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要你干嘛?你在这是会给孩子换尿片还是会给孩子喂奶?你啊,有时间过来看看孩子就行了,要是长期在这里你就是个累赘。.我拍了孩子的一些照片发到你邮箱里了,想孩子了可以去看一看。好了,我也就不多说了,还在在闹了,新年快乐。”秦思思笑着说着。
刘伟名也笑了笑,然后道:“也祝你和孩子新年快乐。等这边事情忙完了我再去看你和孩子。”
“好,先挂了。”秦思思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刘伟名挂完电话依旧趴在阳台上,心里却是挺惆怅,古话说每逢佳节倍思亲,但是刘伟名想想,如果自己每个都想的话,自己这点思念估计都不够用了。自我嘲笑了一番刘伟名继续走进屋子。
“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这就是男人的至高境界了吧?”王婷婷见到刘伟名进来带着酸味说着。
“说什么呢,别乱想,就一普通朋友。”刘伟名淡然面对着,这种事情没有谁会傻到去承认。
“普通朋友用得着特意跑到外面去接电话吗?这么冷的天也不怕把舌头给冻着了。”王婷婷继续酸溜溜地说着。
“我怎么觉得这屋子里有一股酸酸的味道?你是不是炒菜的时候醋放多了?”刘伟名笑嘻嘻地说着,然后继续吃菜。
“刘伟名,你说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女人喜欢你?”王婷婷突然问着刘伟名。
王婷婷的这个问题让刘伟名非常的错愕,更加有点尴尬,有些事情心里清楚是一回事,但是如果说出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刘伟名知道,王婷婷的酒可能喝的有点多了。
“别喝了,你酒喝的有点多了。”刘伟名没有回答王婷婷的话,而是劝着王婷婷。
“没关系,我知道今天晚上喝的可能有点多,但是高兴,今天过年。刘伟名,今天是过年,所以我说了些什么你也别介意,过了今晚,我们俩都忘了好不好?你们男人为什么都那么坏?就说你刘伟名,堂堂市委书记,一脸正气,作风也很正派,而且在工作上是一心为公,但是却也是个朝三暮四的负心汉。就我见过的,你就好几个女人了,而且每一个都是天姿国色,都是非常出色的女人。刘伟名,你知道吗,她们的出现让我自卑,很自卑你知道吗?”王婷婷摆着手道。
“自卑?为什么自卑?”刘伟名不明所以地问着。
“因为我喜欢你啊。”王婷婷头都没抬,很自然地说着。
王婷婷的这句话让刘伟名非常惊讶,瞪大了眼睛望着王婷婷。
“本来吧,在我发现我自己喜欢上了你之后我很有信心的,我王婷婷不管怎么样走出去也算是一美女,自认模样身材都不差,但是,在遇见了她们之后,我开始自卑了。与她们比起来我就像个丑小鸭一样,你知道吗?刘伟名我恨你,真的恨你。”王婷婷突然哭了起来。
“喂喂,干嘛哭起来了啊,这大过年的。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王婷婷一哭,就让刘伟名方寸大乱,手忙脚乱地给王婷婷递纸巾。
“你得罪我的地方多了去了。你说,这么多人竞选你的秘书,你为什么就要选我给你当秘书?”王婷婷越说越认真。
王婷婷的回答让刘伟名哭笑不得,当初自己可是真的不愿意一个女孩来给自己当秘书,这事还是王婷婷哭着喊着要公平竞争最后才让王婷婷给当上这个秘书的,现在倒好,成了自己不对了,女人啊,都是这么的无理取闹。
“当你秘书也就算了,你说你为什么要让我爱上你?你知道,那时候我还没结婚,我还有丈夫孩子。你为什么要表现的那么好,为什么?我本来都心静如水了,你为什么要让我的心再起波澜?”王婷婷继续说着。
刘伟名听到王婷婷这么说就知道王婷婷到底是个什么心态了,很自觉地闭口,什么都不说,他知道,王婷婷是在借着酒劲宣泄自己心中的情绪。
“既然你让我爱上了你,你为什么要有老婆有孩子?而且,还有那么多的女人,这些女人为什么一个个都要那么出色?刘伟名,你知道吗?这些日子我一直都在折磨自己。你其实是知道我喜欢你的,对吗?因为你一直都在躲着我,就像我会吃了你一样。因为这,我就更加自卑了,我知道,我根本就入不了你的眼,跟你的那些女人比起来,我什么都不是。刘伟名,这一切都是你害的,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恨你?”王婷婷望着刘伟名有点过激地说着。
刘伟名笑着,抽着烟看着王婷婷说,自己不说话。
“其实我非常看不起一个对爱情对婚姻不忠诚的男人,但是我搞不清楚我为什么就喜欢上了你。你说你有什么好?长的也不是十分的潇洒帅气,一个市委书记也算不上真的位高权重,对不对?你说,我为什么就爱上了你呢?你知道,我才刚刚走出一段失败的婚姻,我为什么就能又爱上你呢?”王婷婷继续质问着刘伟名,与其说是在质问刘伟名,还不如说是在质问她自己。
“喂,你怎么不说话啊?”见到刘伟名一直不说话,这让王婷婷很不爽,直接问着刘伟名。
刘伟名苦笑着,然后道:“我就说嘛,今天晚上我不应该到你这来吃饭的,看来真被我猜着了,果真是要付出代价的。”
“别避重就轻转移话题,回答问题。”王婷婷摇着手道。
“回答什么问题啊?”刘伟名继续装疯卖傻。
“废话,就是我刚刚问你的问题。”王婷婷不满意地瞪着刘伟名。
“你刚刚一口气问了我这么多问题,我哪知道要回答哪一个?好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也都吃饱了,你先回房睡觉吧,我就先走了。”刘伟名赶紧撤走,王婷婷明显是喝多了,只要现在走了,明天再见面两人保证会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刘伟名一说完,立即转身就准备走,这个时候不撤等下是会出大问题的,和一个喝多了的人说道理怎么可能说得清?
“别走,留下来陪陪我。”刘伟名正在门边穿鞋,突然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给抱住,随即,就感觉到了王婷婷的整个人从身后抱住了自己,是紧紧地抱着。
“我一个人怕,真的怕,这些日子我都是坚持过来的,我每天晚上都不敢关灯,我从小就胆小。”王婷婷紧紧地抱着刘伟名说着,然后又道:“留下来陪我,好吗?就一晚。”
刘伟名现在大脑里也是在天人交战,说实话,他无法拒绝一个女人的请求,但是,却也知道自己不能留下来,留下来就是一个大麻烦,他有过无数的经验。他对自己也没有太多的信心,他不能保证自己留下来可以单纯地只是帮助王婷婷壮胆。
“别走,真的,让我靠一靠。”王婷婷一边紧紧贴着刘伟名,一双手更是直接伸进了刘伟名的衣服里面。王婷婷的这个动作让刘伟名一瞬间荷尔蒙就暴涨,一个成熟的男人哪能经得起一个成熟少妇这样的惑?
刘伟名觉得自己必须要反抗了,再不反抗将来又是一桩还不清的苦情债。
“别这样,婷婷,你酒喝多了,我送你回房睡觉。”刘伟名用手摁住王婷婷在自己身上的双手说着。
“不,刘伟名,我有那么难看吗?我都送到你手里来了你为什么还要躲?我就这么让你觉得恶心吗?”王婷婷有点歇斯底里地说着。
“你怎么会这么理解?”刘伟名听到王婷婷这么说,停住了手问着。随后道:“婷婷,你真的酒喝多了,先去睡一觉好不好?我现在不管和你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的,以后我再来向你解释这个问题行不行?”
“我不,你就不能留下来陪我一晚上吗?今天是过年,你难道就真的忍心让我一个女人家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跨年吗?”王婷婷继续倔强地说道。
刘伟名彻底无奈了,随即道:“我们去看会儿电视好不好?你真的别这么抱着,真的,我非常的不适应。”
王婷婷还真的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女人,听到刘伟名这么说才松开了刘伟名。
刘伟名无奈地笑着,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下,点着烟看着电视。
“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贱?你不用回答,我自己都觉得我很贱。”王婷婷坐在刘伟名身边说着。
“你我都是成年人,是成熟的男人和女人,我们应该有自己情感上以及生理上的需要,这一点上我觉得并没有什么好与不好之分。但是,我们俩真的不适合,当然,我不是说我有家庭,你也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忠于家庭忠于婚姻的男人,所以如果我这么说我自己都觉得很假。但是,我们俩是真的不适合,我们是上下级的同事关系,如果我们之间真的发生了什么,那以后我们的工作怎么展开?另外,我也怕,有句话叫做高处不胜寒,坐在我这个位置上整天都有无数双眼睛等着我出差错,你别看现在每个人见到我都是恭敬加亲热,但是一旦有人抓住了我的小辫子,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在背后给我致命的一刀。所谓的办公室恋情我是真心不敢碰。你可能不知道,因为你这么个女秘书的原因,我已经被别人匿名举报了很多次了,内容不用我说你也猜得到,就是说我和你存在不正当的关系。没有这种事就已经有无数人准备拿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来对付我了,要是他们真的掌握真凭实据你说我的结果会怎么样?所以,这也就是我们一直都尽量在私生活上面与你拉开距离的原因。孤男寡女、瓜田李下的事情有时候你真的没有办法解释清楚。”刘伟名慢慢地说着,这番话有真的,也有假的。在刘伟名心里,他是真心不想与王婷婷发生某种不恰当的男女关系,他早就已经过来冲动的年纪,考虑事情更加的理智和现实。当然,阿依古丽那次不算,那次刘伟名与阿依古丽都是在不太清醒的情况下。
“你是个好女人,真的,无论是作为我工作上的帮手还是生活上的朋友你都是,我很珍惜我们之间的这种友谊,我也不想让它变味。我没有拒绝你的意思,我们都不是少男少女了,对不对?爱啊、喜欢啊,对于我们来说真的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你今天晚上是酒喝多了,不然你也绝对不会说出这些话的,就像我一样,即使我心里对你再有好感,那也只是埋在心里,绝对不会说出来的,对不对?”刘伟名看着王婷婷,随即说着。他这些话是不是出自真心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但是他确实是不想因为自己今天的拒绝而给王婷婷造成什么心理阴影,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个有时候是致命的。
刘伟名这么慢慢地说着,一转脸,却发现王婷婷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刘伟名瞪大了眼睛,随即苦笑。一把抱起王婷婷来到她的卧室里,把王婷婷放在了床上,帮着王婷婷把鞋子脱掉,随后帮她盖上被子。准备离开时又觉得不妥,还是掀开被子,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帮着把王婷婷外面的羽绒服给脱掉,当然,在这过程当中不可避免与王婷婷会发生一些肢体上的亲密接触,这种接触让刘伟名有点心潮澎拜,毕竟面前的这可是一个活生生的美少妇身体,不过刘伟名的出发点是纯洁的,他只是想让王婷婷睡的更加舒服点而已。
出了王婷婷家,刘伟名下楼开着车慢慢地在街上溜达着,说实话,他并不想回家。就如王婷婷前面说的一样,平时可能不觉得什么,觉得一个人生活也挺好,但是现在不一样,今天晚上可是大年夜,正是合家团聚的时候,这个时候心里总是会有一种惆怅、寂寞孤独的感觉,特别是在一个人面对冷冰冰的房间的时候。刘伟名开着车在街上转悠着,看到路边很多很多的小孩子拿着鞭炮带着帽子穿着新衣服在追逐欢笑着。没到看到这个场景,刘伟名都会停车慢慢地看着。看到这个刘伟名都会不自然地想起自己小的时候,小的时候自己过年时总是会与村里的一大帮孩子一起追着闹着,想想那时候的开心,刘伟名觉得就是一种讽刺,也是一种怀念。随即也想到了自己的孩子们,想想他们此刻在干什么?是不是也像这些孩子一样正在追逐玩耍呢?是否也像他们一样开心呢?刘伟名觉得应该会是。
全书完!
虽然很突然,但必须了断,再写下去,就进去喝茶了,大家都是明白人。
不过刘伟名的故事还没结束,新的故事开始。
新故事开篇,更加精彩,更十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