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那你倒是说是什么问题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问的是什么?”刘伟名再次摇头说着。【】.
“我想问的是,你……你……与金倩姐为什么离婚了啊?别生气啊,如果你不想说那就当我没问过,我只是有点好奇罢了,我觉得金倩姐很好,感觉你们两个现在的感情也很不错,想不通你们为什么会离婚而已。”董琳说完后看着刘伟名的表情,然后又立即加了后面的话,估计是怕刘伟名会生气。
刘伟名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然后道:“你真的很八卦。”
“你没听说吗,女孩子的好奇心能够杀死猫的。”董琳笑嘻嘻地回答着。
“我怎么没听人说过这么一句话?”刘伟名反问着,然后停顿了一下后道:“我和金倩离婚的原因很简单,一点都不复杂。原因就是我出g了,然后我们俩就离婚了。就这么简单,与感情无关,纯粹是我个人的原因。”
“啊?”董琳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刘伟名。
“怎么了?觉得很不可思议是吧?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很龌蹉?”刘伟名早就算到了董琳会是这种反应,于是笑着问道。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有点惊讶。”董琳连忙说道。她确实非常惊讶,惊讶于刘伟名竟然可以这么掷地有声地把自己出g的事情说出来,而且,说的是一点都不含糊。
“所有人都觉得很惊讶,都觉得不能理解,包括我自己。不过,做了就是做了,这个没什么好隐瞒的,做都做了还怕说吗?不过,像我这样的男人只是极少数,你千万不能因为我而对所有的男人都失去信心,那我的罪过可就真的大了。”刘伟名像是很无所谓地说着。
“那我怎么感觉你与金倩现在的感情依然很好?”董琳继续问道。
“这个更加好理解了,我对不起她,做出了对爱情不贞不洁的事情,所以,我们的婚姻破碎了。不过,虽然婚姻破碎了,但是我们的感情却没办法消失殆尽,另外,我们还有个儿子。说这些你其实也不能理解,等你有了孩子那一天你就会理解了。”刘伟名随意地说着。
董琳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喃喃地说道:“金倩姐真的很好,漂亮又有气质。”
刘伟名笑了笑,随后笑着道:“喂,你这是准备在我的伤口上继续撒一把盐是吧?没你这么做的哦。”
“其实,如果你那个时候没有再次结婚的话而是与我姐结婚,那么现在的结果肯定不是这个样子。我可以看得出来,你和我姐彼此之间都是有对方的。”董琳继续似乎有所感悟地说道。
“你瞎说什么啊小丫头,这话可不能乱说。”刘伟名吓了一跳,立即说道。
“我是不是乱说你自己心里清楚的,你对我姐有意思我很多年前就知道了,还记得那时候我总是监督你和我姐在一起吗?我从那个时候就看出来了,而且,我那个时候很不看好了,另外,你也结婚了。所以,我总是害怕我姐着了你的道。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俩之间的这种感情依然还在。”董琳继续说着,还没等刘伟名说话,她又开始说道:“我知道,我姐心里一直都有你,她爱你,而且爱的很深,你也是我知道的她唯一爱过的一个男人。她以前不写诗的,起码不写带有爱情的诗,但是,在你离开了这里之后,我经常见到她会写一些诗,很多都是关于爱情的,我知道,她在想你。所以,看到她不愿意住院不愿意去接受治疗我想到了你,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才能把她劝过来,而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
“这些都是你的猜测,我可什么都没说。另外,这些话跟我说说就可以了,千万被去对你姐说,她会跟你急的。”刘伟名笑着说着,没说是,也没说不是,算是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也可以理解为默认了。
“伟名哥,能否答应我一件事?”董琳想了一下后,很严肃地对刘伟名说道。
“说吧,什么事?”刘伟名淡淡地回应着。
“不管我姐这关能不能过,我都求你,不要伤害我姐。”董琳认真地对刘伟名说出了这么一句。
“啊?你怎么会有这么一说呢?”刘伟名侧过脸,有点惊讶地望着董琳。
“你跟我姐之间的关系别人看不看得出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看出来,你们俩之间肯定已经超出了朋友的界限。以前,我很反对你和我姐在一起,但是现在,我却不这么想了,能找到一个自己爱的人不简单,特别是对于我姐这样的性格来说,只要爱上了一个人,那么,她这一辈子也只会爱这么一个人。不管你与我姐最后会是什么关系,我只希望她能够过得快快乐乐,不受伤害。”董琳望着窗外缓缓地说着。
刘伟名对于董琳的这句话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答应不对,不答应貌似也不对。
“我和你姐是很好的朋友,我怎么可能去伤害她。”想了很久,刘伟名这么淡淡地回应了一句。
车子在路上飞奔着,高速路上的路况很好,所以,一路上根本就没有遇到什么阻碍,走的很顺畅。十几个小时之后,就进入了青西省境内,又花了两个多小时,车才到了南方市。而此时,刘伟名已经快连眼睛都睁不开了。而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
刘伟名坚持着把车开到了市区,在路边,随便找了一家酒店,然后准备下车住下。说实话,这十几个小时的车开下来,把刘伟名给累的够呛。
幸好,这个时候并不是旺季,所以,酒店还有剩余的房间。刘伟名开了两个单间便于董琳上楼去了,东西在路上吃过,而且车里带了吃的东西,所以,并不是很饿。与董琳打过招呼,刘伟名进了房间,连脚都没洗,直接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刘伟名依旧是一大早就醒了,虽然依旧很困,不过,想到能早一刻找到董静的家人董静康复的希望也就大一分,刘伟名还是坚持着起床来,简单的洗漱过后,便走到隔壁董琳的房间门口敲门,敲了好几下才听到里面董琳懒洋洋的应了一句:“谁啊?”
“我,刘伟名,起床吧,我们早点过去找人,人生地不熟的,还不知道要走多久才到,所以,早点出发。”刘伟名说完就准备回房等董琳,哪只,正准备离开时门却打开了,董琳围着一条浴巾过来开的门,还不停地擦着眼睛。
“伟名哥,你也太早了,真是辛苦你了,昨天开车到那么晚。”董琳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往屋里走着。
刘伟名本来是不想进房间,毕竟一男一女不太好,也很容易说不清楚。另外,董琳身上的装扮也让刘伟名很是尴尬,披着浴巾很显然,昨天董琳是洗了澡睡觉的,没有睡衣估计就直接裹着浴巾睡觉了,虽然,房间里有暖气不会冷,但是,那**在外面的大把肌肤还是给了刘伟名很大的视觉以及精神上的冲击力。但是现在,别人已经打开了门,自己不进去好像又说不过去。
最后,刘伟名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不过,只是走进去几步,看着董琳走进洗手间开始漱口。刘伟名便说道:“我去外面等你,你收拾好了到隔壁房间叫我吧。”
“对了,伟名哥,我那有点眼霜可以去黑眼圈的你要不要擦一点?你黑眼圈太明显了。”董琳见刘伟名要走,连忙说道。
“黑眼圈?不用了吧,我一个大男人用这东西干嘛?”刘伟名想了想说道。
“擦一点吧,效果很好的,你看看你,都像个大熊猫一样了,我去给你拿,等一下。”董琳说着,然后快速地漱完口,脸都还没洗就走到床边,背对着刘伟名开始在自己的包里面找东西。刘伟名甚至觉得,此刻自己的眼睛已经无法从董琳移开,也开始感觉自己已经渐渐地有点把持不住自己的冲动了。
不过还好,恰巧在这个时候,刘伟名的手机响了起来。这声手机铃声彻底把刘伟名给惊醒过来,而这时,董琳也已经找到了她要找的那盒护肤品了。
刘伟名有点感谢这个电话,要不然,说不定就会酿成一个不可收拾的局面。刘伟名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尤恒生打过来的。
刘伟名想不通尤恒生给自己打电话是干什么?一般的,没有重大事情尤恒生是不会来打扰自己的。想了想,接过电话直接说道:“你好,我是刘伟名。”
“刘书记,我是尤恒生,没打扰到你吧?”尤恒生客气地说着。
“没有,恒生同志,有什么事情吗?”刘伟名开门见山问道。
“刘书记,我这里有个事情想向你汇报一下,据我们纪委这边的内部消息,就在昨天晚上,城建局局长王道生同志被纪委的人从家里带走,据我从一些关系那里打听来的消息,是z纪委直接拿的人,连省里都没有通知。”尤恒生也不含糊直接说道。
“什么啊?”刘伟名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对于刘伟名来说,关键问题不是说是一个城建局局长被抓,关键的地方是这次是z纪委直接动的手。
“你能确保消息的准确性吗?”刘伟名再次问道。
“虽然不是百分之百确定,不过,应该是**不离十。我从消息得知,这是z纪委落实防腐倡廉活动的开始,在年前要集中整治一批,为的就是杀掉两节期间送礼的不良风气。王道生是因为已经就被人举报过,有举报信件在z纪委那边,这次,z纪委那边是直接从以前的举报信里面找到了他重新调查发现了问题,便直接给抓走了。”尤恒生进一步解释着。
“还有没有其它的人被带走?”刘伟名想了想问道,因为,王道生只不过是一个处级干部,一个处级干部按照常理推断是不劳烦z纪委直接动手的,所以,王文超想问的是是不是有其它人也被z纪委调查而王道生只是被牵连进来的人。
“这个没听说过,起码暂时在我们白山没听说有其它人被调查。”尤恒生很肯定地回答着。
“嗯,这个事情我知道了。对了,对于这个王道生同志你们纪委这一块曾经对他进行过调查吗?你觉得有哪些人可能与他会扯上关系?”刘伟名想了想,然后非常直接地问着,这也是刘伟名这个时候必须要关心的一个问题了。
“这个,我们纪委这边没有对王道生同志进行过调查。”尤恒生回答着。
“你是白山的老同志了,现在是在电话里,没有外人,你就跟我私下里说句心里话,你觉得,有哪些同志可能会与王道生有扯不清楚的关系。”刘伟名接着说道。
尤恒生那边沉默了很久,然后道:“王道生同志在这个位置上面已经坐了很多年了,我与他在业务上面没有太多的交集,私下关系也不怎么好,所以对他的了解不多,我所知道的就是他与前任张副市长的关系一直不错,而至于这件事情最后的牵扯范围会有多大这个我确实说不清楚了。”
刘伟名思考了很久,然后才道:“那好,恒生同志,最近这段时间你要多关注关注各方面的动态,不管是什么情况都要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好的,刘书记。”尤恒生回答着,然后两人便就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伟名哥?”看到刘伟名接电话时的语气严肃已经现在黑沉着的脸,董琳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工作上的一点事情。”刘伟名淡淡地说着,然后自顾自地掏出烟点上,直接就坐在了椅子上面。本来是准备回房的,而现在,他却忘记回房这件事情了,他脑子里现在已经没有了董琳,想的全是其它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