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在乡中学的瓦房里已经住了好几天,刘伟名现在只能是摇头,自己的到来不是时候,就在自己报到的第二天,乡领导到县里面去办事,回来的路上发生了车祸,一车子的领导全都死了。
乡里没有住房,暂时安排在这中学里面住着。
穿着球鞋,上身是夹克装的刘伟名朝着乡政府大院走去。
虽是大院,其实就是一幢两层的楼房,几间低矮的平房围在院内。
一路上扑鼻而来的是乡村特有的那种牛马粪的味道,扛着锄头的村民不时微笑看向刘伟名,表现出的都是那种亲切的意味。
走进党政办公室,里面是明显破旧的办公桌椅,刘伟名走了进去。
从窗外透入阳光,刘伟名眯了一下眼睛,房间里面已经能够看得非常清楚。
这次全县招收的公务员较多,省大毕业的刘伟名回到县里考了这个公务员,最终以第一名的成绩成为了春竹乡的公务员。
没办法,谁叫自己没后台,要不是县里需要自己这样的第一名作为挡箭牌,搞不好根本就考不上公务员。
已经不错了,没背景的人,能够走上红道之路,这已是烧了高香
拎水、烧水、扫地、抹桌子……
搞完了这些时,办公室也开始热闹起来。
“小刘,我的茶都泡好了,谢谢啊。”办公室唯一的美女方怡梅朝着刘伟名笑道。
“小刘,年轻就是好啊。”党政办主任牛常胜笑眯眯走了进来。
“哈哈,起晚了。”办事员姜国平嘴中说着这话,并没有把迟到当一回事,端起茶杯道:“好烫。”
看到大家都到齐了,牛常胜脸色一整道:“都到齐了,说点事吧。”
刘伟名急忙把笔记本和笔拿出,打开笔记本摆出记录的样子。
目光在三个手下的身上看了一眼,唯有刘伟名在记录的样子,牛常胜看向刘伟名的目光中有着一种满意的神情。
“这次我乡发生了前所未有的重大交通事故,乡里的主要领导都去了,这是全乡的巨大损失啊县委政府对于春竹乡的工作非常重视,在这关键的时候,我希望大家都必须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谁他娘的弄出了事情,乡里决不答应。”
刘伟名在笔记本上记录着,写下了一句“谁他娘的弄出了事情”,在那“弄”字上划了一个圈,心里面却在想着这次乡上的事情,发生了车祸之后,乡里的领导班子还没有定下来,一动就是一批人,牛常胜很有希望得到提拨,他比谁都上心这事。
牛常胜说了许多的事情,不外就是谁出了问题就会处理谁,开了短会之后,牛常胜就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这里牛常胜刚刚离开,姜国平就很是夸张在伸了一个懒腰道:“牛同志终于离开了。”
端起茶杯猛猛地喝了一口,看向坐在办公室里的两人道:“老牛同志现在很着急啊,乡里死了那么几个领导,他应该到县里活动去了,你们也别坐在这里了,想到什么地方玩就去什么地方玩吧。”
“姜国平,主任在的时候你怕得要死,他一走就想逃班,小心我告你去。”方怡梅笑着说道。
哈哈一笑,姜国平道:“行了,行了,谁不知道谁啊,你是有后台的人,迟早得调回县里,我是没希望了,就这样混吧,走了。”
说完这话,姜国平已经走了出去。
办公室里面一下子静了下来,方怡梅对着刘伟名道:“别听他的,他现在正在活动得欢,牛主任如果上去了,姜国平就想当主任,你要小心他一些,这人不老实。”
刘伟名微微一笑,并没有答话,拿着手上的这些有关春竹乡的资料认真看着。
“你这人真是的,那姜国平对你嫉妒得很,如果他当了主任,有你好看的。”方怡梅娇嗔道。
“哈哈,我刚到乡里来工作,谁当官都与我没关系。”刘伟名心里明镜似的,这方怡梅也不是省油的灯,她的心里面同样在想着当主任的事情,看她三天两头给县里打电话的情况就知道,她的活动也来得厉害。现在是想拉拢自己罢了。
看到刘伟名并没有答理自己,方怡梅摇了摇了,对刘伟名道:“管你的了,我也出去串串门。”
办公室中更加静寂,刘伟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身子一伸,靠在椅子上沉思起来。
春竹乡很穷啊
这几天中,刘伟名已经把春竹乡的所有资料都找来看过,更是做了大量的笔记,对于整个乡的情况已经有了全面的认识,越是了解,就越发感到这个深处于大山当中的春竹乡非常贫困。
叹息一声,刘伟名在笔记本上再次写了起来。
正在刘伟名陷于沉思当中时,就听到敲门的声音。
抬头看去时,看到的是一个身着中山装,穿着球鞋的中年人站在门口微笑着看向他。
刘伟名急忙站了起来,很是客气道:“同志,你找谁?”
“乡里今天不上班?”来人问道。
刘伟名微笑道:“可能大家都有事出去了,您有什么事情?”
“我记得乡里有一个叫黑木林的地方,那里有我家的祖坟,找了一阵也没找到,想来问一下。”
刘伟名微笑道:“你说的那名字在解放前是叫那名字,现在黑木林已经不叫黑木林了,叫井坝,我带你去吧,一般人还真是找不到。”
听到刘伟名竟然知道,中年人的眼睛一亮,奇怪道:“我问了许多人都不知道,看你的情况应该不是本乡的人,怎么会知道那地方?”
刘伟名微笑道:“我正好研究过这乡里的许多事情。”
说话间,刘伟名已经走了过去。
中年人掏出香烟发了一支给刘伟名道:“你贵姓,真是麻烦你了。”
“我叫刘伟名,没什么麻烦的。”
两人并肩向外走去,经过了几个办公室的门时,刘伟名发现所有的门都大开着,里面却根本没有一个人。
“呵呵,我进来就只见到你一个人在里面,真是有缘啊。”中年人哈哈笑着说道。
刘伟名并没有说同事们的坏话,表现得很是沉稳。
中年人看着走在自己身边的刘伟名,无话找话道:“听说你们乡里出了一些事情?”
“一点小事,没什么大事。”刘伟名微笑着说道。
看到刘伟名并不想谈乡上的领导之事,中年人微笑道:“听说解放前这里就很穷,没想到那么多年了,还是没太大的变化。”
说到这里时,中年人摇了摇头。
出了乡政府,一个三十来岁的壮汉走了过来。
刘伟名看了他一眼时,那中年人微笑道:“我坐他的车子过来的。”
刘伟名也没有多想,朝那人点了一下头,领着中年人向着乡政府外走去。
通过介绍,他也知道了这中年人姓郑,是从省城到来的人。
姓郑的中年人对于乡里的事情很感兴趣,不时问着乡里的情况。
谈到乡里的情况,刘伟名点头道:“乡里面的确需要有一个改变才行,其实,乡里还是有着很多可供发展的地方,遍山的竹子就是一个资源,山里面的果子也非常不错,风景就更加优美,大量的山货也是一个经济的来源……。”
一谈起乡里的发展问题,刘伟名把自己这几天中研究的许多内容就讲了一遍。
“没想到你对乡里的情况那么了解,看来下了不少功夫。”姓郑的中年人微笑着说道。
说话间已经来到了那个黑木林的地方。
刘伟名指着山上道:“这就是黑木林了。”
一路听着刘伟名谈论着春竹乡的发展办法,中年人看向刘伟名的目光中就透着赞许,心中暗想,真是没有想到,这个小伙子想了那么多的事情
刘伟名其实也是憋得慌,分到这里之后根本就没有一个可以倾述的对象,看到这个中年人很有气势的样子,不知不觉中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来到了黑木林,看着这个改名叫井坝的地方,中年人的脸上现出了激动之色,快步向着上面走去。
到了这里之后,中年人仿佛一下子就找到了路似的,顺着山就爬了上去,一边走一边道:“不错,就是这里。”
很快,三个人就来到了半山的一座陷于荒草中的孤坟前。
中年人爬下身子扒开了野草,只见那坟前有着一块字迹都已很难看出的石牌。
认真看了一阵,中年人一下子就跪了下去,悲声道:“后辈来看你了父亲来不了,让我给你叩头了。”
看到中年人悲伤的样子,刘伟名想了一下道:“我去借点工具来清理一下吧。”
说完这话,刘伟名快步向着山那边的一户农家跑去。
虽然来的时间不长,这里的人对刘伟名都非常熟悉,他很快就借了一把锄头和铲子过来。
这时的中年人已经从悲伤中清醒过来,跪在那里不知讲着什么事情。
看到刘伟名找来了工具,中年人的脸上现出一种感激之情,站起身来就想接过锄头。
刘伟名微笑道:“反正我也没事,帮你搞一下吧。”
他是看出了中年人有些胖,估计要清理这野草有一定的难度,便主动帮忙起来。
那三十来岁的人不爱说话,接过了锄头就开始进行着清理,刘伟名也用铲子铲了一些土忝上坟头。
毕竟是许多年没有清理的野坟,刘伟名和那年轻一些的人花了很长时间才算把这坟清理完成,又给这坟头忝了一些土。
看着面目一新的这座孤坟,刘伟名道:“时间长了,应该重新修一下才是。”
中年人的目光在这坟上看了一阵,看向刘伟名道:“你看我的事情也很多,不知能不能请你帮我一下,找点人把这坟围一下,重新立一块牌?”
这事求得就不太地道,刘伟名的心中也是一愣,帮了半天忙,对方还提出了帮着修坟
不过,刘伟名这人也属于那种热心之人,想到这坟埋在这里那么多年都没人来看,对方又事情多时,微笑着点头道:“行,这事很好办,请一些当地的人就能办成。”
中年人听到刘伟名满口答应,双手紧紧握住刘伟名的手道:“感谢小兄弟了。”
刘伟名微笑道:“没多大点事。”
送回了工具,刘伟名陪着中年人下了山之后才发现有一辆越野车停在那里,姓郑的中年人坐进了车子,那年轻一些的人启动了车子。
要了一个刘伟名的手机号码,又说了一个手机号码让刘伟名记一下,做完这些,那车子已是快速离去。
挥了挥手,刘伟名一愣,钱都还没有给自己,搞了半天还得自己垫钱啊
搔了一下头,刘伟名苦笑一声,这事搞得。
回到中学,正好碰上学生打饭吃,刘伟名拎着一个大碗去打了一碗饭,也就没有什么好选的了,就只有唯一的一个炒土豆。
“小刘,到家里来吃。”中学校长的老婆是一个长得很胖的女人,热情道。
“哈哈,正想沾点光。”刘伟名也没客气,到了校长家挟了一些炒豆腐,抬着碗蹲在校长家的门前吃了起来。
乡中学也就只能办初中,学生有着好几百人,算是规模不错的一个乡中学了,虽然是这样,整个的中学却只有几间低矮的土房子做教室,学生们全都住在土基房里面。
一些学生已经在有不少小坑的场地上三三两两蹲着吃饭。
连一个像样的操场都没有
吃完饭,几个年轻老师聚在了一起,正在说笑中,刘伟名也凑了过去。
看到刘伟名到来,早就熟悉的几个年轻老师笑道:“小刘,你们党政办不是有一台影碟机吗?”
刘伟名一愣道:“怎么些?”
几名老师的脸上现出一种怪异的表情,一个比较活跃的老师小声道:“小周从城里租了一个碟子回来。”说到这里,做出一幅你应该懂的表情。
一个姓顾的年轻老师小声道:“老李家的电视机我已借了,晚上抬来。”
刘伟名这才明白过来,哈哈大笑道:“行,我抬来。”
“够哥们。”几个老师哈哈大笑了起来。
对于他们这些长期在深山里面的老师来说,还真是难得接触那东西。
吃完饭,刘伟名把党政办的影碟机果然抬到了小周的宿舍。
都是老师,还是担心影响的问题,虽然万事齐备,谁也不敢在学生没有睡下之前去看。
刘伟名这几天一到晚上就没事干,有一天那小顾去县城,刘伟名自告奋勇,代他上了一晚上的自习课,没想到上了一晚上就成了学生们最欢迎的对像。
当时刘伟名在学生们做完了做业之后就讲了一段《西游记》。
这些乡下的孩子根本就没有听到过这样的故事,刘伟名的口才又非常好,一下子就把学生们的心抓住了,每天晚上孩子们早早就把作业做完,就等着刘伟名去讲故事。
教室是土基房,中间用的是木板隔着,在其中一间教室里面讲课,其它的教室里面都能够很清楚的听到。
教室里面一片昏暗,每一个孩子的桌子上都点头一盏小小的煤油灯,这种煤油灯是用空墨水瓶做成,在盖子上钻一个眼,用牙膏皮卷一个小管子,里面装上棉线插在瓶子里,瓶子里面装上煤油,一点燃就能使用很长时间。
屋子里满是呛人的煤油味,看着孩子们渴望的眼神,刘伟名讲得很是上心,洪亮的声音在这一间间教室里面回荡。
每一间教室都很静,孩子们的脸上现出的是一幅梦幻般的表情,每当看到孩子们的这种表情,刘伟名都有一种想哭的感觉,这里太落后了
那挂在树上的铁块敲击的声音响起,刘伟名也停下了所讲的故事,看着孩子们兴奋地议论中离去,慢步走出了教室。
摇摇头,刘伟名回到宿舍洗了一下脸脚,突然想起了晚上还有一件事情要做,想到小周从县城租来了黄色碟子时,刘伟名年轻的心也有些激动。
重新穿上鞋子来到了小周的宿舍,进来才发现,差不多整个学校的年轻男老师都已到来,五个人就挤在了小周的床上。
刘伟名发了一转香烟,笑道:“今天人还来得真是齐啊。”
众人顿时笑了起来。
小周看了一眼斜对面的学生宿,小声道:“还得等一阵。”
大家又是一笑。
小顾这时看着火炉子上的一锅热水道:“先下点面来吃。”
几个人把面条下了之后,一人抬着一大碗面条吃着。
虽然每一碗面条都没有什么作料,可是,刘伟名与大家一起吃着,却也很是享受。
几个老师忙着批改着作业,每一个人都很是用心。
看了一眼电视机,刘伟名叹了一口气,这里根本就无法接收到电视信号,有电视机也等于没有,很无聊啊刘伟名只能找了一本课本在那里看着。
时间慢慢过去,整个的校园里面全都是一片静寂。
伸了一个懒腰,小顾伸头看了一眼外面,把门一关,伸了一下手,有些兴奋道:“行了。”
仿佛得到了号令,正在批改作者的老师们迅速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小周把门关了起来,早已连接好的电视快速打开。
小胡老师把灯也关掉道:“把窗帘拉上,别让人发现。”
都是年轻人,大家的眼睛就看着刘伟名在那里忙活,这事还只有刘伟名才能搞得明白。
碟子放进了机器,刘伟名仿佛感到了大家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五个老师全都是农村出身,他们还真是很少接触到这样的东西。
时间慢慢过去,刘伟名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看向小周道:“你租的真是那样的带子?”
小周道:“老板说了的,刚从外地进来的新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