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直接坐电梯来到地下停车场,拿着钥匙按了一下,有反应的就在自己不远处的一辆路虎。【】(.)刘伟名再次摇头笑着,这车跑远地果然要比家里的那辆跑车方便多了。
刘伟名开着车想回家,但是开着开着还是往医院开去了。
把车停在了医院外,给董琳打了个电话,然后便按照董琳说的地址走进了董琳的病房。
病房里面,董静正躺在床上打着点滴,董琳则正在帮董静收拾着一些东西。
“怎么样?医生怎么说?怎么安排的?”刘伟名问道。
“医生正在研究治疗方案。”董琳点头说道。
“感觉怎么样?”刘伟名又问着董静。
“很好,我这边没事,你回去休息吧,你昨晚一夜没睡。”董静关心着刘伟名,不过,说完之后,自己就脸红了起来。
刘伟名看了看病房,然后对董琳道:“你带我去找一下主治医生,我去了解一下。”
董琳带着刘伟名出了病房门,刘伟名看了看时间,然后道:“等下再去找医生,我们先去吃个饭,下午再来。我有些话和你说。”
刘伟名说了就下楼,然后直接走到自己的车上,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董琳看了看车,然后也打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
坐在车上的刘伟名没有开车,而是把窗户打开,静静地抽着烟。
董琳奇怪地望着刘伟名,然后问道:“伟名哥,你怎么了?”
“有件事情我今天一直在犹豫告不告诉你,但是认真想想,我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你,因为一直瞒着你对于你来说不公平。不过,在我告诉你之前,你必须先答应我你不能太激动。”刘伟名又抽了两口烟,靠在位子上慢慢地说道。
“是??不是??我姐的病有??有?什么不好的消息?”董琳听到刘伟名说的这么严肃,心里咯噔一下,有点结巴地问着。
“也可以这么说吧,这也就是你姐不愿意接受治疗的原因,她一直都不告诉你,是不想你绝望,不想你听到这些事情之后伤心。不过,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你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子,一定能够承受住着一切,另外,只有我们了解了这一切才能更好的想出解决的办法,你说是吗?”刘伟名转脸望着董琳的眼睛说着。
董琳看着刘伟名的眼神有地慌,刘伟名感受到了董琳眼神里传达出来的恐惧感觉,不过,最后,刘伟名还是看到董琳不自然地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对着刘伟名肯定地说道:“伟名哥,你说吧,你放心,我受得住。”
“这些都是你姐亲口告诉我的,她之所以不愿意来医院接受治疗是因为她得了一种比较复杂的白血病,这种白血病不是普通的白血病,预后性不是很好,而且,唯一的治疗办法就是接受骨髓移植。”刘伟名说到这停顿了一下望着董琳,见到董琳抖了一下正准备说话的时候,刘伟名用手制止住了董琳,然后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你等我把这一切都说完了之后你再说吧。骨髓移植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找到配型成功的骨髓源,医学上说,在直系亲属身上的骨髓配型成功的概率比较大,而如果不是,这个概率就非常非常的小了。而最关键的一点是,你姐根本就没有直系亲属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所以,总的来说,她接受骨髓移植的这个概率已经是非常非常的低,这也就是她不愿意接受治疗的原因,因为她认为,即使接受治疗住在了医院结果也是一样,都是在做无用功罢了。”
说到这,见到董静情绪比较激动,刘伟名再次用手阻止住董琳,然后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你先听我说完吧。你一定会觉得我说的话完全不合符逻辑,明明你和你爸都在怎么说就没有直系亲属在呢是吧?我开始也觉得奇怪,不过,后来你姐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后来我才知道,你姐并不是你爸妈的亲生女儿,她是被你爸妈收养的。她是在五岁的时候原本的家里起了大火,一把火把家里所有的亲人都给烧死了,唯独她母亲和她幸存了下来,然后,她母亲带着她来投奔亲戚,刚走到林阳,结果她母亲病死了,就在她也快死了的时候,你的父母救了她,然后收她做了女儿。也就是说,你和你爸都与她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你们的骨髓与她的骨髓配型成功的概率连万分之一都不到。”
“怎么可能?不可能的,她怎么可能不是我的亲姐姐啊?绝对不可能,是不是搞错了?我爸妈从来就没和我说过这些,这些都是不可能的。我要去找医生配对骨髓,肯定能够成功的,我们是亲姐妹,怎么可能骨髓配型不成呢?伟名哥,你一定是骗我的。”董琳有点激动,甚至于有点歇斯底里,眼泪哗哗地流下来,用手去开门就准备下车去找医生验骨髓。
“董琳,听说,坚强一点。”刘伟名拉住董琳,严肃地说道。
“不可能的,伟名哥,不可能,我姐不可能没救的,不可能的,她肯定是骗我们的,她不可能不是我的亲姐姐,我们的骨髓也不可能不配对的。是不是啊,伟名,你说,是不是?”董琳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流,嘴里一直念叨着。
“哭吧,哭出来可能会好一点,这件事情早晚是要让你知道的,我希望在这个关键特殊的时候你能够坚强一点,因为,你现在不只是你一个人,你还需要照顾你的姐姐。等你哭完了,觉得好一点了,我们再来说说该怎么办。”刘伟名用手拍着董琳的肩膀安慰着董琳。
董琳越听到刘伟名这么说就越哭的厉害,刘伟名叹了口气,一边给董琳递着纸巾一边安静地坐在一旁抽着烟,一直在刘伟名抽了好几根烟之后,董琳的哭泣才稍微收敛了下来。
“对不起,伟名哥,让你看笑话了。”董琳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歉意地对刘伟名说道。
“哭很正常,你要是不哭我才会觉得奇怪。不过,我希望你在你姐身边的时候一定不要露出悲观的情绪来,你一定要让她相信,只要配合接受治疗就一定能够痊愈,知道吗?只有她自己有信心了,我们才能抓住这最后的意思希望,不然,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徒劳而已。”刘伟名郑重地对董琳说道。
“嗯,我知道。不过,伟名哥,我姐就真的没有希望了吗?”董琳再次问着。
“有的,要是没有希望我就不会对你说这么多我也不会劝着你姐来医院接受治疗了。唯一的问题就是骨髓源的问题了,骨髓源这边我想了一下,只有两个办法,第一,就是去寻找她的家人,如果她还有直系亲属在的话,那这个概率就非常大了。因为她那个时候还只有五岁,五岁的孩子知道什么?万一还有亲人在呢?其实不是直接血缘关系的亲人,是间接的血缘亲人也比外人配型成功的概率大吧?第二,就是去国家的骨髓库里面去配对。所以,这么一合计起来,找到骨髓源的概率还是非常大的,这些你都不需要去管,骨髓源我去找,你要做的就是在医院里把你姐照顾好,安抚好她的情绪让她好好地配合医生的治疗,稳定好病情,等我找到成功的骨髓源就能立即进行移植,争取到最快的时间。”刘伟名一边说着,然后就带着董琳去吃饭了,吃晚饭后刘伟名送董琳会医院,然后便去找了主治医生详细了解董静的病情,果真如董静所说,情况确实就是董静说的那个情况,只不过,医生说的更为专业,也让刘伟名对于这个东西更加的了解了。刘伟名拜托医生花点时间精力在骨髓库里去匹配,虽然医生也知道这种概率非常非常的低,但是医生还是答应了下来。
与医生聊过之后,刘伟名又去看了看董静,然后实在支持不住地开车回家,睡了一下午,直到晚上金倩回家做了晚饭才叫醒刘伟名。
吃了晚饭,刘伟名就开着车带着金倩去医院看望董静。
“去买点东西吧,你说买点什么好?”金倩问着刘伟名。
“随便买点啥吧。”刘伟名有点心不在焉地回答着。
到了医院,刘伟名带着金倩去往金倩的病房,金倩问着刘伟名道:“其实可以想办法转到首都的医院去,那里的治疗水平要高一些,或许几率也大一点。”
刘伟名摇了摇头,然后道:“我问过一些专业人士了,这个病在哪里治都一样,只要达到了一定的治疗水平都可以,只要是能够找到配对的骨髓,这里对于她来说更加熟悉一点,对于病情或许更加有帮助吧。”
推开病房的门,便见董静躺在床上看着书,而董琳则是坐在一旁与董静在聊着天,门突然被推开,两人都抬头望着走进来的刘伟名和金倩。
“伟名哥。”董琳站起来打着招呼。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指着金倩道:“这位是我的??。”说到这的时候,本来刘伟名是准备说老婆的,但是,突然之间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在金倩现在的身份已经不是他的妻子了,起码在法律上不是,而刘伟名前面显然已经忘记了这个问题,在他的潜意识里,他一直都是把金倩当做自己的妻子,这么些年来一直都是如此,所以,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不知道该怎么样来介绍金倩了。要介绍成妻子肯定不行,地球人都知道他已经离婚,而要说前妻吧,显然对于金倩来说是种打击,也不合适,更加不能说是朋友了,所以,刘伟名纠结了。
当然,纠结的不止刘伟名一个,还有金倩。金倩也是在刘伟名介绍自己的时候突然停住才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她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已经不是刘伟名的妻子了,而她一直都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她之所以要来医院看望董静那是以刘伟名妻子的身份来看望一下自己丈夫生病的好朋友,这是必须的人情世故。而她一直都忘了自己已经不是刘伟名妻子的这个事实。而现在的问题是金倩现在是以一个前妻的身份来看望一个自己前夫生病的好朋友,这听起来觉得怪怪的。
金倩看到刘伟名的突然停顿也意识到了刘伟名现在的尴尬,于是笑着接过话道:“你们好,我是伟名的前妻金倩,听伟名说董小姐身体有点不舒服,我特意过来了,不知道董小姐对我有没有印象,在书店里,我们见过面的,我很喜欢那间书店,也很欣赏董小姐你。”,金倩笑着对董静说着。
她这话里的意思很好,第一,我只是刘伟名的前妻,第二,我来看你是因为我很欣赏你这个人。
董静仔细想了想,随后也笑着说道:“我记起来了,有点印象,我们还一起聊过关于那本‘时间简史’,非常感谢你,还特意来看我。”
“我去你那是听到伟名的推荐才去的,去过那我就喜欢上了,不过,我时间有限,所以,去那的机会不多。我也是今天听到伟名说你住院了的消息的。怎么样,董小姐,感觉还好吗?”金倩关心地问着。
“谢谢你,还好,没什么大碍。你叫我董静就行了。”董静笑了笑后说着。
“金倩姐,你坐吧,我去给你削个苹果。”董琳笑着给金倩推了推椅子,然后过去拿水果去了。
“不用不用,我刚吃了晚饭过来的。”金倩连忙推辞着。
“这是我妹妹,你坐吧。”董静放下书招呼着,其实她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金倩合适。叫姐明显不合适,因为她感觉自己比金倩的年纪还大,直接叫名字感觉也不太好,叫小姐夫人什么的就更加不合适了,所以,董静直接就省去了称呼。
椅子让给金倩坐了,刘伟名则直接坐在了隔壁的一个床位上面,掏出一根烟自己点上。
“你这人真是的,医院里不能抽烟,再说了,抽烟对病人不好。”金倩看到刘伟名这个样子不满地说道。
刘伟名楞了一下,随即笑着准备把烟掐灭。
“没关系的,我这个病跟烟没有关系,可以抽烟。其实,我还要感谢伟名,为了我的病,他一直都在忙前忙后。”董静似乎也感觉出了刘伟名与金倩之间似乎不太像是前夫前妻之间的关系,看了看刘伟名,然后对金倩说道,这种语气也几乎是在把金倩当做刘伟名的妻子。
“你们是好朋友,朋友之间的互相帮助那是应该的。”金倩笑着回答着,随后又问了董静一些问题便站了起来说道:“你好好养病,我就不打扰了,如果有什么地方用的上我的你让伟名通知我一声就可以了。”
刘伟名也站了起来,对董静说道:“注意休息,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说完便就和金倩一起离开了。
“哎,这么漂亮又有素养的一个女人,竟然得上了这种病。”一出来,金倩便叹了口气道。
“别想这么多,人生在世,生死由命吧。”刘伟名一边抽着烟一边安慰着金倩。
“看到她了之后,本来想聊的一些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而且,我也没什么可以帮的上忙的地方。”金倩慢慢地说着,她是一个善良的女人,所以,难免多愁善感了一些,即使董静与她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她依然为之叹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