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中午,刘伟名便接到了阿依古丽的电话,告诉他下午三点,在茶餐厅,她已经定好了一个包间。.刘伟名笑了笑,其实他是不屑于与马俊才来谈的,因为刘伟名觉得,每个人都必须要为自己犯下的错负责,而一个人自己错了还不知道觉悟这个人就已经没救了。
中午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王婷婷停下他,王明杰已经在外面等着他了。刘伟名点了点,让她把王明杰给叫进来。
刘伟名洗了把脸,抽着烟刚坐下,王明杰就笑着走进来,进来的时候依旧很恭敬地给称呼着刘伟名,然后主动拿起刘伟名桌子上的茶杯到外面去把茶给续上,这让正准备来给刘伟名倒茶的王婷婷又点惊讶,随后又关上门出去了。
“怎么样?县政府的工作主持的怎么样?没什么问题吧?”刘伟名靠在椅子上问着王明杰。
“工作虽然挺重,但是还算处理的不错,起码没给领导们添麻烦。”王明杰呵呵地说着。
“别整天给我嬉皮笑脸,对,你在宁山县的工作是不错,怎么说呢,中规中矩,可圈可点的地方不多,没什么亮点,但是也没什么失误的地方。对于别人来说,我或许没什么说的,但是你王明杰不一样,你王明杰是我的秘书,是我一手推出去的,我对你的要求不仅仅只是停留在中规中矩上。老实说,我对于宁山县的工作并不满意。王明杰,我让你到宁山去并不是让你按部就班的跟着老思路走,既然是这样我当初为什么一定要把你调过去?我随便在宁山县本地提拔一个不是一样的效果吗?你跟过我那么久,你应当知道我的想法我对白山发展的规划方向。这么说吧,明年是攻坚战打响的第一年,别人我不管,但是你王明杰必须带着宁山县给我冲在最前面,几个县里,我要你们宁山县给我做出一个表率出来。我来白山之后,对于各个领域都在进行改革,而改革不但是要稳中求胜,更加需要的是一种破釜沉舟的勇气。宁山的煤矿整顿虽然没有出乱子,但是却一样没有出成绩。你告诉我,整改了几家?重新调整了几家?另外,宁山县有没有拿出确实可行的经济振兴计划来?对于现行的经济布局有没有新的合理规划?这些是我最需要你去做的,但是你一样没有做出来。”刘伟名等到王明杰坐好了之后,丝毫没有王明杰面子,直接就劈头盖脸一顿责备。
“对不起,刘书记,是我工作没做好,我没有想的那么长远。”王明杰立即恭敬地说道。
“当然,我也知道你的难处,宁山的情况是比较特殊,你刚开始过去处境是不那么顺畅,但是困难是暂时,总有克服的一天,最主要的是你自己脑子里面没有一个完整的规划,也没有一个确切的时间表。自己心里都没有数你怎么做到全面掌控?今年也就过去了,明年我不希望你再给我交出这样的一个答卷,你的难处我知道,我也会尽力帮你解决后顾之忧。上午,经过班子会议的讨论,决定先暂时让你代理宁山县县长一职,年后再选举通过,这段时间你自己把控好局面,不要出现意外情况,平稳过渡之后再说。”刘伟名批评完了之后又给了王明杰一个不小的甜头。
王明杰本来是一个劲地点头,听到刘伟名这最后一句,猛然抬起头,左右看看,随后立即喜笑颜开地说道:“刘书记,您放心,明年,我一定让宁山县变个样子。”
“变个样子当然更好,王明杰,我把你放在宁山县这个最复杂的地方去是因为我信任你,不仅仅只是信任你的人品,更信任你的能力,总之一句话,不要让我失望。”刘伟名黑着脸说着,然后看了看时间,直接站起来对王明杰道:“好了,我还有事要出去,你先回去吧。”
随即,刘伟名就与王明杰一起出门,然后坐上了车往阿依古丽所说的茶楼走去。
走到茶楼的包间里,阿依古丽与马俊才已经坐在里面聊天了。马俊才看到刘伟名脸色很不自然,但是,却依然一副对刘伟名爱理不理的样子。刘伟名当然也不会理财马俊才,走到阿依古丽边边说道:“你来了多久了?我那边有点工作所以耽搁了。”
“喝什么茶?”阿依古丽问道。
“随便吧,这边碧螺春不错,就来壶碧螺春。”刘伟名坐下,点了根烟随意地说道。
阿依古丽点头,让服务员进来,点了壶碧螺春,等到服务员出去之后阿依古丽开始说道:“刘书记,马市长,今天很感谢你们两位领导给我面子,推掉工作过来一起喝个茶。今天其实主要是私人之间的小聚,身份与工作无关,但是,我今天叫你们两位出来的目的就是希望你们两位之间能够好好谈一谈。你们是白山的党、政的当家人,一把手。近来我发现你们之间似乎有些矛盾,先不说矛盾对于私人感情的伤害,就工作而言,这对于我们白山工作的开展是非常不利的。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大家都是缘分也就都是战友,我想,只要彼此之间多包容多沟通,就没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班子的团结说到底就是你们两位之间的团结,一个班子的团结有多重要你们比我清楚。我们坐在这个位置上其实都是在为白山的发展努力对不对?既然目的是一样的,那还有什么解不开的矛盾呢?所以,我希望你们两位今天再给我一个薄面,能够彼此敞开心扉好好谈一谈。为了我也为了白山。”
阿依古丽刚说完,茶就进来,等茶全部倒好之后,阿依古丽起身,然后道:“你们俩之间好好聊聊,我到外面去喝壶茶。”说完之后阿依古丽便带上门走了出去了。
刘伟名端起茶喝了一口,很没有风度地砸吧了一下嘴,感叹道:“这茶真不错啊。”喝了一口之后,拿出一根烟递给马俊才,马俊才看了一眼后道:“谢了,医生说我不能抽烟。”
“是吗,那是不能抽了,谁的话都可以不听,但是医生话不能不听。”刘伟名笑了笑说着,然后自己点了根烟,靠在椅子上慢慢地说道:“古丽书记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做了这个局,她也是一片好心,我们也不能辜负了她的一片好意。我们就好好谈一谈吧,我们也确实很久没有好好谈一谈了。我一直搞不清楚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这么恨我?”
“刘书记这话可说的严重了,我怎么可能恨你呢,你是我的领导,我敬佩都来不及怎么会恨呢。”马俊才冷笑着道。
“是吗,既然是这样那我们这话也就没必要继续谈下去了。我们手上的工作都很多,在这里浪费时间喝茶说废话太奢侈了。再喝两口就都回去吧。”刘伟名依旧笑着说着。
马俊才听到刘伟名这么说也没有说话,也喝着茶。
刘伟名喝了一口之后就直接站了起来准备回去了,这时马俊才问道:“我也想问一下刘书记,你为什么这么恨我?这个问题也同样一直困扰着我。”
刘伟名听到马俊才这句话停住了,然后坐下来看着马俊才说道:“你真想知道?既然你真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答案。答案就是我从来没恨过你,因为你根本就不配。不知道是你看低了我刘伟名还是抬高了你自己,我实在想不明白你有什么东西是值得我恨的。说句实在话,我来白山之后只恨过一个人,就是张炳德,因为他是一个可敬的对手,无论能力还是手腕他都是一个强劲的对手,我恨他是因为他背离了原则,走出了底线,一伤害老百姓的利益来成全自己的利益,这也是我必须要与他势成水火的原因。而你马俊才,说句你可能不喜欢听的话,论起能力和手腕,你其实连他十分之一都及不上。我这么跟你说吧,我要是真恨你,就没有你现在的马俊才,我要真恨你,你现在连说话的权力都没有,这个你自己心里是非常明白的。说句实在话,这是我第三次担任一把手,也是第一次诚心实意地想与对手和睦相处,只是事实证明,我还是错了。”
马俊才脸色铁青,咬着牙说道:“是嘛,刘书记是不是太自信了点。”
“我很自信吗?嗯,好像一直都是。马俊才,这么跟你说吧,你连一个张炳德一个副市长你争不过,你觉得你凭什么能把我给弄死?难道就凭那几个举着横幅的家伙?是你脑袋秀逗了还是觉得我刘伟名脑袋秀逗了?”刘伟名瞪着眼睛望着马俊才。
听到刘伟名这句话,马俊才突然颤抖了一下,眼神有点恍惚,随即冷笑着对刘伟名说道:“刘书记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真的听不懂吗,听不懂没关系,我说着你听着就行了。我一直都给你面子,你数次与我作对,我一直都没有对你怎么样,因为我想这个班子团结,不想闹矛盾,不想搞出分歧出来。但是,我越是这样,某些人越认为我刘伟名只是一只没牙的老虎,最后竟然用出了卑鄙手段背后阴我,阴我也就算了,阴我的手段还是以不顾白山发展和老百姓福祉为前提的,扪心问一问,这么干晚上睡觉睡的安稳吗?”刘伟名冷笑着说道。随即又道:“古丽书记让我来和你好好谈一谈,其实我真的不知道谈什么,有什么可谈的,当然,古丽书记是一番好意,我就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马俊才马市长,以前的事情我既往不咎,只要你从今以后全心全意干点实事,就像以前一样,不要再把心思用在歪处,我刘伟名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了,我该说的都说完了,先走了。”
“刘伟名,不要老是做出一副世界上只有你是一心为党一心为公的样子,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要不是个***你算个屁。整天做出一副假仁假义的样子你不觉得累吗?不就是想要独揽大权吗?整个白山谁不知道,有必要装吗?刘伟名,我还告诉你,别以为你比张炳德好多少,在我看来,都是一丘之貉,照你这么干下去,白山早晚有一天会倒在你的手上。我没要很多,我要的只是拿回本来属于我的东西。我告诉你,党委那边我不管,但是,政府那块希望你不要再指手画脚,奉劝你,做人留一线,也是给自己留条后路。对,我马俊才是没能力没手腕,不过我劝你也不要太大意,在我看来,你的死期已经不远了。”马俊才站起来指着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长长地叹了口气,笑了笑,然后道:“那行吧,你我都好之为之。”刘伟名说完之后就离开房间,阿依古丽正坐在大厅里喝茶,看到刘伟名开门出来,很惊讶。连忙问道:“怎么出来了?这么快?”
刘伟名笑了笑,然后道:“以后不要再做这样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了,虽然你是一番好意,不过,你觉得一个市委书记和一个市长两个人像两个市井小民一样对骂很好看吗?走吧。”
刘伟名说完之后就直接下楼,坐上了车重新回到了办公室。对于这个结果他早就猜到,正如他前面说的,他是真的不知道与马俊才坐在一起谈什么。无论是他刘伟名还是马俊才显然都不是一个会说软话会主动低头的人。两个不服输的人坐在一起除了针锋相对就只剩下置之不理了。
第二天上午,省里调研组的人来到了白山,依旧是张有林带队。刘伟名与马俊才依旧按照高规格去接待,虽然刘伟名知道张有林心里肯定早就有要把自己给吃了的心思了,但是该怎么做还是需要怎么做。当然,张有林也没有当面给刘伟名什么难堪。因为接近年关了,时间紧,所以调研组下午就开始开会研讨。刘伟名与马俊才参会,但是,他们两个只有建议权而没有实际的决定权,最主要的决定权还是在这些专家所在的部门以及省里面。研讨会一直开了七天才结束,期间韩大成还抽空来参加了一天,包括实地调研。七天之后形成了决议,决议当中也有很多刘伟名的建议,很多都被专家组接纳。当然,这并不是最后的决议,最后的决议依旧还要经过多重的审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