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就在这时,身后有工作人员告诉刘伟名,说是马俊才已经赶过来了。.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再次在现场详细部署了一下救灾的方案和细节然后便步行返回。当然,在路上与到了马俊才坐的车,马俊才坐的车是武警部门调过来的越野车,加上链子和一些特殊的手段是能够在冰面上缓慢行驶的。
刘伟名看了看坐在车里的马俊才,笑了笑,继续往回走,前面就已经有人说了要派车过来接他,不过刘伟名拒绝了,让车子帮忙转运一下物资,虽然小车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不过能搬一点是一点。
刘伟名继续往回走,在山口见到了所有的消防官兵和武警都在破冰之后便直接乘车回到了市委,然后找到姚宏,让姚宏立即给各县发通知,让各县的主要负责人立即回来上班,时刻关注冰冻情况,提前做好所有的准备工作。
详细部署过后已经快到晚上了,刘伟名累的慢慢地坐着车准备回家休息一下,他似乎已经忘了今天是过年了。
“刘书记,今天晚上你准备在哪吃饭啊?”车上,王婷婷问着刘伟名。
“在哪吃饭?还能在哪吃?在食堂吃呗。”刘伟名觉得王婷婷问的有点奇怪。
“食堂吃?你也太不讲究了吧,今天晚上可是年夜饭,再说了,食堂今天晚上可是不开餐的。”王婷婷瞪大了眼睛望着刘伟名。
“我倒是把这个给忘了,今天是过年。看看吧,找个饭店吃饭,不知道今天晚上去饭店吃饭能不能有位置。等下回到市里一路上看看,看看有哪家饭店没关门就把我放下,把车给我,你们都赶紧回家去过年吧,别耽误了一家人一起吃年夜饭。”刘伟名这才想起来今天原来是过年,笑着说着。
司机是个实在人,与刘伟名客气了两句,见刘伟名坚持便就在市区里下了车,把钥匙给了刘伟名,然后赶紧回家去了,因为时间确实是不早了。
“你怎么不回去?怎么?不急着回家吃年夜饭?”刘伟名奇怪地问着坐在副驾驶一动不动的王婷婷。
“不回,我本来就是一个人在家过年,早前买了很多菜准备今天晚上自己一个人吃一个丰盛的年夜饭,但是谁知今天忙了一天,又到了这个点,一个人哪里还有心情回家做饭啊,我跟着你在外面一起吃饭算了。正好,两个人一起吃年夜饭总比一个人吃要热闹一点,你说对不对?”王婷婷很是洒脱地在车子上面伸着懒腰。
“此言有理,真搞不懂你,我是有家不能回,你是有家不想回。”刘伟名笑着,然后开始开车满大街去找吃饭的地方。
“没办法,我是个离了婚的女人,我爸我妈早就带着我女儿一起到外面我弟弟家过年去了,我要工作也不可能跟着一起去,不久只能一个人在家过年。这样正好,正好陪你这个不是光棍的光棍一起过年,怎么样?我这个秘书算是够尽心尽责的吧?再说了,有我这么一个大美女陪着你一起过年你也就没什么好委屈的了。”王婷婷笑嘻嘻地说着。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做不是光棍的光棍?有你这么说你领导的吗?”刘伟名也跟着王婷婷开着玩笑。
“我说的没错啊,我是个离异的女人,比g妇好点。你呢,是家有娇妻美眷,却只能一个人在外面形单影只,你说,你是不是个不是光棍的光棍啊?得了,领导,别再计较你是不是光棍了,找个地方吃饭要紧,再晚就真的找不着地方吃饭了。我听说,现在有是有一些放店在大年三十还开门做生意,但是却不对外营业,只接受提前预定的年夜饭生意,我觉得我们今天晚上吃饭有点悬。”王婷婷分析着。
刘伟名开着车带着王婷婷在外面一个店一个店的找着,还真让王婷婷给说对了,刘伟名开着车转了半个白山,先不说开门的没几家,就算是开了门的,人家也礼貌地告知他们,他们今天晚上不对外营业。
“算了,别找了,这样吧,我们还是去我家吃吧,不过要晚一点吃。”王婷婷泄气地说着。
“去你家吃?这样不好吧?我回家吃点泡面对付一晚上得了。”刘伟名对于去王婷婷家有点心理阴影,拒绝着。
“怎么了?我能吃了你?宁愿去吃泡面也不去我家吃饭?”王婷婷开始生气了。
“你可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刘伟名连忙投降。
“不是这个意思那就赶紧开车去我家,我饿死了。”王婷婷连忙吩咐着刘伟名。
刘伟名无奈,只能把车往王婷婷家的方向开去。
王婷婷与刘伟名之间的关系非常的奇怪,两人在工作的时候是标准的上下级关系,工作的时候刘伟名对王婷婷是丝毫不客气,而王婷婷对于刘伟名也都是非常的恭敬。一旦到了下班的时候,谈起私事,两人却就是另外一幅模样了,丝毫没有一点点阶级观念,完全就像是两个玩的很好的年轻人一样,纯朋友关系。
“我记得车后面还有一对酒,上次别人送给你的,你放在车里一直没拿对不对?拿上去,我们今天晚上喝了它。”快下车的时候王婷婷突然说道。
“还喝酒啊?搞得这么认真?”刘伟名惊讶地问着王婷婷。
“废话,今天晚上可是大年夜,说句实在话,一个人过年非常的孤单,平时还不觉得,有时候反而觉得一个人生活挺自由的,但是一到了这种节日,一个人就会显得寂寞和空虚,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被世界遗忘的人一样,你们男人还好点,你们都是大神经条的,女人对于这方面特别的敏感,所以,你今天晚上必须陪我。”王婷婷一边下车一边命令着刘伟名。
刘伟名苦笑着摇着头,然后跟着王婷婷一起上楼了,当然,手中还是提着那一对酒的。
刘伟名不是第一次来王婷婷家了,所以对于王婷婷家的一切都算是比较了解。跟着王婷婷到了家,王婷婷的家还是那样,收拾的井井有条,而且,透着一股成**人的香味,这种香味与王婷婷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是一样的。
“你先坐会儿,看电视也行,上网也行,电脑在我卧室里。我去做饭,一会儿就好。”王婷婷进了门就开始往厨房走,一边招呼着刘伟名。
“时间不早了,都饿了,反正就我们两个人,随便整几个菜就行了,实在不行还像上次那样,吃点饺子就可以了,你包的饺子味道确实不错,我很怀念,比山珍海味差不了多少。”刘伟名立即说着。
“得了吧你,我还不知道你。吃饺子那是北方的习惯,南方不流行这个,你去休息会,好了我就你。”王婷婷没有理会刘伟名,直接进了厨房。
刘伟名靠在沙发上打开电视,转了无数个台,内容都一样,那就是恒古不变的春节联欢晚会。小时候家里没电视的时候,每年过年,全村人都挤在有台黑白电视的老乡家里看这个,那时候觉得太有味了。后来家里买了一台,一家人过年的晚上都守着电视看,一看就是一整夜。再后来,刘伟名就对这个没有丝毫兴趣了,而且,刘伟名也忘了自己有多少年没看过这个了。百无聊赖的刘伟名最后关掉电视,走进了王婷婷的卧室,准备去上会儿网,因为很显然,王婷婷的饭菜一时半会儿肯定好不了。
走进王婷婷的卧室,说实话,这是刘伟名第一次进王婷婷的卧室。本来刘伟名觉得进一个女人的卧室是一件非常不礼貌也不文明的举动,但是既然王婷婷已经邀请了,自己也确实是无聊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王婷婷卧室的幽香更加的浓厚,很淳厚的女人香,说实话,进了王婷婷的卧室闻到这股子香味刘伟名就有点想入非非,这可能是每个男人都有有的正常生理反应。
进了王婷婷的卧室之后,刘伟名很不厚道地四处看着,这是一种本能的条件反射,一个男人走进一个单身女人的卧室,谁不想四处看看呢?不让让刘伟名很失望的是,王婷婷的卧室一样的收拾的井井有条干干净净,没有让刘伟名发现任何的“破绽。”床头柜上放着床头灯,一边床头上放着几本书还有一支笔,刘伟名很好奇地走过去看看都是些什么书,一本是《怎样当好一个秘书》,一本是《秘书守则》、一本《现代经济学》,还有一本就是《怎样写好一篇演讲稿》。刘伟名随便翻开一本书看了看,里面用笔划了很多的线条,也做了一些笔记。刘伟名笑了笑把书给关上,从这可以看出,王婷婷确实是一个很好学的女人,因为这些书都是与王婷婷的工作息息相关的。
这时,旁边的一本台历引起了刘伟名的注意,只见台历上面每个日子都划了勾勾或者是叉叉,这让刘伟名觉得挺好奇的,因为一般人不会有人把台历放在床头上,而且更加不会在每个日子上面都划上勾或者是叉,刘伟名很想弄明白的就是这些勾和叉到底代表了什么含义。刘伟名把整本台历都翻了一遍,最后让他得出一个哭笑不得的结论,那就是这上面的勾叉其实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含义,叉代表的就是王婷婷每个月来大姨妈的日子。
刘伟名不是个处,对于女人也比较的了解,所以看了几遍就明白了,因为每次打叉的日子都是挨在一起,也就五六七天的样子,而且,每次打叉上下相隔都差不多是一个月,这样一看就知道了。刘伟名看了看,笑着在心里道:“这丫头大姨妈来的还挺准时的。”不过随即刘伟名又哑然失笑,王婷婷是一个人,又没见有新的男朋友,把大姨妈的日子算得这么准干啥?可能这是一个多年养成的习惯吧。
发现了这么一个有趣的东西之后刘伟名就没敢再继续看下去了,他害怕自己真的发现了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那样就真的尴尬了。于是乖乖地去开电脑上网,正准备上网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看了号码,刘伟名有点汗颜,电话是张语嫣打过来的。
虽然知道张语嫣肯定会非常难对付,不过刘伟名最后还是接了。
“喂,过年好啊,语嫣。”刘伟名笑着接过电话。
“你个没良心的,怎么电话都不给我打一个,知道我回来了也不见来找我,今天过年,连短信都不见给我发一条。”张语嫣果然如刘伟名猜想的那样,一上来就开始埋怨着刘伟名。
刘伟名皱着眉头,随即笑道:“我都一把年纪的人了哪能再像你们年轻人一样每天都对着电话和短信啊,我已经过了你们这种青春的岁月了。在家过年吧,替我给你爸妈问个好,年后有时间的话我再去拜年。”
“没空,要带话自己打电话。你在哪呢?是不是在家里老婆孩子热炕头就忘了我这个小s了。”张语嫣一肚子火气地问着。
张语嫣的话一说出口,刘伟名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这年代竟然还有人自己称呼自己为小s的。
“喂喂喂,我说丫头,这话可千万不能能说啊,什么小s啊。我和你可什么关系都没有,你这话千万别被你父母给听到了,不然到时候他们可真的要拿刀砍我了。”刘伟名确实是被张语嫣给吓了一跳。
“有本事你再说一遍和我什么关系都没有?”张语嫣显然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刘伟名顿了顿,显然不想再与张语嫣就这个问题纠缠下去,转移话题道:“姑娘我现在可没在家,我一个人在单位上班呢,我本来是在家准备过年,但是这边突然发生了点事,受灾了,只能赶过来。我现在可是孤家寡人一个人过年,哪有你说的那么好,还老婆孩子热炕头呢。我啊,天生就是个劳碌命。好了,我这边有电话进来了,可能是向我汇报最新的灾情的,真的耽误不得,你帮我向你父母问个好,明天,明天我打电话向你拜年好不好?”
“好吧好吧,你可要记得,我要我早新年接的第一个电话就是你的,不然我和你没完。”张语嫣相信了刘伟名的话说着。
“好的,没问题。”刘伟名敷衍着,然后立即挂断了电话。每次与张语嫣接电话就是个折磨,以至于现在刘伟名每次一看到张语嫣的电话号码就开始邹眉头,他都对于张语嫣接电话产生了心理阴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