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董琳本来是准备等自己拿了东西给刘伟名之后就换衣服的,而现在,显然刘伟名是暂时不走了。.想了想,董琳便偷偷地拿着自己放在床边的衣服,把自己主要的衣服藏在下面抱紧进了洗手间,把门关好之后才开始换衣服。
而刘伟名对于这一切却完全熟视无睹,他脑海里现在完全是一团糟。对于刘伟名来说,现在白山的情况非常的微妙,一个处级干部直接被z纪委给带走,这不是一件寻常的事情。而z纪委抓的案子显然是会一抓到底,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一个王道生,而在与从这个王道生身后到底会牵涉出多少人,又会牵涉到哪种级别的人,要知道,刘伟名上台之后,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刘伟名已经亲自操刀解决了很大一批了,如果,这次z纪委的调查够彻底也再次查处一大批,刘伟名这个白山市党委书记就必须提前做出准备,以确保到时候不会出乱子。
思前想后,刘伟名整整抽了三根烟,而这时的董琳也已经换好了衣服出来,不过,看到刘伟名脸色凝重便没有打扰刘伟名。
刘伟名这个时候拿出自己的手机,直接拨了一个号码,是拨给王婷婷的。
“刘书记,你是不是回来了呀?”王婷婷接过电话直接问道。
“我还在外地,暂时回不来,你现在帮我去办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不要让别人知道。你现在立即去一趟市公安局,找到池民天,亲自问他一个问题,替我问的,你就问他与城建局的王道生有没有关系?一定要亲自去,不要打电话,也不要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按照我说的去做,这是个政治任务。问完了之后给我电话。”刘伟名直接说着。
王婷婷愣了愣,随后点头说是。她还从来没见刘伟名这么严肃认真过。其实不能怪刘伟名谨慎,刘伟名也是迫不得已。听尤恒生说,王道生与张炳德关系很近,那么说,有可能被牵连上的人就只有可能是池民天一个了,因为池民天以前与张炳德之间的关系很好。也就是因为不确定池民天是否与王道生之间存在着某种关系,所以,刘伟名在这个关键时候必须谨慎地处理与池民天之间的关系。这不是撇清关系,而是一种政治觉悟罢了。在这个时候,他必须不能与池民天之间有任何有嫌疑的对话和行动。
挂断王婷婷的电话,刘伟名接着又一个电话直接打给了阿依古丽的手机。
“什么事?”阿依古丽接过电话后说道。
“刚刚尤恒生向我汇报,城建局的局长王道生昨天晚上被纪委的人给带走了,是z纪委的。”刘伟名这次也开门见山直接对阿依古丽说道。
阿依古丽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顿了很久,然后问道:“因为什么?”
“这个不知道,现在消息全部都是封闭的,据说连省里面也不清楚。现在情况很微妙,也挺复杂,你知道的,我们白山本身的情况就不明朗,再经不起打击了。我在外地有急事,一时半会敢不回来,所以,你一定要多注意注意各方面的情况,避免我们到时候措手不及而引发什么乱子。”刘伟名很严肃地嘱咐着阿依古丽。刘伟名不在,现在就是阿依古丽这个副手接替他的全面工作。
“我知道,我问你,我们的底线是什么?”阿依古丽思考了一下之后问道。
“没有什么底线,我们的方针就是全力配合上面的调查,对于违法乱纪的绝不姑息,但是,一定要保证大局稳定。我们要做到的就一个字,稳。这几天就要辛苦你了,我这边家里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处理,一时半会走不开,不过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尽快赶回去的。”刘伟名再次冷静地吩咐着。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就这样吧。”阿依古丽听过后说了一句便挂断了电话。
“伟名哥,是不是工作上出了什么事情?要不你立即赶过去吧,这边我去找就行了,反正地址和人名都有了,不怕找不到的。”董琳从刘伟名打电话的只言片语中也猜测到了一些,连忙说道。
“没什么事,一点小意外而已。走吧,出发。”刘伟名直接说着,然后直接打开门走下了楼。到楼下退了房,然后与董琳一起吃了早餐便上了车,然后根据导航开始走着。
一路上,刘伟名都有点心不在焉,这点董琳看在眼里,但是,她却帮不了刘伟名,甚至于刘伟名连到底是什么事都没有告诉他。
没多久,刘伟名电话就响了起来,因为是在市区,刘伟名不可能去接电话,同时,刘伟名也没有带车载的蓝牙设备,最后,刘伟名不得不把车停在路边,对董琳道:“董琳,你来开车,跟着导航走。我要打几个电话。”
说着,便拿着电话下车,走到董琳的位置上坐下,车交给了董琳去开。
电话是王婷婷打来的,显然,王婷婷对于刘伟名的交代不敢忽视,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
“怎么样?”刘伟名直接接过电话问道。
“池局长说,他与王道生没有直接联系,而且,他现在也经得起组织上的调查。”王婷婷把池民天的话告诉了刘伟名。
听到这话,刘伟名的心也就放了下来,只要池民天不出事,那么这件事情就不会出现最坏的结果。因为,在高层领导当中,曾经与张炳德走的最近的就要数池民天了,当然,另外还有几个,不过,那几个显然底子都要比池民天来的干净,原因很简单,因为分管的工作与张炳德没有太多交集,所以,可以经得起调查。
但是事情显然还没有到让刘伟名完全放心的地步,因为,现在的刘伟名完全搞不清楚事情到底扩散面会有多大,对于最后能不能掌控事情的进展,刘伟名心里完全没有底。点了根烟,慢慢地抽着,最后,刘伟名拿起手机直接给韩民生的秘书打了个电话。
“唐秘,你好,我是刘伟名。”刘伟名客气地说道。
“刘书记,你好。不知道领导有何指示。”韩民生的秘书也很客气地问着。
“哪里哪里,指示谈不上。唐秘,主要是想向你打听个事情,你知道,我们这些人都在穷山僻壤的,这耳目都不太灵光。”刘伟名含蓄地问道。
“刘书记这可是奚落我了,不过,现在老板正在开会,我正好没什么事,领导你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韩秘书的秘书也明白了刘伟名是来打探消息的。
“严重了,严重了。唐秘,是这样的,我就想打听一下,咱们省里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主要是与纪委那边有关的。”刘伟名也不点破,但是却又要能让对方听明白。
“纪委的?刘书记,这个你可得给我个明确的提示,不然,我可不好猜。”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这有一个处级干部被人从家里带走了,据说是京城里直接动的手,而且,我们这边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事有点蹊跷,现在我是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所以,想来找你打听打听情况。”刘伟名也就直接说了。
“这个事情啊,刘书记,我帮你分析一下,这个事情肯定不会只是个体事情,我觉得会是**,而且,是由上至下的可能性大一些。另外,我个人认为这个事情估计就是出现在他他所在的部门系统。这些都是我的猜测,做不了数,不过,刘书记也可以参考参考。”韩民生的秘书突然说了一通看似有点胡说八道的话。
“谢谢你了,唐秘。过段时间你来我们白山我再好好招待你。”刘伟名又和韩民生的秘书客气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现在,他已经大致上明白是什么事情了,因为,韩民生的秘书已经在刚刚这通胡说八道中把刘伟名想要知道的信息都告诉刘伟名了。
听过韩民生秘书刚刚的一通话,刘伟名猜出来了个大概,那就是,这次的主角并不是王道生,王道生也是被别人给牵连出来的。而且,事情就出在了省住建厅。也就是说,是省住建厅的某位领导被上面给查了,然后,把王道生给招了出来。
把事情的原委给弄清楚了,刘伟名心里也就有底多了。起码,对事情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而现在摆在刘伟名面前的问题就是这个案子不知道还会牵涉出多少人,又会牵扯进哪些人,这些,到现在依旧还是不可预知的。但是,有一点刘伟名可以清晰地预判,那就是这次白山市城建局是肯定不能幸免的。
刘伟名放下电话,开始思索着。其实,他现在的思绪还不平稳,觉得很不踏实,原因就在于他没在白山。想了想,刘伟名最后笑了笑,直接打开窗户,把烟头丢了出去。
“伟名哥,事情摆平了啊?”董琳也笑着问着刘伟名,因为她刚刚看到了刘伟名脸上的笑容。
“还没有,谈不上摆平不摆平,我只是心里没底,不知道事情最后究竟会有多严重罢了。我看看离这个上岗村还有多远。”刘伟名说着就在导航上看着,然后道:“不远了,最多一个小时就可以到,希望这次会是个好消息吧。”
听到刘伟名这么说,董琳也突然脸色变的严峻,然后点了点头,就像是在心里默认肯定一样。
车子跟着导航一直走着,确实想刘伟名预测的一样,车子最后经过了四十多分钟就进入了所谓的上岗村。看着这个上岗村,刘伟名有点惊讶,这里的生活水平显然远远比不上江南省,就算比起贫困地区的白山来说,也好不了多少,这是刘伟名始料未及的。
导航只是指示到这个地方,但是,一个村的范围也有那么多,具体是哪一家这个就需要刘伟名慢慢地去找了。
这时,刘伟名拿出一张纸,纸上面记载了董静老家亲人的详细情况。想了想,刘伟名和董琳下车,走到离大道不远处的一户人家,看着屋里面有人,刘伟名便走了进去,向人家打听着这个叫王春树的家在哪里,这个王春树就是董静的亲叔叔。经过打听,老人家给了刘伟名一个大致的方向,没有办法,刘伟名便又开着车,往这个大致的方向上开去。
这个小村子相对来说比较的偏远,到处都是山,一户一户人家都是靠山而建,每户人家都离得比较远,这也就给刘伟名找人增加了难度。一路问一路找,最后,刘伟名终于是看到了王春树的家。
刘伟名把车开到了王春树家门前,看了看这栋破旧的房子,刘伟名心里有一丝的感慨。他在想,如果董静当年家里没有发生不幸,她母亲没有带她出去寻亲亦或者她流落街头的时候没有被董必进两口子给拾到,那结局或许就完全不一样。流落街头的董静没有被董必进两口遇上那么结果很显然,那董静早就已经夭折了。而如果是她家里没有发生那场火灾呢?那么董静很可能现在也像刚刚刘伟名这一路上遇到的几个小姑娘一样,只有十**岁的模样,但是身边已经是怀里抱着一个小的手上还牵着一个大的。那还有现在这种美丽又有气质的董静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所以,有时候刘伟名想,人生其实都是命。刘伟名把人生比作成一条布满十字路口的大道,在每一个路口你选择不同的路通行都会决定你接下来不同的人生,至于这条路最终会走到哪里,没有人能够知道。当然,这属于哲学范围的事情了。
刘伟名叹了口气,和董琳一起走到大门边,礼貌性地喊道;“请问有人在家吗?请问有人在家吗?”,刘伟名连忙问了几句,才听到里面传来:“哪个?”
是一个带有浓厚地方口音的老人声音。
随即,一个穿的非常陈旧衣服的老人出现,疑惑地望着突然出现在自家门口的这一男一女,随后,老人问道:“你们找哪个?”,说的是地方口音,这让刘伟名和董琳听的很费力,但是还好,起码还是能够听懂大概的意思,其实,这一路上来,刘伟名和董琳都是靠猜话里的意思而找到这里的。
“大叔,请问这里是王春树王大叔的家吗?”刘伟名想了想好后很客气地问着。
听到这,老人更加有点惊讶,然后道:“我就是王春树,你们找我有啥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