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如果有更好的办法我当然不想用强,但是现如今有更好的办法吗?另外,这股歪风邪气不制止下去,以后谁敢做事?谁敢动他们的利益他们就去告谁,有证据也告没证据他们也告,随便乱说谁不会?一次搞不倒你还有第二次,搞到最后怎么也能把你的形象全部抹黑,那最后我们还怎么做事?”:刘伟名这次是拍着桌子说着,他这次是铁了心的要动强了。
“我不是反对用强,但是,我们也要考虑一下该怎么用强,我们不能一味的蛮干,那样不是正好给了他们攻击我们的借口吗?”阿依古丽有顾虑地说道。
“我今天叫你们几个过来就是商量这一点,你们都说说你们各自的建议吧。”刘伟名点了点头说道。
“这个用强似乎没有太多的理由吧?因为他们并没有犯法。”姚宏想了想说道。
“我没要他们犯法,我先说说我个人的意见吧,先去查一查这次是哪几个煤矿的人在闹事,然后派人去查这几家煤矿,市里面直接去查,各方面同时去查。税务、质检、环保、工商一家家地去查,不管查出什么问题,都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处理,然后等到我们上次出台文件的期限一到,立即把厂封了,把他们的设备给我丢出去,重新招标。如果有人闹事,池民天你那边给我死死的盯着,只要有一点证据就直接给我抓人,我就不信还收拾不了他们?”刘伟名再次拍着桌子说道。
“我同意,我觉得就应该这么办。”池民天立即肯定各地说着。
“不过前提条件是我们必须依法办事,绝对不能违法违规,这是个原则问题,绝对不能触犯。”刘伟名提醒了池民天一句。
“刘书记,我觉得这么干就等于是再次逼他们去上面闹,万一他们真的去北京了,那我们可都不好收拾啊。而且,马上就过年了,他们要是在过年期间出来闹一闹,也有我们好受的。”阿依古丽皱着眉头说着。
“说的很对,但是我们现在也没办法再顾虑那么多了,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弄得人手盯紧他们,一旦出去就通报,我想总有办法阻止的。”刘伟名点头说道。
“我不赞同。”刘伟名一说完,阿依古丽再次旗帜鲜明地反对,一点也没给刘伟名面子。然后说道:“我觉得这种不考虑后果的做法不对,没有经过详细的部署就实施,这样很容易出现疏漏和不可预知的意外情况。我的意见还是我们多商量商量,尽量争取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如果实在想不出,我个人还是认为目前暂时用怀柔战术比较好,起码要等到过完年之后再来解决这个问题。过年这段时间维是重中之重,而你的这个战术很明显是在与维工作背道而驰,所以,我不赞同。”
阿依古丽干净利落地说完,然后看着刘伟名。这番话一说完,池民天和姚宏都有点目瞪口呆地望着阿依古丽和刘伟名,要知道,在整个白山,敢这么跟刘伟名说话的人只有一个不知死活的马俊才啊。
刘伟名也是一愣,随即笑道:“我知道我的这个方案并不周全,但是现在确实是没有别的办法了。维工作必然是年后节前这段时间工作中的重中之重,但是我们知道这点,他们也同样知道这点。如果不赶在这段时间里面出手给他们制造点麻烦,谁能够保证他们就不会在这段时间跳出来闹呢?你要知道,他们这次的目的可是摆明了要把我刘某人给弄下台。另外,省委韩书记给我们是下了死命令了,绝对不能再让这伙人出来闹。所以,其实留给我们的时间和选择都不多。对待这件事情,我们必须尽快而且直接地拿出一个方案出来。”
“我支持你的方案,但是还是保留个人意见,我的要求就是务必谨慎,不能蛮干。另外,我提个要求,这件事情最好不要在常委会上通过,应该尽量绕过市政府那边执行。”阿依古丽说过之后再次看着刘伟名。
刘伟名也立即明白了阿依古丽的意思,阿依古丽是在告诉刘伟名这事应该要直接绕过马俊才,既然已经怀疑整件事情的幕后黑手就是马俊才,那么如果这件事情再在常委会上通过不就是明摆地通过马俊才告诉哪些人了吗?
“你说的很对,确实是应该绕过市政府,具体怎么绕我要想一想,其实只要不让对方提前知道我们的这些部署就行了。这件事情就不在常委会上去讨论了,就私下历来部署,池民天,这里面你的工作最重要,要怎么做你心里要有数。至于其它几个政府方面的部门我来想办法。这个事情暂时就先这样,我们来谈谈另外一个问题吧,我个人认为,就目前而言,我们白山的班子成员结构我觉得不太合理,因为政府那边只有一位同志在班子成员里面,这对于政府那边的工作是很不好的,我综合考虑了一下,觉得还是有必要让政府那边再增加一名同志进常委班子,而且,自从张炳德同志退出之后这个位置也一直都空着,少了一位同志这对于我们的**集中制有一定的影响。所以,我想在我们白山的常委班子里面再增加一名政府的同志进来。你们几个来说说各自的看法和建议。”刘伟名又把在韩大成面前说的话再次说了一遍。
“当然,最好的办法是按照常规的配置,政府那边增加一名常委副市长,这样进班子也名正言顺另外也能更好地协助马俊才同志的工作,现在所有的工作都压在了他一个人身上我怕他受不了,应当给他解一下压力。”刘伟名说完后又补充了一句,前面那些说的都是官话套话,后面补充的这一句才说出了他的心里想法。
刘伟名这段话一说完,三人都望着刘伟名,因为刘伟名的这个决定实在是太大了,这是摆明了要架空马俊才,而要架空一个市长这的确是一件大事了,而且,他们还一点预知的征兆都没有发现。
“这个不是不可以,我个人是赞成的,因为按照常例政府那边是要有两位或者两位以上的同志加入班子的,这一点不存在任何问题。现在最主要的是两个问题,第一个是人选问题,当然,人选必须是在现在的几名副市长当中选,而选择的这名同志必须是有能力有担当的同志,要不然还不如不选,这个很关键。另外还有一点那就是省里面的意见,如果省里没有这个打算,即使我们再怎么折腾也是白忙活。”阿依古丽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因为这三个人当中只有他最清楚刘伟名与马俊才现在水火不容的关系,所以,她倒也没有觉得有多少意外,如果说刘伟名不对马俊才做点什么那倒才是最为意外的了。
“省里边的意见我们没办法左右,我们只能是先按照我们自己的意愿来做,我与韩书记提了这个事情,韩书记的意思是先让我们按照程序来做,然后报给省委批准,至于结果他没有明确答复,但是我想问题不大,这个你们就不需要管了,省里面的态度我来负责。我们还是来考虑考虑人选问题吧,我思考了良久,我个人认为殷华同志不错,他是个实干家,能力也毋庸置疑,特别是在经济方面很有一手,这对于政府工作来说尤为重要。另外,殷华同志的党性我也考察过,绝对不成问题。所以,我认为殷华同志比较合适,你们意见呢?”刘伟名笑着说道。
“刘书记,殷华同志的能力和党性那都是没有问题的,他也是多年的副市长了,我与他还比较熟悉。只不过,他能不能挑得起这副担子能不能承受的了这份压力这个我们还需要再考虑考虑。”池民天很谨慎地说着。
刘伟名知道池民天说的是什么,意思就是说殷华有没有这份胆识去与马俊才对着干这个就不一定了。一个副市长与一个市长对着干还是需要很大的胆识的。像以前的张炳德那样,以一个常务副市长的身份完全把市长给架空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份能力和胆识。
“这个不需要太担心,压力大还有我们帮着分担嘛,对不对?”刘伟名笑了小说道。
刘伟名这么一说,大家也就都跟着笑了起来了。刘伟名话里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即使这个殷华没有实力与马俊才对着干,但是,只有他刘伟名在背后支持,架空马俊才易如反掌。
散会之后,刘伟名亲自给殷华打了个电话,让殷华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一趟。
没多久,殷华便来到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刘书记。”殷华进来之后点点头说道。
“坐吧,最近工作方面怎么样?”刘伟名笑着问道。
“工作方面一切都很正常,按部就班吧。”殷华点头说道,他是个实在人。
“正常?我看不正常吧。你管的是工业、城建那一块,我记得煤矿是归你管,昨天人还是你从省里接过来的,我想问问你这正常是怎么个正常法呢?”刘伟名淡淡地说着,但是这话听到殷华的耳朵里却分量很重。殷华有点惊恐地看着刘伟名,随即道:“对不起,刘书记,这都是我工作没有做到位。”
“确实是你工作没有做到位,是你的责任你推都推不掉。组织上把整个白山的煤矿交到你的手上,你看看你都弄成什么样子,在我们自己的地方丢人也就算了,还丢人丢到省里去了,你们不觉得害臊我都替你觉得害臊。”刘伟名接着非常严厉地说道。
殷华被刘伟名给说的面红耳赤,但是却不敢反驳,只是沉默。其实,这事还真与殷华没有多大关系,但是,他主管着这一块,如果硬要把责任推到他身上,他也没办法说什么。当然,刘伟名硬要训斥殷华一顿自然有他的目的。
“当然,你殷华的工作态度和工作能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这件事情就这么翻过去了,但是,我绝对不希望再有下一次。如果再有下次,那就是政治事件了,你殷华这个第一责任人是怎么都跑不掉了。你先说说,现在那批人暂时被你给劝回来了,你准备怎么善后怎么一次性解决永绝后患?”刘伟名点了根烟慢慢地说着。
“我觉得还是以稳定他们为主。”殷华低着头睡着。
“稳?怎么稳?是不是去做思想工作,然后给他们一些好处求他们不要再去闹了?对吗?殷华,你也是位老同志了,你不要告诉我你一点政治敏锐性都没有。这次你是亲自在省里面听过他们详细谈话的,你说说看,你对这件事情是怎么看的?你觉得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你觉得他们会因为我们给他们一点小恩小惠就会罢手的吗?”刘伟名瞪着眼安静望着殷华。
“你应该很清楚,他们把事情的矛头直接对准了我刘伟名,因为是我刘伟名一力推行煤矿改革的,是因为我刘伟名断了他们某些人的利益。要让他们收手除非我们放弃对煤矿的整顿。你是经济方面的专家,你来说说看,就经济发展来看,煤矿到底应不应该整顿?”刘伟名直接拍着桌子说着,见到殷华再次低下了头,刘伟名才放缓了语气,慢慢说道:“省里面给我们的任务是必须保证这伙人不再闹了,现在,我把这项任务直接交给你了,明天我会在常委会上宣布这个事情,稍后你就会收到通知。至于怎么让这伙人不再闹了我不管,那是你的事。”
听到刘伟名这最后一句,殷华瞪大了眼睛,要知道这可是件费力不讨好的工作啊,做好了没功劳,但是,一旦没做好这责任是肯定要承担的,而且,最主要的是这项工作几乎不可能完成,对待上访专业户是各地工作的一个大难题。
“刘书记,这项工作我是真的没办法完成,我??我?实在是能力有限。”殷华憋红着脸道。
“你这是个什么态度?能不能完成是一回事,想不想完成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这件事情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这是组织上的决定。如果你觉得手足无措的话,我可以给你支两招,当然,我这个只是建议。”刘伟名不容反驳地说着。
殷华面如死灰地望着刘伟名,等着刘伟名支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