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出去的刘伟名一边走,一边给池民天打电话,电话一接通刘伟名便直接说道:“帮我做件事,你想办法进你们公安的户籍系统帮我查一个人,这个人叫王静,xxxx年xx月xx日出生的,你帮我找一下这个人的出生地址,以及他的家人,另外有个情况我要跟你说一下,这个人在五岁的时候家里发了大火,家里面的亲人据说都死了,只剩下她母亲和她活了下来,后来她母亲带着她去了外地,结果母亲也病逝。【】.我现在想知道的就只有俩个问题,第一个,她的出生详细地址在哪?第二,她还有没有直系血亲存在。时间紧迫,你赶紧帮我去找。”
“等一下,刘书记,我找个纸给记下来。”池民天一接电话就被刘伟名给说了这么一大通,哪里记得住,缓慢找着纸和笔。
“不用了,我等下把她的姓名和出生年月日发给你,你给我找一下。”刘伟名直接说着,然后挂断电话。下了楼,站在楼底下给池民天发了条信息过去,随后便出了小区门。
想了一下,犹豫了一下,刘伟名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回家。虽然说他也不想让家里人知道董静的事情,不过,董静的事情显然不是一朝一日能够处理好的,而且,也必须要自己的帮助,自己也不可能放下心来不管。所以,刘伟名还是觉得,与其让她们最后发现还不如自己跟她们说要来的好。
想到这,刘伟名直接给金倩打了个电话过去,刘伟名本想直接回家,但是却不知道金倩在不在家,张云佳带着孩子回浅圳参加期末考试去了,自己母亲也铁定出门找那帮老太太去了。
“喂,伟名,今天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啊。”金倩接过电话后问道。
“你在家吗?”刘伟名直接问道。
“没,我在公司,等下要开一个董事会,总结一下今年这一年公司的事情已经对明年的工作进行规划,这是个比较重要的会,怎么了?你有事啊?”金倩问着。
“没什么事,我现在在林阳。”刘伟名一边在路上走着,一边握着电话说道。
“啊?你在林阳?你回来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啊,我好去机场接你啊。”金倩埋怨着。
“我是连夜赶过来的,一个好朋友病了,是白血病,情况不乐观,我回来看看。详细情况等你回来了再说吧,妈在家吗?门没锁吧?”刘伟名有点倦意,想回去睡一觉。
“妈不在家,年底了,去参加林阳市街道春节晚会的彩排去了。我这边事情挺重要的,走不开,要不这样,我让人把钥匙送回去吧。”金倩想了一下后道。
“算了,不麻烦人家了,我直接去你公司那去拿吧,我现在离你那也不远。”刘伟名说着也就挂断了电话,招手叫了个计程车,然后说了地址。
坐在车上,他的眼睛上面有明显的黑眼圈,他其实不困,身体也不累,但是,他却觉得心累,望着窗外的高楼大厦和忙忙碌碌的人群,他第一次觉得这一切都是黑白的。
计程车在鼎天集团总部所在地停下,刘伟名付了钱之后,再次走进了这栋大厦。与金倩结婚这么多年,刘伟名进这栋大厦的次数屈指可数,不是因为他不喜欢来,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这么多年一直没时间,大部分时间也都在外地。
刘伟名记不清楚金倩在那一层了,本想去问问前台,但是想起自己第一次来被一切按照程序登记然后进行预约的经历想了想,还是自己给金倩打了个电话。
“喂,伟名,你到了吗?”刘伟名问。
“我到了,就在大厅里,不过,我记不清楚是那一层楼了。”刘伟名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着,自己连自己老婆的办公室都找不到,这说出去确实有点丢脸。
“我来接你吧。”金倩笑了笑说着。
“不用不用,你告诉我在哪一层就行了,你董市长来亲自接,那我马上就得成为动物园里的猩猩了。”刘伟名立即制止着。
金倩忍不住笑着,然后告诉了刘伟名楼层。
刘伟名找到电梯,直接升到金倩所在的楼层。这一层的办公室都是董市长啊,总经理啊,副董事长之类的,反正都是首脑的,而且,每个人都有着很大一片空间,让刘伟名再次感叹顶天集团的实力雄厚。
董市长的办公室在最里间,这个刘伟名是知道的。上次来是钟丽接自己上来的,所以,没怎么看,这次自己来找还确实不好找。
刘伟名看了看董市长牌子的门,然后直接推开门进去,才进去,就被人叫住。
“先生,请问你找谁?”坐在外间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立即从办公桌上站了起来,看着没有敲门就进来的刘伟名问道。
刘伟名愣了愣,随即想到,这是与自己办公室一个模式的设计,这肯定是秘书了,刘伟名还记得,以前的秘书是钟丽,不过,现在钟丽成了高层,这秘书肯定另有其人了。
想到自己直接进来不礼貌,有点难为人家小姑娘了,刘伟名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我是你们董事长的朋友,找你们董事长有点事。你去跟你们董事长说一下,就说我叫刘伟名。”
女孩满怀疑惑地望了望刘伟名,然后走到里面一个大门前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去,没一下女孩就出来了,同时出来的还有金倩。
“你直接进来就是了,还通报,怎么?你这是向我表达不满吗?”金倩看到刘伟名后笑了笑说着,然后和刘伟名一起走了进去,把门关上了。
刘伟名走到这间熟悉的办公室,看了看里面的陈设,一切都如旧。
“不能难为人家小姑娘嘛。”刘伟名笑着,然后道:“你不是去开会吗?”
“还没到时间,这个会比较长,可能要开大半天,所以,我就不和你一起回去了,中午你自己去外面吃点东西吧。”金倩说着。
刘伟名点了点头,从金倩手里接过钥匙道:“吓操什么心啊,难道我这么大个人还不知道自己出去吃饭吗?”
金倩白了刘伟名一眼,表示对刘伟名不领情的抗议,然后突然间问道:“对了,你刚刚说你一个朋友得了白血病,怎么了?到底什么情况?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助的地方吗?”
听到金倩问这个,刘伟名长长地叹了口气,随后走到金倩的老板椅上坐下,拿出一根烟点上。金倩看到刘伟名的神态不一样,一边到沙发前的茶几上拿起那个烟灰缸放到刘伟名的面前,一边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有点严重?”
刘伟名不知道什么意思的摇摇头,然后道:“你还记得董静吗?”
“董静?”金倩皱了下眉头,然后突然间道:“哦,我记起来了,就是你上次跟我说那个开书店的女人是吗?不会是她吧?我后来还真的去了那个书店两次,一个很漂亮很有气质的女人,不会真的是她吧?”
刘伟名点了点头,抽了两口烟后说道:“她妹妹给我打电话,说她去医院确诊得了白血病,而她又拒绝接受治疗。她妹妹没有了办法,她们家的情况我上次跟你说过,妈去世了,爸爸进了监狱,而且是重罪,这一辈子是出不来了。家里面就只有两姐妹,而且,都没有结婚找对象。遇到这种事,小丫头全慌了神,不知道该找谁帮忙。我与董静是很好的朋友,我怎么都没想到她竟然会得这种病,老天,真不开眼。”
“她为什么拒绝接受治疗?对于白血病我知道一些,去接受化疗啊什么的,只要坚持下去还是有康复的可能的,我记得我读书的时候我们帮一个同学就得了这个病,后来,一直在医院接受治疗,最后康复了。她是不是有什么心结?”金倩坐在刘伟名对面也关心地问着。
刘伟名又摇了摇头,然后道:“我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我连夜赶回来了之后直接去了她家,找她谈了,结果,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她不是不想治,而是她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救了,所以,才拒绝接受治疗。”
“为什么没救?”金倩也皱紧了眉头问着。
“她得的是一种比较复杂的白血病,她跟我说了个名字,反正我没记住,她说,医生告诉她这种白血病只有尽快移植骨髓这么一种办法可能还有一定的概率能够延缓生命或者是痊愈,移植骨髓最主要的就是找到配型成功的骨髓,她告诉我,要找到骨髓源,只能从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你去配对,这样配对成功的几率比较大,如果,要从茫茫人海里去寻找的话,这种概率连万分之一都不到。”刘伟名靠在椅子上,有点累了地说道。
“那简单啊,找到妹妹去试一试,或者说,与监狱方面协商一下,她妹妹不行,还可以去监狱里面找她父亲去配型,有两个人,而且一个是姐妹,一个是妇女,按照这么说概率应该是非常大的。”金倩再次不解地问道。
“这就是问题的所在,在这之间她给我说了一个故事,一个很长的故事,原来,她并是不现在这个父母的女儿,她是在五岁的时候原本的家里起了大火,一把火把家里所有的亲人都给烧死了,唯独她母亲和她幸存了下来,然后,她母亲带着她来投奔亲戚,刚走到林阳,结果她母亲病死了,就在她也快死了的时候,现在这对父母救了她,然后收她做了女儿。”刘伟名简要地说了一下董静的身世。
“啊?怎么这么巧?那意思就是说她已经没有直接血缘关系的亲人在了吗?怎么会这样?那……那现在怎么办?就不治了?”金倩听到这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接着说道:“多么美的一个女人,感觉很安静,她不认识我,我特意观察过她,她一直都安静地看书,别人给钱给多少,只要不是差很多她也基本上不多说什么。感觉她是一个很善良的女人,怎么会这个样子。”
“谁说不是呢?我先把她劝去医院了,先去医院住着,化疗也好,干什么也罢,先把病情给稳定一下。骨髓源这边我想了一下,只有两个办法,第一,就是去寻找她的家人,如果她还有直系亲属在的话,那这个概率就非常大了。因为她那个时候还只有五岁,五岁的孩子知道什么?万一还有亲人在呢?其实不是直接血缘关系的亲人,是间接的血缘亲人也比外人配型成功的概率大吧?第二,就是去国家的骨髓库里面去配对。其实,我和她都知道,成功找到配型成功的骨髓源概率太低太低,不过,我不想放弃,也不敢放弃。尽力吧,去找一找,如果实在没有办法那也只能是没有办法了。”刘伟名声音低沉地说道。
“要我帮忙吗?伟名。”金倩看了看刘伟名,关心地问道。
刘伟名摇了摇头,然后道:“不要了,因为现在我也还不知道要怎么办,她家除了她就只有她妹妹,如果我不管这个事情的话,那她就只有在家等死了。所以,我不能不管,即使只有一丝希望我也必须去帮这个忙。我已经给公安局的朋友打电话让他们帮我去调查她的出生地,调查到了,我准确去她的出生地走一趟,问问是否有亲人存在,然后带到医院去配型,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至于去国家的骨髓库里面去找,这种概率太低,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哎,人,都是命。好了,估计你也快要开会了,不打扰你了,我回去睡一觉,把你车给我。”
金倩点了点头,然后道:“车坏了,家里车没开出来,开公司的车吧,所不定你还要去外地,换俩越野的车比开家里的跑车方便,你等一下,我让秘书去拿钥匙。”
金倩说着拿起电话对外面的秘书说了几句,没多久,外面的秘书就拿着把钥匙过来了。
“先回去睡一觉,你看看你,都有黑眼圈了。虽然说这个事情事关人命,不过,咱还是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只有你身体好才能去帮她不是吗?晚上,晚上你陪我去看看她吧。”金倩望着刘伟名憔悴的样子,温柔地说道。
刘伟名顿了一下,随后道:“谢谢你,老婆,谢谢你的支持。”、“说什么谢啊,我这边快要开会了,你先回去吧。”金倩在刘伟名的脸上亲了一下。
刘伟名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直接拿着车钥匙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