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伟名哥,你回来了啊。【】.”董琳开心地说着。
“嗯,我刚回林阳,到医院听你姐说你在这里我就过来了。”刘伟名对董琳点了点头说着,然后转身望着男人冷冷地说道:“你要走是吧?好,董琳,你帮他把东西给收拾好,然后直接丢出去。”
刘伟名抽了一口烟又对着男人道:“不过在把你赶出去之前我要先跟你算一笔账,你们俩在这里吃住了这么多天一共花了多少钱?少点算吧,就算你们两个三百块一天,也有差不多半个月了,就算个四千块吧。这笔钱你现在就给我。另外,你现在回家那就算违约了,合同在我那,我随时可以到法院告你,如果不影响董静的生命安全那还好说,估计也就陪个几十万了事。如果影响了董静的生命安全,那你们可都要枪毙,枪毙知道是什么意思吗?就是嘭的一下,人就没了。你们走吧,赶紧走,不走我马上叫人轰你们走了。”
刘伟名的一番话立即把那对夫妇给吓的话都不敢说了。
“走啊,怎么不走了?刚刚不是叫的那么凶说要走吗?我告诉你,少欺负女孩子,撒泼耍横也要看看地方,这里是林阳。不想走的话就给我老老实实地给我在这里呆着,每天好吃好喝地招待着你们你们还要怎么样?我刘伟名答应过给你们的钱只要手术完成马上就兑现给你们,千万不要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另外,我忠告你们一声,不要再耍什么小心眼,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刘伟名冷冷地望着男人说着,然后打开自己的钱夹,拿出一大叠百元大钞放在桌子上道:“耽误了你们这么长的功夫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这笔钱就当做你们这段时间的误工费已经过年的过节费,不管是不是需要在这里过年这笔钱都给你们了。人都是相互的,只要你不给我们找麻烦,我们也会对得起你们。董琳,走了。”刘伟名说完这之后就带着董琳直接下了楼。
“伟名哥,今天要不是你及时赶到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人简直就是个好不讲道理的流氓。这些天一直找我闹着要钱走人,我好话都说尽了,还带他们出去吃大餐,带他们去玩。真是气死人了。”董琳一边跟着刘伟名下楼,一边埋怨着。
“对付这人没有基本素质的人你也不需要讲什么素质,威胁是最简单的办法。这些天医生那边怎么说?”刘伟名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还能怎么说?等结果。说是明天上午九点就能出结果,哎,希望会是个好结果吧。我想一定会的。”董琳自问自答道。
“我看你姐的样子又苍白了不少,不能再拖了。明天结果一出来,如果匹配,就让医院马上安排手术。你那边钱够用吗?”刘伟名问着。
“钱应该不成问题,我把车给卖了,如果到时候还不够,我把房子也卖了就是了,应该不会差多少。”董琳点头说着。
“你把房子卖了你住哪儿?出去租房子住?胡闹。钱的事情你不要管了,差多少到时候从我这拿。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要确定这个骨髓是否匹配。你也不用太担心,相信我以前说过的那句话,吉人自有天相。”刘伟名说完之后拍了拍董琳的头,然后道:“你先回去陪你姐吧,告诉她我就不去了,我明天上午再来看她。”
董琳点了点头,下了车后又看着刘伟名说道:“谢谢你了,伟名哥。”
刘伟名也笑了笑,现在的董琳需要信心和鼓舞,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他不想进医院也不敢去进医院,因为他怕面对此刻的董静。虽然此刻的董静是平静的,但是在这种时候即使是神也无法做到心平如静水。刘伟名怕从董静的眼神里看到恐惧和无助,也害怕在医院听到一丝不好的消息。
看着董琳离开,刘伟名继续抽了一根烟,他的心情变得非常沉重。
回到家之后,刘伟名怎么都开心不起来,他能保证,自己在高考之后的等分阶段都不曾这么紧张过。刘伟名一夜未睡,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然后紧张加上无所事事的他起床到外面给家人买了早点,他必须给自己找点事做才能让自己不那么紧张。
最终,刘伟名还是在八点多到了医院。同样紧张的还有董琳,刘伟名推开病房门的时候,董琳正在病房里面来来回回地走个不停。而董静却比想象中的平静,依旧是躺在床上安静地看着书。
“你们俩吃了早餐了吗?”刘伟名故作平静地问着。
“吃过了,伟名哥。我刚刚去问了医生了,医生说必须要到九点过后准确的报告才能出来,让我们耐心等。”董琳直接说着。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坐到了董静身边,也不再管医院里面的禁令了,直接点了根烟。
“感觉怎么样?”刘伟名问着董静。
董静很难得的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点头道:“很好,你们不需要太担心。到了这个时候其实结果早已经注定,不管最后结果怎么样,我都没有留下什么遗憾。一个是个最亲的亲人,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为了我,你们付出了这么多,我能够感受到你们对我的这份关爱,而这对于我来说,比生命本身更加重要。我能够从容面对这一切,我希望你们也能够从容的面对。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我都希望你们最后不要悲伤。有些话我很早之前就想说了,但是我想等到最后那一刻再说,但是想想,说不定到那时候我说不出话了,所以,就提前在今天说了吧。董琳,我的好妹妹,虽然我们并不是亲姐妹,但是至始至终,我都把你当成我的亲妹妹。我非常开心的一件事就是你终于长大了,我很欣慰,我也能够不留遗憾地走了。唯一遗憾的是我没有看你成家的那一天,不过我想,你一定会幸福的。对吗?伟名,对你我没什么太多要说的,认识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如果可以的话,帮我多照顾一下董琳。好了,这就是我要说的话。你们不要太伤心,我这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不是有人说过吗,死亡是另外一个生命的起点,而且,现在结果还没出来对不对?”
听到董静这么一番“遗言。”董琳直接就哭了起来,刘伟名的泪水也在眼眶里面打转。
“瞎说什么,你看你把董琳给吓的。”刘伟名抽了口烟后说道,他想的是把这种伤感的氛围给打破。随后又在开始说道:“你不要悲观,事情远没到你说的那一步。即使我们做最坏的打算,那就是今天的这个结果不尽人意,我说的是如果。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们也依旧还有其它办法。第一种方法当然是我们继续去董静的老家,你家里还有位亲叔叔,另外还有堂兄弟姐妹,这些人一起来做配对这个概率是非常大的。另外,在骨髓库里面,我一直都让医院在进行配对,虽然暂时还没有结果,但是我们国家基数大,多等等,总是会有的,对不对?只是说,现在这一种是最简单最有效的一种办法,但是这只是一种不是全部。时间上我们也不需要太担心,只要我们接受治疗,时间是足够的,唯一不同的就是董静受的痛苦的大小了,不过我想,董静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对不对?好了,我在这里宣布一条规矩,那就是以后不准再想再说这么悲观的话了,谁再说我就真的会骂人了。听到了没有?”
刘伟名仔细思考了之后严肃地说着,其实,这话主要是为了安慰董静与董琳两姐妹,其实也是为了安慰自己。那两种办法的成功率有多高刘伟名自己都不敢去相信,但是,现在这个病房里的所有人都需要有个希望,人生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有个希望却永远没办法达到,而是绝望。
听到刘伟名这么一说,董琳的脸上果然立马就多云转晴了。
“对对对,伟名哥说的对,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都不会放弃。”董琳坚定地说道。
刘伟名说着,随后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姚宏打过来的。
“刘书记,白山的天气依然不是很好,冰冻天气在进一步的持续,并且有加重的趋势。不过我想这个问题应该不大,冰冻除了对农作物会有一点印象外,暂时还没看出有其它的危害。”姚宏直奔主题,刘伟名在离开白山之前便给姚宏布置了一个任务,那就是每天向刘伟名汇报白山冰冻的情况。
“切记不可掉以轻心,现在没造成危害不代表以后不会,先看看吧,如果一直是这么持续下去我们可能就有必要拿出一点措施了。让市政府那边与省气象局联系,看看气象局那边怎么说。马上就过年了,我们必须要保证老百姓过一个平平安安顺心如意的年。”刘伟名严肃地说着。
“是,我这边会让人每天关注这个事情,有新的情况就立即向您汇报。”姚宏说着。
“另外,也注意一下气温,如果持续低温的话也可能带来灾害。以市委的名义给市政府那边下个注意通知吧,让他们注意这两个事情。没有其它的事情我这边就先挂了,有点急事。”刘伟名说完之后直接就挂断了电话,因为他看到主治医生到了病房了。
“医生,结果出来了吗?”几乎是同时,看到医生进来,董琳和刘伟名都是直接站起来走过去问着,很焦急和忐忑的心理。
“结果出来了,很成功,完全吻合,恭喜你们。”医生直接笑着说着。
一听这么一说,董琳和刘伟名都是呆了一下,随即,董琳捂住自己的嘴巴哭了起来,虽然眼泪一滴接着一滴地往下流,但是脸上却是带着笑容。而刘伟名也突然之间感觉自己全身放松了下来,与董琳一样,他也很想哭,但是他却哭不出来。激动地握住医生的手说道:“谢谢,谢谢。”
“我也是知道你们的心情,所以第一时间亲自过来告诉你们这个好消息。考虑到你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医院里面会安排你们尽快完成移植手术,在这之前我们要做一些准备工作,暂时安排在大年三十上午进行这个手术,当然,这个需要经过你们的同意。另外,有些事情我必须要提前告诉你们。虽然骨髓源找到了,但是却并不是说就一定能够成功,因为移植手术一样是存在风险的,你们必须在手术前做好这个心理准备。当然,就国内以及我们医院来说,这种移植手术只要骨髓源找到了,手术基本都成功了,发生排斥的现象还没有出现过。你们家人先自己商量商量,有结果了之后到我办公室来告诉我吧。”医生与刘伟名握了握手后很正式地说着。
“大夫,这个我们不需要考虑。医院能够安排我们这么快做我们非常感谢,至于风险我们是有这个心理准备的。另外,不知道李大夫今天晚上有没有空?这次多亏了你的帮忙,想请你吃个饭表示一下谢意,希望李大夫千万不要推辞。”刘伟名微笑地说着。
“太客气了太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是医生,对我的病人负责这是的责任嘛,刘先生实在是太客气了。”李医生连忙说道。
“说这话就见外了,大夫,别的我也就不说了,下午等你下班后我再去找你。我知道你现在也忙,就不打扰你了。另外,关于她这个病还需要李大夫多多关照。”刘伟名微笑着道,两人又客气了几句,随后李大夫就走了。
“我说吧,吉人自有天相,看你们两个这样子。好了,不说了,今天晚上我请你们去吃顿好的,我们什么最贵吃什么,千万别给我省钱。”刘伟名转过身来大喊道,随即,刘伟名的这个提议也等到了董琳的热烈响应,大喊着:“我要吃龙虾、我要吃鲍鱼还有燕窝。”
“行,不过这些东西得自己付钱,我只提供小米粥。”刘伟名很大方地回答着,两人笑着闹着。躺在床上的董静却微笑地看着这一幕眼角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地流了下来。
第二天,刘伟名开着车载着一车子的人往老家走去,明天过年,所以刘伟名带着一家人提前一天回到老家陪自己父亲过个年。在车上,刘伟名给刘根打了个电话,无独有偶,刘根刚回到老家准备过年。听到刘伟名今天过来,刘根立即说着他在家等着刘伟名,另外告知刘伟名,这边一切他张罗就行了,让刘伟名不用下车直接到村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