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听到老人就是王春树,刘伟名也很惊讶,按照年龄推断,王春树也就是五十多岁,六十岁不到。.按照现在老年程度和公民身体素质来判断这个年龄还可以算的上是中年,而目前这位看起来起码有七十岁左右了。皮肤黝黑、留着不短的有点发白的胡须,脸上的皱纹也是一大把一大把。
当然,这些都不是问题的关键。
“王大叔你好,我叫刘伟名,她叫董静。我们今天来找你是想问一下你,你是否还记得一个叫王静的小女孩?”刘伟名给老人散了一根烟,然后自己也点上一根后问着。
老人接过刘伟名这明显价值不菲的烟,手都有点颤抖。在听到刘伟名的问话后,他皱着眉头嘀咕着:“王静?”
“可能你不太记得了,她是你哥的女儿。”刘伟名提醒着。
“哦,我记起来了。你们找她做什么?我哥一家人几十年前因为一场火灾去世了,就剩下我嫂子和这个女娃,然后,因为穷,男人也不在了,所以,她们母女就去了外地投奔她娘家的一个亲戚,听说她娘家那个亲戚家里条件还不错的。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怎么了?”王春树老人一听刘伟名这么说,便立即一拍额头开始说着,但是,却还是非常疑惑加警惕地望着刘伟名和董琳。然后又问了一句:“你们不是公安吧?”
刘伟名愣了愣,随后笑着说道:“不是不是,我是王静的朋友,这个是王静的妹妹。我这次过来就是想来找一下王静都还有哪些亲人在。”
“妹妹?”王春树老人再次疑惑。
“对,是妹妹,不过不是亲生的妹妹。王静,她现在叫做董静。你嫂子也就是董静的妈妈带着董静走到林阳市的时候,生病了,加上又饿又冷,最后就……,不过,董静运气好,被一对董姓夫妻,也就是她的爸妈给带回了家当女儿。”刘伟名把当年的情节给说了一遍。
王春树听过后点了点头,然后叹气说道:“哎,我还以为嫂子在那边过好日子去了,没想到啊没想到,不过还好,这个女娃还在,也算是给我哥还留了一点血脉在世吧。”
“你们都进来坐吧,家里穷,也没个干净的地方,进来,坐。”王春树说完之后就招呼刘伟名董琳进去坐。
屋子里摆了几张木凳,不过显然已经很有年头了,另外,上面也蒙着一层灰。董琳到底是女孩子,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最后还是笑着站在凳子便,连忙说不用不用,站着挺好。刘伟名则是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坐在了王春树对面的凳子上,再次给王春树递了一根烟开始说道:“我们这次过来,主要是来找董静的亲人,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不知道您听没听说过白血病,这是一种很难治疗的病,董静早些日子就得了这么一种病,要治好这种病,就必须要换骨髓,而骨髓必须在自己的直系亲属里面去配对,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骨髓进行配对的话,那这个病就是绝症了。所以,我们这次就是来找您的。我想问一下,董静除了你她是否还有其它的家人在世?”
刘伟名本来想直接说让老人跟自己去一趟林阳,但是看到王春树已经老成这个样子,而且,身体瘦的似乎被一阵风都有可能给吹走,便换了个说法,看看能不能从王春树的嘴里得到另外一些什么情况,当然,这也是刘伟名最希望听到的。
“其它的?没了没了,那场大火把我哥一家都烧死了,我哥、我侄子加上我爸,除了我嫂子带着那个女娃在外面逃过一劫,哪里还有其它的亲人在啊。没有了,除了我这个叔叔,一个都没有了。”老人摇着头反反复复地说着,显然是由于对于董静没有太多的感情,当听到董静的病之后,他没有太多的感觉。
这话让刘伟名本来有所期待的心瞬间给凉透了,而就在这时,王春树老人突然咦了一句。
“是不是还有?”抢着问的不是刘伟名,而是一旁的董琳。
“我记得曾经我哥家里曾经丢出去一个女娃,这个丢出去的女娃是排行老二,农村里,家里条件都不好,又不是男娃,生这么多哪养得起啊,就丢出去了。如果要说亲人那也就只有这一个了。”王春树慢慢地说着。
这么一句话,让刘伟名和董琳的心一下子又热了起来,对于两人来说,这个消息无疑是最好的消息了,丢出去一个女孩,那这个女孩就是董静同父同母的亲妹妹,只要找到她,那血性配对的成功性就太高了。刘伟名和董琳都开始兴奋。
“那她在哪?我们马上去找。”董琳立马说着。
“不知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王春树老人摇了摇头。
刘伟名和董琳刚开始有点高兴,一下子脸上的笑容又僵住了。
“我也不知道他们俩当时把那个女娃丢在哪了,这个没人跟我说过。”王春树老人看到两人的表情再次摇头说道。
刘伟名抽了几根烟,然后问道:“那你是否还记得这个女孩出生的年月日?然后大概是多大的时候丢出去的?”
“这个我知道,那个女娃是在xxxx年大年三十那天出生的,然后,在刚出完节就给丢了出去。我还记得那天我到我哥家里吃年夜饭,我哥非常生气,说是又生了个赔钱货,准备大年初一就丢出去,但是被我爸给骂了一顿,说是在节内丢孩子不是个好兆头,让他过完节再丢。”王春树开始慢慢地回忆着当时的情形。
听到这,刘伟名立即回到车上,从自己的包里面拿出纸和笔,然后把年月日都给记上,然后翻看手机的日历,找到那一年,把大概丢出去的日子也记上。随即又问老人:“你觉得你哥和你嫂子把孩子会丢在哪?丢到镇上去了还是就只在这周边呢?”
“这个我知道,应该是丢在三岔口,这个没错。那个年代家里养不起丢孩子出去的很多,我们这里大家都是丢在三叉口,因为那个地方是我们附近这几个村出去道路的交叉口,人很多,娃丢在那被拾起的可能性很大。不过,这个娃是被人给捡走了还是丢在那里被狼给叼走吃了就没人知道了。”王春树很肯定地说着。
听到这,刘伟名再次皱起了眉头。然后问道:“那这附近都有哪几个村?只要是经常经过那条路的村子名字。”
“这个我知道,有上岗村、下岗村、马田村,另外,我记得那个时候回阳村那边也是走条路,通过那个口子的就只有这几个村子了。”王春树不假思索地说着。
“那好,老人家,谢谢你了。我们先去查一查,希望能把这个人给找到,如果,真的找不到或者说人确实不在了,我还是会来找你,到时候,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因为,你也是董静的亲人,是她在这个时间上最亲的人了,我想,你也不希望她大好的年纪就这么夭折了是不是?希望你到时候不要拒绝,我想,董静是不会亏待你这个叔叔的。”刘伟名记好之后合上了本子,一边说着,一边打开自己的钱夹,从里面掏出二三十来张百元大钞递给王春树说道:“这是董静给你的一点心意,因为不知道你喜欢吃些什么,所以,也就没有买东西。这是你侄女的一点心意,希望你收下。我想,等董静病好啦之后,一定会好好感谢你的。我们就此别过。”
王春树老人看到这么多钱,也没有拒绝,接了过去,喜笑颜开地道:“这个自然这个自然,能帮我肯定帮。”
话虽然说的好,但是刘伟名知道,他主要是冲着这个钱面子来的。而刘伟名给这些钱也是有用意的,万一找不到那个董静的亲妹妹,最后还是要把这个王春树给带回林阳,不过,看这个老人这个样子,不给点好处他显然是不会太愿意,所以,刘伟名索性直接先给他一些钱,省的到时候自己多费口舌,要知道,钱的魅力是无限的。另外,这个王春树毕竟还是董静的亲叔叔,自己代表董静给他一点点钱似乎也是应该的。
说过这些之后,刘伟名就和董静给上了车。
“伟名哥,该怎么找啊?没有地名、姓名,甚至于出生年月日也不一定对,人家捡回家也不会知道准确的出生年月日,肯定是会另外找日子作为生日的,我们该怎么找啊?”董琳有点失望。
“找不到也要找,毕竟这是唯一的机会了。”刘伟名说着,然后拿出手机,把本子打开,便给池民天打电话了。
“刘书记,您好。”对面的池民天恭敬地称呼着。
“我手里有件事,你立即帮我办好,我等你消息。你帮我查一下一个女人,出生地可能是在南方市的上岗村、下岗村、马田村还有回阳村这几个地方,出生年月日是在xxxx年元月十五号左右,应该是会往后推一点,另外,我不清楚当时人们是习惯用公历还是农历,我给你的是农历的日子,你查的时候帮我用公历的日子也查一下。给你的这些数据都是大概的数据不一定十分准确,你查的时候帮我稍微拓展一下。”刘伟名直接把这些东西给报了出去。
“好的,我都记下了,我安排马上去查。”池民天那边立即点头道。
“好,有消息了立马告诉我,一定要快。”刘伟名再次要求着。
“好的,刘书记。另外,刘书记,我听到了一点消息,听说城建局的王局长可能出事了,这个消息准确吗?”池民天又问道。其实,他肯定是知道了,毕竟刘伟名都让王婷婷去当面问他话了,他这么问就是在询问刘伟名的意思。
“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要瞎传,即使有证据,没有正式下达文件也不要乱说。做好自己,只要你自己没有牵涉进去就不用管,明白吗?”刘伟名严肃地说着。
“我知道我知道,刘书记,你放心,我绝对没有问题,我经得起组织上的考验。”池民天立即肯定地回答着。
“那就好,赶紧去查吧,我这边等着急用。”刘伟名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这能找出来吗?”董琳疑惑地问道。
“不知道,不过有一定的概率,如果,你姐的这个妹妹真的是被人捡回家做女儿去了,她父母给她上户口的时候填的是这几个村名字,又是按照捡到她的日期来作为出生年月日的话,那就能找到。希望我们有好运气吧。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也只能是司马当做活马医了。”刘伟名叹了口气道。
“希望吧,那现在我们能做什么?等吗?”董琳问着。
“不,我们去这几个村子找人问问,看看有没有人知道附近几个村子里面是不是有人知道在那一年有谁家收养了一个孩子,不能把希望全部寄托在那边,我们尽我们自己最大的努力吧,走,沿路一路问过去吧。今天没问着我们明天再来。如果两边都没有消息,那就说明孩子自己死亡了或者说被更远地方的人给抱走了,那我们只能无能为力最后把你姐的那个叔叔带回林阳去做配对。”刘伟名仔细分析着,然后把车往路上开去。
接下来,刘伟名和董琳两人就真的按照刘伟名的部署开始沿路一路问,都是找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因为只有老人才记得那个年代的事情。下车问人的工作,董琳不让刘伟名去,自己一路问着,刘伟名坐在车上闭目养神。说实话,这个找人的工作比当市委书记要难的多,也更让人心烦意乱。最后的消息并不让人满意,得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消息,每一个刘伟名和董琳都是去认真的核实,但是,结果都没用,却把两个人累的够呛。一直到了晚上八点多,两人才开车回到了市区,找了个宾馆把饭开好后,两人才去外面吃了个晚饭,而中饭,俩直接就没吃,因为在乡下不可能有饭店的。
“一点消息都没有,我们明天还去吗?”吃饭时,董琳问着,她有点灰心丧气了。
“去,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就得找下去。明天去另外一个村。”刘伟名肯定地说着。
“伟名哥,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姐和我们家做了这么多。”董琳看着刘伟名肯定的样子,有点感动地回答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