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调研会完了之后,刘伟名也松了口气,这些天其它的事情一概不管,全心全意地参与这个调研组,几乎算得上是封闭式的调研会了。【】.经过调研会这么多场次的会议之后,刘伟名心里对于白山以后的发展规划心里也更加有底了。不管最后的决议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反正刘伟名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的蓝图。其实刘伟名心里也清楚,决议上的发展规划计划是一回事,而最后建成的规划又会是另外一回事,换句话说,也就是白山最后建成什么样子他刘伟名其实是最有发言权的。
调研会结束的当天晚上,刘伟名作为地主在招待宾馆里开了几桌,算是一个庆功酒了。当天晚上刘伟名没少喝酒,当然,主要原因是刘伟名心情确实不错。出来的时候刘伟名脸也有点红,但是还没到烂醉的地步。走向车的时候都踉跄了几步,这让一直跟在身后的王婷婷紧张不已,连忙上前扶着刘伟名,然后硬是把刘伟名给扶到了家。
到家之后,王婷婷就下楼去了。刘伟名走进屋里,擦着脸,浑身都汗臭味,头脑也不是很清醒。趴在冷水池子里用冷水洗了把脸,而这时又传来敲门声。刘伟名挺惊讶的,以为是阿依古丽敲门,便连忙去开门,谁知一开门就见到王婷婷站在门口。
“王婷婷?你怎么又上来了?”刘伟名奇怪地问着。
“我到药店去买了点解酒的药,你赶紧吃了。这么冷的天,你怎么用冷水洗脸?会动着的,赶紧擦干净。”王婷婷一看刘伟名脸上还在滴水,连忙把刘伟名给推进去,然后走到洗手间拿着毛巾出来二话不说就给刘伟名擦着脸。
“我自己来,我自己来就行了。”刘伟名被王婷婷给擦的非常不好意思,最主要的是在王婷婷给自己擦脸的时候,两人之间的身体有了过多的身体接触,而且是非常亲密的身体接触,这让刘伟名有点吃不消,他就怕自己再闹出一出酒后闹剧出来。”赶紧把这解酒药给吃了吧,不然晚上睡觉很难受,我去给你倒水“王婷婷见刘伟名自己开始擦脸,便就到处找杯子,然后给刘伟名倒了一杯开水,看着刘伟名把药给吃下去才罢休。
“感觉好点了吗?”王婷婷又帮着刘伟名把家里给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过来问刘伟名。
“谢谢你,王婷婷,我感觉好多了。这么晚了,你早点回去吧。”刘伟名连忙说道。
王婷婷听到刘伟名这么一句话,瞪着眼睛望着刘伟名,这让刘伟名有点莫名其妙,问道:“怎么了?”
“我怎么感觉你就是在躲着我?怎么了?怕我吃了你啊?”王婷婷直接说着。
“怎么说的这么难听,什么躲着啊,怎么个情况?”刘伟名不明所以地问着。
“每次都这个样子,只要是和我单独在一起你就浑身不自在似得,是不是怕我非礼你?还是说我长的有那么难看,让你看久了就难受?”王婷婷不依不饶地问着。
刘伟名瞪大了眼睛,他没有想到王婷婷会这么理解,当然,他对于女人的这种不正常思维方式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苦笑着说道:“王大小姐,你这种理解方式真的让我很受伤。第一,这么晚了,你一个女人家等下回去会不安全,对不对?我是出于你的安全考虑才让你回去的,绝对没有要赶你走的意思。第二,这大晚上的,咱们孤男寡女,瓜田李下,特别是我还是你的领导,这样很容易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我一个大男人都无所谓,但是你一个女人,名誉对你来说很重要对不对?所以,你千万不要多想。”
“这么说你都是为了我着想咯?”王婷婷看着刘伟名反问着。
“你可以这么理解,咱们除了是上下级的关系之外,还是朋友嘛。”刘伟名想了下,用了个比较模棱两可的语气道。
王婷婷白了刘伟名一眼,然后道:“真是老狐狸。明明就是想早点赶我走还说出那么一大通的道理出来。算了,我有自知之明,知道某些人看见我就烦,所以我就不招人不待见了,走了。”
王婷婷说完之后就自己提起包然后走出了刘伟名的门。
刘伟名笑了笑,对于王婷婷,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第二天一上班,马俊才就直接在办公室里面拍着桌子,然后直接拿起电话拨了殷华的电话,没有其它的话,直接说道:“马上到我办公室来。”,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时,秘书给马俊才泡了一杯茶,马俊才端起来喝了一口,随后直接就把茶杯给摔在了地上,茶水溅的到处都是。
“你也想造反了吗?这么烫,想烫死我啊。”马俊才拍着桌子指着秘书骂道。
“对不起对不起,马市长,我马上再给你泡一杯。”秘书非常惶恐地说着。
“滚,给我马上滚出去。”马俊才看着这个秘书就更加生气直接把秘书给轰了出去。
殷华在接到马俊才的电话之后就大概知道马俊才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事了,心里有点惶恐。不过,仔细想了想,自己做都做了还有什么好害怕的?更加不需要有什么犹豫的了,因为开弓没有回头箭,自己已经踏上了刘伟名那条船现在已经回不了头了。这么一想,殷华心里就敞亮多了,于是昂首挺胸地往马俊才的办公室走去。
殷华敲了敲马俊才办公室的门,然后把门推开,看到马俊才正黑着个脸望着自己,心里还是沉了一下,不过还是微笑着说道:“马市长,你找我。”
马俊才依旧黑着脸不说话,见到殷华站在自己面前才冷冷地说道:“殷华同志,向我汇报一下你最近的工作吧。”
“我最近主要是在落实执行政府对于煤矿整改的政策,目前来看,有了一定的起色,我正准备找个时间向马市长你汇报一下这个事情。”殷华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说辞,连最坏的打算都做了,不过,到了马俊才这还是有点胆怯,说话还是比较的客气。
“向我汇报?难得啊,你还记得要向我汇报。我来问问你,通知税务、工商、环保等部门四处去查处各大煤矿这个行动是你组织的吧?”听到殷华这么说,马俊才更加的火大,直接问道。
“对,是我组织的。我分管了煤矿这一块,所以对于煤矿遇到的问题我必须及时进行处理。”殷华就像是不知道马俊才话里的意思一般地笑着回答着。
马俊才看到殷华脸上的笑容心里的火就烧的更旺了,一掌拍在桌子上,指着殷华吼道:“殷华,是谁给你的胆子?有是谁给你的权力?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向我汇报就私自处理?你有什么权力这么做?”
殷华看到马俊才生这么大的气,心里有点怕,也苦。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办法了,只能是硬着头皮对着马俊才上了。
“马市长,你这话我就不敢苟同了。组织上既然让我分管煤矿这一块,那么我就有责任也有权力对煤矿负责。而且,我是让几个部门联合对几个煤矿进行了集中查处,也对某些煤矿进行了适当的处理,但是,这一切都是严格按照法律法规来执行的,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另外,说我没有汇报,这就更加让我惶恐了,我是分管煤矿的副市长,假如我连这么一点点事情都需要向你汇报然后等你批准的话,那还需要副市长干嘛?那就根本不需要设立副市长这个职位了,马市长你一个人就完全可以处理整个政府部门的事情了。”殷华前面还说的客气,后面这脾气也上来了,也就丝毫没给马俊才面子了。
“殷华,你这个是什么态度?好好好,前面的事情我也别想再追究了,我让你现在立马放人,另外收回对各大煤矿下的处罚的通知。”马俊才洗了一口气后道。
马俊才的话让殷华有点为难了,要知道,这么做就是刘伟名要自己做的,如果自己现在听马俊才的话收手的话,那后果就是自己这次不但得罪了马俊才还连刘伟名都一块儿得罪了,殷华不会这么傻。
“对不起,马市长,整顿整改煤矿当中存在的各种不合理不合法的情况是政府颁发的文件,我是严格按照文件在落实执行的,不可能说变就变。另外,政府下的处罚通知不能随意修改,要是可以随意修改那政府以后还有什么公信力可言?另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不知道马市长你为什么这么做?你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殷华现在是完全豁出去了。
“我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你告诉我,我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上次我还亲自让你去省里接这些人,本来就已经是个马蜂窝了,我们想躲都来不及,现在你倒好,还主动拿根棍子再在里面搅合一通。我问问你,到时候他们要是再次去岭山或者直接去北京,这个责任谁来承担?你殷华吗?你怎么连这么点政治敏锐性都没有?我告诉你,你现在马上把抓的人给放了,下的处罚单立即给收回来,善后工作必须做好,必要的时候可以道歉,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马俊才敲着桌子说着。
其实马俊才也是没有办法,最近这段时间他与刘伟名几乎整天都困在了调研组里,无暇分身。直到昨天,他才接到煤矿那边来的通知,说是他们几个煤矿都被政府机关给查了。他这才直到这个情况。
殷华听到最后一句,火气彻底上来了。冷笑着说道:“马市长,那按照你的这个说法是不是某人当街拿刀砍人,我们看到了,只要对方威胁说只要我们敢抓他他就去上访我们就应该立即停止抓捕他,而且还应该买上好吃的好喝的让他补充体力,另外还要多买几把锋利的刀子让他继续杀人而且要杀的更加痛快呢?”
“你……你……这是胡搅蛮缠。好,你是铁了心与我作对是吧?好的,殷华,不要忘了,市政府这边到底是谁在当家做主。我给你面子让你去处理,不过你不要以为我必须要你才能办成这个事,你最后把自己的身份给弄清楚。好了,从现在开始你什么事情都不需要管了,好好在家休息吧。”马俊才冷冷地说着,然后直接拨了秘书的电话道:“让工商、税务、环保几个部门的负责人马上到我办公室来。”说完之后又看着殷华道:“人贵有自知之明。”
殷华冷冷地看着马俊才,直接站了起来道:“马市长,你这么做你会后悔的。”
说完这句之后,殷华就直接走出了马俊才的办公室。
殷华走出马俊才的办公室之后,就拿出手机给刘伟名的办公室打电话,告诉王婷婷他要向刘伟名汇报工作,在得到了王婷婷的肯定答复之后他转身直接出了政府的院子往市委走去。
“刘书记,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我已经尽力了,但是马俊才实在是太可恶了,他这完全没有党性没有原则,如果长此下去,政府的威信将荡然无存。”殷华气愤地对刘伟名说着。
刘伟名抽着烟,一只手有节奏地敲着桌子,良久之后他才笑着对殷华说道:“这个事情我知道了,你做的很好,组织上对你很信任。这个情况组织上也已经了解了,接下来的事情你不需要管了,你继续你的工作,至于马俊才同志让你回家休息这个话我们也会进行调查,他没有权力说这个话,所以你不需要理会。我上次就跟你说过了,组织上会支持你的。”
殷华当然明白刘伟名话里的意思,前面的阴霾心情一下子就转好了。
“谢谢刘书记的信任。”殷华起身后恭敬地说着。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出去的时候告诉一下我的秘书,让她通知税务、工商以及环保等部门的负责人来我办公室,我要找他们谈话。”
殷华稍微思索了一下,就明白了刘伟名的意思,连忙点头,然后走出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等到殷华走了出去之后,刘伟名想了想,又拿起电话给姚宏打了电话。
“刘书记。”姚宏接过电话恭敬地说着。
“秘书长,我这边了解到一个情况,殷华副市长最近对几家煤矿进行了查处,发现了很多的问题,证据确凿,税务、工商以及环保等部门都有参与,现在某些政府的同志准备私下对这次查处的结果进行隐瞒和不作为,你亲自打电话到政府那边过问一下,另外明确地表示市委的意见,让他们一切都要依法处理,不能存在任何不合法不合理的处理情况。”刘伟名很肯定地对姚宏说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