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不让董琳告诉任何人关于你的病,不过她最后还是想尽一切办法找到了我,你想过没有,她为什么会找到我?其实,在董琳那,我并不是很亲密的朋友,更加的不是亲人,她为什么找到我,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她的无助,她的身边根本就找不到可以帮助她的人。.说句话心里话,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心疼了。静儿,她爱你,你知道吗?我可以看得出来,她非常爱你。”刘伟名继续苦口婆心地说道。
“我也爱你。”刘伟名接着有点沉重了说了这么一句话。
“虽然,我知道从我嘴里说出爱这个字不太合适,也许,这个字很多年前我就应该说了,但是,我一直没有勇气说。我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爱上你,当然,我不否认最开始是单纯的被你的美貌所吸引,你可以说我肤浅,但我从来不觉得以貌取人是多么下贱的事情,爱美之心人人都有,人之常情。”刘伟名把自己想了很久的话开始慢慢地说着。
“后来,我却爱上了你的性格,你在我的心里是那么的没,不仅仅只是容貌,还有心灵。在我的心里,你就是一个天使,美的那么纯净,虽然你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但是,却仿佛你本就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即使你站在万人堆里,我也能够一眼找出你来,因为,你身上所拥有的东西这个世界上其它人是没有的。我喜欢你,我爱你,但是,我却不敢靠近你,因为,我怕侮辱了我心中的仙子。”刘伟名沉静了一下,然后抽着烟开始表白着。说是表白,其实说是内心的独白更加的合适。
董静低着头,没有说话,但是刘伟名却分明看到了她眼眶里的泪水已经在打转了。
“这些年来,我不敢对你说这些,是因为我怕,除了怕侮辱你的纯洁以外,我更怕我说出这些之后我们之间会连朋友都没有做。我有妻子有孩子有家庭,我有着属于我肩膀上应该承担的责任,按照社会道德的约束,我是不应该再对你有任何超出朋友之外的幻想,但是,人的心是唯一一个不受大脑控制的器官,我阻止不了我爱你,但是,我可以把这份爱埋在心里,这么多年一直如此。我可以看得出来,静儿,你也是爱我的,虽然我们之间没有了可能,但是,却没有什么可以对我们的爱说不,对吗?我想,你不愿意看到我伤心对不对?”刘伟名说着说着,自己也有点语无伦次了。
董静依旧抱着自己的双膝,低着头,没有回答刘伟名的话。
“别说了,伟名,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更加知道你是爱我的,这些我都知道,所以,我们把这一切放在心里就行了。另外,你还是忘了我吧,你有家庭有孩子,你应该控制自己,不应该说出这些本来不应该说的话的。”等了很久,董静突然摇头说道。
“不,我要说,我今天只想你告诉我一个答案,你为什么不去医院接受治疗?这是我想不明白的一个道理,我记忆中的董静表面看起来柔弱,但是,一直都是一个坚强独立的女人,我不相信你会选择害怕选择放弃。”刘伟名扶着董静的肩膀说道。
董静流着泪水,抬起头望着刘伟名,当刘伟名看到董静脸的时候,她早已经是满脸泪水了。
“这个原因很重要吗?”董静望着刘伟名说道。
“很重要,起码对于我来说,非常非常的重要。”刘伟名郑重地点了点头。
“但是对于我来说,它现在已经一点都不重要了。看,太阳快出来了,等到日出之后我就告诉你原因好吗?现在,先让我靠一下。”董静裹了裹身上披着的刘伟名的大衣,后就这么靠在了刘伟名的肩膀上,淡淡地望着远方似乎有着一丝金线的天边。
刘伟名其实很急,但是看到董静的样子,也就说不出话来了,只有心疼。伸出手,紧紧地抱住董静,把董静抱在自己的怀里取暖。
刘伟名望向天边,天空还是一片浅蓝,很浅很浅的。转眼间,天边便出现了一道红霞。红霞的范围慢慢扩大,越来越亮。刘伟名知道太阳要从天边升起来了,便不转眼地望着那里。
果然,过了一会儿,在那个地方出现了太阳的小半边脸,红是红得很,却没有亮光。太阳像负着什么重担似的,慢慢儿,一纵一纵地,使劲儿向上升。到了最后,它终于冲破了云霞,完全跳出了地面,颜色真红得可爱。一刹那间,这深红的圆东西发出夺目的亮光,射得人眼睛发痛。它旁边的云片也突然有了光彩。
有时候天边有黑云,云还很厚。太阳升起来,人还看不见它。它的光芒给黑云镶了一道发光的金边。后来,太阳慢慢透出重围,出现在天空,把一片片云染成了紫色或者红色。这时候,不仅是太阳、云和海水,连刘伟名和董静也成了明亮的了。虽然见过许多次日出了,不过,刘伟名还是不由得感叹了一句大自然的雄伟壮丽。
“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董静靠在刘伟名的肩膀上面,望着远方的太阳,淡淡地念着。
听着董静念的诗,刘伟名觉得很熟悉,但是努力地回想了一下,却也想不起这首诗是何人所作所要表达的到底是什么了。
不过,不等刘伟名问,董静便也就接着慢慢地说道:“这首诗出自唐代诗人刘禹锡的《竹枝词》,不是一首广为流传的诗句,他写的是青年男女之间在日出的时候站在江边互相表达爱情的情景,很简单但却很美好的一首诗。只可惜,这个地方没有江,如果有江水的话,这肯定又会是另外一番情景了。”
“道是无晴却有晴,或许该叫做道是无情却有情更合适吧。”刘伟名也笑了笑,然后道:“你是否应该告诉我你的原因了?”
董静看了看刘伟名,然后点了点头,说道:“在说这个之前,我先告诉你一个故事吧。有个小女孩,在她五岁多的时候,家里发生了巨变,一场大火把原本还富足的家还有家里的人全部带走了,只剩下抱着她出门在外的母亲。巨变之后,母亲带着她开始了投奔远方亲戚的行程,而在半路上,母亲却病死了,小女孩一个人流浪在城市里,又冷又饿,也生了病。可能是命运不忍心对她过于残忍,那天,当她在街边奄奄一息的时候,她遇到了一对夫妇,这对夫妇可怜她,把她带回了家,给她好吃的,又给她治病。后来,这对夫妇告诉她,他们两个因为身体原因不能生育,问她愿不愿意给他们做女儿,女孩当时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因为,她知道,给他们做女儿就意味着以后有饭吃有衣服穿了。自那之后,她就真的成了这对夫妇的女儿,而她也真的把夫妇当做父母看待,甚至于比起其它亲生的孩子来说,她更加感激她的父母。”
刘伟名认真的听着董静说的故事,她很想把这个故事里的小女孩与董静对号入座,但是,却感觉这与董静的身世完全不符,所以,他听的也就迷茫了。
“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是治疗好了吧,女孩的父母后来又生了一个孩子,也是个女孩,女孩管这个小女孩叫妹妹。在没有自己亲身孩子之前,女孩就是他们的女儿,但是,有了自己的亲生孩子之后,虽然他们还是一样的疼爱女孩,不管总是会差那么一点的。对于这些,女孩从来都不在乎,她依旧感激着她的父母,也非常关心那个小妹妹。在女孩十岁那年,他被父母送到了国外生活,一个人独自在国外生活,这以生活就是八年,女孩直到十八岁的时候才回国,在国外的这段时间里,她一直都是一个人,什么都靠自己,受了很多的苦,但是,这点苦对于女孩来说不算什么,她也从来没有埋怨过她的父母,因为她觉得,出国的机会不是任何人都能有的,自己非常幸运。可能是因为从小一个人在国外生活的原因,在国外的时候她特别喜欢听与中国古代有关的所有艺术,诗词古画,渐渐地,她就迷上了这些而不能自拔。回国后,她上大学,大学毕业之后就进了电视台工作。后来,她在一次采访当中遇见了一个年轻男人,比起女孩来要小上岁,但是,却已经是一县的父母官了。男人长的很精神,谈吐也颇为不凡,女孩一开始就对他另眼相看,而后,经过了解,女孩才知道,这个年轻人还是自己的学弟。渐渐地,两人也就成了朋友,偶尔会联系。两年之后,女孩因为父亲的指令,从电视台调到了一个政府部门工作,算得上是领导班子之一吧,而让女孩惊讶的是,班子的一把手竟然是那个男人。于是,她们就几乎天天相见了,见得多了,对男人了解的多了,女孩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男人,但是,此刻的男人已经有妻子有了孩子,而女孩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性格不适合恋爱,所以,女孩一直都默默地关注着男人,但是在梦里,男人每天都会出现,怎么都挥之不去,她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男人,怎么都忘不了了。”董静接着说着,说着说着,董静突然停住,然后道:“好了,故事到这里也就告了一段落了。”
刘伟名听着董静说的这一切,非常非常的惊讶,他没有想到,董静的背后竟然有着这么多的故事,有着这么悲惨的家世。她一直都以为董静与董琳是亲姐妹,没想到,董静竟然不是董必进的亲身女儿。
“然后呢?”刘伟名问道。
“然后便没有然后了。”董静望着远方说道。
刘伟名沉默了,点了一根烟,也望着已经升起来的太阳,今天很奇怪,大冬天的太阳却突然感觉那么的强烈那么的温暖,这在清泉这个地方是很少见的。
“你有恨过他们吗?我说的是董市长董叔叔。”刘伟名慢慢地问道,然后道:“一个几岁的女孩子独自一人在国外生活,这种苦常人难以想象。”
“不恨,送我去国外不会父亲的意思,而是母亲的意思,那个时候有个条件,只要有一个家人在那个国家工作学习超过五年,他的家人就可以全部加入那个国家的国籍,父亲看中的是这一点,或许,他早就在为自己谋求政治上的退路了吧。只不过,后来时局发生了变化,当初的安排到了后来也就没有任何的用处了,所以,我十八岁的时候就回来了,也没有要申请加入那个国家的国籍。我不恨她们,如果不是当初他们好心收留了我,我早已经在某个街头的角落里安静孤独的死去。后来,虽然他们对我没有对董琳好,但是,却从来没有亏待过我,吃的、用的也从来没有缺过,我非常感激他们。所以,我很爱董琳。不过,董琳一直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其实并不是她的亲姐姐。”董静继续淡淡地说道。
“难怪如此,刚知道你们俩是两姐妹的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两姐妹之间的性格差距会那么大?现在就全部解释了,不是说你们不是亲生的没有血缘关系,而是说,你们之间从小的生活环境不一样造就了你们完全不同的性格。你独自一个人生活,所以便养成了你独立坚强的性格。而董琳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所以也就有了一身的公主病,不过,现在的她已经变的成熟了。”刘伟名感叹着。
说起董琳,董静眼神里面却有了温暖,然后淡淡地对刘伟名说道:“伟名,答应我一件事情,算是帮我一个忙。有机会的话,帮我照顾一下琳儿。她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子,没有心机,在这个世界上,她没有人可以依靠。”
听着董静突然之间有着要“托孤。”的的话,刘伟名才反应过来,打断董静的话问道:“现在还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我也不想听到你说这些话,你要报恩也好尽一个做姐姐的责任也好,这都是你自己的事情,必须你自己去完成。你现在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去医院接受治疗,你告诉我这个故事,到底是要说明一个什么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