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没多久,于秀丽夫妇就提着一个塑料包上了车,对于坐刘伟名的这个小车,他们感觉很兴奋,同样的也很局促,对于这,刘伟名都看在眼里。【】.刘伟名一边开着车,一边与他们聊着天,另外,也打开了车载视频让他们能够看电影,这样,他们显得就好多了。车首先开到了市区,刘伟名请于秀丽夫妻在市里面吃了一顿好的,也备好了路上可能用得到的东西,然后就马不停蹄地把车开上了高速。
在车上,刘伟名就联系了董静的主治医生,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明天就开始做骨髓配对。一路上刘伟名没有丝毫的耽误,顶着疲惫的身子把车一路开到了林阳,虽然有点疲劳驾驶的嫌疑,但是刘伟名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尽量早点把于秀丽带到林阳去做骨髓配对,然后能够早点给董静做上骨髓移植手术,因为这个手术越早做康复的可能性就越大,反之,康复的可能性就越小。
到底林阳市区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刘伟名先给他们夫妻在医院边上找了个酒店住下,然后叮嘱他们赶紧睡觉,千万不要到处乱跑。随后,就与董琳一起去了医院看望董静。而刘伟名因为实在太困了,而上午就要做骨髓配对手术,刘伟名也就懒得回去了,在董静隔壁的病床上躺下就睡着了。而董琳因为在车上已经睡了很久,所以并不困,加上本身也很兴奋,所以,也就一桩一桩地把这次去南山市的所有经过慢慢地告诉董静,当然,当中对于夸奖刘伟名的篇幅占了一大半。
以为刘伟名提前让医院准备了骨髓配对,所以,骨髓配对在上午就进行了,配对做完之后需要大概两周时间才能确定是否配对成功。刘伟名当然没有时间继续留在林阳了,提醒了董琳一些事情之后,刘伟名就回到家中,与金倩见面,随后就让王婷婷订了一张去岭山的机票,下午就直接飞往了岭山,然后,一路风尘,在晚上的时候到达了白山市。
到家的时候,刘伟名发现自己已经累得连站都站不起来了,主要是太困了。刘伟名连澡也来不及洗,便直接倒在床上沉沉地睡去了。
第二天,刘伟名一大早就起来了,起床之后感觉身上不舒服,便一大早去洗了个澡。洗完澡之后感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终于从昨天一天的昏昏沉沉的状态当中清醒了过来。
坐在去单位的车上,刘伟名直接对王婷婷说道:“你通知一下古丽书记和恒生书记,让他们八点半到我办公室来。另外,通知一下秘书长,让他等下就到我办公室来汇报这几天的工作。”
坐在车上,刘伟名直接就恢复了工作状态。把脑子里面关于董静的思绪暂时性的全部抛开,开始整理起工作思路来。
王婷婷点了点头,便就开始一个个打电话通知,而刘伟名则是认真地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刘伟名刚在办公室里坐下不久,姚宏便进来了。
“秘书长,坐。”刘伟名指了指座位,然后说道:“关于那个调研组的事情有没有什么最新的变数?”
“这个倒是没有,我已经把事情都交代到市政府那边去了,让他们全权负责。只是不知道这次上面为什么一定要赶在年前这么紧的时间里来开这个调研会,真是把人忙的脚不沾地啊。”姚宏笑了笑说道。
“我想他们应该是想赶在年后就能够尽快地把方案拿出来,都是在赶时间,我们应该配合。”刘伟名缓缓地说着,见到姚宏点了点头之后,刘伟名又问道:“我走这几天,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吧?”
“没有,一切正常。”姚宏想了想之后说道。
刘伟名看着姚宏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你在省里有一些朋友,有没有一些具体的消息?关于政府那位的。”
姚宏愣了愣,随即明白过来刘伟名问的是什么,想了下后道:“我从一些渠道得到消息,那边那位最近是一有时间就往省里跑,公事私事都有,而且,据说他与张有林同志走的比较近。”
“张有林?”刘伟名皱起了眉头,随即笑了笑,道;“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既然他要往上跑,那咱们就把**集中制给弄踏实点。宁山县县长这个位置空缺了很久,王明杰同志主持县政府工作这段日子表现非常不错,我想,我们应该在年前把县长这个位置给补充一下,就先让王明杰同志代理县长的职位吧。这个事情就放在下次的常委会议上研究讨论一下,你们心里要有个数。”
姚宏立即点头道:“就宁山的局势,这个代理县长非他莫属了,不然换成谁也不一定能够把握住局面。另外,我觉得对于县委书记曹先壮我们是不是应该让他换个位置?曹先壮最近这段日子往市政府那边跑的比较多,而且,工作也一直都没有什么起色。像这样没有能力的同志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让他腾出位置,让其它有能力的同志来担任。”
刘伟名还真的不知道曹先壮什么时候又与马俊才搅合到一起了,从这也可以看得出来,马俊才现在是尽一切力量去拉拢可以团结的对象,目的很明确,那就是冲着刘伟名来的。
刘伟名用手在桌子上敲打着,敲着敲着,随后道:“这个问题我们要慎重考虑,马上要过年了,一切以稳定为主。一切都等到明年再说。这样吧,你出去的时候让王婷婷给邵宁士同志打个电话,让他半个小时之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姚宏点了点头,然后就退出了刘伟名的办公室。姚宏才刚走不久,阿依古丽就敲了敲门,直接走进了刘伟名的办公室。不用刘伟名招呼就坐在了刘伟名的对面,当然,也没怎么给刘伟名好脸色。对于这,刘伟名也只能苦笑。
“什么事?是不是关于王道生的那件事?”阿依古丽直接问道。
“等一下吧,等尤恒生来了我们再来一起讨论。怎么样?有没有最新的情况发生?”刘伟名笑着问道。
“没有,没听说有什么消息,按照你的推断,有什么事也是上面的事,我在这边基本上不认识什么人,上哪找最新的消息去。”阿依古丽直接给了刘伟名一个白眼。
“这个也不尽然,一切都说不准。我现在担心的是两件事情,第一就是这个事情的牵涉范围。第二,就是这是一个个体事情还是一个**,这是不是预示着上面要进行某种大行动了呢?只有把这两个问题给弄清楚了,我们才能安心过年啊。”刘伟名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阿依古丽点了点头,然后道:“等尤恒生来了问问他吧,他对于这方面的消息应该是把握的比较准确的。”
刘伟名靠在椅子上给自己点了一根烟,然后笑着问着阿依古丽:“最近过的怎么样?”
“公事还是私事?”阿依古丽反问道。
刘伟名愣了一下,然后苦笑道:“都可以说说啊。”
“要说公事的话,一切都好,宁山县的情况已经基本上稳定,煤矿也差不多整改完毕了,所以,我就退出了宁山县。至于私事,我想我没有必要告诉你,这个环境也不适合谈个人问题吧?”阿依古丽继续对刘伟名冷言冷语着。
“我说大姐,你没必要这么认真吧?就当是朋友之间的互相聊天也行啊?不要总把我当做仇人一样行吗?”刘伟名无语地说道。
“你觉得我不应该恨你吗?”阿依古丽瞪着刘伟名反问着。
“恨是应该很,但是,也不至于就成了仇人吧。我想我们还是可以化干戈为玉帛的,对不对?”刘伟名笑嘻嘻地说着,就在阿依古丽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外面传来敲门声,刘伟名抬头说道:“进来。”然后便看见尤恒生一脸严肃地走了进来,他一直都是这幅表情。
“刘书记,古丽书记。”尤恒生走过来,稍微笑了笑与刘伟名个阿依古丽打了个招呼。
“坐吧,别这么客气。”刘伟名也笑着说道,然后就开始说道:“今天把你们叫过来就是想讨论一下关于王道生的案子。虽然,案子不是我们白山纪委办的,但是,当事人却是我们的一个处级干部,而且,这次办案的行为与以往完全不同,我在想,是不是说这代表着什么?案子的大概原因我了解了一下,推断出来的情况应该就是省建设厅的一位同志存在问题,z纪委已经对他进行了隔离审查。王道生是供出去的。问题很明朗,但是,结果却并不清楚。就像我刚刚与古丽书记说的一样,我们想在主要担心的就是两个问题,第一就是这个事情的牵涉范围。第二,就是这是一个个体事情还是一个**,这是不是预示着上面要进行某种大行动了呢?第一个问题我们要好好分析分析,做好预案。至于第二个,你得到的消息是在年前上面要杀一下不正之风。而据我早段时间得到了的消息,中央可能会掀起一股清正廉洁的运动,重点治理贪腐问题。这两个问题我们都必要要认真分析啊。”
“来,你们说说你们的看法,古丽同志,你先谈一谈。”刘伟名说完之后,又看了看两人,最后看着阿依古丽说道。
“这个问题现在我们还不好做预测,我们只能是做一些最坏的打算。就向你说的,无论出现这两者中的任何一个,我们要做的无非也就是维持稳定,我觉得这样吧,我主动请缨,到城建局去暂代主持全面工作。”阿依古丽想了想之后说道。
“你的方法很好,不过你不适合去,这种事情我们还是交给政府那边去做,你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干,安排一个副市长去主持一下工作就行了。我现在担心的是事情不会仅仅只局限在城建局里面。当然,现在说这一切都为时过早。恒生同志,你那边有没有一些最新的消息?”刘伟名想了想问道。
“就我这边得出的一些蛛丝马迹,可能您说的第二种可能性要大一点了。”尤恒生慢慢地说道。
尤恒生一说完,刘伟名与阿依古丽的脸色就都变了。随后,爱依古丽才慢慢地问道:“怎么这么说?”
“据我从我的一些消息里面得出,不仅仅只我们江南省一地,这种z纪委下基层的情况出现在了很多地方,有些地方甚至于已经开始调查厅级、副部级领导了。所以我推测,这肯定就是刘书记所说的第二种情况。”尤恒生淡淡地说道。
这话一出,刘伟名和阿依古丽顿时没有说话了,两人都在慢慢地思考着这个问题。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没必要继续就这个问题讨论了,因为,这些东西我们都无能为力。”刘伟名突然解脱似的笑了起来,随后道:“注意保密,另外呢,恒生同志,有什么最新情况要及时向我们汇报。”
“我觉得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既然上面还没有正式发布这个消息,我们还是应该做点什么。赶在年前这段时间,我们应该组织一次党风廉洁的宣传工作,也算是为了配合上面的工作吧。”阿依古丽想了想后说道。
刘伟名沉吟了一下,然后点头道:“可以,这个事情就由你来负责吧。由市委组织,宣传部和纪委配合。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了,恒生同志,你就先回去,多关注一下事情的开展。”
尤恒生点了点头离开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还要干嘛?没事我就先走了。”阿依古丽对于刘伟名把她依旧留在这里很不满。
“说的什么话,好歹我是你的领导,现在是找你谈工作,你看看你是什么态度。”刘伟名郁闷地说道。
“那你说吧,还谈什么工作?”阿依古丽以为刘伟名是故意把她留在这里。
刘伟名摇了摇头,然后打了个电话给外间的王婷婷,问他邵宁士来了没有?王婷婷告知邵宁士已经在外面等了,于是刘伟名就让邵宁士进来。
看到这个情况的阿依古丽脸蛋不自然地就红了,因为她意识到自己错怪了刘伟名,原来刘伟名是真的找她有工作要谈。
这时,邵宁士推开门进来,笑着说道:“刘书记,您找我。古丽书记也在啊。”
“坐吧,今天我和古丽书记在这,想听一听你们组织部近段时间的一些工作进展。”刘伟名笑了笑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