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姚宏也是才提说这个情况,虽然刘伟名说的很隐晦,但是聪明如姚宏一下子就明白了事情的大概脉络,立即点头道:“我立即给市政府那边打电话,并且对他们传达一下市委的意见,让他们一定要谨慎处理。【】.”
“嗯,就是这个意思。”刘伟名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他现在就是在给马俊才出难题,一般情况下都不会这么公式化地做,把政府相关的领导人找过来,大家私下商量确定最后的方案。但是现在刘伟名已经没了要与马俊才商量的想法了,所以直接以市委的名义向市政府表达市委的意思,他要看看马俊才到底会怎么做。因为这个本身有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这几个煤矿是违法的,而且现在几个部门的处理意见都是按照法律法规来进行的。马俊才现在是要推翻这个合法的处理意见,这个主动权完全在刘伟名这边,如果马俊才依然要一意孤行,那这个把柄可是实实在在地抓在了刘伟名的手里。
工商、税务和环保几个部门的负责人刚刚才一脸郁闷地从马俊才的办公室里出来,他们也是一肚子火气,殷华副市长亲自点名要查出几个煤矿的问题,他们哪敢怠慢?费尽了心力查出一大堆问题,而现在马俊才又出来,直接把他们骂了一顿,让他们立马推翻掉原来的处理结果。他们几个感觉自己就是被人给耍了一样。
而就在他们出了马俊才办公室后不久,他们几个的手机一个接着一个响了起来,内容几乎完全一样,那就是市委书记刘伟名让他们几个立刻马上到他办公室去,他要找他们结果谈话。到了这,他们几个都有了一个不好预感,那就是这次的事情不简单了,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刘伟名叫他们过去肯定也是为了这件事。几个人不敢怠慢都立即往市委走去,脑袋里却都在高速地转动,想着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今天请几位到我这来呢,主要是想听一听各部门最近这段时间的工作汇报。年关了,为什么叫做年关呢?解放前呢老百姓生活苦,过年手里没粮又没钱,所以形象地把过年称之为年关,但是,对于我们的工作来说,这过年啊其实也就是年关。越是接近过年了,这工作上的压力就越大,就越是需要谨慎处理,对不对?大家都不用拘束,我也就是要了解一下情况,都说说吧。”刘伟名坐在办公室里面很和蔼地对着几位局长说道。
几位局长哪敢怠慢啊,绞尽脑汁地把本单位最近的工作详详细细地向刘伟名汇报了一遍,当年,对于这些局长级别的人来说,这汇报工作那是家常便饭,根本就不需要提前做准备就能张嘴说出半个小时的工作汇报。
“很不错,不过各位是不是都漏了一条?我听说最近你们几个部门联合出动,集中对一批违规违法的煤矿进行了经查和处置,这是一件大事啊,你们做的非常好。市委市政府今年下发的关于煤矿整改的文件早就已经下发到了各个部门,但是,大部分的部门都把这个当成了摆设,以前该怎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这是一种什么工作态度你们大家想想也就知道了。不过,你们几位这次做的非常好,政府的文件不是用来摆在文件柜里的,而是要贯彻落实。煤矿的整顿是个大问题,是关乎我们白山发展大计的重大课题,总之就是一句话,煤矿一日不整改,白山就一日不能发展。所以,对于煤矿这种毒瘤我们必须要坚决地予以打击,要把这个毒瘤连根拔起。关于你们几个部门查处的结果和经过我也了解了个大概,我很高兴,回去之后,你们每人交一份报告到市委来,是关于这件事的详细报告,越详细越好,当然,要实事求是,不要弄虚作假,市委准备把你们几个当成典型予以推广。你们的工作当然不能仅仅只停留在这个阶段,要继续发扬继续深入。需要什么支持你们尽管提,市委这边能给予的支持都会尽量给,你们不要有后顾之忧。另外,还要记住一点,煤矿势力是比较强大,但是你们始终要记住,你们代表的是政府代表的人民,要经得住压力。好了,今天就说这么多了,你们就先回去吧。”刘伟名微笑着说道。
几位局长在各自怪异的眼神之下离开了刘伟名的办公室,市长与市委书记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让他们几个完全懵了。不过仔细想了想,他们也能猜得出个大概,在这件事之上,刘伟名与马俊才肯定是在互相较劲,而他们现在就是刘伟名与马俊才较劲的那根绳子,他们无意要参与到刘伟名与马俊才之间的斗争,一个是市委书记一个是市长,得罪谁都没有好果子吃,对于他们来说这个选择题不好做,而且怎么选都是个错。但是现在的现实情况是给他们的答案只有a和b,没有第三个选项。
三个人默不作声地走了出去,然后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办公室,一个个都关上办公室的门一言不发。
而此时的马俊才也是一脸愤怒和无奈地坐在了自己的办公室,就在刚刚,市政府秘书长来向他汇报了关于市委的对于煤矿事件的意见,市委用的语气很正式也很重,马俊才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刘伟名在明白地在压他,所以他很愤怒,但是,愤怒之余他只能无奈。他不可能顶着市委的意见反向行驶,因为本身这件事情就不是一件能公开的事情,这与国家的法律法规相违背,如果自己真要对着干,马俊才能够想象的出刘伟名对自己下刀子时的速度。而要他就这么放弃他不甘心,也不能放弃。自己与一些人是有过一些约定的,如果自己毁掉了这些约定,马俊才不知道这些人又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他现在感觉自己已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里面,而且,这个死胡同貌似还是没有退路的。
如果说原来马俊才还只是一位这件事情只是殷华这个榆木脑袋脑袋一热给整出来的话,那么现在他可以肯定整件事情就是刘伟名个策划出来专门对付自己的,而殷华只不过是他的一把枪罢了。整件事情都还处于保密阶段,市委怎么会知道?还知道的这么详细?从这就足以知道一切了。马俊才终于知道了刘伟名的厉害,刘伟名不动声色的一招就把他给逼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而且,他一直都是那个被动者。马俊才知道,如果自己硬要几个部门收回原来的检查处理结果,甚至于篡改检查结果不是不可以,但是,马俊才能够猜到,紧接着肯定就是纪委会出面来调查整件事情,一旦纪委认真了,事情只会越来越负责,想躲过去就不简单了,最重要的,最后这把火肯定会烧到自己身上来,这是刘伟名最想看到了,也是马俊才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所以,他一定不能给刘伟名这个机会。另外对于殷华,马俊才充满了恨意,他自认自己对殷华很不错,他没有想到殷华竟然是个白眼狼。马俊才想到这紧紧地握紧了拳头。
其实马俊才还有一件事情没想对,那就是即使他要求几个部门更改检查结果估计也做不到,因为几个局的局长心里也跟明镜一样,对于得罪刘伟名和得罪马俊才两者之间孰轻孰重他们心里也早就有了底了。得罪了马俊才,他们还站在了法律法规之内,即使马俊才不高兴,但是一时之间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而得罪了刘伟名,后果就是他们肯定要违规处理,结果不言而喻。
同时行动不仅仅只有环保、工商等部门,还有公安局,公安局针对闹事的人进行调查,包括幕后的人,一旦发现有人留过案底,便直接进行抓捕,完全不考虑办案经费够不够用的问题。只在一周时间,几个煤矿就基本已经被搞的乌烟瘴气。原本还打算在过年这段时间里再闹上一闹的几个煤矿老板一时之间集体玩上了失踪。
董静的病一直是压在刘伟名心头上的一座山,虽然刘伟名相信自己找到的那个人就是董静的亲妹妹,但是世界上的事情谁也不能保证没有意外情况发生。更何况,即使亲姐妹之间的配对吻合率也不是百分之百的。
就在腊月二十七这一天,刘伟名把手头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了下去,然后便直接提前回家了。因为,通过与医院医生的沟通,明天也就是腊月二十八这天骨髓配对的结果也就会出来了。
下飞机之后,来接机的人就多了,张云佳和金倩带着两个孩子都来了。因为孩子早已经放了寒假,所以张云佳早就带着孩子提前过来过年。
“你今年怎么这么早就回家过年了?”金倩在车上问着刘伟名。
“现在不像以往,以往自己不是一把手,自己的工作和行程不是自己说了就算的。当然,作为一个市委书记来说,其实需要自己具体管的事情还没有一个县委书记多,所以相对来说其实时间要充裕点。好多年咱们没有一起过个安静祥和的年了,今年索性就早点回来了。”刘伟名抱着孩子笑着说着。
“你啊要清闲也就这几天,过完年之后马上就开始忙了,你们当官的就是这么烦。”张云佳接过话道。
刘伟名只是笑了笑,没有反驳,这些年因为自己的工作,他亏欠家人的实在是太多了。
在家里,吃了一个热闹的晚饭,虽然外面天气比较冷,但是刘伟名还是决定去医院看一下董静。
刘伟名开着车直接去了医院,这个时节的晚上,外面已经结冰了,不过刘伟名倒是不觉得太冷,与白山比起来林阳算是非常温暖了。今年的白山比起往年来要冷的多,已经连续结冰数日了。
刘伟名来到医院,病房里只有董静一个人安静躺在床上看书。看到刘伟名进来,董静有点惊讶,也有点欣喜。
“你怎么过来了?”董静淡淡地问着。
“我下午从白山回来的,提前回家过年,刚好,你这不是明天出结果了吗。对了,怎么就你一个人,董琳呢?”刘伟名看了下周围说道。
“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我猜了一下,应该是那对夫妇打来的。最近难为她了,哎。”董静叹了口气说着。
“那对夫妇?”刘伟名眉头皱了一下,然后道:“你先休息下,我出去一下就来。”
那对夫妇住的地方刘伟名还记得,就在医院附近的一个宾馆里,刘伟名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那对夫妇再找麻烦了。刘伟名直接开车到宾馆楼下,然后来到了房间外面,门没有关严实,刘伟名站在外面就能够听到里面说的话。
“赶紧给钱,给钱我好回家,不给钱老子跟你没完。”男人粗狂的声音说着。
“你这人怎么这样?说好了明天就出结果了,不会让你再等多久的。”董琳无力地声音说着。
“少***废话,老子都来了多久了?耽误多少工夫你知道吗?今天都二十七了,我还要回家过年。不给钱是吧?那好,不给钱我现在就走,就不给你们做那个移植手术。”男人嚣张地声音再次传来。
刘伟名脸开始沉了下来,但是还是点了一根烟站在门外。
“不会耽误你们多久的,如果时间来得及一定可以让你们赶回家过年。另外,伟名哥答应给你们的钱我们一会都不会少,不过,要等到手术之后,这可是都写在了合同里的,你们不会想违反合同吧?”董琳继续说着。
“少给我提那姓刘的,把我们匡来之后连人影都不见了,谁知道他会不会给钱?废话不要说那么多,现在就立即给我二十万,不然我马上就回家。”
“怎么又二十万?不是说好了十万吗?”董琳也提高了说话的分贝。
“我们俩耽误这么多天时间不要赔偿啊?二十万,马上兑现,少一个字我马上就背包回家了。”男人拍着桌子说道。
听到这,刘伟名再也听不下去了。直接一脚就把门踢开,冷冷地走了进去。
房间里的那对夫妇与董琳看到刘伟名进来都有点愣神,随即那对夫妇有点惊讶另外还有点害怕了,而董琳则是瞬间就喜笑颜开,就像是突然一下找到了主心骨了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