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说说吧,到底是什么情况?”坐下之后,刘伟名表情凝重地给自己点了根烟,抽了好几口之后才问着董琳,似乎是自己在做心理准备。.
“姐最近这段时间脸色一直都不是很好,有点苍白。经常性的头晕,而且,还经常高烧不退。她一直都说自己是感冒,刚开始我也以为是,后来,我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就硬逼着拉她去医院检查,这一检查,医院就得出了白血病这个结果。真不知道老天是怎么回事,真的弄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一家,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董琳刚开始还好好的,说着说着就泪如雨下。
刘伟名的手也在抖着,但是还是抽着烟,然后对董琳道:“先不要哭,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坑,也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先想想刚怎么办,哭我们留在心里吧。医生是怎么说的?”
“听到这个结果我当时就懵了,后来我问医生还有没有治,医生说治肯定可以治,但是,治不治的好不一定,这个事情谁也不能打包票。医生说这个病是个长期的过程,要坚持化疗,医院的诊疗技术都是一定的,病人能不能康复主要看病人自己的身体机能是否旺盛和意志力是否足够坚强,只要病人自己在心里能够足够坚强那就成功了一半。医生是这么跟我说的,我听说还有治非常高兴,可是,姐她去不这么看,她现在的情绪很悲观,拒绝接受医院的治疗,直接回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两天两夜,任凭我怎么叫都不理。然后,出来之后却就像个没事人一样,每天准时的去书店上下班,回家之后正常吃饭睡觉,让她去医院还是不去,她越是这么正常我就越觉得不正常。我真的找不到人了,而且,她也不允许我把她的病告诉任何人。我没有办法才趁她不注意找到了你的号码求你帮我。”董琳擦了擦眼泪说着。
饭菜已经上了,刘伟名巴拉巴拉几口之后,却感觉没有一点食欲,直接让老板上了一瓶小瓶装的酒,一边抽着烟一边喝着酒。但是脑子却完全不在状态中,一直都处于一团浆糊的状态。
“她自己的情绪如何?有没有什么变化?比如脾气方面?”刘伟名整整抽完了一根烟,也喝了大半瓶酒之后才缓缓地问着董琳。
“刚开始两天很暴躁,骂了我好几次,一点不如意就发脾气,这很不像她。但是,自从她自己从房间里出来之后,感觉就与以前完全一样了,没有发现如何不对的地方,白天在书店,晚上回家之后偶然做菜,然后自己在卧室里写字画画,也像以前一样,每天早上起床之后都要给她的那些花花草草浇水。只是,她越这么正常我就越觉得不正常,她正常了,我感觉我自己疯了。”董琳有点激动地道。
“你有没有医生朋友?懂这方面的,看看这个白血病到底治愈的概率是多大。”刘伟名沉默了很久之后才冷静地说着,要说出这么一句话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我拖了朋友,找到了她老公,她老公是北京一家的医院的医生,他说,就国内的情况来说,白血病不是不能治好,他告诉我,国内一般的医院痊愈的概率在百分之三十,好一点的医院能够达到百分之四十多。不过,这个病病人很遭罪,而且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对于病人来说,是一个很痛苦的漫长过程,所以,对于病人来说意志力很重要,很多病人都是在这个痛苦而又漫长的工程当中自己先崩溃了。当然,对金钱的消耗也是很大的。”董琳点头后如实说道。
“她现在在哪?在家吗?”刘伟名问着。
“在家,我是偷偷的出门的,她每天这个时候都在房间里写字啊画画,现在应该也在,这是她很多年的习惯了。”董琳想了下说着。
随后董琳又说道:“现在家里就我和姐姐相依为命,要是她再不去接受治疗,我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呀。”董琳说着又哭了起来。
刘伟名叹了一口气,然后拍着董琳的肩膀说道:“没事,有我在呢。”
听到刘伟名这么说,董琳越发哭的厉害了。一个女孩子,完本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她那个时候是天之骄子,捧在掌心里的公主,然后一晃眼,这个家里就变了个模样,遭了噩梦。整个家庭的重担都压在了她身上,这种失落这种无助,刘伟名是能够体会的。
看着看着,刘伟名最后只能是站起来,走到董琳身边,就像是安慰小孩子一样把董琳搂在怀里说道:“别哭了丫头,这不是还有我吗?我是你爸以前的老部下,与你姐是好朋友,和你也是好朋友对不对?你家里的事就是我家里的事,有什么事情都由我来解决,你要相信,我是个超人,没有什么事情是我解决不了的。我这个超人只是喜欢低调,只是把**外穿罢了。”
听到刘伟名这么说,董琳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刘伟名笑了笑,安慰一个人,特别是哭泣、伤心的人,一个拥抱有什么甚至比千言万语更加有作用。
“老板,结账吧。”刘伟名见到董琳的情绪好了很多,便招手让老板过来,掏着钱和老板结账。
“伟名哥,我来吧,我请你吃饭。”董琳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赶忙说道。
“怎么啊?想让我吃软饭不成?”刘伟名一边拿钱给老板找钱,一边笑着对董琳说道。
一句话,就让董琳给红脸了。
结了账之后,刘伟名和董琳再次回到了董琳家的小区外面,然后对董琳说道:“带我去你家吧,我去和你姐谈谈。”
“啊?还是别了,要不我们想想别的办法?你现在上去她肯定知道我把什么事情都告诉你了,她会生我气的。”董琳有点不淡定了。
“我说你个小丫头脑袋里面都在想些什么事情呢?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担心些这样的问题。走吧,我有办法说服你姐,明天早上就带她去医院,早一天接受治疗把握就大一分,我们没有多少时间能够浪费。”刘伟名有点气结,然后直接敲了一下董琳的脑袋瓜子说着。
两人慢慢地往楼上走去,走到门口,董琳掏出钥匙打开门,刘伟名走进这间有点熟悉的屋子,左右看了看,摆设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觉得屋子里少了一种温馨的感觉了。
“琳儿,你回来了?早点睡觉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听到关门声,董静的声音从她的卧室里面传来。
“哦,知道了,姐。”董琳回答着,然后小声地对刘伟名道:“我姐就在房里,你说我该怎么跟她说啊?”
“你该干嘛就干嘛,听你姐的话,该睡觉就去睡觉,你明天还要上班呢,这边没你什么事了。明天早上我带你姐去医院住院,去吧。”刘伟名也小声地对董琳说着。
“啊?”董琳有点不知所措。
“怎么?不相信我的话?那你叫我过来干嘛?”刘伟名装作生气的样子。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啦,伟名哥。”董琳看到刘伟名生气了,有点着急。
“好了,逗你玩的。你去睡觉吧,你姐这边交给我吧,你在的话话还不好说开,反正你相信我就是了,去吧。”刘伟名再次笑了笑说道。
“哦,好吧,那我真的去睡觉了,你有什么什么事叫我就行了。”董琳看了刘伟名两眼后说着。
“好的,我会的,去吧。”刘伟名说道。
董琳点了点头,然后听话地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刘伟名在客厅站了一下,点了一根烟,望着董静的房门,然后点着烟,也没有敲门,直接推开了董静的房门。
这间卧室刘伟名没有来过,她以前去的不是这间卧室,不过,整间卧室还是与董静以前的那间房子一样的味道,一样的风味。在正对面的窗户位置,一个女人正背对着刘伟名坐在书桌的椅子上看着书,美好而又熟悉的背影顿时让刘伟名升起了无限的柔情,同时,也对命运有着一种不甘,一个这么好的女人,命运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怎么还不去睡觉?小心明天上班又迟到。”董静没有回头,她以为是董琳,而实际上这间屋子里也就只有她和董琳两个人。
刘伟名淡淡地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反手把门给关上了,没有走进,而是就站在门口,一边抽着烟一边望着董静。
自己说的话没有回答,而且,似乎还闻到了一股烟味。安静看书的董静回过头来一看,便看到了一直站在门口望着自己的刘伟名,这个惊喜对于董静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伟名,你……你??怎么来了?”董静惊讶的嘴都没合拢。
刘伟名没有回答董静的话,看着董静比上次在书店见她时越发显得苍白的脸,他的心开始痛了起来。
“是不是琳儿告诉你什么了?你别听她瞎说。”董静显然想到了什么,立即解释着。
“等我一下。”刘伟名突然说着,然后转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而在客厅里,董琳显然是没法睡着,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望着董静卧室的门呢。
“你家有车吗?”刘伟名问着。
“我姐有一辆,不过她从来不开,都是我在开,干嘛?”董琳不解的问道。
“把车钥匙给我,我带你姐去个地方。”刘伟名直接说着。
“你等一下。”,董琳转身跑进自己的卧室,然后拿着车钥匙过来递给刘伟名。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转身把刚走出卧室门的董静的手拉住,直接往外走。
“干嘛啊?”董静吃惊地问道。
“别问那么多,跟我走就是了。”刘伟名说了一句就把董静给拉出了门。
“伟名,你干嘛啊,这么晚了去哪?我还没换衣服呢。”董静被刘伟名拉着,没有太多的反抗,只是问着。
刘伟名没有回答,牵着董静下了楼,看着楼下停车位的车子,问着董静道:“哪辆是你家的?”
董静看到了刘伟名执着,也没有再说什么,让刘伟名牵着自己的手,就站在刘伟名身旁,指着不远的一辆车道:“就那辆,要不你等我一下,我去换身衣服。”
“不用,我只是带你去个地方。”刘伟名摇头,然后拿出车钥匙按了一下,在董静还没反应过来时就一把抱住董静,把董静抱在自己的怀里往车子方向走去。
这个举动让董静给吓了一跳,她没有想到刘伟名竟然会这么大胆。不过,董静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没有大叫大闹,只是安静地躺在刘伟名的怀里,不过,脸上的红霞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
刘伟名只是害怕董静的不配合,所以想把董静给抱上车,但是,一抱起董静,他就有点后悔了。因为董静穿的还是睡衣,虽然是冬天的睡衣,不是很薄,但是,却依旧让刘伟名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肌肤相亲。刘伟名的手接触到了董静的身体,董静的身体让刘伟名开始有点不淡定,而且,刘伟名有种最直观的感受,那就是董静里面没有穿,想想也是,晚上睡觉,哪个女人穿着睡衣的时候里面还穿一件呢?
刘伟名把董静抱在副驾驶位上坐下,还非常贴心的帮董静把安全带给系上,当然,在系安全带的时候不可避免地会与董静上身那属于秘密部位的地方有接触,这种接触让董静面红耳赤,但是却并没有阻止。刘伟名表面上一本正经,但是其实心里,却一直在感受着手中传来的那种感觉。
刘伟名给董静系上安全带之后自己就坐上了驾驶位,然后发动车子,一边开着空调,他有点怕董静那单薄的身子再给冻着。
“董琳都跟你说了些什么?”董静安静地坐在车子里望着刘伟名问道。
“这重要吗?我在想,是不是董琳不偷偷地打电话给我你是不是准备一直都不告诉我?”刘伟名有点冷淡地说着,很显然,他有点生气。
“我不想你为了我担心。”董静稍微选了个舒适的位置靠着,看着窗外淡淡地说道。
“那你就不怕我伤心吗?可能在你心里,我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吧。”刘伟名有点自嘲地说着,然后也不顾董静,把窗户开了一条缝,自己抽了一根烟。
对于刘伟名显然有点阴阳怪气的话,董静并没有像一般女人一样生气或者是急于解释,她安静地沉默着。
“听歌吗?”刘伟名又问着董静。
“听电台吧,找个安静的电台听一听挺好。”董静淡淡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