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确定你就是于秀丽?”与刘伟名的成稳不一样,心直口快的董琳立即就不确定地问着。【】问完之后,就被刘伟名给瞪了一眼。
“我是谁难道我自己还能不知道吗?”女人显然对于董琳的这句话意见很大。
“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就是想确认一下。”董琳连说道。
“是哪个?”这时,屋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随后,就见到一个中年男人模样,抽着烟走了出来。看到门前的车和站在门口的董琳和刘伟名,同样疑惑。
“你们是哪个?”男人走了出来问道。
刘伟名看到男人,于是笑着从身上拿出一根烟递给男人。男人显然对于烟还是有那么一点研究的,看到刘伟名拿出的烟之后立即对刘伟名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
“我们这么说吧,我的一个朋友,也就是她的姐姐,现在因为白血病住在医院。白血病这个病我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这种病必须要换骨髓才能治,可是骨髓需要能够配对的骨髓源,我们通过医院的筛查,发现你夫人的骨髓与我这位朋友的骨髓有很大几率配对成功,所以,我们才跑了那么远找到了这里。就是希望贵夫人能够帮助我们一下。”刘伟名在脑子里面不停地转着,随后说道。
“骨髓是个啥东西?这东西给了你们朋友,那我老婆怎么办?”男人立即说道。
听到这话,刘伟名想吐血的心都有了,这得多没常识的人才会说出这么一句话啊。
“你误会了,先生,不是说把你夫人的骨髓给我的朋友,而是,从你夫人身上抽取一点骨髓,然后进行培养就行了,就像是血液一样。这对于你夫人的身体没有任何的损害。”刘伟名做着解释。
“是这样啊,那我们为什么要帮助你们?我们又不认识。你能给我们什么好处?”男人仔细地观察着刘伟名和董琳,又看了看刘伟名停在后面的车,眼睛里面闪着光,随后说道。显然心里在打着什么算盘。
听到这话,刘伟名有点哑然失笑,这要多不要脸的一个人才能帮这么不要脸的一句话说的这么大义凛然啊。
“那你要什么好处呢。”刘伟名笑了笑说道。
“嗯。五百万,给我们五百万我就给你们骨髓。”男人左想右想,最后伸出五个手指头。估计,五百万是他能想到的最大数字了吧,可能是从双色球那边听来的。
“五百万?你怎么不去抢啊。”董琳瞪大了眼睛愤怒地说道。
“先生,我们是很真诚地过来找您的,先生,你说的这个显然不那么容易让人接受,五百万,我们确实没有那么多的钱。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民间也有积德这么一种说法。我们可以把这个价格再谈一谈。”刘伟名倒是显得比董琳要有耐心的多。
“你开这么好的车,抽这么好的烟,不可能连五百万都没有。没有五百万我们就免谈。”男人显然是笃定刘伟名肯定是非常有钱的人,而且,他也可能根本就搞不清楚五百万是个什么概念。
“这辆车十万块都不到,我要是有五百万就不会开这个车了,对不对?另外,可能有一点我不知道你们清不清楚。你妻子,也就是于秀丽其实不姓于,而姓王。她的父母也不是现在的父母,而是上岗村的王春林夫妇。”刘伟名笑了笑,继续慢慢地说着。
“你在胡说什么啊。”于秀丽听过后愤怒地道。
“我是不是胡说你去问问你现在的父母就知道了。你原本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农村里面,特别是那个年代,重男轻女的思想很严重,因为你家已经有一个姐姐了,你父母只想要个儿子,但是,生下你的时候发现是个女孩,家里面经济条件有限,便把你给丢在了外面,然后,你就被你现在的父母给收养了。你原本那个家,因为一场大火,你父亲和你弟弟在那场大火中丧生,你母亲带着你姐姐到外地去投亲,但是在路上,你母亲病逝了。你姐姐命好,被江南省林阳市的一对夫妇给收养长大,这对夫妇就是她的父母。现在,你姐姐被查出来患有白血病,必须要自己的直系亲属的骨髓进行配对才能成功移植骨髓,所以,我们才费了千辛万苦找到了这里。你觉得我们会说假话吗?我们对你说这么多也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现在要救的不是别人,而是你的亲姐姐,是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姐妹了。”刘伟名声情并茂地说着。
“胡说八道。”男人立即说道,然后又说:“即使是亲姐姐又怎么样?没有好处不给钱我们打死都不会给你们骨髓的。”
听到男人这话,刘伟名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那是你老婆的亲姐姐啊。”董琳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亲姐姐又怎么了,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再说了,谁知道你们是不是骗我们的。”男人不屑一顾着。
“那好,那我们就来探一探条件吧,不过,你给的这个条件我们实在没办法接受,你给一个我们能够接受的条件行吗?做生意都这样,起码要双方都愿意才行,对不对?”刘伟名一直和颜悦色地说道。
“那就三百万,这个一分钱都不能再少了,如果不答应你们就赶紧走。”男人思索了一下后又说道。
“三百万,你还真的敢开口啊。这是我的名片,你仔细看看,也自己在思考一下,如果觉得我们还有的谈就给我电话。”刘伟名说完之后直接拿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男人,要知道,这种名片可是内部通用的,不过,为了董静,他也不得不犯规一次了。
男人接过刘伟名的名片看了看,随即瞪大了眼睛,再次不确定地看着刘伟名道:“市……市委书记?”
“对,我是公务员,那是我的一个职务。你在家多思考思考,我跟你们县委书记黄书记是好朋友,我今天下午就要回江南省,到时候我会让他代表我来跟你谈,你想好了适当的条件之后跟他说就行了。”刘伟名微笑着很自信地开始“胡说八道。”着。
“那那那……领导,我不是故意刁难您?的,我只是??只是?。”男人一听刘伟名是大官,处于发自心底对于大官的畏惧,说起话来都开始结巴了。
“没关系,这也正常,只是你给的这个条件实在有点像是刁难我。我还是到时候叫你们黄书记来跟你谈吧。”刘伟名一直和颜悦色地说着。
“不?,领导,你……你说给什么条件?”男人随即说道,虽然对于大官天生的畏惧,但是,他还是死口咬定要好处这一点。
“这样吧,让你老婆跟我去一趟林阳,来回的所有车旅费用包括在林阳期间的所有费用都由我们负担,领导,每耽误一天工夫我们给你一千块的误工费。另外,最后不管最后骨髓配对成不成功,只要你老婆跟着我们去做骨髓配对,我们都一次性给你们十万块的营养费。你看看能接受吗?我想十万块已经不少了,你家孩子也不小了吧?十万块足够你把这个房子重新装修一次,另外加上你孩子结婚娶媳妇的所有花费了。这是我能够给出的最大条件,如果你们不答应我到时候只好叫你们黄书记来了,或者,我们就只好去找别人。到时候,你们可一分钱也得不到,还得得罪一个你们的县委书记。你们自己好好想一想吧。”刘伟名一边给出萝卜,一边挥舞着大棒。
刘伟名这么一说,男人的态度立即就转变了,他开始犹豫。确实如刘伟名所说,他心里也在衡量。要是不答应,自己可能连一分钱也拿不到,说不定还得得罪一个县委书记。在一些偏远地区的老百姓眼里,他们的思维还停留在破门知县、灭门知府的年代,所以,对于得罪一个大官,是发自心底里的恐惧。
“那……那?我们怎么相信你?”男人显然还是有那么点防范心理,怕最后自己骨髓给了,刘伟名却不兑现诺言。
“这个好办,我们俩签订一份合同,如果我到时候不兑现答应给你的条件,你就拿着这份合同到法院里去告我就是了。不知道的,我们当官的最怕的就是别人去告我们,对不对?”刘伟名继续发挥着自己那三寸不烂之舌。
“好。”男人似乎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般点头说道。
刘伟名笑了笑,然后走进自己的车子里,把自己包里面随身带着的笔和纸拿了出来,走进男人的家里,在桌子上就直接开始拟定这份合同。
“合同写好了,你看看还有什么异议。”写好了之后,刘伟名直接把合同递给男人。
男人显然很谨慎,但是认字的字数却不多,很多字都要问刘伟名,还要问是什么意思。等到男人确认看完之后,两人就都互相在这纸上写上了名字。刘伟名又誊写了一张,再次签好字。拿出一张递给男人,然后说道:“这合同是一式两份,你把你那份收好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有合同关系了。所以,你必须按照合同上所写的立即叫你老婆跟我去林阳去做骨髓配对,如果违法,我就可以到法院去告你,结果就是你得给我五百万的赔偿金。”
“什么啊?五百万?开什么玩笑,你刚刚怎么没说?”男人瞪大了眼睛愤怒地望着刘伟名。
“你刚刚不是自己看了吗?纸上面都写的清清楚楚。其实你不用担心,只要你都按照合同上写的做,我们不但不会去法院告你,还会按照合同上写的给你们酬劳,一分钱都不会少。所以现在,于秀丽女士,你赶紧收拾一下东西跟我们去林阳吧。如果超时违约了,我可不敢保证我会不会去法院告你们。”刘伟名阴沉沉地说着。他一说完,董琳立即没忍住笑了起来。心里暗道:“到底是当官的,这阴起人来这手段实在是太高明了。才那么一下子功夫就变被动为主动了。”
“那??那??。”于秀丽显然没有主见,那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
“还那什么啊,赶紧收拾东西跟他们走啊,你还想上法院啊。不行,我也得跟着去,我对你们不放心。”男人嘀咕着。
“可以,这个没问题,不过同样的,你也得快。我在车里等你们,你们快点。”刘伟名说完之后就直接往车上走去,董琳也笑眯眯地跟着刘伟名上车了。
刘伟名回到车里,打开车窗,慢慢地点了一根烟,心里悬着的感觉总算放了下来。
这时董琳也上了车,坐在了副驾驶位上,一脸笑容地对刘伟名说道:“伟名哥,你实在是太厉害了,才几句话就把他们给摆平了。对了,你真的认识这个县的县委书记黄书记啊?”
“我上哪认识啊,这里可是青西省,我认识的人都在江南省、广北省和岭南省这几个地方,这里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怎么可能认识。这个黄书记是我随口乱说的,我不这么说他们哪会有畏惧感啊,这些偏远地方的小老百姓心理我差不多能了解。他们脑袋里面还遗传了很多封建思想,所以对于当官的有种与生俱来的恐惧,我不搬出黄书记这么一尊大神来怎么治的了他们?我虽然是市委书记但是县官不如现管啊,人家根本不怕你。我也是没有办法了。说实话,我今天用了这么卑鄙的手段来欺骗两个老百姓,我心里其实很过意不去。”刘伟名摇头笑着说道。
“这不能怪你啊,只能怪他们太贪心了。我姐可以他老婆的亲姐姐啊,见死不救也就算了,竟然还趁火打劫,狮子大开口要五百万。这人实在是太可恶了。”董琳想起来还是愤愤不平地说着。
“这也不能怪他们,你看看他们的条件也就知道了,他们过得并不富裕。正因为这样才对钱有种特别的需要,你希望每个人都是道德标兵那是不可能的。另外,她们连你姐这个人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会有感情?所以,你也不能怪他们漠视你姐的生死,对于他们来说,你姐其实就是一个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人了。也得理解理解她们,小老百姓的日子过的并不是那么的滋润。”刘伟名叹了口气道。
出生在农村的刘伟名,对于这些贫穷的老百姓有种特殊的感情,也更加能够了解到他们的想法,同样的,也更加能够同情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