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们组织部最近主要在做两件事情,第一个就是建立干部政绩的量化评分系统,第二个呢就是完善优秀后备青年干部档案。.这两个事情现在已经都基本上完成,明年,干部政绩量化评分系统就可以正式投入运行了。”邵宁士侃侃而谈,从这个可以看出,他对于这个是真的很用心。
“这个东西是不是实用要经过实践的证明才知道,古丽书记,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明年就把这个所谓的量化评分拿到宁山县去试点运行。为期一年,如果证明真的可行咱们再向全市推广。你看呢?”刘伟名笑着望向阿依古丽说道。
“这个可以,在对待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个人觉得我们还是应该慎重。毕竟是一个新鲜事物,以前谁也没用过,我们这次是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干好了大家都有好处,如果没干好,大家都必须要承受后果。而且,我觉得,在推行这项工作试点的时候,必须要时刻关注,一旦发现任何问题都必须及时的纠正加以解决,一定要等到方案被证实十分成熟的时候才能进行全面推广。另外,即使在宁山县推广也不能全面推广,我们最多只能是在科级及以下干部里面实行,如果包括处级干部,我觉得这个风险太大,我们有点冒险了。”阿依古丽慢慢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她一直都比较的谨慎。
刘伟名听过后自己点了一根烟,然后点了点头道:“古丽书记说的很有道理,毕竟这个量化评分考核制度会引起一部分的反抗,在制度还不成熟的情况下我们确实不应该把试点工作面铺的太宽。暂时我们就统一古丽书记的这个思想,具体的我们明年再来细谈。不过,你们组织部要拿出一个详细的方案出来。”
“好的,我会尽快把这个方案落实。”邵宁士点头说道。
“其实今天把你们两位叫来,主要是想谈一个问题,那就是关于宁山县的人事问题。宁山县县长这个位置已经空置了很久,一直都是由王明杰这个副县长在代理工作,马上就过年了,我觉得这个位置在年前应该进行补充,空的太久难免不会引起下面人的一些猜忌,对于稳定来说不是好事。”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刘书记,这也正是我想向你汇报的问题,我觉得王明杰同志在主持宁山县政府全面工作的这段时间以来,工作能力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政治思想也已经被证明的很清楚,我觉得我们应该让他今早名正言顺地主持宁山县政府的全面工作,就如您所说的,这对于宁山县的稳定非常重要,而且,我个人认为刻不容缓,应当在年前就落实,这样就避免了一些人在春节期间的蠢蠢欲动。”邵宁士接过刘伟名的话立即说道。
“这个我也赞成。我的观点还是一切以稳定为主,让王明杰出任宁山县县长对于宁山县班子的稳定有利。另外,对于王明杰出任宁山县县长而留出来的这个常务副县长位置我们也应当考虑清楚。”阿依古丽点头说道。
“我今天请你们过来也就是谈一谈这个事情,上次对宁山县班子调整的时候,我们就是考虑到宁山县班子的稳定情况才没有大动干戈,只是留出了一个县长的空位。这么一段时间过去了,我认为王明杰基本上算是以及稳定了宁山县政府这边的情况。你们谈一谈,现在是不是到了对宁山县班子进行大范围调整的时候了。”刘伟名吐了两口烟后说道。
“我认为可以进行一些适当的调整,据我了解,宁山县班子现在看起来一团和气,但是,却缺乏战斗力,其内部派系淋漓,这一点古丽书记在下面工作过,应该非常的了解。不说别的,就说说上次的煤矿倒塌事件,从这里面我们很容易看出这个班子的大致情况。虽然后来我们处分了一两位同志,大家都有所收敛,但是,有句话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样的班子是毫无战斗力可言的。所以,上次我们就确定了一个宁山县班子必须进行大范围调整的思想,只不过,为了稳定我们决定分步来走。当时只是调整了其中一两位同志,而现在情况要稳定多了,我觉得到了再次进行调整的时候了。首当其冲的就是县委书记曹先壮同志,他已经不适合继续担任宁山县县委书记,加上他年龄也快到线了,让他退二线工作是一个很好的选择。”邵宁士慢慢地说道。
“古丽同志,你的意见呢?”刘伟名点点头,转过脸来望着阿依古丽问道。
“我基本上同意邵部长的意见,不过我还是坚持要以稳定为主,要慎重。我赞同对宁山县班子进行调整这个思路,不过,我不建议在这个时候替换主要领导同志,特别是一把手曹先壮。我在宁山县工作过一段时间,对于他们班子内部的问题我比较清楚。说句很直接的话,曹先壮同志对于班子成员的把控力度还是要远远大于王明杰同志。如果这次把王明杰同志扶正又直接把曹先壮同志给推到二线去,这容易给班子内部造成一个很不好的影响,谁也不能确定会不会出现班子成员的集体恐慌。另外,县委书记不像县长,挖掉一个坑就必须补一个进去,补谁呢?就目前宁山县的情况,新的县委书记必须要从宁山县的同志里面选拔,不然,造成的情况就是宁山县班子会长期存在一种内斗和形不成整体的局面,而纵观一下宁山县的这些同志,似乎大家都要对煤矿坍塌事件负一定的责任,谁也不能保证得了这些人的党性是否纯洁。所以,我觉得现在就对县委书记这个职位进行调整是不合时宜的,也是不明智的。我的观点是调整一两名班子成员,把王明杰同志扶正,但是对于曹先壮同志的职务暂时不做调整。等到王明杰同志在宁山县能够很好的把控住局面的时候我们再调整曹先壮的职务,到时候是让王明杰同志直接出任县委书记还是从其它地方调一个同志过去都是不错的选择,而现在,却不是时候。”阿依古丽有条有理地慢慢分析着,她是在宁山县生活工作过一段时间的,所以,三个人当中她是对于宁山县最为熟悉的。
“古丽书记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这样虽然稳妥却不能保证宁山县班子在最短的时间里面形成战斗力,明年我们的任务艰巨,我怕现在这个班子的战斗力根本就完成不了既定的工作目标。”邵宁士有点犹豫地说道。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不过,我还是觉得稳定压倒一切,我们不能走冒险主义路线,越是关键时候就越容易出问题。当然,邵部长说的这个问题我们并不是不能解决,我们可以稍微加大这次调整的力度,调整两到三位同志的职务,或者增选一至两位班子成员,只要我们能够让王明杰同志尽快地掌控住局面就达到了目的。”阿依古丽接过邵宁士的话继续说着。
“一下调整两到三位班子成员?这??这是否动作太大了一点,我们这里可没有先例啊。”邵宁士瞪大了眼睛问道。
“古丽书记说的很对,我们不能操之过急,要一步一步来,不过一下调整几位同志这实在是动作稍大了一点,这样吧,年前先让王明杰同志暂时代理县长的职务,等到明年两会的时候再进行补选。另外,年后我们对宁山县的班子成员进行适度的调整,让一至两位工作上出现问题政治不合格的同志提前退二线工作,用以确保宁山县班子的稳定和战斗力。具体的你们两个商量一下给我个方案,然后我们拿到常委会上去讨论。一定要注意适度,而且,调整要有理由,不能瞎折腾。当然,明年是个什么年份你们也清楚,我们要确保的是整个白山市的整体战斗力,不仅仅只是一个宁山,所以,在年前年后的这段时间里面,你们要把各县各区的情况都统筹考虑,存在的问题我们要立即处理,一些没有能力没有觉悟的同志我们也要尽早排除出一线领导的范围,目的就是要保证我们的党员干部的战斗力和纯洁性,能够更好地适应明年这高强度的工作。邵宁士,你回去多思考一下,然后与古丽书记汇报,确定一个准确的名单和方案之后再拿给我,我们一起讨论。虽然到了过年的时候,但是,你们也必须要多辛苦一段时间,能者多劳嘛。”刘伟名笑呵呵地说道。
“刘书记你太折煞我了,我们再忙也没有您忙啊。再说了,这些都是我们的份内工作。我会尽快回去统筹考虑一下,然后拿出一个名单和方案向古丽书记汇报,争取在年前能够整理好这个事情,在年后的团拜活动之后,我们就可以确定明年的工作分工调整,这样就能不影响明年的正常工作。”邵宁士思考了一下后说道。
“好,暂时就这么安排吧。”刘伟名点了点头后肯定着。
随后,邵宁士与阿依古丽一道退出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阿依古丽和邵宁士刚推开刘伟名的办公室门出去就见到姚宏火急火燎地往刘伟名办公室走,见到阿依古丽和尤恒生也只是象征性地打了个招呼就走进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刘书记,刚刚省政府那边打电话过来了,有一批煤矿的人现在已经跑到省政府去闹了,而且,听省政府那边说,闹事者指名道姓地说着你的坏话,他们还想要去北京告你的状啊。”姚宏进门就对刘伟名说着,这话让还没走出门的阿依古丽听到了,阿依古丽停住了脚步,然后直接返回了刘伟名的办公室,并且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
“刘书记,我们已经赶紧安排人过去把人给接回来。”阿依古丽直接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则是脸色铁青地坐在那里,然后有点风牛马不相及地问阿依古丽:“我们上次安排的宣传活动已经展开了没有?就是关于所有煤矿工人的。”
“已经展开了,而且据各地传来的消息宣传的效果很好,怎么还会有人去省里闹呢?”阿依古丽有点不明白地问着。
“既然他们要去闹那就去闹吧,接不接人那是政府那边的事情,我们就当做不知道。这么点大的事情不值得我们整个白山市委市政府都像是如临大敌般,我们要有稳重的心态。你们都回去,该干嘛干嘛,至于他马俊才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如果政府那边询问市委的意思,你就告诉他,市委的意思就是置之不理,如果上面叫我们去接人,那就派相关部门的人过去接,不要搞特殊化。”刘伟名黑着脸说道。
一听刘伟名这么说,阿依古丽和姚宏都有点傻眼了,要知道,这可完全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啊。要知道,每个地方要是有人到上一级去闹事那都是如临大敌,用处十八般武艺想尽一切办法的阻止,因为上访的次数是与各地官员的政绩挂钩的。
“刘书记,如果只是让政府那边去处理我怕政府那边会……混淆视听。”姚宏很是担心地说着。
“混淆视听?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他马俊才会把所有的责任都往我刘伟名身上推是吧?那随他,只要他马俊才有这个胆子。当然,这也是事实,煤矿整改运动是我刘伟名提议发起来的,我肯定要承担主要责任。但是,他马俊才也跑不了,他虽然保留了意见,但是这是常委会决议通过的,他马俊才是常委一员,又是市长,是主要落实者,他的责任不会比我少。所以,随便他去说,只要他能把自己摘的清楚,我无所谓。”刘伟名听到这,反而笑了笑说着,自顾自地抽了一根烟,一点也不着急,倒是一旁的姚宏和阿依古丽非常着急,皇帝不急太监急啊。
“秘书长,你先回去吧,我与刘书记再好好谈一下。”阿依古丽看了看刘伟名,然后对姚宏说道。
姚宏犹豫地看了看刘伟名,然后点头退出了刘伟名的办公室,并且把门给关上。
“坐着说吧,是不是很看不惯我?觉得我这人不干实事、不顾大局,一心扑在玩乐当中去了?”刘伟名抽了两口烟,然后笑着对阿依古丽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