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时间又过去了很长时间,那电视机里面放出的全都是一片雪花,不要说是黄色的内容,就连内容都完全没有。【】.
几个年轻人抓耳挠腮的满心不舒服,对着刘伟名道:“小刘,是不是机器有问题?”
“怎么可能,昨天才放了一次党员教育的内容,机器没问题。”刘伟名肯定道。
说完这话,那个教物理的小林走上前去细细的察看了一阵,点头道:“连接是没有问题的。”
“肯定是机器的问题。”小周看向刘伟名道。
刘伟名也急了,说道:“我宿舍正好有一盘党员知识教育内容的碟子,我拿来试一下。”
快速冲回自己的宿舍,刘伟名把那盘党员知识的碟子拿到了小周的宿舍,把碟子放进去之后,那电视中已经出现了画面。
看到碟子正常放了出来,几个年轻人的脸上全都就成了苦瓜样。
小周气愤道:“***,敢骗我。”
刘伟名笑道:“正好,乡里有一个党员知识的培训任务,我还正无从着手,今天就算是一次培训吧。”
再次试了多次,那租来的碟子根本就无法放出内容,大家也彻底死心了,在刘伟名的要求下,大家抱着看什么不是看的想法,也都闲聊着看了起来。
把大家逼着坐在那里一直把碟子看完,刘伟名的心中暗笑不已。
看着刘伟名在那里收拾机器,小顾叹息一声道:“我x,整个一晚上,竟然成了党的知识培训课了。”
小林揉了揉太阳穴道:“快四点了,我明早第一节课,整死人了。”
正说着,大家就听到外面传来钉钉铛铛的敲击声,听到这声响,大家全都闭上了嘴,小心地看着外面。
过了一阵,随着这敲击的声音消失,小周摇头道:“老牛。”
小顾道:“这计划生育看来是把老牛害苦了。”
刘伟名道:“我正想问你们这事,牛校长是怎么了,经常半夜起来东敲西敲的?”
众人就是一笑,小林道:“还不是结扎搞出来的事情,上次乡里要老牛家那女人去结扎,老牛媳妇打死都不去,老牛这人不错啊,毕竟是党员,又是校长,瞒着老婆偷偷就跑到县里去结扎了,谁知识是碰到了哪根筋了,回来没几天就变成这样了唉。”
刘伟名一阵愕然,还真是没有听过结扎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出了门,外面已是细雨连绵的情况,虽是秋天,春竹乡已经非常阴冷,刘伟名的身上打了一个冷劲,看了一眼那破败、低矮的学生宿舍,就走了过去。
山风不断吹着,耳中传来的是那幢破败的学生宿舍的吱吱响声。
听到这声音,刘伟名的心中就提了起来。
又走了过去,那吱吱的响声就变得更加厉害。
风越来越大,刘伟名感到今晚肯定要发生一点什么事情。
冲回自己的宿舍,拿着手电筒就冲到了那幢房子面前,用电筒照去时,就看到屋子仿佛有些摇动。
看到这情况,刘伟名就更惊了,朝着牛校长家跑去。
用力敲击着牛校长家的门时,就看到牛校长披着衣服开门出来。
也没多说,刘伟名拉着牛校长就跑,一边跑着一边大声道:“学生宿舍要被风吹倒了,快去看看。”
到了学生宿舍面前,那也吱吱的声音更响,牛校长也吃也一惊道:“怎么会这样。”
“快把学生搬出来,先搬到教室里再说。”
看到房屋有着摇晃的情况,牛校长急忙把一些老师叫了起来,大家把学生们叫了起来,全力帮着学生们搬离。
风吹得更大,学生们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跟着老师们搬着被盖。
这幢房子里面挤满了七八十个学生,大家花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就把被盖搬出。
吱吱的声音已经变得更大,风吹得更猛。
一阵大风刮过,大家的耳中传来的就是一声巨响。
只见那一幢学生宿舍轰然中倒了下去。
看着那倒下的房子,牛校长的嘴唇都在抖动,一把抓住刘伟名的手,想说点什么却无法说出。
刘伟名同样是一阵后怕,大声道:“看看学生是不是全部出来了。”
清点了一阵人数后,牛校长激动道:“都活着都活着。”
乡中学房倒的事情在春竹乡引起了轰动,天还没亮,乡里面的领导们全都跑了过来,看着那倒下的学生宿舍,乡里的领导们同样吓得不轻。
暂时主持乡里工作的乡党委副书记畅明伟的头上也在冒汗,自己很有可能成为乡里的一把手,正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要是死了孩子,这责任可就太大了
还没有到达,老远的地方畅明伟就骂开了。
“牛重忠,你***,怎么搞的。”
听到是刘伟名发现了情况之后,说服了牛校长撤出了孩子时,畅明伟看向刘伟名的眼神中充满了一种特别的意味。
走过去握住刘伟名的手,畅明伟摇了摇道:“小刘同志啊,你做得很好。”
忙了一晚上,刘伟名也感到很是疲倦,忙说道:“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大量的工作还得乡里来做。”
“很好很好。”
畅明伟对刘伟名更加满意了。
事情很大,这样的事情也瞒不了,很快,县里就组成了由主管教育的副县长率领的一队领导来到了春竹乡。
看着那一片乱瓦、埋在下面的破床的情况,主管教育的副县长管玉贵也是心惊,朝着乡里的领导们就是一顿大骂,大有立即把人撤职的意思。
骂过之后,坐在乡政府里面听取着当时的情况汇报。
这事无论是牛校长还是畅明伟都对刘伟名感激莫名,在汇报中也难免提到了刘伟名的名字。
听完了汇报,管玉贵让人把刘伟名找了过来,看着一身混浆还没有换衣服的刘伟名,管玉贵主动走上前去,紧紧握住刘伟名的手道:“小刘啊,我代表县里感谢你做出的工作。”
刘伟名微笑道:“好在没有出什么事情。”说话时,刘伟名表现出了一种不好意思的样子。
又表扬了一阵刘伟名,管玉贵只是一个没进常委的副县长,也不太好表态,匆匆赶回了县里。
领导们看了一阵就离去了,看着这破败的学校,刘伟名对牛校长道:“牛校长,孩子们现在的情况很不好,担惊受怕了一晚上,我看还是把那些床清理一下,能用的尽量用吧,找点人来修一下那些压坏的床。”
“好好。”牛校长到了现在也还没有从那宿舍倒下的惊惧中清醒。
握住刘伟名的手,牛校长道:“积德啊积了大德了啊。”
刘伟名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说的谁,看了一眼这些人,叹了一口气,乡里的领导们都在应对着上级的震怒,这里的事情全都交给了牛校长,自己也只能尽尽心了
暂时也没有很好的办法,只能是把学生安排进了每一间教室,教室的前面是课桌,后面就全部放置了床。
看着学生们就这样睡在这教室里面,刘伟名感到自己的心中有一口气堵得慌。
第二天,许多孩子在这学校读书的村民就三三两两来到了学校。
看着那倒下的宿舍,听着一些了解内情的村民们的介绍,大家就知道了刘伟名这个年轻人,对于村民们来说,什么事情都没有救了他们孩子一命的这个恩情大。
自从村民们知道了刘伟名的行为之后,刘伟名就发现村民们看他的眼神有了很大的变化,再也不是以前的那种陌生情况,更有一些村民找到了刘伟名这里,也没有说什么话,就是握着他的手不断递烟。
看着这些纯朴的村民,刘伟名感到自己如果不为孩子们做点事情就对不起自己的工作似的。
忙了一天才把学校的事情忙完,刘伟名走进了党政办时,这里的情况却很是让他不舒服。
“哈哈,我们的英雄回来了。”姜国平皮笑肉不笑地对着进门的刘伟名说道。
“小刘,辛苦了,坐下休息一下。”主任牛常胜难得地主动站起身来握了握刘伟名的手。
“主任,我得向你检讨,没有向你请假就去帮了一天学校的事情。”来的时候刘伟名突然想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自己竟然忘记了向牛常胜请假了。
“哈哈,有了管副县长的表扬,有了畅书记的表扬,大家都知道你在学校的。”姜国平哈哈大笑着说道。
偷眼一看,刘伟名就发现牛常胜的眼睛里面透出了一种冷光。
***姜国平,这是在明整自己啊
刘伟名明镜似的,虽然心里明白,却还是恭敬地对牛常胜道:“主任,不管怎么说,这是我做得不对,作为一个党员,没有严格要求自己,这是一种无组织无纪律的表现,请你批评我吧。”
听到刘伟名这话,坐在那里看戏的方怡梅眼睛里面透着一种赞许之情,心中暗想,没看出来,刘伟名这小子还真是厉害,轻轻松松就把姜国平的暗箭挡了。
牛常胜这时微微一笑道:“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小刘啊,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严格的要求自己,毕竟我们是党员,角度不同麻。”
刘伟名看到牛常胜的杯里面没有了水,忙拿起壶来帮牛常胜忝了热水。
对于刘伟名的这个做派,牛常胜还是感到满意的,摸了一下头发道:“乡里刚出了大事,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情,真他娘的倒霉透顶了,在这关键的时候我还是老话,谁也不得出问题。”
聊了一阵,接了一个电话之后,牛常胜叫着姜国平匆匆离去。
看到两人离去,方怡梅这才微笑着对刘伟名道:“小刘啊,这次风头出得很足啊,全乡的人估计叫不出领导的名字,你的名字算是记住了。”
苦笑一声,刘伟名听得出来,这方怡梅已经暗点自己的名声太过了。
在官场中混,出名并不是一件好事,可是,这次就算是自己不想出名也不行。
看到刘伟名没答话,方怡梅小声道:“我听到消息了,姜国平的一个亲戚是县财政局的副局长,通过那关系,他已经活动了,很有可能当上党政办主任。”
刘伟名抬头看了一眼方怡梅,今天的方怡梅穿着的是一套在县里都显得时尚的服装,整个人显得青春靓亮得很。
“你看来活动得也不错。”刘伟名微微一笑。
自己刚刚来参加工作,刘伟名虽然知道这次乡里肯定有大变动,却也没有去想自己能够得到什么好处,毕竟自己刚刚参加工作不久。
脸上带着笑容,方怡梅感受到了刘伟名的目光,挺了一下本就很有规模的x部。
刘伟名当然不会认为方怡梅就会把自己看成是谈恋爱的对像,这样的女人看重的肯定是权势,最近刘伟名也听到了一些传言,据说这方怡梅在县里面活动得非常厉害。
看看方怡梅那鼓鼓的,刘伟名心中就在想,搞不好已经有人在她的身上活动过了
很快把头脑中那些不健康的东西抛开,刘伟名拿出乡里的资料再次研究了起来。
中学的事情自己该做的已经做了,根本就不可能插得上手,再说了,也轮不到自己去管,到了这里工作,就得好好的研究一下这乡里的事情再说。
乡里的领导班子情况刘伟名也进行了一些研究,春竹乡有着九个乡党委委员,这次翻车死掉的有书记、乡长和组织委员,人大主席岁数大了,应该不会有任何的发展,可以不论,人武部长也是一般不会来争夺一二把手的宝座,这样一看,主持工作的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畅明伟就很有可能接任书记,下面的那些人谁不想更进一步,争斗是难免的,到底谁会在这次的班子中谋到一席之地呢?
看了一眼牛常胜的位子,作为一名跟帮任书记很近的党政办主任,既是机会,又是危机,如果升了上去,当然一切都好,但是,如果来了一个不喜欢他的人任书记,他的日子可能并不好过。
轻声一笑,方怡梅道:“在想什么?”
同一办公室里面,相对来说,方怡梅与刘伟名相处得更好一些。
“想你啊。”刘伟名为了转移对方的注意,开了一句玩笑。
白了刘伟名一眼,方怡梅笑道:“你老实告诉我,在大学里面有没有谈恋爱?”
一谈到这事,刘伟名的眼睛里面就是一暗,很快就笑道:“你猜呢?”
方怡梅笑道:“你那么帅气,应该有不少人喜欢你吧?”
“帅气到是谈不上,全身充满了力量到是真的。”有意做了一个扩胸的动作。
这动作顿时引得方怡梅娇笑起来。
还别说,本就动人的x部在她的大笑中跳动得很是厉害。
笑谈了一阵,方怡梅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已是匆匆离去。
...