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而另外一边的马俊才正悠闲地靠在办公桌上,脸上带着冷笑。.笑了一下之后就给自己的秘书打电话,他秘书今天直接被他给安排着跟着殷华带队的这行人去了岭山接人去了。
“那边现在什么情况了?怎么不及时向我汇报情况?你难道不知道我叫你跟着过去的意思吗?”马俊才直接就开始训斥着。
“对不起,马市长,我们也才刚刚到这边了解情况,所以没来得及向您汇报工作,对不起,马市长。”秘书战战兢兢地回答着。
“别和我说这些废话,你现在向我汇报你那边的情况,把你看到的听到的都告诉我。”马俊才很不耐烦地说道。
“这批人被安置在了省政府的会议室,现在是由省里的张副省长亲自在和他们谈话,听说他们一开始是直接在省政府和省委的门口去横幅喊口号的,后来省里动了武警他们才乖乖的进了会议室里谈。这事闹的很大,把省里的这些领导全部都给惊动了,所以,这次是直接由张副省长领头来与他们谈话,了解事情的详细情况。我们来的事情已经快谈完了,后来张省长听说我们来了,就把殷市长给叫进去开会了,现在还在里面。里面具体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哦,对了,他们都是几个大煤矿的工人和老板,他们主要反映的问题也就是这次我们煤矿整改的问题。另外,我还听说他们直接说刘书记与一个什么煤矿的老板官商勾结之类的,我也是从省政府这边的工作人员最里面听来的,详细情况我不清楚,要等到殷市长出来之后才来向你汇报了。”秘书倒还真是听话,一口气把自己知道的情况都向马俊才给说的清清楚楚了。
“好,我知道了,你在那盯紧了,一旦有新的情况,随时向我汇报。”马俊才嘴角扬起了笑容,然后挂断了电话。
“刘伟名,你不是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要把我往死里逼吗?哼哼,我这次倒要看看,我们两个死的到底是谁。”马俊才狠狠地望着窗外说道。
而此刻的刘伟名正与姚宏坐在车上,一路往岭山飞驰。
“刘书记,我们是先去省里面看一看还是先找个地方住下?”姚宏直接问道。
“不去省里,就像我前面对你说的,那边随他怎么闹,都由市政府那批人去管,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今天晚上我们不谈工作,只是叙一叙私人感情。”刘伟名摇头说道。
刘伟名之所以决定带着姚宏去省里跑关系,并不是说是为了这次上访的事情临时抱佛脚,而是他从上次听到了马俊才最近总是往省里跑之后就决定了的。就像今天的事情,如果自己在上面关系不错的话,那么就绝对不是最后省里来通知自己自己才知道这件事。
当天晚上,刘伟名摆了一桌,随后晚上也有着一些既定的项目,就如刘伟名所说的,决口不提公事,气氛非常的融洽。第二天一早,刘伟名就到了韩民生的办公室,因为与韩民生的秘书早就有过沟通,所以,刘伟名一到就被韩民生给叫到了办公室。
韩民生这次看到刘伟名是彻底没了好脸色,因为刘伟名上台之后,确实没少给他惹事,为了刘伟名,他在省里也是承担了很多的风险。
“怎么啊?还要我请你坐?”韩民生看了眼刘伟名,随即淡淡地说道。
“那哪能啊,我这次过来就是来接受您的教导的,您说,我站着挨训就行了。”刘伟名又开始嬉皮笑脸地说着。
“态度端正点,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哪里有点为官一方的庄重样。”韩民生瞪着刘伟名说道。
“是,韩书记,我知道我这次犯了错误,我想组织上做深刻的检讨。”刘伟名立即说道。
“哦,你还知道检讨啊,那你说说,你都错在哪了?”韩民生笑着问道。
“错在我没有处理好白山分内的事情,给你和省里的领导们添麻烦了。”刘伟名又开始笑着说着。
“完了?”韩民生皱着眉头问道。
“完了。”刘伟名很郑重地点了点头。
“胡扯。刘伟名,你是以为我傻还是说是你自己傻?我告诉你,刘伟名。自从你到白山之后,我前前后后为了你,在各方面承担了多少的压力?为了你,我多做了多少的工作,得罪了多少人?但是你看看你,你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对,年轻人,做事难免冲动了些,这些我不怪你,只要你是有心有能力做事的。你前些时间惹出了不少的麻烦,但是,我从来没说过你什么,因为你在做事的方法上可能有失妥当,但是结果都还不错。但是这次,你自己看看这次是什么事?关于这次来上访的事情,你就没有什么需要向我解释的吗?”韩民生直接拍着桌子道。随后又接着说道:“这是不只是我,我想,就是主席知道了,也一样会生气的。”
“对不起,韩书记,让你动怒了。但是,我到目前为止也并不知道这些上访的人在说了些什么。我也并不知道我在这件事情当中做错了什么。你说,我怎么向你解释?”刘伟名苦笑着道。
“好,你不清楚是吧,那就让你看清楚。这是昨天省政府那边接待这批上访人现场做的会议记录,你仔细看一看把,看看是怎么说你的。”韩民生把放在桌子一角的一叠文件直接拿过来丢在刘伟名面前。
刘伟名拿过文件看了看,然后直接坐在了韩民生的前面,坐在那开始仔细地翻阅着这份所谓的记录。
等到刘伟名最后把文件给合上的时候,韩民生才问道:“现在看完了吧,是不是应该向我解释一下了?你自己说一说吧,看完了之后你有些什么感想。”
刘伟名脸色铁青地说道:“我的感想就是,这上面说的全都是狗屁。”
“什么?”韩民生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大了眼睛望着刘伟名。
“韩书记,这么说吧,说的好听这叫上访,其实就是到省里来告我刘伟名的状嘛。而且,这上面说的全都是胡说八道。我仔细看了看,他们总共数出来我刘伟名的三条罪,第一条,就是整顿煤矿,让几十万煤矿工人没饭吃没衣服穿,说我这是在草菅人命,不给老百姓活路。说这话还真是看得起我刘伟名,让几十万人没衣服穿没饭吃,我还真没这个能力。全白山从事煤矿以及与之相关行业的所有人可能加起来差不多有十万人吧,可是为什么我就让他们没饭吃没衣穿了呢?这个是我想不通的问题。我自己的想法倒是完全相反,对,煤矿整顿是由我发起,通过班子会议举手表决通过后实行的。但是,我觉得我们是在为什么煤矿从业者的生命安全着想啊,全白山每年官方报上来死于矿难的人员达到几十个,而实际上死亡人数可能要达到上百号人,因为什么?这个我就不多说了,韩书记您肯定比我更加的清楚。另外,白山的煤矿大大小小遍地开花,根本就无从管理,从这里面滋生出了许多的问题,偷税漏税、涉黑组织、剥削民工、污染环境以及**官员,这些问题的存在,让我们不可能对于煤矿熟视无睹。另外,我们整顿煤矿,并没有损害普通老百姓的利益,这是我们白山关于煤矿整顿的文件,您看一看,看过之后你就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了。”刘伟名很冷静地说着,说完之后,从包里拿出一份早就准备好的文件递给韩民生。
“这个我不需要看,你们的这份文件我早就看了,我说的不是这件事,你们煤矿整顿的政策我当时就是赞同的,所以,我没有问你这件事。”韩民生把文件拿开,接着问道。
刘伟名呵呵地笑了笑,然后接着说道:“另外,关于这件事情我有一个疑问,那就是既然我是让十几万老百姓没衣服穿没饭吃,那为什么最后;来上访却只有这么几个呢?而且这几个人又有几个是真心的呢?关于煤矿整顿我们的政策,我们早就已经成立专门的宣传队伍,下到每位煤矿工人的家中进行宣传,效果也非常好,基本上所有的老百姓都是支持我们工作的。当然,那些被我们剥夺了利益的黑心煤矿老板肯定是不会支持的,这些人闹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就到了第二个问题了,他们说上次他们举行自由平等的时候我刘伟名伙同建筑公司的老板殴打抗议者,这根本就是血口喷人嘛,我刘伟名好歹也是一个市委书记,我怎么可能做出小流氓做的事情?这件事情是发生在上次新闻发布会的当天,而且时间就在新闻发布会的时候,会后我听说了这个事,也去做了了解。”
刘伟名说到这的时候,韩大成指了指桌子上一直放着的一包烟。
刘伟名点了点头,笑嘻嘻地从里面拿了一根烟点上,这是,韩大成又把烟灰缸给移到了刘伟名的面前。
“谢谢。”刘伟名客气地说着。
“你继续说。”韩大成靠在椅子上说道。
“这个事情我后来特意到公安局去了解了一下,因为我一开始也以为是某位同志为了不让他们干扰到新闻发布会的举行而动用的这种手段,后来了解过后发现并不是。这件事情纯属一个简单的打架斗殴事件。原因就是他们这伙人在街上举行所谓的示威,把整条路都给拦住了,这时,与我们白山休闲城的老板刘根刘老板在街上给撞在了一起,随后两人发生了争执最后就动手了,这时,其它的示威者就加入了殴打刘根的行列。随后,刘根就把正在工地上进行施工作业的人员给叫了起来,双方发生了群殴。整个事件就是这样,至于事情的进一步处理我没有关注,我只是让公安局依法处理。当然,我与这位休闲城的刘老板是认识的,这个项目还是我亲自引进的,因为这位刘根严格意义上来说,可以算是我的堂弟,当然,在这个项目上我没有任何违规的地方,因为这个项目的审批到最后落成我都没有亲自过问过,一切都由马俊才同志亲自负责。组织上可以派人去调查。”刘伟名一边抽着烟一边说道。
“这件事我信你,像这种无根无据的事情我们也不会相信。你继续说吧。”韩大成点头说道。
“他们说我在煤矿整改的问题上与极少数煤矿老板相勾结,用整改的名义剥夺他们的煤矿生产权,然后卖给这些煤矿老板。这完全就是诽谤、污蔑。这些事情我不想解释也不需要解释。还是我前面说的,组织上可以组织对我进行调查,调查结果可以证明一切。而且,怎么处理都在这份文件里面,另外需要说明的是,我们白山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进行到剥夺他们煤矿开采权这一步来,而且,即使要进行重新招标,我们也是完全公正公平公开的,所以,对我的这项质控完全就是无稽之谈。我要解释的就这么多了,至于其它的指控,我想不需要我解释韩书记你心里也有数的,说我进行派系斗争,一上来就打压下去一大批官员。呵呵,这个我就不需要解释了,对不对?”说到最后这点,刘伟名呵呵地笑着。因为这一点本身就是上不了台面上的事情,从来就不会有人把这些事情拿到台面上来说,说了也等于是没说,只会让人笑话罢了。
“我前面说这些都是狗屁,就是因为通篇对我的指控没有一件事情是有确凿证据的,全部都是他们想当然的以为或者说是杜撰、诽谤。我知道韩书记今天特意找我来谈话的目的是什么,所以,我也不给韩书记你为难。我请求组织上对我进行调查,还我一个清白。另外,也请组织上对我们白山煤矿整顿的事情进行调查,另外也可以实地暗访一些煤矿工作的工人,看看他们究竟是什么想法。因为,这批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煤矿工人,他们代表不了白山广大煤矿工心里的真正想法,这一伙人上访闹事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们是有目的地针对我刘伟名个人,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保证他们的既得利益。韩书记,我说完了。”刘伟名最后给自己的话做了个总结。
“怎么啊?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还知道我叫你来的目的,还要求组织上对你进行调查给你一个清白,你经得起查吗?”韩大成笑着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