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和你姐是好朋友,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刘伟名淡淡地回答着。
董琳点了点头,然后感叹道:“这一天真够累的,我现在脚痛的都不着地了。”
“这么点就脚痛了?我真不知道你这位交警同志是怎么当的,你指挥交通的时候不会都是坐着的吧?”刘伟名笑着问道。
“我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场了,我早就调到了车管所,天天都坐在办公室。领导说我一个女孩子不适合在一线工作,没有威信。其实,我更喜欢在现场工作,天天坐办公室太古板,人都快要憋疯了。”董琳开始感叹道。
“车管所也很好啊,掌握着绝对的权力,女孩子就应该在办公室,天天在外面日晒雨淋的,你就不怕晒黑了嫁不出去啊?”刘伟名继续开着玩笑。
“为什么一定要嫁?”董琳提出了一个让刘伟名根本无从回答的问题。
“这个问题很深奥,我可回答不上来。”刘伟名摇头无奈地回答着。
“你前面说女孩子坐办公室里面好,我刚开始也这么觉得,只是,后来天天坐办公室,见到了太多机关里面尔虞我诈,让我感觉自己就处在一片黑暗当中,我很不适应。不过,后来,渐渐的,我也就麻木了,也让我看透了很多东西。在我爸还没出事之前,不管是同事还是领导,每天见了我都是笑嘻嘻的,我那时候没什么感觉,以为他们本来就是这样,可是,当我爸出事之后,他们对我就是完全另外一个样子了,特别是刚出事那段时间,每天所有人对我都是冷言冷语,总喜欢对我说一些阴阳怪气的话,而且,也刚刚经常被领导叫过去训话了。一开始,我完全受不了,差点就直接辞职不干了,后来,渐渐地,我看清楚了这里面的东西,自己也就慢慢地学乖了,也算是适应了这个环境吧。有人说我变的成熟了,我想这都是环境逼我的。”董琳突然很有感触地说着。
对于这些,刘伟名一点都不觉得奇怪。这些东西或者说是一种社会现象,他在没进入工作岗位之前就清楚了,而这些年,他也一直都是在这个环境里生活的吗,对这些东西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刘伟名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安慰一下董琳,但是想想,然后说道:“如果,你觉得在林阳那边工作的不舒服,就到岭南去吧,我在那里,或许可能给你帮点忙。”
“谢谢你,伟名哥,不过不用了。我都这么大了,以前一直都是在我爸的庇护下生活的,我以后想自己一个人独立生活。不经历一点酸甜苦辣人是不会长大的,是吗?”董琳看着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没想到董琳还有这样的领悟,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
吃完饭之后,刘伟名就和董琳直接回酒店睡觉了。这一天实在是太累,刘伟名洗了个澡,穿上酒店里的睡衣就躺在床上看着电视准备睡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伟名都感觉自己已经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了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这让刘伟名很是意外,他认为敲门的肯定是董琳,因为,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人会来敲门。便起床,擦着眼睛走过去开门;一开门,把刘伟名给吓了一跳,只见一个女人,化着妆,穿着非常暴露的衣服站在门外。还对刘伟名眨巴眨巴了眼睛,刘伟名愣了愣,然后问道:“你找谁?”
“先生,请问需要服务吗?很便宜的。”女人用腻的不能再腻的声音说着。
而就在这时,隔壁董琳的房门突然打开,然后董琳走了出来,随即,董琳便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女人和刘伟名。
董琳目瞪口呆地望着女人和刘伟名,而刘伟名也目瞪口呆地望着突然出现的董琳。此时此情,要想不让董琳想歪都不可能。
“伟名哥,她……她……是?”董琳有点不确定地问着。
女人一听董琳这么一问,就知道董琳与刘伟名是认识,做一行的都是非常识时务的,想到这,便立即转身就逃也似得的离开了。剩下刘伟名一脸郁闷地站在那,暗骂道:“这都是些什么事啊,晦气。”
“可能是找错人了吧,我也不知道。你这么晚了出来干嘛?”刘伟名问道。
“我牙刷掉地上了,宾馆的牙刷我又不想用,所以想出去买个牙刷。她真的是找错人了吗?”董琳再次不相信地问着。
“那你以为是什么?你不会以为是我叫来做服务的女人吧?我就算再那啥也不至于叫这种女人吧。”刘伟名有点生气地说着,生气的最主要原因不是因为董琳的不信任,而是因为自己莫名其妙被人打扰了睡眠还惹上了一身骚。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董琳连忙说道。
“算了,我穿上衣服陪你去吧,大晚上的,又在外地,一个女孩子出去总是不安全。”刘伟名说完之后就回房换上了衣服,原本挺困的,被这事一弄,倒也没有睡觉的意思了。
陪着董琳下楼找了家还开门的便利店,买了点东西便又回到宾馆,刚到房间门口,刘伟名手机便收到了信息。刘伟名打开了一看,是池民天发来的,这让他挺激动的。打开信息一看,里面有两个人名,还有地址以及个人信息。
“到我房间来,我们商量一下。”刘伟名说完之后打开门走了进去。
“什么事啊,伟名哥。”董琳疑惑地跟着刘伟名走进了房间。
“我今天让别人调查的已经有结果了,可能是怕打扰我休息所以就发了信息过来。”刘伟名一边说,一边从自己的包里面拿出纸和笔,跟着信息在纸上写着。
“查出来符合我们前面说的条件的只有两个人,这两个人在户口上登记的出生地点和出生日期都符合我们的要求。第一个叫李桂花,出生地是回阳村,现在嫁到了同镇的渔阳村。另外一个叫于秀丽,马田村的人,现在嫁到了另外一个县,这个县叫黄竹县。你看看。”刘伟名说完之后就把纸递给了董琳。
“那太好了,我姐终于有救了。”董琳雀跃地说着,眼泪都快出来了。
“别高兴的太早,虽然我也这么希望,但是,现在下结论还太早。这两个人是不是你姐的亲妹妹我们现在也不能确定。”刘伟名远没有董琳那么兴奋。
“起码有了希望,我们明天去找这两个人。”董琳还是非常高兴的事情。
“我找你来就是来讨论一下我们明天到底该怎么去确认这两个人的身份。”刘伟名点了根烟后慢慢地说着,说这话的语气还有此刻的做派倒有点像是领导的作风了,没办法,这已经是一种习惯了。
“这很简单啊,我们明天根据这个地址一路问过去,然后当面问她不就知道了。怎么了?难道和今天的不一样吗?”董琳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
刘伟名听过后摇了摇头,然后道:“这不一样,我们首先要明确一点,那就是对象是一个曾经被抱养的孩子,我想,哪个父母都不会告诉孩子她是抱养的,并不是亲生的,对不对?所以,即使我们去找这两个人,我想,得到的答案肯定一样,那就是她们都是父母亲生的,而且,我们说出她们是抱养的,说不定我们会被别人打出来也不一定。”
“啊?不会吧?”董琳不敢置信。
“你说会不会呢?假如有人问你你是不是你父母亲生的呀?你会怎么想?而且还是两个来临不明的陌生人哦。”刘伟名笑着问着董琳。
董琳想了想,最后暗淡地低下头,随即又抬头道:“那我们可以去问她们的父母啊。”
“这是个同样的道理,如果是熟人还好一点,但是,如果是对两个陌生人她们会告诉你吗?这个问题显然是属于家庭**,所以,我想,一般人都不会说实话的。而且,即使别人说了不是亲生的,咱们也不一定敢相信,对不对?”刘伟名再次做着分析。
“不是吧,那照你这么一说,那我们不是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吗?”董琳暗淡地说着,随即又道:“要不我们直接给她们两个一点好处,让他们跟着我们都去一趟林阳,直接去做骨髓配对,这样所有结果不就有了吗?”
“如果她们两个都不是,真的妹妹却在其它地方被我们错过了呢?从林阳一来一去可不是一两个小时的事情。我们等的起,你姐的病等的起吗?别忘了,我们现在是在与时间赛跑。”刘伟名再次否定了董琳的想法。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到底要怎么做才对啊。总不能什么都不做等着别人自己上门来找咱们吧?”董琳有点恼羞成怒地说着。说完了之后立即意识到自己太情绪话了,连忙向刘伟名道歉道:“对不起,伟名哥,我不是说你。”
“我刚刚想了想,我觉得我们应该去查一查这两个人的家庭组成,不是说现在的家,而是说她父母的家。我们来分析一下啊,那个年代还没有实行计划生育,在那个年代的农村也根本没有什么避孕或者是结生的措施,而且,那个年代也讲究人多力量大,所以,一般家里面都是可劲生,生上三个四个都是很正常的,就是再少,也起码有两个。对不对?”刘伟名认真对董琳说道。
“啊?这么多?对不起,伟名哥,对于这些我了解的真的不多。你怎么这么清楚?”董琳反问着。
“我本来就是农村孩子,对这些肯定了解。基本上,家里面只有一个孩子的,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对夫妻之间存在某种问题。像我,我家只有我一个人,是因为我妈生我的时候身体不好,生下我之后就导致了不能再生。这就是特殊原因。”刘伟名再次分析着。
“你的意思是?”董琳似乎有点听懂刘伟名的意思了。
刘伟名点了点头道:“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找一下,看看她们这两个人谁家只有一个,没有兄弟姐妹。在哪个年代,家里面只生一个孩子,而且还是个女孩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如果,我说如果这两个人当中真的有一个没有兄弟姐妹的话,那这个就基本上可以确定是你姐的亲妹妹了。”
“伟名哥,你实在是太聪明了,难怪你能够当到市委书记这么大的官。”董琳立即有点雀跃。
“这只是一种假设,一种能够简化我们工作量的假设罢了。实际情况是怎样谁也不知道。我打个电话让人再查一下,这个很快。”刘伟名在得到了董琳的赞同之后,再次给池民天打了电话,好在现在的户籍资料都是全国公安系统内部联网的,只有你有这个权限调阅,在哪里都可以查得到,这给了刘伟名很大的方便。要是像以前一样只能是个归属地查各归属地自己的,那刘伟名这个白山的市委书记来到南山市是一点作用也没有。
正如刘伟名所说的,这次查的很快,两个小时不到池民天就打来电话,告诉刘伟名,还真有一个是没有兄弟姐妹的,这个是于秀丽,就是黄竹县的这个人。
听到这个消息的两人都非常的雀跃,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就如刘伟名前面猜想的那样,只要这两个人当中有一个确定为没有兄弟姐妹,那么,这个人就基本上可以确定为董静的亲妹妹了。
第二天一早,刘伟名再次起床,这次不用他叫董琳,董琳已经在等着她了。很显然,这丫头兴奋的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
刘伟名再次跟着导航往黄竹县走去。这个黄竹县又是在南山市的另外一边了,与前一天的情况一样,刘伟名与董琳两人依旧是一边走一边问,费了大半天时间,终于是到达了这个于秀丽的家。
刘伟名把车停在了于秀丽家的门前,然后下车。刚下车,就见到一个中年女人,看起来差不多四十五六岁的样子。刘伟名立即问道:“你好,请问这里是于秀丽女士的家吗?”
女人疑惑地望着刘伟名和董琳,然后用有点蹩脚、生硬的普通话回答道:“是啊。”
“那请问于秀丽女士在家吗?”刘伟名进一步问道。
“我就是,你们是谁?我不认识你们。”女人再次疑惑地望着。
她这个回答给了刘伟名和董琳极大的震撼,她怎么也不敢相信面前这个女人就是于秀丽。要知道,面前这个女人可是董静的妹妹啊。而面前这个女人看起来倒是有点像是董静的妈妈。看到这,刘伟名再次在心里叹息着,他现在是真的不知道该说董静的命好呢,还是说她命不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