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点头,然后打开车载电台,找了一个夜话节目听着。【】.里面是一个点歌以及说一些情感上话的晚间电台,晚间电台的背景音乐和主持人的声音都经过特殊处理,所以,听起来感觉很宁静,也很慵懒。大晚上的,车窗外事黑暗和点点灯光,听着别人的一些情感上的故事和安静的声音,这种感觉确实非常的不错。
“有时候,听听别人的感情故事也就可以看到整个世界。”董静淡淡地说着。
“我一直是个俗人,所以我宁愿只看到我眼睛能够看到的地方,就像现在这样,我只看到车子灯光能够照亮的地方,至于灯光外面的那些黑暗的地方有些什么我从来不去想。想得多了,只能给自己穷填烦恼罢了。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挺好。”刘伟名听过董静的话之后,没有立即接董静的话,心里受过沉重打击的人不管如何坚强,心理都会变的很脆弱,都会开始胡思乱想,董静明显就是这般。
“你不问问我带你去什么地方吗?”刘伟名把车往高速方向开着。
“你不说,我也就不问。你这人的性格我知道,你要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所以,我也就不问,到了地方自然就知道了。”董静笑了一下后说道。
“你还真的胆真大,这黑灯瞎火的你就不怕我对你做点什么?你就没发现,外面的灯光越来越少了,这里可是郊区了。”刘伟名开着玩笑道。
“你要真要对我做什么,早很多年就做了,也不会拖到这一天,而且,你知道,我从心里根本就拒绝不了你。”董静依旧很安静地说着。
“看来,我曾经好像错过了很多美好的东西。”刘伟名笑着说道。
“我觉得,我们留下了最美好的东西。”董静摇了摇头后说着,然后接着便把座位往后倒了一下,闭上眼睛说道:“我先睡了,到了地方你叫我。”
刘伟名看了看董静,然后突然找了个地方把车停了下来,把自己的大衣给脱了下来,递给董静说道:“是我给你披上还是你自己来?”
董静睁开眼看了看,笑了笑,没有说你也冷之类的矫情话,直接接过刘伟名的大衣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刘伟名看着董静的动作,也笑了笑,然后继续开车。
“虽然我不想说,但是我还是不得不说,你这人身上有一种我特别想得到的感觉,或许这就是那种所谓的安全感吧。可能就是这种感觉,让我喜欢上了这种和你在一起的感觉。”董静闭着眼淡淡地说着。
刘伟名听过后,再次望了望董静,然后突然很感触地说道:“跟我去岭西吧,我天天陪在你身边。”
董静摇了摇头,然后道:“不去,你这人太过于感情用事了,这对于你来说不是好事。”
刘伟名明白董静的意思,也叹了口气道:“或许你说的对,但是我觉得人这一生就应该感情用事,做自己想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这样才对得起自己这一辈子,你一直不都是这么做的吗?”
“我其实一直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意去融入这个世界,我一直觉得我是在做自己想做的,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但是,董琳说的一句话让我明白了很多,她说我就是在躲避,在逃避。后来我自己也想了想,她说的是对的,或许我是真的一直在躲避这个世界。”董静微微地说道。
“这就是你拒绝接受治疗的原因?”刘伟名问道。
“这丫头还真的全都告诉你了。”董静微微地睁开了眼睛,然后又闭上了眼睛说着。
“她告没告诉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不接受治疗。静儿,你知道吗,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一个坚强而又有个性的女人,我承认,从一开始,就是你的这种性格吸引了我,让我无法自拔。我在和你有过第一次接触之后就喜欢上了你。我坚强独立,从来都不在乎周围的人对你的看法,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但是这次你让我失望了。”刘伟名突然加重语气说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说我怕了,其实你错了,我不怕,我连死都不怕你说我会怕病吗?”董静淡淡地带着微笑摇头道。
“那你为什么不去接受治疗?”刘伟名反问着,然后又道:“你是不是学了某种哲学悟出来什么道理觉得人生了无生趣了,我告诉你,那些都是狗屁,都是扯淡的。人活着才是最大的哲理,我不相信一个死了的人可以出来写书,我也不相信,那些说死就可以解决一切的人他已经死过一次有死去的经验之后才写的这些话。”刘伟名有些激动地说道。
听过刘伟名的话后,董静突然笑了,然后道:“伟名,你啊,有时候真的挺像个小孩子的。我困了,最近感觉很困,我先睡了。”
刘伟名望着董静,没忍心再打扰她。
刘伟名心里很不是滋味,一直抽着烟,把车子开的很快,一直开一直开,刘伟名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开了多久了,最后车子还是开进了一个县城,这是刘伟名非常非常熟悉的一个县城,对,没错,这里就是清泉县,刘伟名在这里工作斗争了好几年的地方。
刘伟名开着车子在现场里转着,趁着董静还没醒,他想好好把这个县城转一下。不得不说,好多年没来了,这个现场的变化非常大,大到让刘伟名有点咋舌,虽然,主城的样子没变,整个布局依稀还是以前的布局,但是,却多了很多建筑,晚上的灯光也多了许多。从这些可以看出很多东西,那就是清泉县已经发展了。
看到这些,刘伟名有高兴也有失落,高兴的是清泉这个刘伟名倾注了很多心血的地方终于是越来越好了,而失落原因则是清泉并不是在他手里发展起来了。虽然,刘伟名自己可以大言不惭地说,自己为了清泉的发展做了很大的贡献,现在的清泉能够发展起来他刘伟名功不可没,可是终究,着清泉的大发展并不是在他刘伟名手里起来的,刘伟名心里有种自己栽树后人乘凉的不甘心。当然,这些都是人之常情。
转了一圈,刘伟名找到了一家二十四小时开门的便利店,这在以前的清泉是见不到的。
刘伟名把车停在路边,看了看董静,见她还是睡着的,便就径直下车,到便利店给自己买了两包烟,两外也买了一些吃的东西,因为肚子饿了。
买完东西回,刘伟名就看到董静已经起来了,正望着他。
“现在能告诉我这是哪里了吗?”董静笑着问刘伟名。
“看样子你完全看不出这是哪里了,其实要是我一睁开眼看到这些我也不会知道这是哪里的。给你个提示,这个地方你来过。”刘伟名笑着说着,然后给董静递过去一瓶水。
董静接过水,朝窗户外面看了看,然后道:“我确实不知道这是哪。”
“在给你个提示吧,这是我以前工作过的地方,也是你工作过的地方。最重要的是,这里是我和你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刘伟名也靠在了椅子上,一边开车一边说着。
“你是说这里是清泉县?”董静想了一下后问道。
“正解。”刘伟名点点头。
“你还真跑的远。”董静说了一句,然后直接把窗花给打开,看着周围。半响之后才把窗户关上,然后说道:“变化很大,比起以前来这地方好了许多了。”
“是啊,这说明一点,我走了这地方就发展了,虽然我极度不想承认这一点,但是事实上的情况确实是这个样子。”刘伟名有点酸酸的说道。
“你要这么说的话,那可就不是这一个地方了。有机会你再去高新区走一走,你也会同样有这种酸酸的感觉的。”董静难得地笑了起来。
“所以啊,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一句话,人不能以为你自己有多厉害,这个世界离了谁都会一样的的生活,地球一样会转,太阳也一样会升起降落。我那时候年轻,或者说是年轻气盛吧,非常的自傲。那时候,我总是觉得,自己才华横溢,除了自己,其余的所有人都是庸才。那时候把我调走清泉,我在心里还冷笑过,我心里想着,清泉这一摊子事,没有我看看谁能玩的转。现在看来,人家照样玩转了,而且还比我玩的好。”刘伟名一边开车一边发出感叹着。
“也不能这么说,你在清泉所作出的贡献大家都知道,有目共睹。而且,我可是替你亲自报道过的。你突然带我来这里干嘛?不是为了缅怀当初的美好时光吧?我记得你不是这样的人。”董静淡淡地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刘伟名继续打了个哑谜,然后继续艰难地找着当年的那条路走着。
终于,刘伟名还是把车开到了清泉县的西边,也终于看到了那座山。刘伟名要带董静来的地方也就是这座山了。这座山就是当年刘伟名带着范滨滨来过的这座山,并且,与范滨滨在这座山上面发生了让人嫉妒**的野战事件的山,当然,刘伟名是不会承认自己与女人在这座山上打过野战,最多只是承认自己与范滨滨在这里野营过。
其实,董静说对了,刘伟名确实是特意带董静过来缅怀当年的。他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试图说服董静,唤起董静对生命的渴望。只是,刘伟名不知道董静有没有感触,反正他自己的心里是非常有感触的。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刘伟名当年都那么的熟悉,而此刻,却显的那么的陌生而又熟悉。他能够通过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建筑和风景找到许多记忆,却再也体会不到当年的那种感觉了,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物是人非了吧。
刘伟名把车开到山脚下,当年这里是郊区的一个小山村,而此刻,这里也依旧还是如此,很显然,清泉的发展速度还没有这块,县城没有延伸到这里来。
“爬山?”董静问着。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下车,走到了另外一边。
大冷天的,此刻又是晚上,这风吹起来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冷,特别是刘伟名此刻最温暖的那件大衣还披在了董静的身上。
董静也打开门下车来了,对刘伟名说道:“你是不是准备通过这些告诉我一点什么?”
“女人太聪明了不是件好事,你就不能假装笨一点吗?”刘伟名郁闷地说着,然后转身蹲下,背对着董静道:“上来吧。”
“不用,我自己能走。而且,我自己爬上去不是更加有感触吗?”董静摇头道。
“我还是觉得我背你上去你会更加有感触的。”刘伟名说着,然后也不管董静同意不同意就把董静背在了自己的背上,往山上走去。
这座山并不高,路也很好走,加之董静也很轻,所以刘伟名并不吃力。
董静开始在刘伟名的背上身子还是僵直的,渐渐地,就直接趴在了刘伟名的背上,双手搂着刘伟名的脖子,也不顾及自己的身子此刻已经紧紧地贴着刘伟名的后背了。
“累的话就放我下来,我还没有病到那种走不了路的程度。你背上已经快湿了。”董静趴在刘伟名的身后说道。
“背着你,怎么都不会觉得累。”刘伟名很不要脸地说着情话。
董静在刘伟名的背上脸颊红了,不过她却没有再说什么了,此刻的她,是甜蜜的。
爬上山只用了二十分钟不到,不过,到了山顶的时候,刘伟名也早已经是大汗淋漓,全身虚汗了。董静也从刘伟名的背上下来,取过刘伟名大衣准备给刘伟名披上。
“干嘛?我全身都是汗,哪还用不着穿大衣啊。你赶紧披上,别等下感冒了就麻烦了。”刘伟名赶紧制止着董静,并且再次帮董静把衣服给裹好。
“那你注意一下,出了汗再吹风,更加容易感冒。”董静点点头说着,她不矫情,没有再把衣服递给刘伟名,因为她知道刘伟名是不会答应的,而且,她也知道,自己此刻的身体是受不了风吹雨打的。
“我身体好着呢,这都是从小磨砺出来的。”刘伟名说着,然后带着董静凭着感觉找打了当年与范滨滨野战的那块地,因为那块地方最为平坦。
刘伟名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然后说道:“再过不久,就能看到日出了。”
“其实要看日出不必来这么远,在林阳一样可以看的到。”董静在刘伟名身边坐下说着。
“我知道。”刘伟名点头道,他确实知道,林阳的那座山刘伟名也上去过多次,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去是与洋妞克丽瑞斯,在那上面喝过洋酒聊过天,那时候是为了高新区的招商引资,不过,虽然刘伟名已经做出为了工作献身的打算,最后还是保住了自己的清白之身。
“不过,那里的日出没有这里的美。虽然那里山更高,山下的建筑也更加美。不过,这里的空气更好,地处山地,没有污染,日出时照亮一切,拨开这里原本笼罩的雾气的那种感觉更加的震撼。”刘伟名如是说着。
董静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其实,人生的路程有时候虽然很漫长很痛苦,但是我们总是要相信,希望是没好的,结果也是会美好的。人不能没有希望,就像爬山,虽然我们跑了那么远,这么冷,这么辛苦地爬上这座山,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很徒劳很费力的,不过,在你看到日出的那一刹那你就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刘伟名转脸望着董静说道。
董静依旧望着远方,没有回答刘伟名的话。
刘伟名知道,董静是能够懂他在说什么的。
“关于你的病,董琳都跟我说了,其实,你不为自己想也应该多为她想想,她从小娇生惯养,没受过苦,养成了一切都依靠别人的性格,她不是一个很独立的女孩子。而她现在能够依靠的那个人也只有你。前面,在跟我说这些的时候,她哭了一次又一次,她说你就是她的全部希望,她不能没有你。不止是她,还有很多关心你,爱着你的人,他们都希望你好起来,希望你能够勇敢地接受命运的挑战,比如像我。”刘伟名又说道。
“你的病不是什么很大的病,白血病听起来恐怖,不过这只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白血病是能够治疗的。董琳已经问过医生朋友了,现在白血病的治愈率已经达到百分之六七十了,医生说了,只要你自己够坚强,就完全可以治愈。静儿,你为什么就不接受治疗呢?难道你就忍心让我们难过让我们伤心吗?”刘伟名继续说道。
而此刻的董静却依旧沉默,刘伟名转脸看了看,却发现董静的脸上早已经布满了泪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