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到村里时,刘根开着自己那辆车直接在村口等着,然后与刘伟名一路直接把车开到了刘伟名父亲的坟上。【】(.)上次刘根就答应了他叫人负责帮刘伟名修缮他父亲的坟墓,刘伟名一直都没时间回来看看,这次感觉却是大不一样。坟前以前的那条泥泞小路现在已经被一条差不多四米宽的水泥覆盖,而且原本的那个小土堆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大的围墙,外面是差不多二十层的阶梯,阶梯直痛围墙里正中间的一个大厅,像个庙宇一样,当然,在大门两边一边放着一具大石狮子。这让刘伟名这一家人都叹为观止,一个个惊讶的连下巴都快掉了。
“刘根?你确定这是父亲的坟墓?”刘伟名指着这个问刘根。
“哥,因为时间比较紧,所以目前只能搞出这个样子。过完年之后我再在这里面和外面种上十几颗大树,是那种蔽日朝天的那种,另外,在这边我准备把那边的那条小河给引过来,我找风水大师看过,他说这里如果加上古树和流水就是绝佳的阴宅了。福旺后代千世,绵延不绝。还有,大门两边的对联我请了一个书法家在操刀,字已经写了,现在在进行制作,然后就能过来刻了,不过这个也要等到明年了。”刘根一边带着刘伟名一家人进去一边介绍着。
触动最深的当然是刘伟名的母亲了,一到这就开始流泪,吓的张云佳与金倩连忙去安慰着。刘伟名则直接把刘根给拉到了一边,从身上掏出一根烟递给刘根直接问道:”实话实说吧,告诉我,一共花了多少钱?”
“没花多少钱,就你上次说的那个数还没用完呢。你知道,现在最贵的就是人工费了,听说是给祥伯(刘伟名父亲)建坟,村里很多人都免费过来帮忙,所以,这直接就把最主要的一笔开支给省去了。”刘根连忙解释着。
“你傻还是我傻啊?就算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没有出人工费,都是大家伙来帮忙修的。那你圈了这么一大块地不需要钱吗?国土局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这块地少说也有六七亩吧?还有这建的像皇宫似的的建筑楼阁的不便宜吧?这些材料我看都不好找。另外,就当说铺设成这种位居半山腰似的位置这挖地基就是一笔不低的数目吧?当然,还有这条水泥路,没有十几万这么长距离的一条水泥路也修不起来对不对?你可能还不清楚,我以前可是亲自管过修路的,对于这种造价多少知道点。你小子给我说实话吧,到底花了多少钱?”刘伟名一边抽着烟一边说着。
刘根呵呵地笑着,并没有回答刘伟名的话。
“早知道就不让你小子来帮这个事了,我爸是个喜欢朴素的人,我也不是个喜欢张扬的人,你这么一弄,估计我爸哪天晚上托梦给我时肯定会狠狠抽我俩嘴巴。当然,你的好意我心里明白。亲兄弟都得明算账,你小子等下列个单子给我,把所有的开销明细给我列清楚了,一笔都不能少。当然,我知道给你这笔钱你肯定不会要,那就这样吧,这个花了多少钱我就给我们村里的学校捐多少钱,就当做是你给学校捐的钱吧。是时候吃中饭了,让你准备的东西呢?在哪?”刘伟名问着。
“这个你得稍微等一下了,估计马上就到,你知道,时间紧,这些东西一时之间不好筹备。”刘根说完之后就拿起手机开始催着。
就在刘根准备催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汽车声,随即便看到一辆小货车停在外面,然后从车上下来几个人开始搬着一堆一堆的纸钱、纸房子等等东西,最后连鸡鸭鱼三牲也给端了上来了。最后,直接从车上给牵了一头活羊下来。
“刘根,你在搞什么?我让你稍微准备一下没让你这么个准备法啊。”刘伟名瞪大了眼睛望着堆在坟前的那块大坪前的如山般的纸钱之类的东西问着刘根。
“哥,这个你真不能怪我,这可不是我的主意。这是几位长辈的指示,按照我们这里的规矩,对于德高望重的人家族里的人每年都要拜祭一次,本来村里的几个老人是决定在明年祥伯忌日的时候举行全族祭拜,但是听说你今天来拜祭大家商量了一下,就定在今天了。时辰都是经过严格测算的,绝对不能动,等下大家就都会过来。”刘根委屈地说道。
“这个我倒是听说过,小时候记得我们刘家这整个一大族也举行过一次。不过,有必要这么隆重吗?”刘伟名也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伟名,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可是给了你爸天大的荣耀了。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记住乡亲们啊。”刘伟名的母亲听到了刘根的话,又开始激动的泪流满面了。
“我知道,你放心妈,我一定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帮助家乡的。”刘伟名点头肯定着。
随即,又来了一辆小货车,车上对的是烟花爆竹之类的东西,还有各种挽联。没多久,一阵乐器声响,只见差不多有百多号人敲着锣打着鼓往这边走来。对于这些程序刘伟名多少知道一些,这些都是村里的风俗,整个村子里大部分都是刘氏家族的,从古代下来大家都都是一系的,这个族里面有着很多的规矩,村里的村长就是族长,很多时候族长说话是很有分量的。
接着这一天,村里每户一个男人都到了刘伟名父亲的坟前,按照祖上传下来的的规矩开始祭拜着,说实话,这让刘伟名是非常的感动。虽然这些东西都是一些流于表面的东西,不能给刘伟名带来一些实质性的利益,但是,有些东西对于刘伟名来说,却比金钱名誉更加的重要。
祭拜活动在下午才结束,活动结束之前,金倩直接写了一张五百万的支票给了刘伟名,让刘伟名捐给村里。刘伟名看着金倩,没再说什么,金倩连自己心里想什么都知道,两人之间根本就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刘伟名直接把这笔钱捐给了村里的学校,给孩子改善学习环境和增强师资队伍。
回到林阳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明年是大年三十,也是董静做手术的日子,不过,对于这个手术刘伟名没有太多的担心,他看过很多的数据,这个手术的成功率是很高的。晚饭之后,刘伟名还是去了一趟医院,看了看两姐妹。回家之后就热闹地与家人一起布置着过年的东西,玩的最开心的其实是两个孩子。
第二天一早,刘伟名还没有醒来的时候就被电话铃声给闹醒,看了下号码,是姚宏的,这让刘伟名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要知道,没有重要的事情姚宏是绝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打扰自己的。
“姚宏,说,什么事情?”刘伟名接过电话直接问道。
“对不起,刘书记,这大过年的打扰你休息了。”姚宏依旧恭敬地道歉着。
“少说废话,直接说正事。”刘伟名没空与姚宏说废话,直接问着。
“我刚刚接到通报,岳山县有三个镇受到了冰冻的影响,电线杆全部给塌掉了,另外,也有一定数目的房屋发生了倒塌,而且,由于冰冻较为严重,当地的老百姓生活成了问题。”姚宏说着。
“其它地方是个什么情况?”刘伟名问道。
“其它地方暂时都一切正常,没有影响到正常生活,只是出行的时候交通事故发生的稍微多点。不过,受气候影响,气象局那边说未来一段时间冰冻情况还会继续恶化。我已经给岳山县的领导打过电话问过情况了,他们说这三个镇都是比较偏远的地方,本来电网改造时候的质量就有点问题所以才出现了这种情况,他们说其它地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姚宏详细地说着。
“他们说不会?他们凭什么说不会?他们是专家吗?他们有依据吗?既然现在已经出现了这种灾害情况,那么就说明存在这种可能,而且,气象专家说会进一步加剧那就说明这种可能性比较大,我们不能存在侥幸心理。现在市里面哪些领导值班?”刘伟名开口问道。
“今天我值班,市政府那边不清楚。”姚宏回答着。
“既然你值班那你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处理好,这样吧,我给你几点要求,一定要保证受灾地区群众的正常生活,要让他们过一个平安年。另外实时监控各地的情况,做好各种应急预案。”刘伟名沉声说道。然后挂断了电话。
刘伟名思前想后,心思不安宁。
“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张云佳看出了刘伟名的不对劲问道。
“白山发生了冰灾,不过目前只是局部的,范围只局限在了三个镇。但是情况还在加剧,我担心会出现全面性的冰冻灾害。今天是过年,如果不能让来百姓过一个称心如意的年,我就是罪人啊。”刘伟名感叹着。
“冰灾?”张云佳是南方人,所以对于这个名词有点新奇。
“对,不要以为只有雨雪等会带来灾难,冰也同样会。你想想,大范围的出现高强度的冰冻,会带来多大的灾难。不仅仅只是老百姓正常的生活不能保证,更可能会危机生命和财产的安全。与水灾、火灾不一样,这个冰灾还存在持续时间长的症状。”刘伟名点了根烟慢慢地说着。
张云佳看了看刘伟名,想了下后道:“要不你过去吧。”
刘伟名看了看张云佳,笑着说道:“今天是过年,我早就说好了,今年要陪你们在家过一个好年的。”
“你觉得你这个样子在家能过好年吗?我太了解你了,其实你心里早就想飞过去了,只不过是不想亏待我们,我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什么重要什么次要我们都分的清楚。你过去吧,把事情处理好了之后尽快回来。这边我去和妈还有孩子们说,不过金倩那边你得自己去说了。”张云佳点头说道。
刘伟名看了看张云佳,心里非常的感动,随即一把抱住张云佳然后把张云佳给压下。
“你准备干什么啊,这大白天的。你不去了?”张云佳推着刘伟名道。
“我老婆大人如此明事理我必须要好好补偿补偿一下才能走啊。”刘伟名笑着说着。
“你这是什么补偿,你这是在给我难受,压死我了,难受死了。”张云佳故意说着,不过随即她就说不出话来了。
机票是临时订的,虽然现在这个时候的机票很难临时订到,不过刘伟名不存在这种问题。作为领导,他总是会有一些特殊性的。金倩开着车送刘伟名去了机场,登记之前,刘伟名还是觉得非常愧疚,对金倩说道:“对不起,早就答应你们了,今年要好好陪你们在家里过一个年,现在又要走了。”
“说这些干什么,我们都能够理解你。我们是要过一辈子的,年轻的时候就应该好好地忙工作,到老了,我们没有能力去工作去实现自己抱负的时候我们有的是时间在一起儿女情长对不对?好了,登机了,天冷,包里面给你放了几件厚衣服,千万不要感冒了。”金倩替刘伟名整了整衣服后温柔地说着。
刘伟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随后也不管周围有多少人,在金倩的脸上吻了一下,然后转身上了飞机。
在飞机起飞之前,刘伟名给董琳打了电话,问那边手术开始了没有,另外也告诉她们,自己临时有急事已经回到白山了,让她们有什么事直接给自己打电话。
下了飞机之后,司机依旧在外面等着,一起的还有王婷婷。
“不是让你不用过来了,可以在家过个好年吗?”刘伟名问着王婷婷。
“你都上班我能不上班吗?”王婷婷笑着,然后接过刘伟名的班。
“真是有觉悟的同志,你给姚宏书记打电话,告诉他我直接就去受灾地区,让他安排一下相关的工作。”刘伟名坐在车上开始说着。说完之后又看着司机道:“道理情况怎么样?没受影响吧?”
“暂时还没有,不过有些路段已经有了结冰的现象,但是都是轻微的,被车压过之后冰就化了。高速公路上面早上都是封闭的,因为那个时候冰比较厚,很容易发生事故,等到温度上来之后就对行车没有多大的影响,不过车速要往下降。”司机一边开车一边回答着刘伟名的话。
“看来这个温度不能再低了,再低就要出事了。”刘伟名叹了口气说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