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董静抬头看了看刘伟名,然后再次靠在了刘伟名身上,然后道:“我说过,我连死都不怕我还怕什么呢?我只是不想你和董琳替我伤心。.我去过医院,就在检查出这个病的那天我特意去找了医生了解了情况,而琳儿听到的只是个大概罢了。我得的这白血病叫做混合型病原白血病,具体是不是这个名字我记不太清了,不过,这个病却是白血病里面最为严重的一种,预后性非常的不好,治愈的可能微乎其微。医生告诉我,唯一的可能就是立即马上移植骨髓,这样或许还有一定的生存概率。”
听到这,刘伟名再次皱紧了眉头,这是他听到的又一个坏消息,一个让他的心再次沉下去的消息。原本的信心满满在转瞬间就消失殆尽了。
“那就移植骨髓,只要有一线机会我们都不应该放弃。”刘伟名肯定地说道。
董静微微地笑了笑,然后摇着头道:“你想的太简单了,正如我一开始也这么认为一样,虽然说移植骨髓的医疗费不便宜,但是我身上还有些积蓄,加上房子车子,医疗费我还是负担的起。真正的问题不是钱也不是其它的问题,而是骨髓源,医生告诉我,要找到骨髓源,只能从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你去配对,这样配对成功的几率比较大,如果,要从茫茫人海里去寻找的话,这种概率连万分之一都不到。”
“那就让董琳赶紧去医院配对啊,她不可能不答应的。”刘伟名想都没想地说着,随后,突然想起了董静给自己说过的故事,眼神立即暗淡了下来。董琳与她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而与董静有直接血缘的关系的人,据年幼时候董静的记忆,这些亲人已经全部去世了。
“所以说,人有时候都是命。刚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非常的暴躁,觉得老天对我不公平,不过,后来想想,老天对我已经够好了,原本,我应该在二十多年前就该离开这个世界的,而现在,却让我多活了二十多年,让我体会到了什么叫**,什么叫做情,让我没有白来这个世界走一趟,我已经很满足了。伟名,你是我这一生唯一爱过的男人,我会一直把你装在心里。不过,我希望你能够忘了我,我只是你生命当中一个可有可无的过客,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不应该给你的生活带来一些不必要的波澜,那不是我所愿,所以,今天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吧,答应我,忘了我。”董静淡淡地,显得很平静地对刘伟名说着。
“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刘伟名内心满是绝望,5但是却非常不甘心地说着,他不相信面前这么一个美丽善良的女人最后会是一个香消玉殒的结果。
看着刘伟名的样子,董静非常的感动,眼睛里面再次泛着泪光。伸出自己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刘伟名的脸庞,温柔地说道:“伟名,不要想那么多,人生总是会有聚有散,我来过了,也就注定了我有一天终究是会要离开,只是时间的早与晚而已。我曾经就说过,人生最美好的不是地久天长,而是曾经拥有,只有回忆才是永恒的。我在你的生命里走过,你也走进了我的生命,我们都在彼此的生命里留下了一到永不磨灭的爱的烙印,永恒的记忆,至于你我是什么时候从彼此生命里离开的并不重要,不是吗?”
刘伟名听着董静的话,突然暴躁的心安静了下来,沉默不语地开始抽烟,一根接着一根。
“遇见你,是我这一辈子最幸福的事情,能够在我生命的最后日子里和你一起依偎在这里看日出,我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能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按照这个理论,我们下辈子一定能够再相见。不要觉得伤心和不甘,人生从来就没有永恒的事情。遇见故事里说过,每个人出生的时候神就给每个人身上都贴上了一道命运符,生老病死都全在这道命运符里,谁也无法改变。所以,对于命运给我所带来的一切,我们都应该坦然面对,不是吗?爱过了,也就幸福过了。我会带着你的爱幸福的离开,而你,应该忘了我的存在。两条直线的相交永远都会有一个交点,而且,也只会有一个交点,我们已经交会过了,剩下的,我们应该各自继续各自的生活。”董静接着又说道。
董静不知道是在安慰刘伟名还是在安慰自己,只不过,刘伟名一直都安静地抽着烟,眼睛望着远方,就像完全没有听到董静的话一般。
“伟名,爱我一次吧,我把我自己给你,把我最宝贵的东西给你,我这一生就再也没有遗憾了。”很久很久之后,太阳已经完全伸起来的时候,董静突然脸上带着红晕对刘伟名说道。
“啊?”刘伟名听过董静的话之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随后立即摇头道:“不,我不相信,不会的,一定会有办法。静儿,你不要放弃,现在的医术这么发达,不可能没有办法的。即使是去找配对的骨髓,只要我们想,我们愿意,也一定能够找到的。不是说有万分之一的概率吗?别忘记了,我们国家可是有十二亿人口,这么算下来,还是有很大的概率的,对不对?”
董静微微笑着看了看刘伟名,然后淡淡地摇了摇头,随后慢慢地站起来,犹如仙女一般,阳光从她身后的天空普洒下来,泛着金光,刘伟名突然觉得,此刻的董静是那么的美,那么的神圣。
刘伟名看得有点痴了,随即,只见董静慢慢地伸手,轻轻地解下刘伟名披在她身上的大衣,然后,伸出手,慢慢地解开自己身上的睡衣,一件一件,直到最后。
“爱我吧,伟名,让我把自己交给你。”董静有点发抖地说道。
刘伟名这次没有说话,只是眼睛已经失去了控制能力地望着董静,半响没有说话。
董静走近刘伟名,什么都没说,双手抱住刘伟名的脖子,低头在刘伟名的嘴上亲了一下,然后道:“我爱你,所以,我想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你,不想带着遗憾走“。
刘伟名在理智与身体之上挣扎了很久,最终还是扑了上去。……
“你后悔吗?”刘伟名把衣服紧紧地包裹住董静,轻柔地问道。
“我此刻很幸福,从未有过的幸福,谢谢你,伟名,你让我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也让我此生再也没有遗憾了。”董静静静地靠在刘伟名的怀里,就像是一头温顺的小猫一样。
“但我后悔了。”刘伟名点了一根烟后说着,然后又道:“我就不该遇见你,更加不该爱上你。如果没有遇见你,如果没有爱上你,我现在不会这么的痛苦。”
随即,刘伟名又转过脸,非常肯定地对董静说道:“不可能,一定有办法的,我相信,一定会有办法的。”
说完之后,已经穿好了衣服的刘伟名直接抱着董静便往山下走去。
刘伟名开着车往林阳走,走了很长一段路之后,刘伟名突然问董静:“你确定你家已经没有任何直系亲属了吗?”
董静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不确定,那时候我还很小,而且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了,记忆早就已经模糊。不过,那时候母亲告诉我,家里已经没有其它幸存的人了。”
“你的意思也就是说一切都不一定是吗?那你还记得你老家在哪里吗?”刘伟名有点欣喜地问着,不确定,那就表示着还有一丝希望。
“不记得了,我现在唯一还记得的就是我本来的名字叫做王静,后来到了这边才把名字改成了董静。其它的,我现在一点都记不起来了。”董静再次摇头说道。
刘伟名有点可惜,但是,想想,你能期望一个五岁的小孩记得什么?
“伟名,算了吧,别浪费精力了,人生没有那么多的巧合,也没有那么多的幸运,坦然面对一切比挣扎要安静的多,也更加安逸。如果,终点是一定的,那么我为什么要在终点之前画出那么多的波浪线呢?我现在很开心,真的很开心,如果说,下一秒就是我生命的尽头,我也能够微笑的走过去,因为,我此刻很幸福。”董静再次摇头说着。
“没有努力过,你怎么就知道没用?又怎么知道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如果,真的如你所说的,结果是一点的话,那我也要尽自己所有的能力去努力,虽然没有办法改变结果,起码我们都尽力,起码我们不会遗憾终生。如果,让我现在就放弃,我这一生都将没有办法再面对我自己。”刘伟名肯定地说着。
董静看了看刘伟名,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刘伟名的性格,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况且,结果也并不是一定的。就像我前面说的,即使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只要我们努力,这个概率也是很大的。现在又两个办法,第一,就是去寻找你的家人,如果你还有直系亲属在的话,那这个概率就非常大了。第二,就是去国家的骨髓库里面去配对。你等下跟我去医院,你安心在医院里面接受治疗,其它的事情由我来做。”刘伟名直接用命令的口吻说着。
“伟名,我知道你的好意,不过,你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工作,你根本哪有那么多的时间来做这个?伟名,真的,我不想因为我的事情对你的家庭有一丝的影响,如果是的的话,即使我走,我也会不瞑目。”董静用乞求的眼神对刘伟名说着。
“说什么傻话?不要再跟我说这些丧气话,我不想听,也不许你去想。至于时间的事情,那是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好。我的家庭会支持我,别说我没事朋友,即使是陌生人,也应该帮助的。这些事情不是你该考虑的事情,你只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好好配合医院方面接受治疗就行了。”刘伟名再次强势地说着,然后一路把车开的飞快。
不久之后,刘伟名的手机就接到了董琳的电话,董琳问刘伟名在哪?并且说了,她已经向单位请了长假。刘伟名让董琳在家等着,马上就回。
“你准备怎么向董琳说你的身世?继续隐瞒吗?”刘伟名放下电话后问董静。
“不知道,我觉得,这件事情没必要告诉她,不想给她的心里添堵。”董静淡淡地说道。
“我觉得应该告诉她,她是你最亲的人了,她有权知道这一切。”刘伟名回答着。
董静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刘伟名找了个路边,带着董静吃了个早餐,然后一路开到了林阳,在车上又给王婷婷打了个电话,详细地问了一下白山那边工作上的事情,并且告诉王婷婷,自己这边又急事,没什么大事的话可能一下子不会回林阳,让她对外说自己去了北京处理与华正集团的事情了,另外,有任何事情都第一时间向他汇报。
刘伟名直接把车开到了董静家,带着董静再次上楼,董琳正乖乖地在家等着刘伟名。
“伟名哥,姐,你们去了哪啊?怎么一夜都不回啊,都把我担心死了。”董琳一见两人回来了,立即起来问道。
“你去换衣服。”刘伟名对董静说着,然后又对董琳说道:“你去收拾一下日常用品,等下一起去医院。”
董静没说什么,直接进了房间,而董琳却立即问刘伟名:“我姐答应了?伟名哥,我真是太崇拜你了。伟名哥,这次真是谢谢你了,你就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啊。”
看着董琳的欣喜若狂,刘伟名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虽然对董静说的那么掷地有声,但是,其实那不过是在安慰董静同时也是在安慰自己。他知道,找到匹配的骨髓有多难,这个概率有多么低,而且,刘伟名也知道,即使找到了匹配的骨髓,也不一定能够成功移植。只是他不愿意相信这一切,不愿意接受一切,他不是一个会向命运屈服的人。
“你等下陪你姐去医院吧,我有个事情必须先出去一趟,详细情况我找个时间再和你说。”刘伟名对董琳说着,然后直接推门走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