身边,家也在身边,这种感觉只有家才能给,即使你有再大的权力再多的钱,也买不来这种感觉。
回来的时候,刘伟名母亲已经睡了,老人家睡觉一向睡的早,也起得早,这是一贯的习惯,刘伟名是做不到的,所以,刘伟名有时候很佩服像他父母一样的老一辈人。
张云佳也是刚刚哄完两个孩子睡觉下楼来。
“妈睡了吗?”刘伟名有点明知故问地道。
张云佳点了点头,然后道:“有件事情我得跟你汇报一下,刚刚为了哄两个孩子睡觉,我告诉他们了,明天爸爸会带他们去公园玩,吃好吃的,他们听了很开行,乖乖地睡觉了。所以,你明天的任务就是带孩子们去公园玩,另外,吃好吃的。”
“明天元旦,会不会人很多?”刘伟名有点顾虑地问着。
“人再多也得去,不能失信于孩子。”张云佳肯定地说着,然后又用命令的口吻对刘伟名道:“这是组织上对你的考验,不能说不。”
“还有没有**啊,组织上交代任务还得先问一问个人意见的,你们这是封建专政政权啊。”,随后笑了笑又道:“明天是要带孩子们出去玩一玩了,多少总是该尽一点做父亲的责任。”
“不早了,你们俩也先去睡吧,我去洗个澡。”张云佳说着也就上了楼。
“怎么了?老夫老妻还害羞了?”刘伟名看着沉默的金倩笑着道。
“想想某些人,享受的齐人之福,我就觉得有点嫉妒啊。你今天晚上还是睡沙发吧。”金倩摇着头道,然后也上了楼。
“嫉妒?嫉妒啥?难道你还想学我不成?我告诉你,那是绝对不行的。”刘伟名反应过来对着楼道喊着。随即又道:“我傻啊我,我还真的准备睡沙发啊?”想到这,刘伟名也跟着往楼上走去。
当然,当晚的情况肯定是少儿不宜的,所以,我也就不多加说明了,反正就那么点事,大家想也可以想的明白。
这一天,刘伟名全家出动,开着车子带着两个孩子去公园玩了整整一天,然后有带孩子们吃了一顿大餐,直到晚上才回来。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非常快,元旦后的一天,刘伟名便就坐着上午的飞机飞往岭山。老规矩,司机在机场接着刘伟名,然后在岭山市里面吃了午饭便就往白山赶去。
听着轻缓的音乐,刘伟名也就沉沉地陷入了梦境。刘伟名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最后是被手机铃声给吵醒的。
刘伟名郁闷地拿起手机,自己身上这个手机是个私人手机,所以,电话一般不多。拿过手机看了看,是个陌生的号码,归属地显示是江南省林阳市。看着归属地,刘伟名想应该是熟人吧。
“喂,你好,那位?”刘伟名接过电话之后询问着。
“是刘伟名吗?”对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刘伟名感觉这个声音有点熟悉,但是却又不是很熟悉。
“对,我是刘伟名,请问你是哪位?”刘伟名肯定回答着。
“我是董琳,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也就是董静的妹妹,还记得吗?”对面说着。
“董琳?”刘伟名听过之后在心里想了一下这个非常之熟悉的名字,随后一下子想了起来,立即说道:“记得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呢,很多年不见了。”,刘伟名笑着说着,然后又道:“丫头,有什么事吗?”
“你现在在哪?浅圳吗?或者还是在西南那边?”董琳试探性地询问着。
“我现在在岭南省工作。”刘伟名没搞明白这个丫头问这些的目的。
“岭南,那个,刘伟名,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好,像以前这么叫你名字你不介意吧?”董琳说着。
刘伟名有点错愕,他都有点怀疑对面的人到底是不是多年前的那朵小辣椒呢。记忆中的董琳好像从来不会这么客气地对自己说话。不过随即想想也就释然了,当时不懂事,不过,现在肯定不会还像以前那样不懂事。
“不介意,你要是不这么叫我名字我还不习惯呢。”刘伟名笑着回答着。
“我今天冒昧给你打电话是有个事情想求你帮忙,不知道你方便吗?”董琳依旧是试探性地问着。
“只要我刘伟名能帮到的肯定会尽量帮,你说,什么事?”刘伟名没有多想就答应了,别说自己以前与这个丫头关系不错,就是冲着董静的面子,自己也应该帮忙的。
“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回林阳,我想当面和你谈。”董琳犹豫了一下后继续说道。
“回林阳?我刚从林阳回来,下飞机不久。那个董琳,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咱们也不是外人,能帮到的忙我都会尽量帮。”刘伟名笑了笑说着。
对面暂停了一下,很显然是在犹豫,然后对面才说道:“我觉得这事还是见面谈比较好,因为,在电话里可能说不清楚。”
刘伟名正想说到底是什么事的时候,对面的董琳又冒出来一句:“是关于我姐的事,她?她最近身体不是很好。”
听到是关于董静的,刘伟名注意立即提了起来,急忙问道:“你姐怎么了?”
“早几天,我姐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检查,结果确诊为白血病。”董琳声音低沉地说道。
“啊?你再说一遍?确定是白血病?”刘伟名听到白血病这三个字手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然后大声说着。
“医院已经确诊了,但是现在有几个问题??。”董琳想继续把事情说清楚,但是却直接被刘伟名打断了。
“我现在马上回林阳,我到林阳了给你电话,我们见面说。”刘伟名急急忙忙地说道。
“啊?”这次轮到董琳惊讶,随后董琳又说道:“好的,不过,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姐,她不知道我打电话给你,你的电话号码还是我偷偷地从她手机里翻出来的。”
“我知道了,见面再说吧。”刘伟名说完之后就挂掉了电话,然后直接对司机说道:“找个地方掉头,我们直接去岭山机场。”随后,刘伟名又给王婷婷打电话,让她立即去订一张岭山飞往林阳的机票,越早越好,自己赶时间。
本来还准备去迎接刘伟名的王婷婷被刘伟名这通没头没尾的电话给弄的晕晕乎乎,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刘伟名就挂断了电话。但是,王婷婷猜到,刘伟名肯定是回林阳有什么急事,也不敢耽误,立即去网上订了一张飞林阳的机票。
刘伟名的心里非常的忐忑,白血病代表着什么地球人都知道,刘伟名知道,董琳不可能那这个事情和自己开玩笑,一路上,他的心都剧烈跳动着,董静的长发和安静的姿态一直出现在他的脑海,他不停地打开窗户抽着烟,他觉得此刻的自己开始怕了。
时间似乎很漫长,但是刘伟名没有再打电话给董琳,向她询问病情的具体情况,因为他怕,他怕知道的太多,他更怕听到自己害怕听到的结果。
一直在机场等着,岭山飞林阳的航班挺多,但是,这一次航班也到了夜幕降临才起飞。好不容易飞到了林阳,刘伟名出了机场直接叫了个计程车,然后直接告诉司机董静家的地址,对于这个地址刘伟名还是记得的,然后刘伟名给董琳打了个电话,让她在他们家小区的门口等自己。一整天都在车上和飞机上飘着,这比干什么体力活都更加的累人,但是,此刻的刘伟名却似乎感觉不到太多的疲惫。
当刘伟名在董静家小区门口下车的时候,只见董琳穿着一件大衣站在那等着刘伟名。样子没多少变化,还是以前的样子,只不过,整个人看起来成熟了许多,脸上也憔悴了许多。家里面这段时间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怎么可能不憔悴。
“伟名哥,你来了啊。”董琳冲着刘伟名笑了笑,然后说道。
这句伟名哥让刘伟名不知所措,非常的不习惯,但是,此刻的他也没有心情再来理会这些了。
“找个地方聊一聊吧,你吃了晚饭了吗?”刘伟名问着。
“我吃了。”董琳点了点头,然后道:“和姐一起在家吃的。”
“她竟然不在医院?”刘伟名非常惊讶,随后又道:“我还没吃饭,找个地方吃饭,边吃边聊吧。”
董琳点了点头,然后便领着刘伟名在不远的地方找了家小餐馆进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