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现在这种情况,很显然用怀柔战术是不可能的了,我们要改变策略,摒弃以往我们一直都用的怀柔安抚战术,这次要变成强硬的方式,还要主动出击。.简而言之就是查,一查到底,这次参与的几家煤矿一个都不放过,从各方面入手,环保、工商、税务,只要有一项有问题就严格按照规定办事,该罚款罚款,该拘留拘留,如果反抗,直接按照规定,收回煤矿的生产经营权。我们按照法律法规,把煤矿生产经营权给收回来了,我看他们还拿什么去闹,以什么身份去闹。到时候我们是有理有节有证据,任由他们闹到天上去,我们也不怕。”刘伟名把自己早就计划好的想法说了出来。
殷华再次看着刘伟名,有点惊讶,随后道:。”刘书记,你这个办法确实不错,但是,我怕这样会引起反弹“。
“这个你不需要担心,即使反弹他们的矛头也是对准我刘伟名的,与你殷华无关。所以,你放心大胆地去干,出了事情有我刘伟名替你背着,还有什么问题嘛?”刘伟名望着殷华说着。
“我尽力吧,刘书记。”殷华还是有勉强地说着,因为他看出来了,这一切都是刘伟名早就计划好了的,即使自己反对,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不是尽力,而是必须。另外还有一点你要注意了,这件事情是以你殷华为主,你才是这次行动的直接领导人和负责人,你只需要向我负责,其余所有人你都无需向他们汇报也无需听他们的指挥,包括马俊才同志,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刘伟名最后说这话的时候是盯着殷华说着,他这句话的意思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他相信殷华是完全能够听懂的他话里的意思的。
殷华这次是真的皱紧了眉头,他当然明白刘伟名这话里的意思,话里的意思就是让他直接跳过马俊才自己肚子引导这次行动,而这么做的结果就是肯定会把马俊才给得罪死。
还没等殷华再次说话刘伟名就接着说道:“我前面就说过,你殷华同志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态度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另外呢,我觉得我们白山的班子成员结构不太合理,因为政府那边只有一位同志在班子成员里面,这对于政府那边的工作是很不好的,我综合考虑了一下,觉得还是有必要让政府那边再增加一名同志进常委班子,而且,自从张炳德同志退出之后这个位置也一直都空着,少了一位同志这对于我们的**集中制有一定的影响。所以,我想在我们白山的常委班子里面再增加一名政府的同志进来。当然,这名同志肯定会是常务副市长,我们白山现在这个常务副市长暂缺,我觉得有必要把这个位置给补满。你说说看,你有什么看法?”
本来还是一脸郁闷、不情愿的殷华听过刘伟名这段话之后脸上的表情立即就变了,甚至于眼睛里面都冒着精光。刘伟名这话里的意思非常的明显,其实意思就是在问你殷华对这个位置有没有什么想法。
“我非常赞同刘书记的这个想法。**集中制就是要集思广益,每一个岗位上的参与就能够使我们的政策更加全面。另外,常务副市长这个职位长期的空缺对于政府工作来说是非常不利的。”殷华立即表态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道:“对,是这个道理,所以设立常务副市长一事是势在必行了。当然,设立常务副市长一职还有另外一层意义,那就是常务副市长能够协助市长全面负责政府的日常事务,另外,在市长做出某些错误决定的时候,常务副市长能够很好地修正市长做出的决定以及把错误的影响降到最低这也是设立常务副市长这个职务的一个目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殷华再次愣神,他怎么可能听不出刘伟名这话里的意思,话里这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他去架空马俊才。不过,常务副市长这个职务对于殷华来说,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即使知道与市长对着干要冒很大的风险,不过殷华最后还是点头。
“你明白就好,马上就要过年了,这事我们就在年后再来提。我个人是非常支持你来担任这常务副市长一职的,不过,这还需要省里面领导的研究决定,所以,趁着过年这段时间你自己也要好好的与上面领导沟通沟通。现在,你的工作重点就是煤矿这摊子事,这是我交给你的一个政治任务,一定要干好。如果你给弄垮了,到时候我就不知道该怎么替你说话了,这事你自己心里要有个数。”刘伟名最后强调了一句。
“谢谢你,刘书记,你放心,我一定会干好的。”殷华站起来说道,然后退出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刘伟名看着殷华走出去,笑了笑。其实不是说他利用殷华,这次这个任务交给殷华其实是他考验殷华的一次机会,关键就看看他能不能把握这次机会了,如果这一次他都没办法顶住马俊才的压力的话,那就什么都不需要提了,因为到时候设立这么一个副市长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晚上回到家,刘伟名刚换上睡衣,准备上会儿网的时候,就传来敲门声。刘伟名打开房门就看到阿依古丽站在了门口。
“没睡吧?没睡就找你谈点事情。”阿依古丽看到刘伟名之后淡淡地说着,然后还没等到刘伟名回答就直接走进了房里。
刘伟名苦笑着,然后关门。转身对阿依古丽说道:“喝点什么?还是像上次一样喝点茶?”
“不喝,找你谈点事情。”阿依古丽直接说道。
“什么事?”刘伟名也没有客气了,坐在阿依古丽对面问道。
“我觉得你与马俊才之间的问题应该解决一下,虽然说党政一把手之间的不对付是很常见的事情,但是我不想这种情况在白山出现。你们俩之间出现矛盾进入引起内斗,这对于白山的发展很不利,特别是在白山马上要进入经济发展的快速期的时候,党政班子之间的和谐尤为重要。我作为副书记,协调你们之间的矛盾也是我的工作之一,所以,我想找你谈一谈。”阿依古丽直接开门见山地说着。
刘伟名笑了笑,随即说道:“这些道理我都懂,但是,有时候不是说你懂了就能做到。一个和谐的班子正是我所希望的,我来白山之前,白山整个班子都溃烂的,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和谐,但是实际情况却是一堆烂泥。我来了之后,一心一意地都在做的一件事,那就是使整个班子形成战斗力。外界很多人都说我刘伟名是****的高手,也说我这人心黑手狠,来了白山之后把所有与我不对付的人全部都给**了,这话我没办法解释什么,不过实际情况是,这些都是偶然,或者说是偶然当中的必然吧,他们一个个的下台或者说是退二线没有一个是因为我刘伟名。我从来就没想过去打压**谁,我所做的所想的,最终只不过是为了让白山走向正规、正确的发展轨道上来。相反的,很多同志都是因为我的原因才能继续坐在现在的位置上。我不知道你对我是不是有误解,但是这些我必须向你解释一下,别人怎么看我我无所谓,但是我不希望你阿依古丽把我认为成一个腹黑的人。”
刘伟名说完之后看着阿依古丽,然后又开始说道:“对于马俊才,我不想多说什么,他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也是一个认死理的人,他认准了我刘伟名是他的仇人,那么不管你怎么做怎么劝他都还是一样地会认为我刘伟名是他的仇人,一个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人有时候很可怕。我知道你的担心来至于哪里,来之于我想把殷华弄到常务副市长的位置上架空马俊才对吧?如果他马俊才是一个真正优秀的市长,我何尝愿意这么做?你看看他现在做的事?全白山人民都知道了煤矿整顿的好处和必然性,但是他呢?因为个人的原因,不分是非黑白,不分事情的轻重缓急,在这件事情上给我刘伟名下绊子,要知道,他下的这个绊子不仅仅只是给我刘伟名,而是给了整个白山市,害的是整个白山市的老百姓以及中央部署的全面经济振兴战略。有了这一次,谁能保证他不会有下次,下下次呢?不架空他,不剥夺了他的权力谁敢放心?即使不架空他,我起码也得给他弄个人在身边监视着。我来白山的时候就说过,包括他马俊才在内的人都听过我说这句话,只要是胆敢与白山发展为敌的人,通通都是我刘伟名的敌人。而我对于敌人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当然,如果他马俊才能够像刚开始那样,一心一意地为白山发展而努力,我刘伟名也会把这件事情给忘掉,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给予他最大的自主权,可是问题是,他马俊才知道回头吗?他一个人要往悬崖里跳,我总不能让整个白山陪着他一起跳吧?对不对?”
“我明白你的苦衷,我也知道你刘伟名不是一个喜欢搞内斗没有一点容人之量的人。不过,我想的是,对于白山来说最好的局面还是你与马俊才之间和睦相处,有力朝着一个地方使,这才真正是百姓之福。我想问你的是,看看能不能找个机会你与马俊才坐在一起来好好谈一谈,实在不行我来做这个中间人,有时候沟通一下或许就没有这么多矛盾了。现在这个局面非常危险,长此下去,很有可能对白山、对我们这届班子造成致命的伤害。”阿依古丽说出自己心里的忧虑。
“这个你无需担心,只要我刘伟名在白山一天,白山就永远会朝着正确的路上走,我有这个信心。他马俊才还没有这个能力把白山的发展拉离轨道,他与以前的张炳德比起来还差得远了,连张炳德都没这个能力更何况他?你刚刚说的坐下来一起谈一谈,这个没问题,但是问题是,我与他马俊才两个人必须要有一个先低下头,而你看一看,是我刘伟名像一个会主动低头认错的人还是他马俊才像?所以这个问题基本上是无解的。”刘伟名自己点了一根烟笑着说道。
“就当是给我个面子不行吗?凡事不试一试怎么知道?”阿依古丽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刘伟名道。
刘伟名愣了愣,看着阿依古丽的眼神,沉默了一会,随即道:“那好吧,我给他一个机会。你找个时间把他约出来,我与他谈一谈,谈不谈的来我就不管了。你知道,我刘伟名不是一个会低头的人。我这一生起点比较高,又有贵人相助,要不是因为我这不肯低头的性格,我现在可能还不止这个位置,因为这个性格我吃了很多的亏,但是这个性格一直改不了。”
“明天下午吧,我到时候约他一起出来喝下午茶,然后你们两个单独谈,我就不参与了,我在场你们之间就更加不好说话。如果你们之间能够化干戈为玉帛那是皆大欢喜的好事,如果还是不能,那我也尽力了。”阿依古丽点头说道。
“我原来一直以为我是整个白山最大公无私的人,现在看来我错了,你阿依古丽是完全没有私心的那个人。”刘伟名有点感动地道。
“这本身就是我的工作,说不上没有私心,这个世界上谁没有私心?古话都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谁能避免呢?我只是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承担这份责任罢了。如果马俊才这次能够明悟那是最好的,如果不能,那也是他自己自作自受了,到时候也怨不了谁。”阿依古丽站起来说道,随后就往外走。
“就走了?不再多坐会?”刘伟名看着阿依古丽说道。
“不早了,早点睡吧,明天我给你电话。”阿依古丽没有回头,直接走了出去。
刘伟名只能苦笑地望着阿依古丽,他知道,阿依古丽对于自己和那件事始终都没有释怀。
第二天上午,准时召开了常委会,会上刘伟名主要部署几件工作,然后就是议题了。当然,主要议题都与年前的工作安排有关,最后一项就是刘伟名直接征求所有人关于这次调研会上需要提出的问题,刘伟名这是真的想做到群策群力,以让这次的调研能够真正做到能够完美无缺和充分地从实际出发。当然,收集的这些建议最后他还是会自己做过研究筛选之后争取在马上就召开的调研会上提出并且通过。最后一项就是让王明杰成为宁山县代理县长的事,虽然遭到了马俊才的反对,只不过反对无效,依旧通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