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虽然不能猜出个全部,但是也大概能猜出一点。【】.韩书记你今天叫我来这里谈话肯定也是顶了很大的压力,目的就是为了保护我。我非常感谢,真的。不过,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刘伟名做事可能稍微鲁莽了点,但是我心里一直都是装着党和人民的,绝对不会做出任何一点违纪违法的事情。我被组织调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刘伟名落地有声地说道。
“你才的差不多,有些同志是建议对你进行暗地调查,但是我觉得,我们应该相信我们的同志,不能凭几个身份和目的都没有弄清楚的人空口白话几句就对我们的同志进行调查,这对我们的同志是不负责任的,也是不公平的,如果是这样,谁还会尽心尽力地为组织工作?当然,如果老百姓能够拿出确凿的证据那又是另外一回事,我们组织工作的原则就是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韩大成笑着说道。
“谢谢韩书记的厚爱。韩书记,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可能您也看出来了。从这份记录上来看,某位领导同志对于我刘伟名是有看法的,而且很明显很多的话对于我刘伟名是不公平的。以他的身份在这种场合,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他是不应该发表这样的言论已经做出这样的承诺。他的话让我很难接受。”刘伟名不是个怕事的人,直接把张有林在与这些代表们谈话里那些对自己不公平的话向韩大成发出抗议。
“好了,你说的我知道了,对于某些领导同志说出了一些不合时宜的话我会找机会对他提出批评的,你也不要给鼻子就上脸。不管你说一千道一万,你再有理,只要有人上访,有人对你提出指控那就说明你的工作和个人作风上肯定存在着某种不足,有句古话叫做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件事情的发生应当让你给自己敲响警钟,以后在工作和生活当中要更加的律己律人。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人已经让你们白山的工作人员给接走了,我不管你有理还是没理,回去之后把这件事情彻底给解决好,我不想再看到这批人打着横幅到处招摇过市了,严重的影响政府和党委的声誉。听到了吗?”韩大成最后沉声说道。
“好的,我回去一定一劳永逸地把这个事情给处理好,绝对不会再让他们这伙人再到省里来给领导们添麻烦了。”刘伟名又开始笑呵呵地说着。
“给我们添麻烦倒是小事,我就是怕这伙人不知天高地厚跑到北京去,到时候我们脸上可就都无光了。说说吧,最近的工作怎么样?”韩大成摆了摆手说着。
“各项工作都在正常进行,现在主要着手做的也就两件事情,第一件就是煤矿的整顿问题,第二件就是南部新区的规划。其余的工作可能要等到调研会开完之后形成了决策之后再进行。南部新区是我们早就决定好的,但是因为区域经济中心的事情而搁置,但是华正集团的入驻已经成为事实,所以,我们这次的调研会也要考虑到这一点,我个人的意见还是要把南部这一块规划成为工业新区,因为华正集团已经确定建立在那了,合同也已经签订,如果另外建立工业区的话,那么整个城市的格局都将被彻底打破。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意见,具体怎么规划还是要听专家和组织的。”刘伟名想了想后说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这次的调研会我指明在你们白山举行,另外也让你们参会就是想要最后的规划能够从实际出发,想多听一听你们地方同志的意见。这些建议你到会上说就行了,这次的调研会是要确定最后的方案,整个方案需要逐级审核,所以不存在某种人为因素。总的来说,省里面对于你们白山的工作是满意的,对于你刘伟名同志的工作能力也是持肯定态度,当然,也有某些同志觉得你们的工作做的还不够好、不够满意,对于这个你们要从两个方面来看,第一就是不需要因为个别同志的不满意而在心里面存在某种负面情绪,有句话叫做人无完人金无赤金,谁也没有办法做到尽善尽美,也没办法做到让每个人都满意,但是,只要大部分人都觉得你可行那就是真的可行。另外,既然有人觉得你的工作做得不够好,那么你也应该反思反思,是不是自己真的在哪方面存在问题,应该怎么改进。”韩大成很中肯地对刘伟名说着,他这番话里面包含了太多的意思,他很明确地告诉刘伟名,省里面有人对你刘伟名有意见,但是,那只是其少数,代表不了什么,有我韩大成在,你就不用担心太多。但是同时,你以后也要注意自己的做事方法,不要再随意地得罪别人。
“谢谢韩书记的点拨,我明白该怎么做了。”刘伟名点头说道。
“好了,今天就到这吧,我等下还要去出席一个会议。”韩大成随即准备对刘伟名吓“驱逐令。”了。
“那个韩书记,我想在耽误你两分钟,说一下我的一个想法。”刘伟名连忙说道。
“说吧。”韩大成点头道。
“就目前而言,我们白山的班子成员结构我觉得不太合理,因为政府那边只有一位同志在班子成员里面,这对于政府那边的工作是很不好的,政府那边也向我提过几次意见,我综合考虑了一下,觉得还是有必要让政府那边再增加一名同志进常委班子,而且,自从张炳德同志退出之后这个位置也一直都空着,少了一位同志这对于我们的**集中制有一定的影响。所以,我想在我们白山的常委班子里面再增加一名政府的同志进来。”刘伟名把自己在昨天来的车上考虑过的问题向韩大成说了。
韩大成沉思了很久,随后道:“政府那边增加一名同志进来是应该的,但是目前白山那边没有设常务副市长,让谁进来你们自己要考虑清楚。你一切都按照程序来进行,到时候我们省委这边会统一进行考虑,现在我不能给你准确的答复。先这样吧,这件事情我们过完年之后再说。”
“那好的,韩书记,那我就先回去了。”刘伟名笑着起身走了出去。
其实刘伟名还有个问题想问韩大成,那就是关于这次z纪委的行动。但是看到韩大成匆忙的迹象,显然,这个问题韩大成是不想说的,所以自己也就没问。如果这个问题真的很有必要说的话那么韩大成不用自己问也会告诉自己。
刘伟名为什么会突然想要再让一名政府的同志进常委班子呢?道理很简单,并不是说他再次给马俊才机会,向他示好所以故意加强政府的实力。而是恰恰相反,他就是为了要把马俊才架空,扶一个政府的副市长进常委,那么这个副市长的身份就不言而喻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可以与马俊才平起平坐,只要自己有一定的手段,那么就完全可以达到架空马俊才的效果。为什么一定要架空马俊才?原因不言而喻,因为刘伟名感觉现在的马俊才已经失去了理智,被仇恨蒙蔽了自己的理智了,为了达到伤害刘伟名的目的他已经开始走火入魔。在这种情况下,他为了一己私利而拿着手中的权力做出什么损害白山利益的事情来是完全有可能的,所以,刘伟名绝对不会让这种情况出现,而架空马俊才,让马俊才在政府那边不能再一手遮天就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了。当然,刘伟名也有私心在作祟,马俊才这次的所作所为已经达到了刘伟名的忍耐底线了,不对马俊才做点什么让他付出点代价显然不是刘伟名的风格,而把马俊才给彻底架空让他成为一摆设显然就是对马俊才最大的惩罚。
当然,刘伟名的这个想法还不一定能够实现,刚刚韩大成并没有给刘伟名一个明确的表态,只是让刘伟名先按照正常的程序来向省委申报这件事。刘伟名想,这么说就说明了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就是韩大成并不同意这么做,而反观韩大成的所言似乎又并不是这个意思。第二种可能就是韩大成自己也不能完全确保这件事在省委能够通过,这就说明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现在韩大成的话并不能代表省委的话,也就是说韩大成在省委的掌控力度已经不是百分之百了。
刘伟名走出韩大成的办公室,车已经在楼下等着,姚宏也坐在车里。
“刘书记,情况怎么样?”姚宏看到刘伟名进来连忙问道。
“没什么问题,都向韩书记解释清楚了。走,直接回去,你现在电话通知一下古丽书记和池民天,还有你,下午一起到我办公室来,我们开个短会。另外,你发通知,把例行的常委会提前到明天举行,所有人不得请假。”刘伟名一坐上车就开始对姚宏吩咐着。
姚宏看了看刘伟名,知道肯定又有是大事要发生了,点点头。
“另外,提前通知各部门领导以及各区县一把手,后天上午到市里开会,同样,不能请假,把通知发到市政府去。”刘伟名又吩咐了一句。
坐在车里,刘伟名昏昏欲睡,随后便直接回到了白山市,在食堂吃了饭。虽然已经是寒冬,但是刘伟名却依旧习惯性地中午要小睡一会儿。躺在床上,想了想,最后还是给董琳打了个电话,问了问关于董静的病情最新进展,所得的消息如刘伟名预料的一样,医院还在进行骨髓样本比对,最终结果还没有出来。
刘伟名是在王婷婷的提醒之下才醒过来,起来后发现阿依古丽、姚宏和池民天已经到了刘伟名的办公室了。
“你们来了啊?不好意思,睡的有点过头了,让你们等了很久吧?”刘伟名一边洗着脸一边说道。
“不久不久,我们也才刚到。”池民天笑嘻嘻地说着。
“今天叫你们俩过来估计你们俩也猜到是什么事了,今天上午我被省委韩书记叫过去训话了。”刘伟名一边抽着烟一边道,接着又道:“主要的问题还是我个人的问题,因为有人到省委上访,其实就是实名举报我刘伟名。举报我的罪名我都看了,详细一条条列出来估计有十来条。说我刘伟名到白山来之后就开始政治**所有与我政见不同的人,另外呢,说我在煤矿问题上面与某些煤矿老板同流合污等等等等,总之,罪名很多,我也记不清楚了。”刘伟名一开口便不紧不慢地说着,但是,在场的三人都可以感受到刘伟名话里的愤怒。
“这完全就是诽谤。”池民天直接“怒不可止。”地拍着桌子说道。
“省里领导怎么看?”阿依古丽沉吟了一下后问刘伟名。
“省里领导不是傻子,当然不会相信,当然,也不排除个别领导别有用心,但是那都不是问题。现在的问题就是,这些人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随随便便组织几十个人举着横幅跑到省委省政府面前去闹,就可以张口随便污蔑一位同志,如果任由这股歪风邪气蔓延下去,谁知道他们下一步会不会去北京闹?如果是这样,那我们的同志谁还能做事,谁还敢做事?这件事情对方的身份和目的是明摆的这个就不用我来分析了,省委韩书记给我下了死命令,那就是再也不想看到这伙人举着横幅到处招摇过市了。今天叫你们几个来也就是让你们来商量一下,我们该怎么做。”刘伟名一边抽着烟一边说道。
“当然,你们不要把我的个人因素考虑进去。说实话,我这次确实是很愤怒,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也确实是受了委屈,但是,这不是主要的原因,我这点度量还是有,什么是公什么是私我分的清楚。我们今天要讨论的是怎样才能一劳永逸地把这个事情给处理好,让这件事情就此结束。当然,我们今天讨论的也只是我来咨询你们几个的意思,看看你们有没有什么好建议,这件事情我明天会在常委会上来议,意思你们都懂的。”说完之后,刘伟名看了看几人,然后又强调了一句。
“你的意思是准备用强?”阿依古丽思考了一下,看着刘伟名问道。刘伟名把池民天给叫了进来,这准备用强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